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唐 第四章 谈容娘

  “踏谣娘,和来;踏谣娘苦,和来……”

  含光门侧,隶属于左骠骑营的营宅中,一连串的跺脚声,拍巴掌声,吹口哨声,使酒笑闹声传了出来。

  ——那是一大群男人在胡闹。他们都是军中将校,他们都在粗着喉咙唱歌,唱的正是这曲《踏谣娘》。

  今天是左骠骑统领于重华的生日。于重华身领虎贲中郎将之职,为人坚忍,平时御下极严,可是逢到他的生日,还是容许帐下同袍酣然一乐的。

  这里是他的家。他如今已年过四旬,可是依旧未娶。别人问他为何,他总说:“经逢乱世,要全此一身,已属不易,更何况家小?”

  他的脸本来就像个核桃,说这话时,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像个被压裂的核桃。

  听到的人不由大奇:要知,现在的虎贲中郎将于重华,当年可是以技击之术名驰一方的好手。虽说赶不上万顷王,波罗密,风尘三侠以及星罗道中诸人的名气,却也算得上入流好手。连他也说全身不易,那别人又待如何?

  可于重华一张干硬的脸上深刻的皱纹却也不由让人感慨:在隋朝全盛之时,全国人口已过八百余万户,可自从隋末离乱,人口骤降,到初唐年间,人口仅余三百余万户。

  不是从那场战乱中走出来的,只怕很难理解活下来的不易。

  ——天下军旅中,又有多少人是甘心情愿而加入军籍的?现在他们活下来,当真是从尸坑里爬出来的。那过往的日子,当真是:铠甲生饥虱,万众以死亡!

  于重华的家布置也极为寒肃,可以说全无铺陈。照说以他现在的地位,断不致寒苦至此。

  人皆重轻暖,生命的欲求枝枝叶叶地开散出来,开成满厅满室的铺设,开成锦茵玉褥,炉瓶三事,瑞脑檀香,珠履金冠。可他的家,旧堂敝室,宽敞是宽敞,却简陋到了极点。

  可你只要一看于重华的脸,就会明白,他分明已很少感到生之乐趣。

  让他还稍显有一点人味的是:他还喜欢女人。不过他既无妻子,也没有妾侍,他所要求的女人不过是“夜半来,天明去”。他甚至不喜欢看到那些女人的脸,因为相貌的记忆总会勾起一些牵扯。他想象中的女人,不过是一些遥远的、只可偶然一触的温热的身体。

  他甚至都不愿费力去寻找,总是由帐下小校随便找来哪个女人,他也就会随便留下。

  他营中帐下的同袍都对他的怪癖深感骇异,甚至私底下常开玩笑地猜测他跟那些女人在一起时会是何情状,由此牵扯出许多秽语。但在那些滑稽猥亵的口吻中,一些生之悲凉也就那么轻易地滑了过去。

  厅堂上将要舞弄的谐戏正是《踏谣娘》。

  有唐一代,还没有后来剧情那么复杂的杂剧,《踏谣娘》可谓当时最流行的谐剧了。

  这剧的起因是这样:相传北齐时,有一人,姓周,疱鼻,本是一百姓,偏偏喜欢自称为“郎中”,没事爱喝个酒,一喝酒,就使性,回家进了门就打老婆。

  他老婆被打不过,常常逃出门来在街上痛哭。那姓周的不顾众人围观,人越多越来劲儿,追到街上,醉得歪歪斜斜地,还是不停地追打。

  这本是人间极常见也颇为哀惨的一景,可能因为太过常见,大家已经熟视无睹了,又或者那“周郎中”醉酒追打时,丑着一张酒糟鼻的脸,摆动着一双罗圈的腿,姿势太过好笑,后来,这原本悲惨的追打竟成为当日街坊间的一乐。

  接下来,这场景被优人模仿,到处搬演,传为笑乐,以至后来传承下来,竟成为一出有名的谐剧。

  唱这出谐剧时,观众从来都预先准备好了笑——那是一种对比式的快乐,这快乐是无情的,它让观众产生一种身份高出戏中人一大截的满足感,跟雨天躲在屋檐下等着看别人在街上摔跤一样地快活:自己正穿得干干爽爽,但、看……他的衣服马上就要滚上泥了。

  屋中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形。人人都在等着演《踏谣娘》。只是不知他们现在已这么快活,接下来那优人怎么还能把这兴致拨弄得更高些?

  今日请来唱这出《踏谣娘》的却是张五郎和谈容娘。

  他们是一对夫妻,算是长安城中有名的两个角色。

  张五郎又唤作张郎当。“郎当”是粗话,被这诨名形容的人个子矮小,容貌丑陋,整个人一眼望过去,最触目的就是他脸上那个通红触目的酒糟鼻了。

  有尖刻的人教会了小孩儿们一句歌谣,小孩子就老跟在他屁股后面恶毒地唱:“红而光,腊尽春回狗起阳……”

  他却从不恼,得了空儿还能和那些孩子玩在一起,打手批子赌瓜子儿,有时输了就让那帮孩子摸他那鼻子。

  他身上自带着一种快活,那是一种人人乐见的自轻自贱的快活。可这快活看久了,也有一种磨牙似的酸痛,所以那些小孩儿也跟他玩不了多久。

  更出奇的是,他的妻子却美艳异常。

  如单凭良心讲,他妻子谈容娘也不过中上之姿,远当不上什么晓芙玉露。可跟他在一起,那么一对比,一个滑稽、一个谨饬,一个委琐、一个清皎,就让人觉得这女人着实有一种妇人式的美艳了。

  谈容娘在长安城里出了名的风流。可你如果见到她,可能会觉得: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清清皎皎甚或有些羞涩的妇人?传说她表面清谨,骨子里却极为风流放诞。他们两个,一个滑稽涕突,一个风流自肆,难怪她男人成了长安城有名的“鬻妻”者。传名到后来,以致他的名字都成了一种符号了,你若说哪个男人“张郎当”,被说的人会视为奇耻大辱。

  他们最多的客人还是长安城中处于中下层的商人与军士。那些邀他们来演戏的客人,常常会拿出酒来,尽着那张郎当来喝,为盼其速醉。灌倒了丈夫,那妻子……

  张郎当在千杯不醉中,极有名的一句名言也就从他嘴里冒出了:“但多与我钱,吃饼子亦醉,不烦酒也。”

  这句话流传极广,以至后来形诸文墨,载入唐人崔令钦的《教坊记》,跟他们舞弄的《踏谣娘》,同传长安,俱成笑乐。

  这时,那厅上坐的都是左骠骑营中的将校。

  时下虽值承平,他们可大多是从战乱中走过来的,个个都极粗粝,一个个拍着桌子闹着酒地催着张郎当与谈容娘上场。

  主人于重华坐在主位上,满座之中,只他一个虽也喝了酒,却还能容止端正。

  他看着满座同僚的使酒笑闹,眼中隐含着不屑。那不屑中却也有一点钦羡之意:都是从那场战祸中走出来的,见过了那么多苦痛、腐肉与尸体,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开唐:https://www.sobenshu.com/kai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