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恋佳人 第四章

推荐阅读:我的极品小姨子 五云深处帝王家 临时保镖 星际伪英雄 韩娱之透视未来 重生之萌登仙途 重生花果山 一朝散尽十年情 我立的flag又倒了 铁血红娘子梁红玉
  和杜诗诗“同居”的日子,并不苦陆-乔想象的那般痛苦。

  一来,因为两人作息不一,碰面的机会并不多。再者,杜诗诗又不是个难相处的人,所以一个多礼拜的“同居生活”,倒也过得很快。

  基本上,诗诗是个性格温和的人,就和绵羊、白兔等动物差不多,没有丝毫威胁性,而且她又是个很能随遇而安的人,从没做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因此渐渐的,他竟也习惯身旁有她的存在。

  反正,就当做母亲又生了一个妹妹就行了!他这么告诉自己。

  这天,他下班后回家,一面搭电梯,一面想着等会儿该叫什么口味的被萨。

  他打小在美国长大,大学毕业后又留在美国工作了四年,早已习惯西方的用餐习惯,早中餐没有选择只能吃外头,办公室的秘书会为他准备,至于晚餐则大多是回家后叫份披萨,边看HBO边解决,既方便又省事。

  当然,偶尔他心血来潮时,还是会找家高级的餐厅,点份大餐大决朵颐一番,补给足够的营养。或者,干脆回家吃妈妈做的菜。

  反正对于吃,他从来不烦恼。

  他哼着歌,用钥匙转开门锁,推门走进屋内,看到杜诗诗坐在客厅的矮桌前写东西,这才猛然想起她现在正住在他家。

  或许是因为她几乎不曾打扰他的生活,因此他经常忘了家里还多了一个人。

  看来晚餐不能再叫披萨了!

  一个人的生活是很随兴没错,但现在多了一个杜诗诗,他不能只考虑自己的喜好,也得顾及她的口味吧!

  再说,她才十九岁,说不定还在成长,正需要充足的营养,总不能天天让她跟着他吃披萨。

  “-乔哥哥,回来了?”诗诗转头对他一笑,纯真可爱的笑容,让陆-乔没由来的呼吸一窒。

  “嗯,你在写功课吗?”他将钥匙扔在茶几上,在杜诗诗对面的沙发上落坐。

  “是啊!”杜诗诗又对他一笑,然后再度低头对付眼前的笔记本。

  陆-乔没有立即起身走开,他告诉自己只是想休息一下,但他的视线,却不由自主落在杜诗诗表情丰富而多变的脸庞上。

  发现她虽然手里握着笔,但停下来的时间多,写的时间少,有时解不出答案,还会对着笔记本皱眉嘟嘴,看起来可爱极了。

  他感到有趣,忍不住好奇地问:“你在写什么功课?”

  “会计呀!这是老师今天临时出的题目,明天就要交,题目又难又多,我看今晚不能睡了啦!”

  她指着一旁厚厚的教科书,咬牙切齿道:“我的数学不怎么好,要我学会计,简直要我的命。”

  “会计有那么难吗?”

  会计他也略懂一些,不觉得有那么困难。

  “当然啊!我同学常说,会计就是快快忘记,统计就是统统忘记,难怪我怎么也学不好。”她嘟嘴告状。

  “哈哈哈……”陆-乔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有……那么好笑吗?我知道,我很笨!”

  诗诗反倒有点尴尬,以为他在笑她,因为她明明是念商学系的人,不但会计不好,连统计也不会。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你很可爱。”年轻真好,他好久没这么开怀大笑过了。

  “真的吗?”诗诗好高兴,他的赞美合她轻飘飘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看看题目,说不定我正好会解,还可以帮帮你。”

  “好哇!”诗诗眼睛一亮,赶紧把她最讨厌的作业推到陆-乔面前,请他替自己看看。

  “嗯……”陆-乔大略翻了千题目,发现都是一些很基本的概念问题,只要能融会贯通的话,要解答并不困难。

  “来,我从头教你吧!”陆-乔道。

  “你会?太棒了!”诗诗高兴地欢呼一声,心想得救了!

  不,过来这里。”陆-乔拍拍身旁的位置,要她坐过来听讲。

  杜诗诗听话地移动位置,小心翼翼地在他身旁一步远的地方坐下。

  “坐过来一点呀,你坐那么远,看得见我在写什么吗?”陆-乔好笑地问。

  她这副模样,活像他是吃人魔似的!

  “呃,好。”

  杜诗诗又轻巧地挪动臀部,移往他身旁。

  人家是“近乡情怯”,她是“近人情怯”,和地保持适当距离时,她的目光会不由自主追着他跑,可是当他靠近自己时,她反而会因为羞怯而不敢迎视他。

  “来,这题是这么算的……”

  陆-乔抓起铅笔,开始在白纸上讲解。

  刚开始杜诗诗很专心听讲,可是不一会儿,她的注意力就被他说话时的表情和身上的味道吸引了。

  所-乔哥哥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喔!

  杜诗诗靠在陆-乔身旁,近得几乎能够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她两眼盯着他解说时不断开合的嘴,一面傻傻笑着,恍然失神。

  以前她从未注意,其他男孩身上是否有什么味道,不过她想就算有,也没有陆-乔身上的气息这么好闻。

  不知道他是不是抹了古龙水?否则回家后还没洗澡的他,身上为何会有这么清新的气味呢?

  她微闭着眼深深一呼吸,隐约闻到皮革和青草的芳香。

  真的好好闻喔……

  她陶醉地嗅着,直到耳畔传来陆-乔低沉的质问声,这才倏然把她惊醒。

  “你到底有没有在专心听?”

  她在心中暗呼不妙,缓缓睁开一只眼皮偷瞄了下——糟了,他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哪!

  “呃……我……”她支吾了半晌,最后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

  “我可是很认真在教你解题,你怎么不听呢?如果你上课也是这么不专心,难怪不会算题目。”陆-乔皱眉责备。

  “不是的!我上课一直很专心听,刚才是……”她嗫嚅着,不敢告诉他刚才是因为被他身上的气味迷了魂,才没专心听。

  “算了!我再说一次,这回你要好好认真听,知道吗?”

  陆-乔威严的模样,可不输给学校的老师,这回诗诗不敢再分心,专注地聆听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并且把他所说的方法记在脑中,很快的,她就理解他所说的涵义。

  “……大概就是这样,你算算看。”

  陆-乔解讲完,让她试着把题目做一次。

  诗诗不敢大意,依照他刚才所教的方法,小心翼翼地解题,当正确答案出现在纸上时,陆-乔露出满意的笑容。

  “没错,就是这样!”

  “好棒喔!我会算了!”诗诗乐得笑逐颜开。

  “别太高兴,这只是第一题而已,接下来还有很多。等这些全部都答对了,才是真的会算。”他泼她一盆冷水。

  “噢!”

  诗诗嘟着小嘴,失望地坐回他身旁,乖乖听他继续解说第二题的算法。

  当问题在他的教导下,一题题迎刃而解的时候,诗诗心中的喜悦与成就感真是无可比拟。

  “算完了!”诗诗算完最后一题,放下笔,松了好大一口气。

  “我看看——嗯,完全正确。”

  陆-乔检查过后,发现问题都答对了,可见小妮子还是挺有慧根的,只是先前还没开窍而已。

  “下回再教你统计。”这句允诺在他还不及深思前就已脱口而出。

  “真的吗?太好了!”杜诗诗自是乐不可支。“有-乔哥哥教我,我一定学得会,-乔哥哥比老师还要厉害哪!”

  “别以为我答应教你,以后就可以只依赖我,自己不专心,上课还是要自己认真听,知道吗?”陆-乔轻敲她的小脑袋,佯装严厉地教训道。

  “是的,-乔老师!”诗诗也极为配合地扮演乖学生的模样。

  “好了,该吃晚饭了。”陆-乔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九点多了。

  “糟糕!这么晚了,餐厅大概都要关门了,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吃的?”不晓得彼萨店还有没有外送?“如果-乔哥哥不介意的话,我倒知道有个地方的店都开得很晚,不愁没有东西哈。”杜诗诗小声提议。

  “哪里?”

  “-乔哥哥跟我来就知道了。”杜诗诗神秘兮兮地一笑。

  结果,她把他带到了夜市。

  老天!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整条街万头钻动的“奇景”,想到要挤进去就头皮发麻。

  除了在纽约参加的跨年活动之外,陆-乔不记得这辈子曾看过这么多人,他才去美国八年,台湾夜市的规模已经发展得这么庞大了吗?

  “来,我们进去吧!”

  诗诗倒是完全不畏惧地领着他,往人群里走去。

  走进人潮中,虽然拥挤,但倒不像陆-乔想象的那么紊乱,看似混乱的人群,却有着某种自律的规则,你来我往,几乎互不影响。

  “真是奇迹!”

  就算他完全不动,人群还是鱼贯从他身旁走过,完全不受他干扰。

  “啊,有臭豆腐-乔哥哥,快来!”

  诗诗喜欢吃臭豆腐,看见卖莫豆腐的摊贩,就自然而然拉起陆-乔的手,快步向路旁的摊贩走去。

  陆-乔略微一愣,低头看了看她扯着自己的手,她的手软软嫩嫩的,握着很舒服,他不由自主被她拉着走。

  “我要一盘臭豆腐-乔哥哥,你要吗?”诗诗转头问他。

  “不,你吃就行了。”他对那味道敬谢不敏。

  “那吃炒米粉好不好?再配上一碗猪血汤好像也不错。”诗诗又提议。

  “好吧!”反正他对台湾小吃没什么特别的印象,随便什么都行。

  “老板,一盘莫豆腐和一份炒米粉。嗯,再来一碗猪血汤。”诗诗放开陆-乔去点东西,那一刹那,陆-乔竟觉得手心空荡荡的,有种莫名的空虚感。

  诗诗点完东西,便找了张桌子,招呼陆-乔一起坐下。

  像这样坐在路边吃东西,对陆-乔来说是首次的经验,他原以为她也是如此,没想到她看起来竟是一副熟稔的样子。

  “你常来这里吃东西?”陆-乔好奇地问。

  “是啊!因为我妈咪喜欢吃夜市里的东西,所以爹地常带我们全家人来逛,大家吃吃喝喝的,很好玩。”诗诗笑着告诉他。

  陆-乔微笑着点点头。“原来如此。”

  老板很快地送来他们点的东西,诗诗将筷子递给他,一面招呼道:“快趁热吃吧!这里的炒米粉很好吃喔,我妈咪最喜欢吃了。”

  “谢谢!”陆-乔接过筷子,拆开筷袋,低头尝了一口炒米粉,味道好得令他惊奇。

  “很好吃!”

  “我没说错吧?”诗诗也高兴地拆开自己的筷子,开始吃起臭豆腐。

  陆-乔吃了几口炒米粉,突然停下筷子,盯着正开心享用臭豆腐的诗诗瞧。

  诗诗也发现他直盯着自己看,于是立刻停止咀嚼的动作,羞涩不安地问:“-乔哥哥,你在看什么?”是她脸上沾了酱汁吗?

  “我在想——臭豆腐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看你吃得那么满足,好像那是什么人间美味。”

  “是很美味没错呀!你要不要尝尝看?”

  “不了。”他还是没勇气尝试这种食物。

  “试试看嘛!我第一次吃也觉得很可怕,可是吃惯了以后倒觉得相当好吃。”

  “嗯……还要不要好了。”陆-乔依然摇头,不过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动摇。

  “吃一口看看嘛,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诗诗夹起一块臭豆腐,送到他面前,一再地怂恿。

  陆-乔瞪着那块飘散着“异香”的臭豆腐,许久,终于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宛如吞食穿肠毒药般,戒慎恐惧地咬下那块臭豆腐,缓缓咀嚼起来。

  然而出乎他意料,臭豆腐闻起来虽臭,尝起来倒比较没有那么重的味道,松脆可口的外皮吃起来还挺香的,他一边嚼着,一边点头说道:“味道确实还不错。”

  “要不要再吃一块?”诗诗又夹了一块喂他。

  “好啊!”陆-乔也礼尚往来,夹起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喂她。“要不要吃炒米粉?”

  诗诗盯着他筷子上的炒米粉,想到那双筷子他曾经放进嘴里,脸儿就不由得染红了。

  “怎么了?你不喜欢炒米粉?”陆-乔不明白她心里的想法,以为她的迟疑是因为不喜欢这种食物。

  “不是的。”诗诗赶紧摇摇头,无暇再多想,赶紧张嘴接下那口炒米粉。

  “好吃吧?”陆-乔笑着问。

  “嗯。”诗诗又连忙点头。

  “那么再吃一口吧?”

  “好。”诗诗又张嘴接下一口。

  于是,他们就这么互喂对方吃自己点的食物,后来才发现,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大多是对方吃掉的,而自己吃的则是对方盘子里的食物。

  这瞬间,仿佛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好近,付了钱离开之后,陆-乔的心情也受到身旁气氛的影响,开始变得很轻松。

  他从容自在地跟随诗诗,两人有说有笑,边吃边玩,后来他们经过一摊射气球的游戏摊,诗诗看中挂在礼品区的一只绒布猴子,直嚷着好可爱。

  “你喜欢?我射给你。”陆-乔漫不经心地说。

  “你?”诗诗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他。“这不是用钱买的,而是要射中很多气球才能得到这份奖品。”她以为他不懂游戏规则,所以耐心解释给他听。

  “我知道,所以我才说我射给你。”

  “你会射飞镖?”诗诗眼中的怀疑依然没有消褪,那眼神叫陆-乔大感受辱。

  “拜托!我好歹也曾年轻过好不好?”简直是把他瞧扁了!“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曾经跟同学打赌射飞镖,赌赢的人可以搬走两大箱啤酒。”

  “结果呢?”诗诗好奇地问。

  “结果那阵子我天天喝啤酒,喝得我一看到啤酒就怕。”

  诗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想到他苦着脸,猛灌嬴来的啤酒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好吧!我相信你很会射飞镖,那这回,你要替我赢回那只猴子喔。”

  “没问题!”

  陆-乔信心满满地允诺,果不期然,行家出手气势果然不凡,连续五支飞镖击破气球,接下来的飞镖也全部命中目标,十分钟后,诗诗心满意足地抱着布偶,与他一同离开那个摊位。

  “听-乔哥哥好厉害喔!我一定会好好保存这只猴子,作为今晚的纪念。”

  因为今晚的她,真的觉得好快乐,多希望这份快乐,能够永远延续,所以才想留下猴子作为幸运符,希望它能将幸福带给他们。

  “傻女孩!夜市这么近,以后想来随时可以来,何必保留猴子作纪念?”

  诗诗听了,立即睁大又围又亮的双眼问:“真的吗?以后你还会陪我来?”

  “只要找有空,当然是可以的。”他打趣的附注:“不过我可不像某些好命的学生,每天只要到学校听听课,应付一下考试,放了学就没事了。”

  “什么?!当学生很辛苦的你知不知道?”诗诗假装生气地抗议。“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我只要念到毕业等着嫁人就行了?”

  “是没错呀!”

  陆-乔脸上笑着,但心底的某处却有种闷闷的感觉。

  想到诗诗嫁人,他的心里竟感觉有点酸酸妁。

  嫁人?原来,诗诗也已经长到可以嫁人的年纪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恋佳人:https://www.sobenshu.com/kuanglianjiaren/
新书推荐:我可以升级了 赶在春风之前拥抱你 风水 穿书之宫女还乡日常 恐惧 武神血脉 前妻有毒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论错误的报恩套路 斗破苍穹之再造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