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恋痞子男 第四章

推荐阅读:痴情不卖 重生九七年 追忆似水年华 穿越之娇宠影后 冷情少主玲珑妻 言萧怜若 自然与你有关 青苍大陆 野蛮淑女 国师你男人跑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参与别人的恋情是件这么刺激又有趣的事!童颜紧张地揪扯着欧维喆的手臂,感觉汗水浸湿整个背部。

  「颜,镇定点,我们只不过是旁观者,瞧妳比当事人还紧张。」努力用柱子遮住两人的身影,欧维喆哭笑不得。

  凭借着自己和Arden的交情,欧维喆轻易获得甄妈妈的信任,进而向她请命,自愿担起为Arden介绍女朋友的重责大任──天晓得甄妈妈对甄傌凡的终身大事有多操烦,只差没公告天下请名媛淑女来报名。

  之后再透过关系安排林慧柔跟Arden相亲,明明是老土到不行的桥段,童颜也能兴奋成这样,让他又气又心疼。

  她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这么容易得到的快乐对她而言,都显得那么新鲜、期待,她实在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我紧张啊!」她用气音说话,因为怕被发现的理由,她和他贴靠得很近,就担心那根大柱子遮下住两人的身影。「我们这样算不算偷窥啊?这是我第一次做这么不道德的事耶!」

  不道德?!欧维喆额上冒出三条黑线。

  一次说中两个人,算她狠!

  「喔喔!你看你看,慧柔的脸红得跟颗苹果一样,会不会中风啊?」曾几何时见过洒脱的林慧柔这般羞涩的面容?童颜一方面觉得好笑,另一方面又担心她受不了刺激,眉头紧锁了起来。

  「安啦,她只是害羞。」哎哎哎,躲在暗处撮合好友是喜事一件,但同样是孤家寡人的他怎么办?「看看Arden,他也好不到哪儿去。」

  经过几次相处,他终于确定自己对童颜心动了!

  一开始的注意、逗弄,逐渐转为关心、在乎,他确定自己对她再不能放手,只不过她的防备心太重,他还找不到让彼此进展的机会和空间。

  「真的耶!我都不知道原来经理也会脸红。」她像个孩子似地扯着他又叫又跳,不过在偷窥感的控制之下,她没敢大声,听来跟蚊子叫没两样。

  「我就说Arden不是无动于衷。」他眼底写着得意。

  「呼~~」吐出口气,童颜欢愉地转身贴靠墙面。

  太刺激了!多亏欧维喆想出这么有效的点子,一旦经理和慧柔的「奸情」顺遂,经理应该不会再刁难慧柔,她们这些做下属的也能跟着「鸡犬升天」,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真棒!

  「累了吗?」瞧她的发都黏贴在颊侧了,他宠溺地伸手抚顺它。

  「有一点……」打了个大呵欠,她几乎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好好地睡个觉了。

  工作的压力加上倪超鸿三番两次地打扰她的生活,闭塞的性格找不到抒发情绪的管道,造成严重失眠和睡眠不足;如今倪超鸿好些天没来打扰她了,慧柔和经理的战争眼看也可告一段落,或许今晚她就能一夜好眠。

  「我送妳回去?」她眼下的黑影揪疼了他的心,直想快点送她回去休息。

  「可是我想再看一下……」语气带点撒娇,但她自己并没有发现。

  「相亲不都这个样子,没什么好看的啦!」他终于看清自己见色忘友的本性,根本舍不得她拖着疲累的身躯,再多待在原地一秒。「有机会我们再约他们一起出去玩,一次让妳看个够!现在我送妳回家,让自己好好休息。」

  童颜没同意也没反对,水眸陡地直瞅着他,若有所思。

  「干么这样看我?我脸上有虫子吗?」这妮子还是头一回这么「重视」他,令他「诚惶诚恐」、「胆战心惊」。

  「你对女人一向都这么好的吗?」她不是没有感觉,也知道他对她好,重点是,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好?尤其她又是个没有好性情、跟可爱全然扯不上边的女人?

  他带着她离开餐厅,走到外面两人可以正常谈话的地方,不答反问:「妳觉得我对妳好吗?」

  绯红爬上她的俏脸。「……还可以。」她不善说谎,却又不想透露太多自己的感受,以至于尴尬地赧红了脸。

  「看人。」待两人坐上车,为她扣好安全带,他才接续因动作而中断的话题,并让车子平稳地滑向路面。「或许有人觉得我玩世不恭,只会耍嘴皮子、哄女孩子开心,其实大多时候我有嘴无心。」

  「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她不赞同地撇撇嘴。

  「妳误会了吗?」这让他感到些许心喜,是不是她也有点在乎自己?

  「才、才没有!」她倔强地看向窗外,镜面的反射却泄漏了她的心绪,而她毫无所觉。

  「或者说,我是故意让妳误会。」不急着要她立即接受,但起码让她知道他有这份心,那就够了。

  「你……」飞快地转过头,在接触到他温柔的黑眸时,童颜没来由怯懦地低下头去。「叫你别胡说,你还说!」

  「这话我只对妳一个人说。」

  噢!太帅了!太酷了!他表达得这么清楚,她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吧?

  童颜没有答腔,重新将视线调向窗外。

  扣除他油嘴滑舌的痞样,她无法否认他是个极吸引人的男人!他够细腻,处理事情不冲动又有条理,由倪超鸿和经理的事件可瞧出端倪,但她不确定自己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接受一个人,尤其他还拥有她最讨厌的痞子性格。

  到了公寓楼下,她下了车,身后传来他的叫唤。

  「我等妳有朝一日请我上去喝茶。」对她,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也希望那天不会让他久等。

  童颜不争气地红了脸,转个身之后又倏地转回,敲了敲他的车窗。

  「妳准备现在就请我上去喝茶吗?」飞快摇下车窗,他的心跳加速,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期待。

  「……不是。」她娇嗔地睐他一眼,略带犹豫地释出一个机会。「下周末,我要到服装设计协会领奖,你有空陪我去吗?」

  人逢喜事精神爽!能够得到童颜的邀约,欧维喆看来神清气爽,春风满面。

  特地将休假排在周末,早上十点整,他准时按下童颜家的电铃,心情飞扬。

  童颜穿着自己设计的小礼服,对着梳妆台化上淡妆──出席颁奖典礼,又是得奖人,她没敢让自己端着一张素脸上台领奖,因此昨天下班后便缠着林慧柔陪她一起去挑化妆品,最阳春简便的那种,今天全套用在脸上。

  画上粉嫩的唇彩,正巧电铃响起,她深吸口气,确定镜中的自己身上没什么太怪异的地方,这才拉着裙襬跑去开门。

  门一开,缤纷的花海几乎将她淹没,她惊呼一声,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下欧维喆递过来的大把花束。

  「恭喜妳的能力获得肯定。」这个设计协会也真怪,名单都公布了快一个月才颁奖,该不会是奖杯来不及准备吧?!虽然流程上有点奇怪,但欧维喆倒挺感谢设计协会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有幸和童颜一起出席,并参与她的荣耀。

  「噢,谢谢!」平生头一回收到花,还是这么大一把,童颜感动得鼻头泛酸。「可是这么大一束,我要摆哪去好?」

  「先找个水桶暂放,回头我再陪妳去买个花瓶。」女人都爱花,她竟连个盛花的器皿都没有?他纵容地将之归类为她不同于其它女人的独特。

  她噗哧地笑了。「花放在水桶里很奇怪耶!」就好像一个人穿了不合宜的衣服似的,怎么看怎么怪。

  「不然妳有更好的方法吗?」深邃的眼扫过她全身上下。

  好美!平日的她清秀灵动,化了淡妆的她,妩媚撩人,各有不同风情,却同样让他移不开目光。

  「……没有。」苦恼地攒起眉,她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没辙。

  「所以喽,还是先用水桶装起来吧。」

  待她在后阳台找到透明水桶,并将花插好之后,两人相偕出门,直奔颁奖会场──

  领完奖杯,大会细心地准备自助式午餐,两人一同用过餐后,在回程的车上,童颜的脸鼓鼓的,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领了奖不高兴喔?」欧维喆双手掌控着方向盘,像个专业的舵手。

  「哪有?」声音闷闷的,小脸只此暴怒中的河豚好上那么一点,半点说服力都没有。

  「那是大会提供的餐点不好,让妳吃得不痛快?」每次猜测她的心情比猜灯谜还难,欧维喆不得不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要是多读点书,或许就能轻易猜出她的颓丧。

  童颜这回连应答都懒,当他小丑耍猴戏。

  「该不会是招待人员服务不周吧?」不通,再换个方向猜猜。「我觉得还好啊,那个叫什么……珍妮的小姐,挺健谈的,我跟她聊了好一会儿呢!」

  「是啊是啊,珍妮小姐好嘛,人漂亮、开朗又健谈,你怎不多留一会儿?」

  那个珍妮,从头到尾黏在他身边,算什么嘛!她才是今天的主角,而他是她的男伴,那女人瞎了眼看不出来吗?

  喔喔!欧维喆再迟钝也闻嗅得出某种不寻常的气味,横竖这丫头吃醋了?

  「吃味啊?」他可乐了,这表示自己成功的机会大跃进,免不了在口头上占点威风。

  「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么吃味?」她只是心里不舒坦,跟「吃味」这两个字绝对扯不上边,绝不!

  「是是是,我不是妳的谁,只是个痴痴等待妳邀请我喝茶的家伙。」他也不恼,瞧她微愠的俏脸,别有一番风情。

  「你……我懒得理你!」愠恼地将脸撇向车窗,她决定不再理这个长得「伤风败俗」的臭男人!

  都怪他,没事长这么漂亮干么?害得整个会场的女人全专注地对他行「注目礼」,那垂涎的神态她想假装没看到都不行!最可恶的是,那个超黏人的珍妮,只差没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很好啊,他喜欢那种女人就去啊,又没人拦他。她自认自己皮相不美、脾性又差,他一天到晚黏着她做啥?自讨没趣喔!

  哎~~又来了!每回她不高兴就会来这招,对他相应不理。

  好在他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男人,不然像他这般优秀的新好男人,她到哪儿再找一个哟!

  转进公寓巷口,欧维喆远远便看到一对中年男女立于公寓门前,两人分站公寓两旁抬头张望,像在找什么似的。

  「颜,那两个人妳认识吗?」职业使然,有陌生人在住家附近徘徊都得注意,他直觉地问了童颜一句。

  顺着他的视线,童颜看清了那对男女的长相,小脸逐渐转白……

  眼前正上演着准备离婚的双亲争夺孩子的戏码,欧维喆一直以为那只会发生在年幼的孩童身上,却偏偏选在这个时刻、在他眼前,活生生地发生在童颜身上,一个二十五岁的大女孩。

  「颜颜,跟妈住吧,我会好好照顾妳的。」陈美贤是童颜的母亲,此刻正拉着她的小手劝说道。

  「像那种不守妇道的妈,我看还是省了吧!」童文,童家长子,也就是童颜的爸爸,鄙夷地撇嘴说道。「来跟爸住,改明儿个我再给妳找个后妈,吃的喝的少不了妳。」

  在女儿面前被拆穿自己的丑事,陈美贤羞极反怒,大声吼道:「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不守妇道?女儿本来就是跟着妈妈比较好!」

  「难道妳偷人是假的喔?要证据吗?征信社给的一堆照片跟山一样,我不介意拿给妳看。」童文嗤笑,半点没将她的叫嚣放在眼里。

  「五十步笑百步啊?要不是你在外面乱搞,我会向外发展?!」

  「男人逢场作戏怎能当真?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妳们母女俩!结果妳是怎么对待我的?偷人?亏妳做得出来!」

  欧维喆懂了,典型富豪家族香艳史,只是不幸发生在童颜身上。

  原本他没有资格也不该参与童颜的家务事,但她的状况实在太糟,看到亲生父母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后,她开始不自觉的发颤,差点连下车的力量都没有,他才不得不陪同她一起面对,给她力量,否则还真怕她当场晕了过去。

  不过他现在只能保持沉默,毕竟颜还没有认定他,以一个朋友的立场,除了默默给予她支持之外,他什么都不能做。

  「不管你怎么说,总之我要颜颜跟我一起住!」母亲温柔婉约的形象在陈美贤身上荡然无存。

  「妳凭什么要颜颜?她跟着我姓,是童家的长孙女。」童文也丝毫不让步,两方争执不断。「哦~~我懂了,妳八成是看上颜颜有资格继承我们童家的财产,才死巴着她不放吧?真是贪婪的女人!」

  哇噻!这种话也敢在孩子面前说喔?真是对要命的父母!

  欧维喆不忍地凝了眼呆坐沙发的童颜,为她可悲的处境感到无限心疼。

  「我可没拿你半毛赡养费,没你想的那么下流!」

  「妳说我什么?妳──」

  「够了!」就在男女争吵声几乎淹没整个小小的套房之际,童颜终究难忍地大吼出声,成功地平息那对怨偶的吵架声浪。

  「我成年了,有权利主掌我自己的生活,你们两个……我谁都不跟!」

  送走父母之后,童颜蜷曲在沙发上,像只没人要的小狗般低泣,直让欧维喆见了揪心扯肺,恨自己没能让她避免这不堪的局面。

  「别哭了,妳做出决定了不是吗?」拍抚着她的背脊,除了安慰,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对不起……让你看到我最丑陋的一面……」她知道总有一天得面对这残酷的场面,只是料不到会在他面前,这令她更无地自容。

  打从国小开始,她就发现父母背着对方各玩各的,该说是他们戏演得太好还是本性虚伪,在家族聚会及亲戚朋友面前,他们总扮演亲密夫妻,足以登上模范宝座,只有她晓得在回到家后,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对父母。

  谩骂、争执,没有一天不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直到她二十岁生日,收到这间套房做为礼物,这才有了脱逃的空间。

  或许因为背负着父母的秘辛,唯恐在不经意间让大家发现她的家庭如此变态,继而受到亲朋好友的唾弃,她开始封闭自己,变得闭塞、唯唯诺诺,拒绝和人交心,全都因为她有这般不堪的背景,而她却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

  她不想变成这样的!这样的她一点都不快乐。

  天知道她有多羡慕那些堂妹,有完整的家庭、真心宠爱她们的父母,而不是为了她的血缘所能继承的既得利益,苟延残喘地得到父母的注意。

  没有人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现在却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他面前,这教她该如何面对他?倘使他露出鄙夷的眸光?

  「说什么傻话!妳不需要背负其它人的罪恶,妳就是妳啊,并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有所改变。」欧维喆自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心疼地搂紧她。

  童颜僵硬了下,她忘了多久不曾有人这般温柔地拥抱过她。

  小时候的记忆太过遥远,遥远到她忘了有人可以给她温暖、让她依靠,她在此刻彻底崩溃,揪紧他的领口放声大哭──

  她哭得惊天动地、肝肠寸断,像是要倾尽这许多年来的委屈、孤单;欧维喆没有再试着安抚她失控的情绪,或许让她一次哭个过瘾,之后这些都将不再构成足以威胁她的内心阴影,一切终将雨过天青。

  不知过了多久,她哭累了,嚎啕大哭成了抽噎的低泣,却依旧揪着他的领口不放,彷佛害怕再被丢弃一般。

  「你……会看不起我吗?」她的声音沙哑难辨,身体止不住发抖。

  她好怕,怕他表现出来的全是假象,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一切,不得已才对她伸出援手,一旦离开有她的空间,会不会逃之夭夭,从此避她如蛇蝎?

  强烈的恐惧几乎将她吞噬,小手更加扯紧他的领口,丝毫不肯放松。

  「我为什么要看不起妳?」

  气她的小脑袋瓜胡思乱想,他却什么都没做,只是抱起她坐到自己腿上,像安抚小婴儿般轻轻摇晃起来。

  「错的是他们,跟妳一点关系都没有!妳要弄清楚一点,没有任何人得承担其它人的过错,即使他们是妳的亲生父母也一样。」

  「……真的吗?」她真的可以卸下多年的沉重压力,让自己好好地喘口气,从此为自己而活吗?

  「当然是真的。」轻吻她的发,小心地没让她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存在价值,就像妳说的,妳已经成年了,有权利为自己的行为及未来负责,再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干涉妳的生活,从现在开始,妳该为自己而活。」

  为自己而活?

  说来轻松且诱人,只是……她真的做得到吗?

  「你讲话……好像心理医生……」其实更像个睿智的老头。脸上犹挂着泪痕,童颜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哭湿了他的前襟,羞赧地以手轻抚。

  「嘿!」欧维喆陡然抓住她的小手。「别乱动,让我抱着就好。」她不知道男人是禁不起撩拨的吗?喜欢的女人就在身边,更过分的是还若有似无地勾引他,简直是天大的罪恶!

  「为什么不能乱动?」隐约察觉了什么,她坏坏地勾起嘴角,抬起头放大胆子凝视着他的黑眸。

  「呃……」他语塞。

  在她才经历沉重伤痛的此刻,他怎能明白地告诉她,自己脑子里正幻想着将她压在身下的下流绮想──该死!她绝对是上帝派来毁灭他的恶魔!

  「总之别乱动就好。」

  凝着他脸上懊恼的线条,被蓄意封闭在内心底层的顽皮孩童苏醒了,绝美的浅笑在她唇边漾开,她既害羞又主动地攀住他的颈项──

  「如果,我就是要乱动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恋痞子男:https://www.sobenshu.com/kuanglianpizinan/
新书推荐:穿越之悠然农家 我家的乌龟大人 一顾清辰 原来你是这样的总裁 嫡女权倾天下 拂晓时思君成疾 温柔像羽毛一样 重走枭雄路 他年他日他不留 倾城下堂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