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的叫喊 第四章

  取款

  从山上下来,陈阿姨说从小走惯了山路,倒觉得越走越精神。柳璀觉得相当困难,陈阿姨面相是老,身子骨却健朗。

  陈阿姨说下午还要去医院照料丈夫,换回蝶姑,她约柳璀晚饭后见面,叙叙当年旧事。她现在看柳璀的眼光不再是惊奇或警觉,她拉着柳璀的手道别,神情非常慈祥,而且充满了喜悦。

  晚饭后见面――这正中柳璀下怀,她很想听听那些旧事。她知道陈阿姨没法请她吃饭,而她请陈阿姨到金悦大酒店的楼层餐厅吃饭,恐怕也是不方便的事――她已经领教了这母子俩的自尊。

  她想,这样安排也好。晚春初夏时分,南方天气已相当潮湿温暖,人很容易疲倦,中午办完事后,吃饭后可休息一会。

  柳璀告别了陈阿姨,径直朝新街走,碰见一个独眼老头。那人看见她脸色变了,走得很快,她觉得很奇怪。一闪眼,那老头消失在人群了。

  她记得昨天她跟着旅客下船,跨上跳板的那一瞬,她的心一阵恐慌。她稳了稳,走完趸船的金属的甲板,然后又走上一长段木跳板。她站在了良县堆满货品、垃圾破烂的滩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怪怪的感觉。年轻时她走到过这样的地区,大城市的贫民区,但最近二十年的生活中,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地方,不像伦敦的东区,纽约的布朗克斯,那里是建起了却无法照应落入倾圮,这里,仿佛大半个世纪没有任何人关心。可是那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却一直留了下来。

  老远就看见了良县政府白楼,在一个高地上,实在美奂美轮,而且巨大无比,洁白如玉,晃眼一瞧,以为是美国的国会大厦。正面宽大的石阶下是浣纱路,东西向的中央马路,前面则是一个中心花园广场。三边都是明晃晃的新建筑,大概都是一些公司企业的办公楼,建设银行,是这街上最耀眼的一所高层建筑,柳璀昨天就注意到,黑磨砂的石铺面,玻璃门,绝不像良县这样的地方的银行。

  柳璀将“金万两”取款卡插入取款机,心里想自己也没有带多少钱出来,也需要一千备用,所以准备取现金六千。输入密码后,卡被弹出来。试了三次,都一样。

  她只好走向营业厅,自动门在她面前闪开。营业柜台一大排,可是只开两个窗口,有几个人排队等着。她取了号码,也等在后面。

  轮到她了,她拿出取款卡递上说:“外面那取款机好象不工作,我提款,有急用。”

  营业员是个小姑娘,听到柳璀的话后,转身与旁边的几个同事叽叽咕哝说了一阵,然后一个年龄稍大一点女子过来,对柳璀说,这个银行门市部刚开张,业务有限。新式的通用取款机是来了,她指指里面一大捆包扎起来的东西,但是还没有完全装好,尚未投入使用。

  柳璀说,“那就从柜台直接取款。”

  对方看了看柳璀的卡说,“现在只能办理同一银行系统取款,不接受异地异行取款。”

  “怎么这样?”

  “这是规定,来提意见的人多了,上面或许很快会改的。”她建议柳璀去重庆取一下钱,来回不过一天时间,如果坐汽垫船的话。

  柳璀眼睛瞪大了,“来回不过一天!”她刚想说这个地方的金融设施实在太落后,但想到这么一个城市,有银行就不错了,她作为一个外乡过客,实在没有权力批评。整个中国除了几处让外国人方便的旅馆之外,一律不能用信用卡,她也习惯了,不作批评,用西方的标准批评自己的国家,这种事不能做。

  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可能就去重庆走一趟,她在这里本为就是访旧,没有特殊目的。现在陈阿姨有特殊需要,为什么不能去一次呢?

  丈夫的电话

  回到金悦大酒店。打开门,房内地毯上有个酒店的信封,她惊奇地拾起来,打开一看,是李路生的电话留言,叫她回电话。她洗了一把脸,看着桌子上的条子发愣。她觉得有些累,就把枕头重叠起来,脱了鞋,半靠在床上。突然想起早应当给母亲一个电话,她拿起电话,电话响了,没人接,留言机响了。于是她说她在良县,拿起一旁的酒店客人须知簿,把电话号码房间号码说了。母亲如果不是出外了,就是在阳台忙她心爱的植物,母亲说过,要把那株有花苞的仙人掌移进一个大一点的瓷罅里。

  搁下电话,想起有一次母亲过生日,就她和母亲两人。喝了点聊胜于无的甜酒,两人聊了起来。

  母亲说,“你怎么会学基因工程的?”

  “你不是不知道,”柳璀嗔怪地说,“工农兵大学生,专业是分配的,推荐我上北大生物系,促进农业生产。不是我选的,分科也是领导分,没问过我。”

  “行了行了,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怎么会那么巧,你研究怎么做一个人出来。”

  柳璀笑了,“那是医学院妇产科。”

  母亲说,“不,我是说,为什么一个人能成为‘这一个人’,怎么会由你们决定?”

  柳璀没想到母亲的思想还会转到哲学上去,“恐怕不完全是基因决定的,后天的因素起的作用更大。”

  “当然,当然,”母亲说。“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不说这些老话,我是说,基因就是先天决定了一个人怎么也改变不了的命。”

  “不错,我长得这么难看,就是你的错。”

  “小姑娘,别撒娇。校花难看,小草还活不活?”

  “我们文革时期没有‘校花’这一说。你自己做过‘校花’,很多人拜倒裙下,就讽刺自家女儿?”

  “行了,李路生最后就是奔校花来的。”

  李路生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跟他的父亲李伯伯一样近一米八高,长相不属于那种帅气的类型,可是对面走过也让女学生眼睛一闪。他比她高一个年级,不管在家在学校,一直把她当亲妹妹,他说从未往这方面想。只是当他看到学校里其他男生追她那个劲,把他的冷静劲儿给打翻了。他的同学要约柳璀出去看电影,被他知道了,他急了,在结冰的未名湖上截住柳璀,找她摊牌。那是个冬天,斜阳很久才落入地平线,他们算正式谈恋爱了。其实她回想起来,恐怕早晚是那么一回事。虽然自己是“工农兵大学生”,她也热爱劳动人民,但一直不太喜欢真正的工农兵同学,他们都有点小家子气,知识不够,目光也短,小事斤斤计较,做什么都少决断力。

  “干部子弟通婚,是再自然不过的。别人到这一族里来不会好过。”母亲说,“我只是想说,这是否也是一种近亲通婚,会凸显基因缺陷?”

  柳璀大笑起来,她知道母亲脑子很快,她一向佩服她把话说得幽默好玩的本领,不像她自己那样语言乏味,而且应对太慢。母亲继续说:

  “‘后门进来也有好人,前门进来也有坏人。’毛主席都说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孔雀的叫喊:https://www.sobenshu.com/kongquedejiao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