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七十二变 第四章 人在江湖

推荐阅读:君心应犹在 误中美人计 爱情公寓4 文化入侵异世界 婚心绽放 学霸你女朋友掉了 前方有鬼 白色口哨 孟四十九剑 人人都爱狐狸精
  “谢老大!不对呀,你得动这边、这边!”红豆少年挥手指挥。

  “哪里啊?!”白衣少年挽起衣袖,手执草须,继续挑战那只不爱动弹,和她一样懒散的蛐蛐。

  晴空朗朗,书声也琅琅,偏有两个翘课的坏孩子在书院中大肆叫嚣,完全没有公德心地破坏大伙的宁静。

  终于有人忍不住推开窗扇,出声阻止破坏安静的罪魁祸首。

  “小潮——”

  “干吗?”白衣少年笑盈盈抬起头。尖尖的脸庞,黑如曜石的眸四下灵巧一转便倾射出溢彩流光,看得那发言的少年到愣住了,一时讷讷地说小出诂。

  春去冬来,冬去春来,转眼间进入折桂书苑已有三个寒暑。谢小潮自青涩少年的形象转脱,犹如褪了皮的蛇出落一新,清新灵俏的天生笑模样,常常令人看呆。

  站在窗边的少年看着她言笑晏晏,不由得脸上一红。

  谢小潮眉心一皱,把手中草叶往嘴里一塞,大咧咧地走过来,伸手就向少年头上摸去,“你发烧啦,脸好红。”

  少年倏地向后一退,眼角飞快地左右一瞄,轻声道:“小潮,你注意点儿!男女有别,别动不动就摸我。”

  谢小潮闻言瞪圆双目——白衫如雪,皮肤晶莹剔透的美丽少年和口叼草叶、双瞳圆睁的样子还真是有种奇妙的契合。

  她格格地笑着,双手一撑,跳坐在窗子上,古里古怪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没错!面前这位恪守男女有别、面如绯樱的清秀佳人,正是和她已纠缠了十六年的无辜少年段鹏翼。

  呵呵——她欣慰地笑笑,这是不是就是做父母的发现孩子长大时的心情呢?原来,鹏翼他也在不知不觉间长大了嘛。

  “喂喂!段鹏翼、谢小潮!”有人把书重重地在桌上一拍,“你们去别的地方上演新断袖之癖好不好?我娘还期待着我今年可以高中状元呢,我可是要认真读书的。”

  谢小潮月芽眼轻眯,流露出一丝寒意,可还没等到她本尊发标,身边已竦然立起好几位代言人。

  “贾状元!”小红豆不知何时跳了进来,“别以为你得了夫子几句赞扬就以为自己是注定的状元命了。天天读死书,都忘了当初我们书苑的规矩!和老大大声小叫的,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状元了,切!”

  “你——”贾状元伸手指着小红豆,结巴道,“那、那个时候,是我年少无知,如今我是迷途知返,念在一场同窗,我劝你还是多看圣人书,不要整日执迷不悟!”

  “嗤!”马仁柴双手拢在脑后,对贾状元发出一阵不屑的冷笑。小马哥如今更加高挑,剑眉深目,酷劲实足。只是不知为何,那眉宇间常不自觉地凝结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忧郁,并因此被学馆周围的小家碧玉们评为梧桐十美之首。

  想当然尔,谢小潮与段鹏翼也均榜上有名。

  他眉宇轻扬,环臂冷哼,“眼下时局混乱,群雄四起,大元朝不保昔。你考上状元又如何?今天考上,大元明日被灭,你还……”

  “马仁柴!”一声霹雳大吼硬是盖住了周围一票杂七杂八的吵闹声,原来趴在桌案上淌口水半睡眠状态的夫子在接收到一句“大元明日被灭”后竟于瞬间清醒,更转睡意为火力向马仁柴全力喷发,“你竟胆敢在此口出不逊狂言!”

  要知道当地两大书院——梧桐学馆与枫叶书院都由官府承办,夫子拿的是官家钱。他老眼忙着往窗外看,后背衣衫被冷汗湿透。这还得了,要是让人知道他们学馆中竞有这等狂肆之徒,传扬出去,他可就要饭碗不保啊。

  “我又没有说错!”桀骜地扬起下巴,马仁柴一字一句针锋相对。

  夫子颤微微地指住马仁柴,豆粒大的汗珠自焦黄的面皮上滚落。这个马仁柴……成天在学馆里肆意评天下,留着他,早晚得出乱子。

  “你、你给我立刻、马上、即时、现在——就离开折桂书苑!”

  此言一出,少年们鸦雀无声,面面相觑。一时间,连风吹人窗子轻翻书页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夫……夫子。”贾状元也呆住了,不管怎样,他可不想因为与他争执而害马仁柴回家。

  “跟你没有关系,让我退学,哼,你还没那点儿能耐。”看穿他的心思,马仁柴冲他微微撇嘴。转头又斜睨夫子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拿起桌上的东西转身便走。

  谢小潮和段鹏翼忙前后脚地追上去,在这书苑里面,他们平素和马仁柴相处最好。虽说初来时有些不愉快,但后来马仁柴一反常态,对他们处处照顾。谢小潮认为,这就是英雄惜英雄,不打不相识。

  三个人一前两后追逐在梧桐道上,道上有梧桐、榕树,宽阔的叶子都随风相擦,又是仲春时节了,榕树还未开花。

  马仁柴忽然想起相遇时的情景,那个时候……

  “马仁柴——”谢小潮从后面追来,“你真的要走掉0阿!”

  “是啊,那个夫子你不要理他嘛。”段鹏翼一脸紧张,他是不太爽马仁柴和小潮感情太好的事实,也曾暗中希望过马仁柴最好离开。呜……他只是想想的嘛,马仁柴要是真走了,他还是会很难过的!

  “不是的,”看着面前两个十六七却还依然天真如半大小孩的少年,马仁柴顿了顿,又看看天边的云,幽幽地道,“男子汉大丈夫,总要有一番作为,困囿在那个小小的书馆,实在不符合我的个性,我早就想出去闯荡一番。”

  “可是……”段鹏翼不安地想开口,却被谢小潮抢先,只见她眼含星光,上来便拍了马仁柴一掌。

  “没想到你真是个胸怀大志的男儿呢。好!我祝福你,马仁柴!愿你能闯出一片天地,有所作为!”

  马仁柴忽地面上一红,调转过头。

  “哎哎——”谢小潮大惊小怪,“马仁柴你脸红了耶。”段鹏翼脸红没啥新鲜的,小马哥脸红可就真值得一看了。

  迟钝!段鹏翼暗中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世界上如果想找出一个比他更迟钝的人,那无疑就是身边这位谢小潮了,果然名师出高徒!

  “那个……”

  马仁柴微微踌躇,踏碎一片无风自落的叶子。抬起头,就可以看到小潮阳光般明亮的眸子,轻漾于两腮的发丝。离开这里,如果会有黯然,必是因为……

  “马仁柴是个好男儿哦!”又是一拳打上了他的肩膀。

  呵呵,这个谢小潮,总是手舞足蹈,动手比嘴巴快,呵呵……

  “喂——”谢小潮不满,“你干吗老低着头?”

  马仁柴蓦地转过身,向前冲去,动作快得让谢小潮来不及反应,直到他跑到路的那头成了小小的人影,才回过身,冲这边大喊一句:“谢小潮——我喜欢你——”

  被踏碎的叶片上,有着一颗晶莹的水滴……

  netnetnet

  “喂喂。”用脚踢了一下身边的段鹏翼,谢小潮不解道,“马仁柴喜欢我,干吗跑那么老远才说?”

  深深地吸了口气,段鹏翼注视着谢小潮看似懵懂的脸,加重语气,“那你想怎样?”

  “什么怎样?”人家一头水雾啦o

  “你觉得马仁柴怎样啊?”

  “嗯,好问题。”谢小潮点点下颌思索半晌,“马仁柴很帅,很酷,很认真,身手也不赖……”

  段鹏翼的脸色逐渐晴转多云,莫非小潮她……

  “总之是个好哥们!”谢小潮弹了个响指,“走啦,该是吃中饭的时间了。嗯,今天的菜色是什么呢?”

  原来小马哥的离去不足以使某薄情小女子忘记中饭的开餐时间,段鹏翼心中对马仁柴表示同情,脸色却不由得再次变化,晴转多云化为多云转晴。

  “鹏翼呀。”谢小潮忽然拿肘撞了撞他,侧过脸来笑语吟吟。

  “干吗?”某少年心中警钟大作,又是这种口气……她一定又决定了什么事,绝对!是要抢他的中饭吗?

  自在地背起小手,谢小潮露出可爱的招牌笑容,“你不觉得马仁柴其实说得很对吗?这种乱世……”

  “当然是待在家里比较安全!对不对,小潮?”怯怯地退后一小步,问题的关键好像与中饭无关,难道她是想……

  “当然——”

  喔,还好还好,他松口气。

  “——不对啦!”

  什么?!

  “乱世而起嘛!”谢小潮眼含精光。好男儿志在四方!

  “我决定了!”她语如黄莺般清脆。

  我就知道……某少年陷入绝望。

  “我们去赶考!”

  就这样?少年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如果只是这样,他还可以接……

  “借此名目才能离家啊,然后再看看有没有什么门路可钻!”嘿嘿,满意地看到段鹏翼露出了待宰羔羊的表情,嗯嗯,小段已经长大了嘛。她这个活猴也可以出山去大闹一场喽!

  “对了!”她戳戳已呈石化的少年,“今天的中饭会是

  “谢小潮,我好钦佩你……”少年抱住头,这就是所谓的跳跃式思维吗?呜——未免太跳跃了。

  netnetnet

  长亭古道,有离人欲去。

  一票人携老扶幼,十八相送,为首的段夫人哭得泪人似的。

  “婷儿。”段君逸不得不安慰娘子,“鹏翼赶考是正途啊。”

  “可是……”时局这么混乱,出门在外,出了事该怎么办?

  “伯母可以完全放心,小潮不是一起去吗?”谢小潮紧了紧身后的包裹,笑脸甜甜地作着保证,“有小潮照顾鹏翼啊,鹏翼就像小潮的弟弟一样……”

  段鹏翼没什么表情地站在一旁掏耳朵。咳,按理说他这样的优雅美少年实在是不适合作如此动作,可是这套话,他真的觉得听着非常耳熟。

  为什么他堂堂男子汉,却被父母以一脸托孤的表情交到小潮手里?他很怀疑。没错,小潮是很厉害啦,可是……他眼角偷偷瞄一眼一旁的谢伯父。

  爱女程度决不在他娘亲之下的谢伯父到底是如何同意小潮跟着他去参加所谓的会试还真是个永远的谜啊——

  “好啦,再不走,天就要黑了。”一把揽过尚在发呆中的段鹏翼,谢小潮笑眯眯地冲送别者们挥了挥手,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官道。

  两家大人面目无波,目送着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鹏翼的个性那么柔弱,小潮坚毅的性子正好能撑他一把。让这两个孩子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反正鹏翼和小潮在一起那么久了,再出一趟门,谢家想反悔也来不及了吧。嗯,他们段家赚到了!——

  小潮的个性那么疯野,除了鹏翼还有谁会要她呢?让他们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再出一趟远门,段家人也就不好反对了。让小潮拐到鹏翼,将来嫁出去,也就住在隔壁,嗯,他们谢家赚到了!

  段夫人和谢阿伯目光不约而同露出算计的狡黠,呵呵——真是皆大欢喜啊。

  蓝天白云,草木清鲜,两个俊美少年结伴同行。

  谢小潮在前面走,神清气爽,“快点儿啦,鹏翼!我们要赶在天黑前进城啊。”

  “小潮——”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他觉得好奇怪,“怎么你从来也没出过门,却这么熟门熟路似的?”

  哼,谢小潮洋洋得意,她走过的路,比段鹏翼十辈子走的都还多呢。

  “我们要去中都吗?”段鹏翼看看前方的差路口。

  “去中都干吗?”

  “咦——”

  “你还真想去参加会试啊?”谢小潮白他一眼。虽然说是这样说啦,她也曾想过让小段走这个路线,不过时局变得太快,他们还是先进城打听一下目前的情况比较好。

  二人谈笑间,已进了城门,从没离开过濠州的某少年是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不时发出呃哦咦喔的感叹声。

  “小潮——你看,那是什么?”

  “……”那还用说吗?青筋跳跳!难道在钟离他就没看见过耍杂技的吗?

  “小潮——你看!那个、那个……”

  拜托!你以为你还是五岁半啊?见个吹糖人的值得如此兴奋吗?

  “小潮小潮!你看——”

  “喂喂——”谢小潮双手叉腰,柳眉横竖。这小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非要显示出他们来自穷乡僻壤不成?

  段鹏翼兀自后知后觉,拉着她的袖子挤入人群。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谢小潮越发生气,不就是一大堆人围着看那个榜文吗?不就是榜上写着什么……咦咦?

  她甩开段鹏翼,忽然挤得是奋不顾身,一马当先。

  嘿嘿——

  半晌过后,谢小潮气定神闲地自人群中走出。

  始终没挤进去的段鹏翼连忙问她:“小潮,上面说些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在看,他好奇死了。

  上面?谢小潮呵呵轻笑,那真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忽然就在眼前处”——语出《谢子》。

  果然,人的命好,就是不一样,再次用眼皮上下扫扫“幸运少年”,把段鹏翼看得浑身发毛。

  “……小、小潮……”

  “你想知道上面写了什么?”谢小潮轻言软语,靠近几步。

  他、他不会是做了什么自掘坟墓的蠢事吧?段鹏翼干笑两声,“其实,也没什么……小潮,我们还是快点儿走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吧?

  “想溜?”谢小潮露出邪恶的笑容,“来、不、及、了!哈哈哈哈——”

  榜文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为了抵御红巾军,大元皇帝陛下决定广招各路人才,不论出身,破格提用!

  红巾军?她这颗聪明的脑袋瓜不会记错的,那个未来的草民天子不就正是红巾军旗下吗?哼哼,那条胆敢侮辱了她自尊的草龙,想起就气!反正她是女人嘛,女人有权小心眼。

  于是转眼又看了看眼前的少年。

  对!历史上没有记载又怎样,这段时空本会有她谢小潮吗?既然她都横空出世了,这朝代变换,局势走向也应理所当然有变!这就是我佛常说的变数。

  谢小潮越想越得意,没错!她和小段干脆去助大元一臂之力吧。

  “什么?!”听了她的高论后,段鹏翼微微皱眉,不要吧,他是汉族子民耶。

  “那你是——想当造反一派?”谢小潮懒洋洋地拿眼角斜睨着他。

  果不其然,看到一阵猛烈的摇头。

  “我、我不要。”他家里可还有娘亲、爹爹和爷爷,他哪敢去造反啊,会牵连他们的!哎?忽然想到,他嘴巴圆张,“马、马仁柴他是去——”

  “笨!迟钝!”弹指给他头上一个爆栗,“现在才想到啊!人家和你可不一样,人家是好男儿志在四方!”

  “哼!”段鹏翼挎紧包袱,沉下脸大踏步向前,什么嘛,一提马仁柴小潮就是赞不绝口。

  “哎?”谢小潮讶然,鹏翼生气了?他发自己的脾气?呵呵——谢小潮一阵奸笑,不是她坏啦,叛逆期是成长中必经的嘛,说明她的小段快要脱离那副奶声奶气的模样了。

  “好啦好啦,不打你就是了。”呵——适当退步才是高明的驭人术!

  什么嘛,他才不是因为她打他生气呢。段鹏翼嘟着嘴,小潮还老骂他笨,小潮自己才是笨蛋咧,都不懂他的心……

  “好啦,痛不痛?我帮你柔。”谢小潮追上去想象征性地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抚,却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段鹏翼竟然——比、她、高、了,啊啊啊,可气啊!

  咦?身后怎么突然这么安静?段鹏翼回头,眼底正落下谢小潮举臂的窘境。发现这个小动作,他的心情霍然转好,冲她眨了下眼睛,“嘿嘿,你够不着我了!”

  死小鬼!说话就说话,眨什么眼睛?睫毛没事长那么长,嘴边一笑还露出两个坑,离这么近看会害她心慌耶。

  “……哼!我决定了!”少女信誓旦旦。

  “决定了什么?”

  “我决定不找理由先扁你一顿再说!”

  呜——这是什么世界啊,比她长得高就要挨打吗?

  因一时得意嘲笑了谢小潮那停止生长的身材而落得在下一刻捧头啜泣的少年——正是得意忘形这句话的最佳写照。

  netnetnet

  在谢小潮的逼迫下,二人转向镇江出发。元朝大将定定正在那里奉旨招开天下第一武林大会,借此广选贤才良将。谢小潮踌躇满志,一路勾画着美好的未来,巴不得一日千里,可气某人比当初的唐三藏还要肉脚,速度温吞如小龟。

  太阳落山,两个人终于未能赶在城门关闭前人城。

  互相抱怨一通后松口气,还好,在城郊发现了一家客栈。幸好幸好,段鹏翼暗自庆幸,他还以为得露宿荒郊了,

  谢小潮满眼警觉,打量这坐落于城郊路半的小店,哼,普通的客栈会开在这里?

  进去一看,内有上下两层,堂摆八张大桌,小二满脸I谄媚地上前招呼,掌柜的懒洋洋地靠在柜上拨着算盘珠子。嘿,这贼店装得到挺正常……

  可别想瞒过她这双火眼金睛,所谓“宴无好宴,店没好店”——语出《谢子》。所以,这里一定是黑店!

  谢小潮严肃地打量迎上来的小二,瞧这小二,肥头大耳,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

  当下皱着眉,缓缓把包裹放在桌上,这臭小二真是不顺眼,两颗眼珠子贼溜溜地转。她不是已经扮成男装来掩饰自己的天香国色了吗?这小二难道还是男女通吃?

  谢小潮胡思乱想之际,小二已问向段鹏翼:“这位相公,天色见晚,想是要住下来歇息吧。”

  “嗯,要两间房,再来点儿小菜。”他饿死啦,得先填饱肚子。

  吃吃吃!谢小潮瞪他一眼,都是他,走得慢吞吞才害他们入了贼店。虽然她武功高强,机敏过人,万一双拳难敌四手,不就落得个红颜薄命的下场?对!她还得保护段鹏翼这个未来的“米袋”,唉,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小二,我们要一间房就行了。”慢悠悠地坐下,摇摇头,她还真是苦命。

  “好好,我这就去给您安排。”小二笑着离开。

  段鹏翼闻言看向谢小潮,小潮到底有没有身为女孩子的自觉?竟然还要和他住一间房!其、其实……他是无所谓啦,可小潮……那个……女孩子还是要有所谓名节顾忌吧。

  “小潮……”他红着脸,垂着头,不晓得怎样开口,万一说错了话,又得挨上谢小潮的铁拳。

  “干吗?说话就说话,吞吞吐吐的。”斜横他一眼,谢小潮早看穿了他那点儿心思,她是老虎不成?

  “我,那个……”

  看他那副面红耳赤的模样,谢小潮觉得很好玩,想逗他自己却先耐不住。伸腿在桌子底下踢他一脚,“你是不是又在担心你那套‘某某有别’?”

  心事被说中,段鹏翼有些讪讪,嘴里却尚在辩解:“不是啦,只是我们又不是没带够银子,干吗非要那么节省……”

  “笨!”伸手又拧他一把,谢小潮摇摇头,和这个呆瓜解释也未免太难。万一让他知道这家店是黑店,他还不得当场跳脚,夺路而逃?到时候落得露宿野外她是无所谓啦,爬到树上窝一宿她也不成问题,只怕这个娇滴滴的笨小孩耐不得风寒。唉,想想也叹,凭啥她要上树找平安,她可是来享福的啊。嗯嗯,还是得快点儿把段鹏翼打造成一个高官大员,她要住好的、吃好的、整天闲闲的……

  “呵呵呵呵——”某人发出陷入想象中的狂妄笑声,却完全没有想过依照她的个性,是不是能忍受那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两位,饭来了,慢慢吃。”小二适时端来饭莱,四菜一汤,香味诱人。

  段鹏翼刚要举筷,便被谢小潮拦住。

  “怎么了?”他不解地看着她。

  “只许吃饭,不许喝汤!”她叮咛,黑店,哼,欺她是初闯江湖的雏吗?

  宋末起义的梁山好汉皆是昔时天上星君转世,专开黑店的孙二娘后来就曾在她们逍遥阁里任职。这种种手段听她讲过无数遍,一般不会下在饭里,只浅浅地混在汤中,用量不多,你试也试不出来。待到你睡着了,再佐以弥香,里里外外沉得你三魂七魄都晕头转向。到那时,要杀要剐全得由人。

  哼,她握紧双拳,双眼显现出湛湛精光,不知道今晚是谁撞到谁手里!

  netnetnet

  吃过饭后,两人上了位于二层的客房。天色已黑,掌柜叮嘱小二上前关店门,才插上门闩,就又听到一阵叩门声。

  “店家,开门。”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人,小二和掌柜互看一眼,嘿,今天生意还真不错。

  同一时间,二楼之上。

  某少年看着温暖的床铺陷入了天真的烦恼——一张床,两个人怎么睡啊?犹豫半晌,唉,算了,他是男生嘛。

  “小潮,你睡床,我睡桌子上好了。”

  “咦咦?你说什么?”忙着上窜下跳检查地形的谢小潮一时没有听清。

  这种话,还要他再说第二遍吗?真是!段鹏翼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心里想着:谢伯父,不是我想占小潮的便宜,实在是您教女有方,太会节省,我扭不过她才权宜同房共处。不过,我乃正人君子,不欺人于暗室,绝对不会做出什么辜负您期望的事情。今天晚上的事,我会守口如瓶,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小潮曾与我共处一室,损她名节。

  “喂!回魂!”谢小潮跳到他耳畔大叫一声,真是的,这弥香人家还没放呢,他就晕头转向啦。

  “啊啊。”回过神来,他手足无措。

  “我是说小潮是女孩子嘛,床让你睡,我睡桌子就行了。”

  咭咭咭咭——古怪的笑声响起,谢小潮力图保持神色自若,但控制不住的笑意却让紧抿的嘴角开始上扬。

  把段鹏翼从窗边挤开,她大力推开窗子,眼前真是群星灿烂啊。

  用力呼吸——嗯,空气是多么清鲜,人生是多么美好,“小潮是女孩子……”啦啦啦!她一想到这句话就想大笑,她谢小潮也终于挤身于特种公民阶级了!

  干活卖力的日子远去了,看妲己脸色的日子远去了,她终于也有被别人礼让的一天了!

  “哈哈哈哈——星星是多么明亮啊!”

  某少女实在无法掩饰内心的得意,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对着窗外发表她的人生感叹。

  段鹏翼一边拼桌子,一边向窗外探去。奇怪喔,天上明明陰云密布嘛,哪里会有星星呢?

  临屋隔壁。

  两个男人刚刚踏人,便听到了那阵尖锐的笑声,不由得互相对看一眼。

  “吴王。”青衫人慎重地掩上门,“看来隔壁有些古怪。”

  被称做吴王的男人转过头,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狂嚣飞扬的眉。

  netnetnet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谢小潮屏气敛声,侧耳倾听。夜已过半,月沉风鸣。

  她蹑足轻起,看了眼段鹏翼,他正幸福地枕着包裹睡得香甜。臭小孩,在桌子上睡都能睡成这样!要是没她,怕被人暗害了都不知道。

  轻轻一个提气,她纵身跃上房檐,一阵疾行,风行草偃。墙瓦在疾密的细踏下发出轻微的响声。

  待落定身形,她掀开房瓦,乌溜溜的眼睛往下俯瞰。

  瞧瞧瞧,她没说错吧!大半夜的掌柜的和小二还不睡,分明就是在准备动手行凶。

  适才招待他们的小二正在大厅里明日张胆地霜霍磨刀,银亮的刀弯闪烁着烛火的摇曳。哼!当他们是待宰的羔羊啊!

  掌柜的嘱咐:“张三啊,赶在天亮前把该杀的都杀了吧,不要耽误明天的生意。”

  谢小潮眼看那张三一张苍白的脸露出奸诈的笑,龇着两个兔子板牙向掌柜保证:“行,没问题。”

  好啊,以为本大圣是吃素的呀,还“没问题”。

  谢小潮怒从心头起,闪身回房,因愤怒而不觉脚下使劲,把瓦踩得吱吱作响。

  气死她了!再恶狠狠地跺一下脚,才顺窗溜回,看看段鹏翼,犹自熟睡中……

  谢某人一脚踩瓦,却惊醒了那隔壁的青衫人。他警觉而起,皱眉细听,“吴王,房上有人!”

  吴王淡淡的话音不疾不徐,“从刚才就听到了。徐达,会是我们的行踪被发现了吗?”说着,已然披衣坐起。

  “还是我去——哎,吴王!”徐达话音未落,那男子已撑手翻窗,跃上屋脊。

  四下一片黑暗,他举目梭巡,并未发现有人潜藏。顺着夜风的吹拂,他绾了绾披散的发,俊朗的脸上浮起一小片陰云。这些年来,想要睡个好觉似乎都已成为了不可奢求的梦。

  站在这屋脊之上,环顾四野,越发感觉人之于天地的苍茫渺小。他轻轻地笑了笑,什么叫鸿鹄之志?!什么是逐鹿中原?!不过是在命运的驱使之下做着无从选择的事罢了……

  摇摇头,刚想回去,忽地看到房瓦有动过的迹象。他双眉一蹙,看来,并非是他们多心啊。

  顺着痕迹,提气而行,一双鹰眼,四下飞射,脚步停在临窗,是了,屋顶多年茅草从生,到这里被踏的迹象就消失了,深凝如墨的眸中顿时若有了悟。看来,有问题的人,就在这下面……

  好啊!果然来了!谢小潮嘿嘿冷笑,一直留神着门外的楼廊,不曾想这小二还有两下子,竟然还上了房,显然就要翻窗跳梁,欲图不轨了。

  哼!今天撞到我就算你了,管你黑店白店,若不惹我,我才没空犯这英雄主义,如今是你要算计在先,就别怪本大圣要大开杀戒了!

  “贱贼!哪里走!”一声大喝,谢小潮凭窗一蹬翻上房檐。果然见一抹黑影,立于屋顶正中。她伸手扯下腰带信手一抖,白绫笔直如棍,人影如光,冲杀上去。

  他冷笑一声,果然是元兵探子,你们盗我大汉天下,如今我们驱赶蛮夷倒成了贼?

  懒得在口头上与之争夺,眼前这探子身形虽小,却举止轻盈,身法灵活,还算有两下子。他心里对敌人暗赞,拳头可半点儿也不松懈,一时间,掌风、衣风交杂一处。

  徐达听到房上动手,心下暗惊,此处正属元将八思尔不花的疆界,真惊动起官府来,岂不糟糕!

  “吴王不可恋战!”一边轻喝,一边冲上来相帮。

  咦——那伙计不是叫张三吗?谢小潮一愣,那男子也正被徐达扯住后退一步。

  月光皎皎,清如白银,三人六日,瞬间彼此看得分明。

  男子及徐达一愣,这、这分明是个女扮男装俏生生的姑娘家啊。

  谢小潮同时也看清了那男子的面目,眼前这男子剑眉深瞳,气质狂邪,一双犀利敏锐的鹰眼如两道利剑正朝自己灼灼射来。

  这、这不是……

  定睛一瞧,谢小潮勃然大怒,一声狮吼惊破夜空:“草龙——!”

  没错,眼前的男人,正是十一年前胆敢害谢小潮自尊片片破碎的罪魁祸首,未来的草民天子——朱元璋!

  netnetnet

  “说吧,事情怎么解决?”姓李名四的掌柜和姓张名三的小二抱臂环胸,打量着面前三名“夜半惊魂记”的主演。

  “被踏坏的屋顶砖瓦共有三十八块,破坏自然风光本地名胜的墙头草数目难以统计。影响本店客人睡眠兼有偷窥他人隐私之嫌,损坏本店名誉——”

  “喂喂!”谢小潮气愤难耐地打断小二的哕嗦,“那个破草也要算自然风光?”

  “好了好了,都是我们不对。”徐达忙上前从怀中掏出赔偿费塞给小二,回头真给他们来个夜半斗殴惊动起官府来岂不因小失大。

  “都是你这个女人,半夜不睡,上什么房!”草龙不耐地扫她一眼,害得他以为是仇家歹人。(按:各位看官,鉴于朱元璋这名字实在太土,请允许作者按谢小潮的习惯称他为草龙。)

  “喂喂,这怎么能怪我!”谢小潮身高可以输人,声高不可输入!食指纤纤指向小二,“明明是他们语言混沌,行为不检,招惹嫌疑,杀猪就说杀猪嘛,干吗不说清楚,害得我以为住人黑店!”

  “这位扮男装的姑娘,您可忒不讲理了。”小二扼腕,他们磨刀杀猪招谁惹谁了。

  “姑娘——”掌柜懒洋洋地挥挥算盘,“别的少说吧,人家都赔银子了,您那份也拿来。给了钱,就都算我们的不是,不给钱,您说的天花乱坠也是您的不是。”

  嘿,谢小潮闻言更气,转向草龙撒火。

  “都是你不对!”哼!她就知道!遇到这厮没半点儿好事。

  “我怎样?”他抬抬眉毛,这身手灵巧的家伙竟然是个女娃。

  “你上什么房啊!害得我以为——”

  “嗯?”掌柜拨拨算盘。

  她咬住唇,不好,再说一句黑店,那赔偿费更得上涨了。

  眼看这姑娘不好惹,披衣起来看热闹的客人也越来越多,徐达生怕出事,拱手上前,“嗨,这个嘛,人在江湖,总是小心为妙。误会、全当误会。”

  “哼。”谢小潮心下一转,吊眼瞧他,“人在江湖?”

  “对!人在江湖,人在江湖……”徐达干笑着解释。

  “对哦,既然你们人在江湖,那就学学江湖豪杰义气为先吧。”谢小潮笑吟吟地冲他摊开白葱玉掌,故意嗲声嗲气:“我那份赔偿费帮帮忙吧——”

  这就叫有样学样、现学现卖。

  “小女子遇英雄,便宜不占白不占”——语出,嘿嘿,依然是——《谢子》。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看我七十二变:https://www.sobenshu.com/kanwoqishierbian/
新书推荐:隔壁那个不要脸的 福女宠后(穿书) 梦幻美娇妻 危险拍档 一品贵女 一冥惊婚 王者归来 出卖灵魂的人 风流小克星 少女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