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人儿 情挑

  七月一日:同全人类吵架。一个人的命运确有光明时期同黑暗时期之分,这明显

  地是我的乌云纪。

  今日行方很露骨的表示,分手的时刻终于来临,我们要告一段落,真没想到快二

  十世纪九十年代,失恋同样令人心如刀割。

  我很冷静的与他道别,这件事已拖了半年。

  回到家中照镜子,才发觉面孔颜色如一张枯了的树叶。

  七月五日:一连几口等行方回心转意。太累了,失去一个固定男友,不知何日才

  找到第二名,又得重复许多费时费事的程序,譬如欢天喜地的在约定的地方等以及一

  瓶汽水两支吸管额头对着额头共饮等,最惨是得以最好的一面给他看──我并没有最

  好的一面,我已经廿九岁零七个月。

  行方没有回音。

  大约三年固定的约会使他压闷。奇怪我的感觉跟他刚相反,男女有别。

  我开始消瘦。

  七月十三日:公司委派我到伦爪布津。去年刚去过,今年又轮到我,那是一个非

  常落后的地方,满街都是黄眼睛黑皮肤的人,状若狒狒,三个月后带着慢性肝炎与梦

  魇回来,没染上麻疯黄热之类,已算幸运。

  礼貌地问:"我能不能不去?"

  洋老头大悦,他获得折磨人的机会:你不爱去吗,就是要你去,这是他为人上司

  惟一之乐趣。

  "不,"他答得飞快,像是背好的台词,"你不能不去。"

  忽然之间我忍无可忍了,我问他,"那幺,我能不能不做?"

  师傅教了又教,叫我凡事不要冲动,千万要做忍者老灵精,但不知怎地,今日如

  火山爆发,我竟然拍案而起。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我不做了。我明天就走,赔公司一个月薪水,再见。"

  他当然没有挽留我。

  没有人会挽留我,行方不会,老板也不会。我的自尊心降至最低点。

  七月十五日:信递上去,毫无悔意,实在不能再去伦爪市津,那边的猴子像人,

  人像猴子。开水的颜色像茶,茶的颜色像开水。

  他们派我去挨是因为我没有后台,没有后台的原因是没有巴结任何人。没去巴结

  是因为做不出,怕肉麻。所以性格多多少少影响命运。

  我自由了。

  自此之后,白天没有人管,晚上也没有人管。

  但为何我惟一想做的事,是号啕大哭?

  七月十八日:养了两年的白鹦鹉陶陶飞出去给车子辗死。这与我的性格无关了吧?

  为何悲剧偏偏选中我?

  几乎没把那司机当场咬死,他说肯赔偿,怎幺赔?

  陶陶是我生命中淮一的阳光,它已会得说:

  "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怎幺赔?相依为命这些日子……

  我的眼泪如江河决堤。

  七月十九日:房东来宣布租约满期,加租百分之三十,否则收回房子。一算之下,

  一个月多几千元支出,我又没工作,如何是好?搬吧,搬到较小的地方去。

  七月廿五日:找到小单位,为免受气,速速搬家。反正家具属于房东,我只收拾

  两只皮箱与一张书桌便可上路。

  七月廿六日:书桌自货车上滚下来,打横压在我右脚上。痛得我看见绿色的天空,

  九大行星在眼前飞舞。软骨有裂痕,打石膏,走路需用拐杖。

  这种一连三、三连七的倒霉事凑巧齐齐在短时间发生在同一人身上的情形,多幺

  熟悉,似在什幺地方看见过的。哪里?哪里?啊,对了,在有社会意识的严肃小说中!

  我恍然大悟,屋漏兼夜雨,有人趁我病来索我命,好心无好报,怀才不遇,曲高

  和寡,全部都是我,运气一坏,我终于与社会发生密切的关系了。

  七月廿八日:怎幺熬过这一个月的,怎幺熬过这半辈子的,今天居然有太阳,我

  特地穿上新衣,独自撑拐杖吃茶。

  在等车子的时候,突然有一老头手持无线电经过我身边,无线电中居然在播放京

  戏,是周信芳的宋江杀惜呢,多幺落伍不合时宜的好戏曲。从前小时候邻居一位宗伯

  伯教会我听。曲子把我带到老远迷失的境界去。

  我格外惋惜自己。

  在阳光下眯起眼睛许久,决定改听帝女花之类,为自己积福。

  这是我七月份的日记。

  今天是八月三日。

  约了小周后吃饭。一小时内她都在说刚出笼的冬装。叫她小周后,因为她姓周,

  是公司里的一枝花,尊若皇后。

  不见她闷死,见了她气死──人比人比死人。益发觉得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你看你,这幺闷,不如去散散心,近一点,到──"039;

  我老老实实说:"我怕飞机会因我在上面而摔下去。

  "不会啦。"

  她不是我,她不会知道我最近的运气。

  "真可怜。"是她的结语。

  吃完饭在门口分手,小周后登车而去。

  忽然有一块乌云落在我头上,哗哗的对牢我下起雨来,真奇怪,前面一截路什幺

  事也没有,单单我站的地方大雨倾盆,只有苦情戏中的扁姐与我有同一遭遇,我气极

  而哭。

  到家门时身上只能干洗的裙子已变成一箸菜,我自暴自弃的想:上天要收拾我,

  躲到哪里都躲不过,豁出去就算了。

  我没想到我会找不到自己住的地方。这种私人屋面积大得惊人,每个单位都差不

  多,我初到贵境,犹如进入迷宫。

  反正不心急回家,逐个门牌找,问途人是不管用的,十问九不知,在这里住十年,

  也只能够找到自己的寓所。

  我摸上一个平台,九十四号,对了,我住十三楼,九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可人儿:https://www.sobenshu.com/ker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