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门 第五章

推荐阅读:重生后的恣意生活 穿越之挽天倾 快穿之情敌攻略 父与子 飞龙吟 是谁扯断了姻缘 听月楼 凝脂美人在八零[穿书] 我真的长生不老 别克美人
  “听我说,亲爱的何塞,”她说,“我还了你的债没有?根据我们的规矩,我本来不欠你什么了,因为你是一个外族人。可是你长得俊,你讨我欢喜,所以我才这样做。现在咱们是真正两清了。再见吧。”

  我问她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她。

  “等到你不那么傻的时候,”她笑着回答。

  然后又一本正经的接着说:

  “你知道吗,我的孩子,我有点儿爱上你了?不过不会长久的。因为狼同狗同居是不会长久太平的。也许,如果你接受了埃及的规矩②我才愿意当你的罗密。可是这是傻话,因为根本不可能。算了吧!小伙子,请相信我,我同你清算债务时已经让你占了很大便宜。你遇见的是一个魔鬼。是的,是个魔鬼;可是魔鬼不是经常那么邪恶的,他并没有扭断你的脖子。我穿着羊毛衣服,可是我不是一头羊③,快点支蜡烛放在你的圣处女④前面吧,她保佑了你,理应得到这支蜡烛。来吧,再说一次再见吧。再也不要想念你亲爱的卡门了,要不她就会叫你配上一个木腿的寡妇啦⑤。

  ①西班牙龙骑兵的制服是黄色的。——原注。

  ②据传波希米亚来自埃及,所以接受埃及规矩等于同化为波希米亚人。

  ③波希米亚谚语。——原注。

  ④圣处女,即圣母。——原注。

  ⑤指处决囚犯的绞架,它是刚被绞死的人的寡妇。——原注。

  她一边说,一边卸下门闩;她一到街上立刻裹上头巾,转身走了。

  她说的是真话。我如果聪明点,还是不要去想她好;可是,自从在灯街度过那天以后,我就不能想别的东西。我整天东游西逛,希望能遇上她。我向老太婆和买煎鱼的老头子打听她的消息,她们两个都说她到拉罗洛①去了,他们就是用这个名字称呼葡萄牙的。他们大概是得到卡门的训令才这么说的,不过不用多久我就知道他们在撒谎。我在灯街那天以后过了几个星期,在一个城门口站岗。离城门不远的地方,城墙上有一个缺口,白天有人在那里修补,晚上有个哨兵站岗,防止走私贩子溜进来。那天白天,我看见利拉·帕斯蒂亚在岗亭四周走来走去,和我的几个同事交谈;他们都认识他,尤其熟悉他的煎果饼和煎鱼。他走到我身边,问我有没有卡门的消息。

  ①意思是:红土。——原注。

  “没有,”我对他说。

  “那么,你不久就会有了,老乡。”

  他没有说错。晚上我在城墙缺口处站岗。班长刚刚离开,我就看见一个女人向我走来。我心里想那一定是卡门,可是嘴里仍然叫喊:

  “走开!这儿不能通过”

  “不要吓唬人,”她一边对我说一边让我认出是她。

  “怎么,是您吗,卡门!”

  “是的,同乡。咱们闲话少说,开门见山吧。你想赚一个杜罗①吗?有几个人带着一些包裹要到这儿来,你让他们通过一下。”

  ①杜罗是西班牙古银币,价值相当于5个西班牙本位币。

  “不行,”我回答,“我不准他们通过,这是命令。”

  “命令!命令!你在灯街那天却没有想到什么命令。”

  “啊!”我回答,只要提起那一天就叫我心里翻滚,“那天忘记命令也值得;可是今天我不愿意收走私贩子的钱。”

  “很好;既然你不愿意要钱,那么你愿意不愿意同我一起到老太婆多罗特那儿去吃饭呢?”

  “不要!”我拼了命才说出这两个字来,差点儿使我窒息,“我不能这样做。”

  “好极了。你既然这样刁难,我就另请高明。我邀请你的长官到多罗特那儿吃饭。他看来脾气很好,会另派一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小伙子来站岗的。再见吧,金丝雀。有一天如果命令下来要把你吊死,我才高兴呢!”

  我心软了,把她叫了回来,答应她我可以让所有波希米亚人通过,只要我能得到我想要的唯一报酬。她马上向我发誓她明天就履行诺言,然后跑过去通知她那些等在近旁的朋友们,人数一共5个,其中有帕斯蒂亚,大家都沉重地背着英国商品。卡门替他们望风,一看见夜巡队就敲响板通知他们,不过这次她并不需要这样做。走私贩子转瞬间就全部通过了。

  第二天,我到了灯街。卡门让我等了好久,来的时候,心情很不高兴。

  “我不喜欢那些要人央求的人,”她说,“你第一次帮了我很大的忙,那时你根本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报酬。昨天,你却跟我讨价还价。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来,因为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拿着,这一块杜罗是你的报酬,你滚吧。”

  我差点儿把那块钱币扔到她头上,费了很大的劲才压制住自己,没动手打她。足足吵了一个钟头,我才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我在城里漫无目的地乱走了一阵,像个疯子似的东奔西窜;最后我走进一所教堂,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坐下,在那里痛哭起来。突然间我听见一个声音:

  “龙的眼泪①我要拿它来制春药哩。”我抬起眼睛,卡门站在我的面前。

  “好吧,同乡,您还生我的气吗?”她对我说,“我还是爱上您了,虽然我不愿这样,因为自从您离开我以后,我总是觉得不知少了点什么。你瞧,现在是我来问你愿不愿意到灯街去了。”

  我们于是言归于好;可是卡门的脾气就像我们故乡的天气一样。好端端的大太阳天气,会突然来一场暴风雨。她答应我同我在多罗特家再见一次面,然而她并没有来。多罗特还添油加醋地对我说,她为了埃及的生意②葡萄牙去了。

  ①“龙骑兵”同“龙”是同一个字,所以卡门这样说。

  ②埃及的生意,指波希米亚人的神秘买卖。

  我已经得出经验知道应该怎样对待她的这句话,我就到处去找卡门,凡是我认为她可能去的地方我都去了,我一天要去灯街20次。一天晚上,我在多罗特家,这个女人因为我经常请她喝两杯茴香酒,已经把她收买了。突然卡门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轻人,是我们连队里的副官。

  “你赶快走开,”她用巴斯克语对我说。

  我满腔怒火,愣在那里。

  “你在这儿干什么?”副官对我说,“滚,滚出去!”

  我一步也动不了,全身好像已经瘫痪。副官见我不走,连警卫帽子也不脱,火气就上来了,他抓住我的领口,狠狠地把我摇了几下。我不知道我对他说了些什么。他拔出刀来,我也拔出刀来。老太婆捉住我的臂膀,副官就在我的前额上砍了一刀,直到现在还留着伤痕。我往后一退,一摔胳膊,就把多罗特摔个朝天倒,这时副官追上我,我就把刀尖朝他身上一插,便插进了他的身体。卡门连忙把灯灭了,用波希米亚语叫多罗特赶快逃走。我自己也逃到街上,拼命奔跑,也不知道要往哪儿跑。我总觉得后面有人追我。等到我神志清醒以后,我才发觉原来是卡门一直没有离开过我。

  “你这金丝雀大傻瓜!”她对我说,“你只会闯祸。所以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会给你带来恶运。算了,现在你有了一个罗马的佛兰德女人①当情妇,一切也就好办了。你先把这条手帕包在头上,然后扔掉你的皮带。在这小巷里等我,我过两分钟就回来。”

  ①罗马的佛兰德女人,指波希米亚女人。“罗马”不是指那座不朽的城市罗马,而是指波希米亚人本身。西班牙人第一次见到的波希米亚人大概是来自荷兰的,所以又称为佛兰德人。——原注

  她一溜烟似的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就给我带回来一件条纹斗篷,不知她是从哪儿弄来的。她叫我脱下制服,把斗篷披在我的衬衫上面。这样打扮以后,加上在头上包扎伤口的那条手帕,我看起来活像一个巴伦西亚的农民,这种农民经常到塞维利亚来卖旭法①糖水。然后她把我带到另一条小巷尽头的一所房子里,这所房子同多罗特的房子很相象。她和另一个波希米亚女人给我洗了伤口,包扎得比军医官还高明,然后给我喝了点不知什么东西,把我安顿在一个垫子上,我就睡着了。

  大概这两个妇女在我的饮料里掺了一点安眠药,因为她们都有制安眠药的秘方,第二天我很晚才醒过来。我头痛得厉害。而且有点发烧。过了很长一段时时,我才回忆起头天晚上的那场惨剧。卡门同她的朋友给我包扎好伤口以后,就在我的垫子旁边蹲下来,用波希米亚话交谈了几句,大概是商量关于医疗方面的问题。然后她们俩向我保证我很快就会痊愈,不过得马上离开塞维利亚,越早越好,因为假如逮住,我一定会被当场枪毙。

  “小伙子,”卡门对我说,“你得干点事才行。现在王上既不供给你米饭,又不供给你鳕鱼②,你必须想法自己谋生。你太笨,不能当小偷③,可是你身手敏捷,又有力气,只要有种,你可以到海边走私。我不是答应过你,要送你上绞架吗?这比枪毙好多了。只要你懂得怎样干这行业,在宪兵④和海防缉私队没有抓到你以前,你会过得像王子一样。”

  ①旭法是一种球根类植物,根茎可制相当可口的饮料。——原注。

  ②米饭和鲟鱼是西班牙兵士的日常食物。——原注。

  ③是指巧妙地偷,不用暴力盗窃。——原注。

  ④一种志愿兵。——原注。(地方当局招募豢养的宪兵。——译者。)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卡门:https://www.sobenshu.com/kamen1/
新书推荐:唯爱前妻,心跳砰砰砰 总裁太会宠 怎么可以吃兔兔 弃妃重生:毒手女魔医 爱是难题,目眩神迷 殡葬学的那些诡异事 无与伦比的你 那手,我下针 二世哑情 愚孝男[穿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