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激情 第五章

推荐阅读:宠物小精灵之存档超人 白月光 初恋风暴 网游之一刃诛天 重生民国娇小姐 惊世仙尊:废材魔妃太倾城 穿成宫斗文里的皇帝 是谁扯断了姻缘 大唐狄公案·四漆屏 东北寻宝鼠
  王一是在下课以后把牧场的画册还给康迅的。他坐在倒数第二排,上课时王一发现康迅也来了,他总是神情专注地注视着,黑板还是王一?王一觉得是前者,因为她没有被人注视时的不适感。

  康迅甚至不用眼睛看,就把画册翻到第二十五页,他指着画页问王一,它是不是最漂亮的?王一低头看,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场,一个孤零零的旧栅栏门立在那儿,向后倾斜着,好像给风吹歪了。

  康迅又指着画页右下角的一行英文字,王一吃惊不小,“你们家的牧场?”

  “对,科恩牧场,我祖父留下来的。”康迅说着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王一看教室,人已经走光了,除了他们。

  和多数中国人一样,继承一幢房子或是拥有一个牧场这类的事,王一只有在小说里才偶尔见到。她很感兴趣和一个未来的(或许现在已经是的)牧场主交谈几句。

  “我小时候一直住在这儿。”康迅的神情突然有些凄然。

  “没有孩子跟你一块玩儿?”王一以为康迅的童年有些孤独。

  “当然有。”康迅似乎不愿深谈关于他的童年,“你小时候在什么地方长大?”王一觉得康迅的汉语还有些欠火候,比如,“什么地方”换成“哪儿”,也许更口语化。

  “城市,大街上。”她说,好久没人与她谈谈童年,她觉得往事渐近有种亲切的感受。

  “你有兄弟么?”

  “没有。我只有一个姐姐,所以那时候我总是害怕。”

  “怕别的孩子欺侮你们?”康迅说,“要是那时候你们认识我就好了。我可以保护你。”

  “要是我们认识你,你怎么保护我啊?”王一发现康迅的语法错误,便开个小玩笑。

  “也许你姐姐不喜欢我的保护。”康迅脸红了,但喜欢把这个玩笑开到底。

  “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呐。”

  “我三十六岁。”康迅突然一本正经地说。

  王一暗自想,他看上去要年轻得多,虽然他只比自己小两岁。“是么?!要是那时候你在中国,我和姐姐还得保护你这个小弟弟,我们会更倒霉的。”王一发现她还从没跟一个异性这么轻松地开过玩笑。

  “强者有时候不是年龄大的。”康迅说着合上了画册,“我小时候常常保护我妈。”

  “你妈?”王一很吃惊,因为她父母十分相爱,她不能想象这类事。

  “我妈非常软弱。她丈夫有时打她,很凶。”

  “为什么?”

  “不知道,有几次我发现时,他已经在打她。我冲上去打她丈夫,可她总是抱住我。这样,她丈夫就能打我们两个。”

  “她丈夫?”

  “是我父亲。”康迅痛苦地说出“父亲”这个字眼,好像这是世界上最苦涩的称呼。“我再长大一点儿,劝母亲和我一起离开那儿,可是她不走。有时候我很难理解女人。她不走我也不敢彻底离开,我担心她。”

  “没有原因么?”

  康迅迷惘地摇摇头,“也许有,但我不知道。妈妈她从不多说。我恨她这一点,但是我没有办法,她是我母亲。我十九岁那年,她丈夫把她塞进壁炉里,威胁说要点火烧死她。我刚从外面回来,我气疯了,差一点儿杀死她丈夫……我坐了四年牢。”

  “什么?”王一惊异的表情好像看到童话书中代表正义的英雄被神误罚了。

  “没什么。”康迅变得轻松些,好像故事最令人难堪的段落已经讲完。“我在监狱里学习汉语。那时候,我必须找事情做。”

  “怪不得你的汉语那么好。”

  “对,出了监狱,我又去大学学了三年。”康迅耸耸肩膀,“硕士论文两年,然后我又去台湾工作了五年,教英语。”

  “你妈妈现在在哪儿?”

  康迅指指画册,没有回答。过一会儿他说,“我经常不懂女人,她一直都没离开那个男人。”

  “你永远都不想管她丈夫叫爸了?”

  “绝不。”康迅回答得十分干脆。

  康迅的经历触动了王一的母性,拉近了她和这个年轻人之间的距离。她似乎能看见他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下掩盖着的创伤。对她来说,康迅再也不是昨天有点让她厌烦的外教。有好几个瞬间,她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像以前在美国鼓励朋友那样,现在她担心误解。

  “王老师,你幸福么?”康迅突然提出这样的问题,王一有点忐忑。她看康迅平静的脸,似乎没有别的含义。

  “什么是幸福?”他们又继续刚才谈话时的情境。

  “一种感觉。你觉得幸福就是幸福。”

  王一点头表示同意康迅的话。但她没有感觉。她既没有幸福的感觉,也没有不幸福的感觉。她说,“十三年前,我结婚了,一直很平静。就是这样,挺好的。”

  “我能明白。”他说,“要是我不离开康妮,十三年后,她也会像你这么说。”

  “这样不好么?”

  “也许好,我不知道。但我不要我妻子或是女朋友这么说。”

  “你要她说她觉得不幸福?”

  “不会的。我要让她觉得非常幸福。”

  “任何可能都有。”

  “对我没有。如果我不能使她幸福,我会离开的。我有责任感。”

  “你有把握使别人幸福么?”

  “如果我爱这个人。”

  “你不爱康妮么?”“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爱。”

  “你结过婚么?”

  “没有。”

  “所以,你还不懂生活的本质,小伙子!”

  “哈!”康迅的激烈反应是因为“小伙子”三个字。“请您告诉我,老夫人,生活的本质是什么?”

  王一脸红了,红得很厉害。她没有想到他会对她的话认真。

  “我不知道。”王一回答时脸仍然红着。

  康迅突然不说话,两只眼睛聚拢着,盯着王一。王一迎着他的目光,转而笑了,仿佛识破了一个孩子的恶作剧。她用一只手在康迅眼前扇扇,用英语说,“哈,你还在么?”

  康迅也笑了。“你是一位非常可爱的……”

  “什么?”王一不想让康迅说出“女人”两个字。

  “老师。”康迅妥协了。

  “谢谢。”王一说,“我想我该走了。我很高兴跟你聊天儿。”

  “在你皮包的最外面的夹层里,有一张卡片。”康迅说。

  王一疑惑地看着康迅,还是把手伸进夹层。她摸出一张卡片。

  “那上面写着电话号码,6678503转403房间,康迅先生。”康迅闭着眼睛说。

  “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皮包在我手中的那天。”

  “下次我该留神我的提包了。不过谢谢你告诉我电话,这样,我要是英语有问题,也可以向你请教。”

  “你的英语非常好,在哪儿学的?”

  “美国。我在那儿进修不到两年。”

  “美国!”康迅口气中有几分不屑。

  “你不喜欢美国?”

  “没有感觉。但中国人都很喜欢美国。”

  “中国人什么都喜欢。”王一说。

  “也喜欢我么?”

  “肯定会的。漂亮姑娘会迷上你的。”王一开玩笑的口气又出现了。

  “迷上我的护照吧?”

  “那有什么不好,中国人说,爱屋及乌嘛。”

  康迅大笑起来。他说他知道这个成语。王一看看表,说她真得走了。康迅快步走到窗前,他问王一有没有带伞。王一也走到窗前,外面的天阴得很厉害,没等她回答,康迅已经离开了。康迅拿着一把黑色折叠伞回来时,王一没等他开口就拒绝带上他的伞。

  “我今天不出去。你带上吧。路上肯定会下雨。要是下雨了,你还可以打着伞穿过森林公园,下雨,公园的味道好极了。”

  “你常去森林公园?”王一接过雨伞。

  “对,尤其是雨后或是下雪的时候。”

  王一心里一动,与康迅道别。康迅说,“请别忘了还给我这把伞。如果你忘还,我会想你喜欢我,故意不还。”

  “好的,不过我没想到我能这么轻松地跟你交谈。”

  “因为我是外国人。”

  “我不信。”

  “真的,在我面前你不必伪装,我也一样。在我的国家,我也很难放松。”

  王一和吴曼约好一起逛街,这时康迅预言的那场雨已经下过了。雨后的街道散发着一种气息,混合着地面和树木的味道。王一拿着康迅的那把伞,她问吴曼,为什么跟贾山吵得那么凶。吴曼说她忘了具体为什么,吃晚饭时两个人情绪都不对,一句顶一句就吵起来了。王一不可思议地摇头,她劝吴曼收敛些,不然贾山会去找别的女人。

  “是么?我可真给他吓死了。”吴曼讥笑地说,“这方面我从来不拦他,他随便。只有一个前提,找到了别的女人,得打个招呼。我得知道。”

  “你知道了怎么样?”王一问。

  “不怎么样。你以为天下只有一个男人叫贾山?”

  “怪不得你们不要孩子,其实,你们自己还是孩子呐。”

  “以毒攻毒是对男人惟一行之有效的办法。”吴曼说,“你和老尹怎么样?”

  “平静似水。”

  “平静最可怕了。”

  “我宁可平静,也不愿像你们那样。”

  “有句话我应该告诉你,贾山要是外面有别的女人,我肯定发现,你家老尹可不是这样的男人,太平静。”

  “你想告诉我点信息?”王一开玩笑。

  “我要是听说了,肯定告诉你。女人应该互相照应点儿。”

  “你得了吧。”

  “哎,说不定,你家老尹现在正在这个五星级大酒店跟一个神秘女郎喝XO呢?”

  “跟你在一块儿,快乐都不值钱了。”

  “那活着干啥呀?不就是图个乐儿么?!”吴曼说着拉王一过马路,离开了太白这个全城惟一五星级宾馆。

  五分钟后,尹初石在太白宾馆门口下了出租车,等不及司机找他钱,就匆匆走进宾馆沉重华丽的大门。在八楼的酒吧门前,他看表迟到五分钟。

  小乔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前,光线很暗,尹初石走近时,小乔动手点着桌上的红烛。“欢迎你。”她说。

  “你常来这儿么?”尹初石把摄影包放在脚边,他问小乔。

  “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尹初石说着在桌上扫了一眼,没有价目表。

  小乔把精巧的白色价目表从屁股后面的椅子上拿出来,“你找这个?”说完,又将它塞到屁股后面。“今天不用看这个。”她说。

  “这么潇洒?”尹初石点烟。

  “两杯马提尼。”小乔对走近的小姐说。

  “不常这么潇洒。”“不过,还是请你把那东西拿给我看看。我得知道我兜里的钱够不够让我们顺利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喝完酒我们去游泳,然后去四楼吃晚饭,然后再回这里继续喝酒。”小乔兴致勃勃地说。

  “然后我们一起到顶层跳下去殉情?”

  “为你我愿意。”小乔认真地说。

  “好了,我已经知道你很可爱,请让我看一眼。”

  小乔把一直放在桌角、并没有引起尹初石注意的一个花布口袋推到他跟前,“打开看看。”小乔说。

  尹初石解开口袋的系绳,里面是簇拥一起的人民币。都是百元面值的。尹初石估计有四五千块钱。小乔又将放在桌下的小皮包打开,往尹初石面前一推,里面也塞得满满的,仍然是钱。

  尹初石迅速把花布口袋系好,也把小皮包关好,然后一起扔到桌子底下,接过小姐送上来的酒,一干而尽。他将双臂放在桌上,向前倾着身子,他说,“喝了你的酒,然后我们马上离开这地方。”

  “去哪儿?”小乔有些害怕。

  “你只要知道你自己去哪儿就行了,用不着管我。”

  “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小乔委屈地说。

  “你疯了。”

  “对,我是疯了,为你。”小乔固执的语气,让尹初石心动,但他不露声色。说真的,他有点害怕,他不知道这个小乔要把他弄到哪步田地,现在他已经跟着她转了。他想象不出以后会怎样,这对他来说是新鲜的经验。

  “你是不是爱情小说看多了,看人家三毛把钱装在枕头套里,跟着爱人在北非大沙漠乱花钱,心里痒痒?”

  “对,你也看过那本书啊?”小乔俏皮地明知故问。

  尹初石笑了,所有的防线也随之垮了。他招呼小姐结账。这时小乔说:“去我家看看那盘录像带行么?”

  “行,”尹初石爽快地说,“只要离开这个跟穷人过不去的地方。”

  小乔住在一幢七十年代末建造的老式居民楼里。居室是两个大小一样的串在一起的房间。门厅只有两平方米左右,四面有一面是墙壁,挂一排女式衣服,另外三面分别是房门,厕所门,厨房门,居室门。尹初石弯腰脱鞋时,感到室内气味十分清爽,好闻的洗涤品味儿,好闻的水果味……

  尹初石有些拘谨地停在第一个居室里,他环顾四周:一张小巧的写字台,书柜、台式音响,长沙发。小乔从里间探出头,招呼尹初石进去。

  “你的卧室?”尹初石又开始四下打量。

  “电视在这儿。”小乔有些不好意思。

  对着电视是一块羊剪绒的厚垫子,大约有四平方米。垫子的左侧是地板,空空的什么都没放,这侧墙壁拉着一层白纱帘儿。电视机的左侧挂着一面尺寸不小的镜子,正对着地板。让尹初石感到新鲜的是,镜子嵌在一个油画柜里。“什么意思?”他指着镜子问小乔。

  “活动油画。”小乔正跪在地上摆弄录像机。尹初石一时没太明白小乔的意思。他坐到垫子上。

  “你就睡这垫子上?”

  “对,像猫一样。”小乔说完,打开电视机开关,把遥控板交到尹初石手上,“看吧,我去弄点茶。”

  尹初石打开电视机,小乔离开了。他等待那些彩条过去。画面全黑,渐渐转白,像最艰难的黎明的到来。他估计这个黑最起码有五秒。然后是他的特写,速度被放慢了。他好像在看着远处的什么人或是什么东西,沉静的脸被侧面的光线烘托着,十分冷峻。他将夹着烟的手伸向脸庞,这时叠入了另一个画面,仍旧是他的脸,他在微笑。他从没见过自己的笑容,他明白了小乔迷上的是什么。他关了电视机和录像机,等待小乔进来。他想告诉小乔,她爱上的这个男人跟他没关系。

  小乔端着茶盘走进来,看一眼关上的电视没说什么。尹初石等着她把茶放在地板上,拉起她的胳膊,走到镜子底下,当镜子里有他和小乔的两张脸时,他说,“你看,你爱的不是镜子里的这个男人。”小乔没说话,盯着镜子看。“你我都明白,镜头是最不真实的。它有太多的主观意愿。你该清醒了。”

  小乔伸手在镜子上用指尖抚摸他的脸,从额头到鼻子,而后久久地停在唇上。虽然小乔的手指只是在抚摩尹初石在镜子中的映像,他还是感到一阵阵无法把持的冲动。如果是以往,他知道他下一步该做什么,他要轻轻扳过面前背对他的这个女人的肩头,然后亲吻,然后按着惯有的程序走下去。

  但是今天他却一动不敢动,仿佛面前是一引即爆的危险品,只要他伸出一根手指,都会危及他家庭的安全。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此时此刻的胆怯来得和他的欲望一样强烈,而且他不知道这恐惧出自何处,肯定不是来自头脑。他的头脑眼下像一个繁忙的浴池,湿热混乱。

  小乔久久地盯着镜子中的尹初石。尹初石这时突然明白了小乔“活动油画”的含义了。他们两个人从镜子里看起来,很像一幅题目叫《遭遇》的油画,僵持着。尹初石怯怯地将目光调整到与小乔对视的高度,小乔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尹初石好像受到了这目光的提醒,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

  “预感。”

  在他和小乔刚刚走过的这段路途上,被小乔撒满了爱情。如果路上撒满灿烂的爱情,人们自然不敢随便踏上去。像所有的男人一样,不,应该说像所有不希望家庭破裂的男人一样,尹初石不害怕艳情,但在艳情以外他加倍小心。“对不起,”尹初石朝旁边挪动几步,“我想我要说的已经都说了,也许我该走了。”

  “你还没看完带子呢。”

  “我想不看也能知道一个大概了。”

  “你害怕了?”小乔问。

  尹初石又一次感到被击中了,但击中的部位是他要拼命掩盖的。他走到外间,停留了一下,觉得无话可说了,便又往外走。

  “等一下。”

  “还有事么?”

  “永远也不再见面了?”小乔倚在门框上凄楚地问尹初石,她的表情孤独无助,又一次让尹初石感到心疼。他想立刻走过去,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地抚摩,驱散她姣好脸上的愁云。

  “别这么说,已经认识了,有时间就不妨在一起聊聊。”尹初石依旧站在原地。

  “请别马上走,抱抱我,哪怕就一次。”小乔突然请求他。

  尹初石感到一阵眩晕,如果现在不马上走,那么接下来的时间里一切都无法避免。

  “对不起,我真得走了。”尹初石含糊不清地咕哝几句,径直离开了小乔的家。

  来到大街上,尹初石像一个缺氧患者似的大口呼吸着冷空气,但心跳丝毫没有减弱。小乔说“抱抱我”的神情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仿佛伸手可及。她的神情,她的目光,她的惹人怜爱的声音,她的一切的一切都让尹初石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击,他从没在任何别的女人那里包括妻子,发现如此动人的撩拨。

  但他还是挣脱出来了。他现在不是在小乔的床上而是在大街上。他甚至为自己的大丈夫气概暗自高兴。他看看时间还早,便直接回办公室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渴望激情:https://www.sobenshu.com/kewangjiqing/
新书推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爱如晨露 天道至尊驱魔师 护心高手 灵厨的现代生活[娱乐圈] 所谓枭雄 曼斯菲尔德庄园 犯上 爱妻入骨之盛婚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