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总裁情夫 第五章

推荐阅读:继母生存日记 给你一点甜甜 仙界归来 荡魂 爱上大女人 长安风流 莫要怜我是娇花 帝王之友(重生) 独家宠婚:最强腹黑夫妻 七零军嫂之重生又见重生
  这是一个充满祝福的日子,这是一个值得开心的日子,妈咪有了美好的归宿,以后无须再感情的世界茫然徘徊了,她应该用最美丽的笑容欢送。

  她是做到了,从头到尾带着最灿烂的笑容,可是当步出饭店的那一刻,表面上的欢乐再也支撑不住了,眼泪不听使唤的决堤,强烈的失落,那种孤零零的感觉完全抓住她,她再也没办法笑着面对。

  欧阳喜儿全身虚软的蹲下身,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孤单,虽然拥有自己的房间,却老爱跟妈咪挤一张床,妈咪总笑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殊不知她有多怕空荡荡的感觉。

  明明害怕,却强装勇敢,她想成为可以让妈妈依靠的女儿,可是女儿毕竟不是终身伴侣,这一点她从来没有看透,总以为她在妈咪心中的地位永远排在第一,即使妈咪宣布要结婚了,她还是抱着婚礼可能会突然喊卡的念头,妈咪身不得放下她一个人。她如此深信。

  错了,她早该认清楚,她是一个人……不对,霍延朗的面孔突然浮现眼前,然后她就做了一件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事——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

  “你终于需要我了啊!”霍延朗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的,看到手机来电显示她的名字,他就像那些中了乐透头奖的人又开心又不敢相信。

  欧阳喜儿张开嘴巴,可是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眼泪却是越掉越凶、越积。

  “你在哭吗?你在哪里?”这下子他心急了。

  看了一下四周,报上地点,听见他说“乖乖待在原地等我”,她真的像小孩子一样动也不动的待在原地等他,等了多久她不知道,只是当她看到他那一刻,她笑了,像个迷路终于被家人找到的孩子,那是一种安心的笑容。

  “脚酸了,也该找个地方躲雨啊。”他迅速脱下外套帮她遮雨。

  她怔怔的抬头看着天空,怎么会下雨呢?

  直接打横抱起她,霍延朗快步走向停放车子的地方。“你不知道淋雨并不浪漫,只会害头发掉光光吗?”

  静静地靠在他的胸前,她好像累坏的闭上眼睛,这种感觉好温暖哦。

  “你不可以睡觉,这样很容易感冒。”

  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见,也不知道何时被塞进车子。被带到他的住处,当她的意识真正跟现实接轨的时候,已经被推进温暖的浴室。

  “什么都别想,放松心情泡个热水澡,湿衣服放进竹篮子,柜子里面有干净的毛巾、浴巾和浴袍,浴袍是我的size,对你而言有点大,可是在你的衣服洗净烘干之前,你先将就一下,我去帮你煮姜茶。”他随即推出浴室。

  看着这三分之二满的浴缸,热气蒸腾,欧阳喜儿感觉到一股暖流滑过心田,寒气瞬间从冰冷的身体退去。

  褪去湿衣裳,在一旁的淋浴间冲了一下头发,她滑进浴缸,刚开始觉得水温有点烫人,可是渐渐的身体适应了水中的温度,她闻到一股玫瑰香气,原来,他在热水里面加了玫瑰香味的沐浴球。

  霍延朗总是不停的带给她意外,体贴细腻却又自大狂妄,矛盾的男人,令人生气,却又叫人深深着迷。

  白皙如凝滞的娇躯在温水的浸润下慢慢放松,她才发现前方墙上有着四十二寸的电视,这个男人显然把洗澡当成了享受,难怪浴室比她家的客厅还宽敞。

  她不喜欢太过宽敞的感觉,可是这一刻,这里让她觉得很温暖,如果不是水渐渐冷了,她跟本不想离开。

  霍延朗的浴袍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她终于感到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止是身高,还有体格,他果然是男人!

  当欧阳喜儿回到客厅,热腾腾的姜茶已经待在保温杯等她了,低声道了谢,她默默的把姜茶喝了。

  “没见过比你还爱哭的人,就算眼泪不用钱,也不能这样浪费啊。”其实他现在最想做的是把她紧紧搂紧在怀里,告诉她,她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他。可是即使看起来那么脆弱的她,却还是有一种不肯承认软弱的骄傲。

  “你不懂。”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

  “你被遗弃过吗?”

  “我有,那时我十二岁。”

  顿了一下,缓缓的转头看着霍延朗,她不知道自己期待看到什么,但是此刻他没有嘻嘻哈哈的漫不经心,也没有不当一回事的自大狂妄,他神情很认真,却也很温暖。

  “十二岁那年,我被送到美国,一个人待在陌生的地方,当时,我觉得自己是个孤儿,我被家人遗弃了。”

  “他们怎么可以把那么小的孩子送到那么远的地方?”

  “就是啊,当时我很愤怒,既然他们不要我了,我又何必当个好孩子?所以抽烟、喝酒、逃学、打架……我把我知道的坏事都付诸行动,这是我对他们的抗议,可是好奇怪,坏事做得越多,我越不开心。”那是一段悲惨的日子,一个不懂得爱自己的人,即使能够满是欲望,也不会快乐。

  这是她不曾见过的霍延朗,看起来像个孤苦无依的小男孩,让人好心疼!靠过去,她轻柔的吻他的唇,想安慰温暖她,却意外撞进他深邃热烈的目光中,精灵瞬间大响,她太冲动了,可是来不及了,下一刻,他顺势掌握主导权,灵巧的舌探入她口中,亲密的与她的舌嬉戏。

  她必须阻止情势继续发展下去,可是全身软绵绵的好像要融化似的,她不但无力抗拒,反而深受勾住他的脖子,忘情的回应。

  这一刻,他已经想过千万遍,她的主动无疑是火上加油,即使此刻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他也不愿意踩刹车。

  他有如燃烧的火焰想将她吞噬,理智完全跳脱她的思绪。以至于何时被他抱进房间,两个人的身子何时裸裎相见,她都浑然不觉,当他亲密的从耳畔顺着锁骨一步步而下,娇媚的胴体毫无遮掩的谈在他面前时,她的脑子稍稍回过神来。

  “霍延朗……”

  “阿朗。”他的侵略没有一丝丝停顿,她的滋味太甜美了,越深入的品尝让他更加眷恋。

  “阿朗……不是……”她的思绪被他打乱了,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你感觉到了吗?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在说什么……他怎么可以对那里做出如此令人害羞的事情?

  “不要……啊……”她怎么会发出这么叫人难为情的声音?好丢脸,可是……啊,这种感觉好舒服,好像上了天堂……

  呜~~她好想去撞墙,怎么会做出这么丢脸的事情?

  没过,他是她包养的情夫,如果她真的想对他那个那个,也不是说不过去,可是,这绝对不在她当初设定的范围内,男女双方一旦产生身体上的接触,情况就会变得很复杂,她不想,也不能跟他有太深入的纠缠,她的心告诉她,她会爱上这个男人。

  最麻烦的事发生了,而且还是她先起头的,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昨天早上她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还好他事先把她的衣服干干净净叠放在一旁的贵妃椅,要不然,她可能躲到床底下,待到他出门之后再溜出来。

  昨天早上她是顺利逃走了,可接下来怎么办?有鉴于上次被他逮到的经验,连十点回家她都觉得太早了,昨天她在外面晃到凌晨才回家,不过总不能继续这样子下去,天气越来越冷,而且万一那个家伙跟她耗上了,凌晨一点还在那里等,她还是难逃被逮到的命运。

  小喜儿快接电话……小喜儿快接电话……

  吓!身子往后一缩,欧阳喜儿惊愕的瞪着又开始呼叫她的手机,那个男人会不会太闲了?从早到晚,一天打了二、三十通电话,他真的不是普通的有耐性!

  “欧阳喜儿,你干么不接电话?”秦晶晶连同办公椅一起滑到她身边。

  “呃,最近接了太多推销电话,我都快烦死了。”这时候只能嘿嘿嘿的傻笑,想办法敷衍过去。

  “小喜儿快接电话——你的手机来电怎么变得这么可爱?”

  “对啊,你不是常笑这种来电铃声很幼稚吗?”李净亚也联通办公椅一起滑过来凑热闹。

  “对啊,可是,人偶尔也会想装可爱扮幼稚嘛。”这是霍延朗的错,那天,她真不该主动请他喝咖啡,结果让他逮着机会对她的手机进行“改造”,说是为了预防她漏接他的电话,根本是找她麻烦。

  “欧阳喜儿,你真不是一块撒谎的料。”

  “是吗?”她继续傻笑,心里却忍不住咒骂,静静为什么不能笨一点呢?

  “依我看,这是那个男人的杰作吧。”

  “哪个男人?”李净亚的反应比欧阳喜儿还激动。

  “她包养的情夫啊。”

  “对哦,我都忘了喜儿包养了一个情夫。”

  上帝真是不公平,为什么有人的反应快速的让人无法招架呢?她好想挖个洞钻进去,免得自己还没有被霍延朗逮到之前,先被这两个女人疲劳轰炸到死。

  “好吧,我承认,因为他怕我漏接电话,所以帮我弄一个不会跟别人混淆的来电铃声。”算了,这种事也不需要遮遮掩掩。

  “看样子,那个男人已经把你吃得死死了。”秦晶晶不认同的皱起眉头。

  “我……哪有?”欧阳喜儿很气虚。

  “我不是警告过你,牛郎就像吸血鬼一样,现在他已经入侵了你的生活,再下来他会掏空你的一起,你赔上的不只是你的钱,还有你的人。”

  “不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回事。”钱还好端端待在她的银行账户,至于她的人……如果让好友知道,她真的被那个男人吃干抹净,好友大概会连“智障”这种话都骂出口吧。

  “那是怎么回事?”

  顿了一下,欧阳喜儿小心翼翼的措词。“我现在还没付他一毛钱。”

  “我应该给这个男人拍拍手,太聪明了,不要求订金,也不急着要你付钱,这样子你对他的防御心会降低,更容易被他玩弄于手掌心。”秦晶晶的话马上引来李净亚点头附和。

  没错,因为对他毫无防备之心,她才会不小心跟他在床上打滚……少来了,一晚上大战好几回合,说是不小心,谁会相信?明明是她对人家起了色心,很想把他扑倒在地上,好丢脸哦!

  “他绝不是你以为的那种男人。”她很清楚自己有几两重,将她这样的人视为拐骗掏空的对象,那太笨了,而他不像那么笨的男人。

  “我看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如果你见到他,你也会认同我的想法。”

  叹了声气,秦晶晶对她宣告放弃了,这个女人中毒太深了,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但愿可以在她跌入深渊之前拉住她。

  清了清嗓子,欧阳喜儿有一点谄媚的对着秦晶晶眨眼睛,双手合十。“亲爱的晶晶,你的小窝可以收留我几天吗?”她想过了,如果不暂时消失个几天,霍延朗不会那么容易死心。

  “你在躲那个男人吗?”

  “他又不是妖魔鬼怪,我干么躲他?因为这几天我睡得不太安稳,一个人面对那么大的公寓真的很可怕,尤其想到我妈咪,心里更不是滋味。”这是实话,少了妈咪的房间,总觉得四周安静的几乎阴冷,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会突然跑出来似的,想想,三十几坪对她来说已经够可怕,霍延朗竟然一个人住在两百多坪的公寓,他不会做噩梦吗?

  “你知道我的套房很小,这种天气衣服又不容易干,你受得了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跟人家挤一张床,我保证不会在那里打扰太久,最多一个礼拜。”

  “你可以住我家,不过我的单人床有一点小。”李净亚很乐于分享,可问题不在于她的单人床,而是她家吵得像菜市场。欧阳喜儿虽然不喜欢太大的空间,但是太过吵杂也受不了。

  “不用了,这样会打扰到你的家人,如果晶晶真的不能收留我,我还是回我的公寓。”欧阳喜儿可怜兮兮的瞥了那个还在天人交战的女人一眼。

  “算了,我想一个礼拜很快就过去了。”秦晶晶的表情却是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失眠一个礼拜而已,她应该可以忍受。

  翻了个白眼,秦晶晶不以为然,但是这个女人丢东西的习惯就足以让她抓狂了,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呢?

  一个礼拜真的很快就过去了,欧阳喜儿很高兴又可以恢复以往的生活,因为住在秦晶晶那里的一个礼拜,她没有一天睡得好,不仅是因为秦晶晶每天晚上翻过来翻过去,害她没办法好好睡觉,还有霍延朗老是跑到梦里骚扰她,她的睡眠质量无疑雪上加霜,怎么会好呢?

  虽然霍延朗不再来电了,可根据过去的记录,不代表他不再找她,为了安全起见,今天她放弃搭电梯,该走楼梯。

  六层楼的高度应该很轻易就走到了,可是眼前的情景让她不禁想起卡通顽皮豹的配乐,感觉上有一种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样子,如果遇到左邻右舍,人家说不定以为她在耍宝。

  花了将近十分钟,六楼终于到了,她也快喘不过气了,这就是平时太少运动的关系。但愿今天能如愿甩掉霍延朗。要不然再来个几次,她只剩下半条命。

  慢慢的,她把头从楼梯间探了出来……看到霍延朗整个人缩在门边睡着那一刻,她仿佛听见心门的锁哐啷一声掉了下来,这个男人就是有办法把她刚硬的心变得软绵绵的。

  叹了声气,她知道自己没办法转身撤退,真的被他吃得死死的。

  她走过去,懊恼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霍延朗,你不回家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埋在双膝之间的的脸终于抬起来了,望着她的目光可怜兮兮的,令人好心疼。“你摸摸我的额头,我好像发烧了。”

  “你又这么脆弱吗?”半信半疑的伸手一摸,欧阳喜儿吓了一跳,还真的有那么点发烧的迹象,她这下子不敢跟他嘀咕了,赶紧把他带进屋内,安顿在客房,然后冲一杯平日备用的伏冒热饮给他。

  “我不喜欢这个味道。”这种口气像在找麻烦的小孩子。

  “这个味道哪里不好?香香甜甜的很好喝啊。”这个男人真不知好歹,这一杯要价二十几块,如果不是偶尔会遇到突发状况,不方便立即就医,她可不会花钱储备这种东西。

  “没有,苦苦的。”

  “胡说八道,柠檬只会酸酸的,不会苦苦的……哎呀,这不是重点,生病的人不要一见那么多,给我乖乖喝掉!”

  唇角上扬,霍延朗笑得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很听话的把那杯柠檬C喝掉。

  “现在乖乖躺下来睡觉。”

  “你陪我。”

  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还真是搞不清出状况。“生病的人要安分一点。”

  “人家只是要你陪在我身边,又不是要跟你做爱。”霍延朗用那对迷死人的媚眼电她。

  咳!欧阳喜儿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了。“我……我哪有这个意思?”

  “你不要不好意思,如果不是精神不济,我也很想把你拖到床上做爱做到昏天地暗,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有多想你吗?我差一点就死于欲求不满。”

  娇羞的嫣红抹上双颊,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生病发烧了还可以耍嘴皮子,扰乱她的心思,害她小鹿乱撞,真是的,为什么她一个礼拜的努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他击溃了呢?

  “别吵了,你赶快闭上眼睛睡觉。”她是不是一脚把他踹昏比较省事?

  “你陪我,我才睡得着啊。”

  “你以为我很闲吗?我要洗澡,还要整理家里,我有一大堆事情要忙。”

  “我可以等你。”

  她还能说什么呢?生病的人就像是小孩子一样,如果她不顺着他,他会跟她没完没了,反正身体不舒服,他很快就会睡着了。

  怎知这一夜把她折腾的不成人形,那位生病的大少爷很懂得使唤人,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听她唱歌,一会儿要她讲故事……简直把她当成佣人操劳,最后他怎么睡着的,她也不知道,总而言之,累死了!

  当欧阳喜儿全身酸痛的睁开眼睛,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显示九点了。

  她怎么会睡到这么晚呢?发出一声呻吟,她先传简讯给两位好友,告知她会晚一点进工作室,接下来应该要起床刷牙洗脸,可是脑袋瓜禁不住又贴回枕头上,她昨晚到底忙了些什么呢?

  咦?她怎么会闻到一股香味?

  这下子她的双脚很自然的下床了,吸了吸鼻子,她像小狗一样循着香味一路来到厨房。

  瞪着生龙活虎在厨房忙碌的男人,怔了半晌,她终于反应过来了,昨晚这个家伙在门口睡着了,因此发烧……等等,为什么他完全没有生病的样子?

  “你起床了啊。”霍延朗很快就发现她了。

  “你不是发烧了吗?”昨晚他睡着了以后,因为他的体温很高,她量了一下他的耳温,三十九点五度,为此她还准备了一盆冷水,用毛巾帮他降温。

  “我这个人生病就是这样子,来得快去得也快,多喝几杯水,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他的体温本来就比常人高,生病就发烧,这是很自然的事。

  这是什么情况?他没事了,她却全身的骨头都在喊救命。

  “我煮了咸稀饭,你可以准备吃早餐了。”

  了不起!不但活蹦乱跳的,而且还嚣张的当起主人,这个男人就是有办法叫她哑口无言。

  “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我说可以吃早餐了。”

  算了,现在的她一点力气也没有,既然有人服侍,她何乐而不为呢?

  梳洗过后,她坐在饭厅享用他煮的咸稀饭,哇!没想到这么好吃!

  见她唏哩呼噜没几口就见底了,他很得意,“我最爱吃咸稀饭了,这是经过大师专业指导,味道很棒吧。”

  “你都是用这招讨女人欢心吗?”她不想像个打翻醋坛子的女人,可是……真是糟糕,这个男人她好像没办法放手了。

  “这是我第一次为女人进厨房,我只想为你做爱心早餐。”毕竟一个人住,简单的料理当然难不倒他,可并不表示他喜欢踏进厨房,说他是被宠坏了也无所谓,他总认为自己不适合带在厨房那种地方,除非嘴馋又懒得出门,厨房对他而言可以称之为禁地。

  虽然她努力提醒自己,笨女人才会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可是这一刻,她不在乎当个笨女人,这个男人确实让她很感动。

  “我们的实验从今天开始喽。”

  “啊?”

  “我们不是说好要做个实验,如果我有办法在一个月内天天让你开怀大笑,你就许我一个愿望,相反,我许你一个愿望。”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好啦好啦,做实验就做实验嘛。”有话好说,何必笑得那么阴险死相,好像她敢反对,他就把她拖进房间里摧残凌虐!欧阳喜儿哗然一阵颤抖,忍不住想像那个画面,他用领带把她的手绑在头顶上,然后用他的手和唇……

  “你在想什么?”霍延朗悄悄移到她面前,状似好奇的打量她又羞又红的脸儿,这个女人真是超级可爱,什么事都藏不住,“我很乐意为你效劳哦!”

  吓!欧阳喜儿慌张的整个人连椅子往后翻倒,还好他及时伸手护住了。“你干么靠的这么近?”

  “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好想一口把你吞进肚子。”

  “我……我吃饱了,我要准备上班了,你赶快把这里收拾干净后回去你家。”她好像被妖魔鬼怪追赶似的逃回房间。

  逃吧,今天晚上她还是会落到他手上,到时候,他一定会好好的“伺候”她,这个礼拜他所遭受的冷落,他会狠狠地追讨回来。

  吹着口哨,霍延朗很开心的收拾饭桌,清洗碗筷,扮演家庭煮夫的角色。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看上总裁情夫:https://www.sobenshu.com/kanshangzongcaiqingfu/
新书推荐:通灵影后:重生国民女神 丞相追妻记(重生) 萌宝来袭:腹黑总裁偏执爱 怀孕后她逃跑了 我的老婆来自英雄联盟 想你,情不自禁 一把油纸伞 学姐,请留步 穿回来后我嫁入了豪门 四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