开国功贼 第一章 城南(四)

推荐阅读:傲慢与偏见 你是概率百分百 在你心上狂野生长 唯武巅峰 狂妄花美男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只怪我们太偏执 小神医玩转花都 影视系统 科学家的空间塔
  骤雨初晴,阳光普照,望着如洗的碧空,大多数人脸上都泛起了笑容。特别是那些冒险留在船上帮忙的壮汉们,想到自己今天将背着满满一口袋米回家,心里就充满了幸福与自豪。五斗米,即便是每天一干一稀管饱了吃,也够全家老小吃上小半个月的。但是没有人会那样糟蹋粮食,眼下还是夏天,城外的荒野里有的是荠菜、苦菜、雪里红和小黄花。将家里们的女人、孩子赶出去,每天都能带回几大篓子时鲜野菜来。按五份菜兑一份米的比例,再加上一些运河里捞出来的小鱼小虾,可以做成美味的菜团子,足够让全家人香香甜甜的吃上好几个月。

  明天卸货时,如果再遇到这样一场雨就好了。有人对着晴空默默祈祷。明日若能再赚上五斗米,秋天时去野外掏几个田鼠洞,今年的冬天就有可能熬过去了!到了明年,到了明年开春,皇帝老子这抛荒入城的混蛋政令还不结束么?身上有力气,乡间有闲田,谁还会任老婆孩子挨饿?

  与众人脸色截然相反的是周府管家诚伯。老家伙自从最后一声炸雷响起后,便枯坐在了甲板上,脸色惨白如死灰。突然而来的暴雨虽然没有将船打翻,但每艘船上装的货物都或多或少被淋湿了些。想想家主吩咐自己来码头卸货时那满脸郑重的表情,他就恨不得一头扎进运河里去。二十多艘大船,即便每艘船上只有最外边一层粮草袋子受潮,也要波及到近十万斤的数量。这个责任他根本无法承担,也着实承担不起。

  见老管家迟迟不肯兑现承诺,船上帮忙的壮汉们慢慢围拢了过来。刚才叫喊着祈求大伙施以援手的不止是老管家一个,老家伙装傻,船上那个商贩模样的王八蛋可是没病没灾,大伙儿不能让他逃了去。

  发觉势头不对,监工的家丁们也开始慢慢向管家诚伯的身边凑。他们的手中或者拎着皮鞭,或者拎着木棒,只要有人一声令下,就准备同时动手,将不开眼的穷鬼们打落河道中去。

  就在这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坐在船舱里的商贩头子主动走了出来。先向大伙团团做了个揖,然后在人群中单手搀扶起了诚伯,拍了拍对方肩膀,大声安慰道:“嗨,不算什么大事儿!天有不测风云,与你老人家没关系!赶快安排人将粮食卸船,明天找个空地把被雨水打湿了的重新晒干了。我家主人那边会派人处理湿米,您老尽管放心!”

  诚伯的眼睛在眼眶里木然转动了一轮,依稀证明他还是个活物。“张,张公是说,主人,主人不会……”他迟疑着询问,话却被张姓商贩快速打断。

  “我说不会就不会。你不必多问!”

  “啊!哦!哦!小人,小老儿明白!”周府管家诚伯被呵斥得一哆嗦,精神瞬间恢复了许多。“小老儿这就去雇人,这就去雇人!您稍稍担待,稍稍担待!”

  “今天不必了!”张姓商贩十分大气地摆了摆手,仿佛背后站着千军万马般。“今天既然风雨大作,想必是咱们卸粮的时辰没安排好。就让粮食在船上放一天,明天赶早,趁日头没升起来就开工。你先把老少爷们该得的酬谢给大伙发了,人家冒着性命危险帮咱们盖粮食,咱们不能言而无信!”

  “嗨,嗨,小老儿明白。小老儿明白!”诚伯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点血色,不断地点头哈腰。回头招呼家丁,打开一艘自己所在船上的漆布,将成袋子的精米搬出来,当场给帮忙者发放。

  “别发湿过的米,搁不住。给他们发干米,钱也捡肉好发,别发这两年的白钱!都记在我的账上!”张姓商贩又一摆手,大声干预。(注1)

  他这般诚实守信,反倒让帮忙的壮汉们觉得不好意思,围拢上前,七嘴八舌地表示道:“湿米也中,湿米也中。反正用斗子量,短不了斤两。回家去放在窗台前晒上几天,也就干了!”

  “诸位兄弟不必客气。该发什么发什么,张某不能让大伙吃亏!”商贩笑了笑,彬彬有礼地向众人拱手。“如果觉得张某为人还可信,明天就请一早来帮忙卸米。按照今天下雨前诚伯答应的工钱,咱们早开始,早结束!大伙以为如何?”

  “信得过,信得过!”喜出望外的壮汉们没口子答应。

  “那咱们就把时间敲定下来?”张姓商贩想了想,有试探着征求众人意见,“卯时早不早?就卯时如何?”

  “中,卯时天已经亮了!”众壮汉轰然响应。

  也不管诚伯是否肉疼,与众人敲定了时间后,张姓商贩便喧宾夺主地指挥着众家丁给帮过忙的壮汉发起工钱来。众家丁显然对他十分尊敬,居然也不反对,老老实实地搬开被雨打湿过的米袋,从货船中部搬出干燥的精米,一斗一斗的量给大伙。众壮汉事先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收益,一时竟然找不到家具盛米。张姓商贩笑了笑,又吩咐人找来一大堆崭新的草袋,毫不吝啬地借给大伙。

  “你老可是个大善人!”受了商贩的恩惠,壮汉们陪着笑脸道谢。张姓商贩摇了摇头,低声回应到,“不是我的恩惠。是我家家主平素说过,不准任何人为富不仁。我只是照着家主的话做而已!不敢欺主邀功!”

  “那你家家主一定也是个大善人!不知道是哪位活菩萨?”众壮汉拎着米袋,感激地询问好人名姓。

  “我家主人姓李。是当朝的蒲山公。你们打听打听,就知道我家主人是谁了!”张姓商贩笑了笑,甚是为家主而感到自豪。

  “蒲山公呀!那可是个了不得的大官儿!”众壮汉对封爵根本没有概念,反正觉得对方的家主肯定比县令大人级别高,所以想尽一切可能的词汇称颂。张姓商贩对这种奉承话话显然已经听得多了,也不制止,又笑着摆了摆手,慢吞吞走向船舱。

  周府管家诚伯早就心疼的满头是汗,先前在众人面前不敢质疑张姓商贩的决定,现在终于看到机会,连忙快步追了上去,弓着腰提醒:“您老何必给这帮穷鬼发新米?一人赏个三五十文,相信他们也不敢多啰嗦!张总管,这事儿主公若是知道了……”他向身后看了看,尽量将声音压到最低处。

  “主公此刻最需要的是人心,几斗米,百十吊钱算什么?黎阳城中有的是!”张姓商贩一改在众人面前的礼貌与斯文,突然板起面孔,冷冷地呵斥。

  “您老,您老说得对。小的,卑职目光太短浅了!”周府管家被吓得又是一个哆嗦,赶紧陪着笑脸自我检讨。

  说话间,他们两个已经走入了内舱,所以再不怕交谈被人听见。张姓商贩横了管家一眼,叹着气摇头。“你这蠢材,怎么尽往钱眼里边钻?这五十几个汉子连刚才那种电闪雷鸣的天威都不怕,若是能招募到军中,还不个个都是好手?几斗米,几斗米换一方人心,数十名壮士,难道主公还算不清楚这个帐么?好好忙你该忙的事情去!别光顾着省钱粮。记得明天将被雨水打湿了米单独放在一个地方,晒干后给我去信儿。我会派官船过来,直接将湿米送到辽东去!”

  “诺!”管家背靠着船舱门,抱拳肃立。

  “得了,再装,你也顶多做个文职幕僚!装不出大将风范来!”张姓商贩撇了撇嘴,低声嘲笑道。

  “不是想让您老开心么?”周府管家诚伯拿出最擅长的本事,涎着脸道。

  “你把事情安排妥帖了,我自然开心!”张姓商贩冷哼一声,继续道:“刚才那个带头上船帮忙的少年是谁?手脚好生利落!你帮我仔细寻访一下他,此子假以时日,定然非池中之物!”

  “您老看上他了?”管家略作沉吟,然后微笑着回应。“那可真是他小子的福气。我今天早晨还问过他的来路。他说姓程,平恩人,逃兵祸到馆陶来投亲的!”

  “嗯!”张姓商贩轻轻捋须,“听此子言谈,好像他读过书?”

  “读过几天私塾!”管家笑着卖弄自己所知,“我刚才也注意过他,手脚上好像有把子力气。随便一拖,两百多斤的米袋子便能扯起来。”

  “我也见到了!”张姓商贩轻轻点头,对管家的观察能力表示赞许,“你想办法在县衙给他谋个差事,别告诉他是谁帮的忙。待到用人时,再让他知晓!”

  周府管家诚伯赶紧拍胸脯保证,“林县令那边,肯定没问题。眼下兵荒马乱的,多安排几个衙差,也是理所当然的。就是……”他想了想,又犹豫着提醒道:“就是此子好像有些妇人之仁,未必当得了大用。我刚才分明看到他在救那些落在甲板上的鱼,几万条落下来,他居然傻乎乎地去救其中几条,也不知道是傻气劲头儿犯了,还是太自不量力!”

  张姓商贩瞪了管家一眼,第三次打断了此人的胡言乱语,“你不懂!”他收起笑容,满脸郑重地解释道:“这少年胆大,心细,又心怀慈悲。在这乱世,并不是一味狠辣无情的人才能当大用。他越是心怀慈悲,关键时刻才越豁得出去。主公身边最缺的就是这种人才。你先代替照看他一二,等我需要时,自然会着力提拔他!”

  “诺。属下遵命!”周府管家诚伯嬉皮笑脸地向张姓商贩行了个军礼,然后转身出了船舱。一见到日光,他脸上便又堆起了那种弥勒佛般的笑容,拍拍这个人的肩膀,捶捶那个人胸口,目光中写满了慈祥与关爱。

  见到程小九和王二毛两个每人拎着一个草袋子排在领工钱的队伍后头,他笑着招招手,将二人一道叫至自己身前。然后转过身,冲着家丁们低声叮嘱道:“这两位小壮士刚才帮了咱家大忙。特别是这位程小哥,第一个冲上船盖漆布,功不可没。他们两个的报酬加倍,每人十斗精米,两吊肉好,不得克扣。咱们周家不能让好人吃亏,你等切记!”

  家丁们不知道今天太阳到底从哪边出来,连一向以吝啬闻名的老管家都变得如此大方,楞了楞,大声答应。“唉!我等记下了!”

  “拿得动么,要不要人帮你送到家中去?”将脸再度转向程、王两个,老管家慈祥地询问。

  “拿,拿得动。拿得动,不敢劳烦您老人家!”王二毛被巨大幸福砸得晕头转向,结结巴巴地回应。

  “你呢?”没听到程小九的感谢,管家诚伯有些不甘心。

  “多谢老人家关心。晚辈拿得动。老人家日后如果有用到我等之处,尽管吩咐。但凡力所能及,绝对不敢推脱!”程小九晕眩了好一会儿,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偷偷掐了自己一把,装作十分镇定地向对方施礼。做完揖直腰,他猛然打了个趔趄,踉跄了几步,靠在王二毛肩上才终于站稳。

  “我一个黄土埋到脖颈的人了,哪来得那么多事情!”诚伯笑了笑,示意程小九不必多心。自己之所以照顾二人,完全是出于长者对晚辈的爱护而已。

  有了他的授意,家丁们自然尽可能的给程、王两个少年的米袋中多装精粮,反正米是主人家的,多半斗少半斗也落不到他们手中。程、王两个再次道谢,然后以最快速度到运河边的人家中借了个鸡公车,推着一天的收获向家中跑去。

  “小子,还挺精!”望着少年人渐渐消失的背影,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张姓商贩笑着骂道。双臂瞬间加力,肌肉顺着衣袖隐隐鼓出,似乎已经将少年人的命运牢牢掌控在手。

  乱世中,难得便是人才。倘若人才不为我用,则必为我杀。这是他家主公的另外一句吩咐,张总管心内记得很牢,很牢。

  注1:肉好是隋文帝时铸造的五铢钱,以分量足,含铜量高而手欢迎。白钱是隋炀帝时所铸造,因为掺了太多的铅,所以钱面发白,民间不愿意接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开国功贼:https://www.sobenshu.com/kaiguogongzei/
新书推荐:邪皇妖后:盛宠傲世二小姐 设局 重生之都市修仙高手 天才编辑 重生养大佬 斗气九天 将军媳妇儿是财迷 浮世千寻沫 斗破苍穹之穿越轮回 位面垃圾回收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