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不勇敢 第四章 谁是谁的谁

  【01】天使

  天使,是个很美好的词。

  他们都说,身边那个一直保护着你的人,就是你的天使。

  而我身边有你,还有魏斯。

  你们谁才是我的天使呢?

  哥,是你吗?

  我想是你吧!

  ——苏静苒

  寒假的时候,妈妈和刘叔叔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我没有参加。因为郁阿姨为了照顾我心里隐隐不开心的小情绪,特意在那几天带着我和郁子南一起去了海南旅游。

  一个星期之后,寒假结束,我们回到学校,再次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业中。

  一切都如常进行着,客商依然有做不完的试题,课后依然是不敢懈怠的复习。偶尔留出一些闲暇的时光,女生们谈论着明星八卦,男生们探讨着新款手机。欧若丽依旧会时不时地拉着郁子南一起做题,魏斯也依然会看着我温柔地笑。

  可总感觉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魏斯开始每天为我买饭,还会动不动送我小礼物。我喜欢哪个明星,他就会为我买来那个明星的签名写真集。无论有多难搞,他都能为我买到。

  我几番推却,也没能退还给他。

  全班同学都知道魏斯在追我。

  所以郁子南也知道了。

  上课的时候魏斯偷偷地从后面传纸条给我,他问:“苏静苒,放学后可不可以让我送你回家?”

  我歪过头,瞥见一旁的郁子南正死死攥着笔,笔尖定在笔记本上,目光冷冷地看着我手中的纸条。

  他轻轻“哼”了一声,继续抬头看黑板。

  我看到他笔记本上的那页纸快被他手中的笔尖戳破了。

  我在纸条上匆匆忙忙写下“不用啦”这三个字,然后飞快递给后桌的魏斯传了过去。

  “嘶——”耳边传来一声响,我歪过头去看时,发现郁子南的笔记本真的被他给戳破了。

  他一脸气愤,不去关心他的本子,却扭过头来瞪着我。

  我心虚地说了一声:“听课听课。”然后赶紧转过了头。

  历史老师正滔滔不绝地讲着春秋时期第一位称霸的齐桓公,以及他和管仲的君臣之交。

  这时,欧若离也开始给郁子南传纸条,而我的座位夹在他们两个之间,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通讯员”。我把欧若离的纸条扔给郁子南,郁子南绷着一张脸打开纸条看了一下,飞快地在上面不知道写了什么,又让我回传给欧若离。

  历史老师说:“周天子的权力名存实亡,最后却是被犬戎杀死的。”

  我咬牙切齿:“真讨厌。”

  老师似乎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可能不明白我在气什么,只当我是听课入了迷。所以清了清嗓子说:“苏静苒同学,不要太激动。”

  然后全班同学都笑了起来。

  我尴尬地低下头,手却暗暗握成了拳。

  整个教室里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大家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并不是那种因为我是全市第二名而赞赏或者羡慕的目光。

  相反,那些目光之中有一点点好奇,一点点嘲讽。

  欧若离也在笑,而她的手上还拿着那张纸条。

  我透过窗子望向外面的校园。

  整个校园安静得不可思议,还有着冬雪消融后的潮湿。

  我和她曾经一起手拉着手逛街,穿过喧嚣的人流和街道,在彼此眼里像是矿泉水一般透明。可是这一刻,因为深藏在心底的某些感情,对对方有了十足的抵触。

  若离,对不起。

  若离,我该怎么对你说这一切呢?

  真的不想在骗你。

  下午第三节课学校组织全体学生开会,大家都来到大礼堂就座。

  开会的内容无非是动员大家积极主动地学习之类的老套言辞,从开学起就一直在强调,校长和老师总是百说不厌,同学们却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会后,老师宣布提前放学。

  魏斯和欧若离的邀请,把我和郁子南习惯性地分开。

  我和魏斯先一步离开了学校,剩下欧若离和郁子南在后面慢慢散着步。

  我们四个人,就这样默默怀着各自的心事,分成了两对。

  看起来就像两对情侣一样。

  我和魏斯走向学校附近的公园,路上碰到三三两两的同学。我们就停下来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他们问:“你们两个是去散步吗?”

  我窘迫地笑,刚想开口解释,魏斯却拉住了我的手,回道:“嗯,是啊。”

  然后他们笑着离开,隐约可以听到背后传来议论声:“苏静苒和魏斯看起来好配啊。”

  我叹口气:“魏斯,你不用这样,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

  他拍拍我的肩膀,笑容温和:“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的。”

  “不,魏斯。”我叫住他。

  “苏静苒……让我试一试吧!我知道你喜欢南,可是他是你哥哥,你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么?给我一个机会,或许我能改变你的心意。”魏斯用力握住我的双肩,眼中满是温柔和诚恳。

  是啊,他说的没错,无论我多喜欢郁子南,无论郁子南喜不喜欢我,他也只能是我哥哥。

  蓦然之间,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悲凉之感油然而生。我双手环抱着自己,不让身体因为这股凉意而瑟瑟发抖。

  “魏斯,我不能承诺你什么。”我坦白地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他。

  魏斯把我使劲拥入怀里,就在那一刻,灰蒙蒙的天空似乎瞬间绽放出一丝色彩。我轻轻靠倒在他的肩膀上,抱歉地说:“魏斯,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他贴着我的耳边说着,我感受到了他温热的呼吸,“我说过我会等你的。”

  而在下一刻,我愣住了。

  就在魏斯身后,郁子南和欧若离正慢慢走来。

  郁子南看到了和魏斯拥抱的我,他表情冷淡,像冰山一样。

  欧若离轻轻挽住了郁子南的胳膊,对我微笑,那种笑容我从来没见过——复杂而幸灾乐祸。

  我不明白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可不可以不勇敢:https://www.sobenshu.com/kebukeyibuyong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