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恋阎帝 第二章

推荐阅读:最强宠婚:老公放肆宠 怀孕后她逃跑了 继室女吃喝日常 星神兵王 恶邻在身边 万妖帝主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一念情起,一生绵延 追爱执行长 医师1879
  一连三天,缓儿都是这么忙忙碌碌、进进出出的,只是时间一久,自然引起了云立的注意。

  今天个在缓儿出门前,他便等在门口,看见她要出门,他立刻问她,“彩儿,你又要去哪儿了?药草被你这么积极的摘,怕不是都摘光了,青圣子屋里头也还有一大堆呢!再说去山里需要带那么的菜肴吗?”

  闲言,缓儿吓到了,她的小手直打着颤,手中的竹蓝差点儿松脱砸了地,她连忙吸了一口气,颤着声音说道:“我……我怕我会饿…………”

  缓儿因为紧张而紧咬着丰润的下唇,脸色倒是一阵惨白,尤其被父亲那种探究的眼神看得心中焦躁不安。

  “真是这样吗?”云立走近她,一双精锐的老眼直盯着她那张泛白的小脸,“你向来吃得不多,出去还不到半天的时间竟会饿,这…………”他这把年纪了,看过的人事物不佑凡几,可不是这么容易被蒙的。

  “我……爹,您不要这么问好不好?“缓儿眉头一拧,双腿禁住打起颤来,就怕父亲会追根究柢。

  “你这个丫头!”他却急急上前,抓住她的肩膀问道:“是不是山里面发生了什么我不知1的事?”

  “我……是因为……爹,是我救了一只小鹿,把物养在山洞里,东西是带去时边照顾它我还可以边吃的。”她扯着裙子侧边说着慌话。

  天!自从认识了那个男人,她便老是跟爹扯谎,真是不应该……可是,她又不能照实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是好事啊!为何还是瞒着爹呢?“闻言,云立当真是松了一口气。

  “那是因为……您曾说山里的动物都具有攻势性,要我别太接近它们,可是我却违背您的意思救了它,所以不敢让您知道。”

  “你这个丫头,鹿的性情温和,它若还小,是没什么关系的。不如今天我跟你一块儿进山里看看它吧!”云立转身准备进屋拿斗笠。

  “不用了!爹,您不用去了,近来您不是膝盖不舒服吗?还是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她怎么能让爹爬山路呢?这是绝对不行的。

  “说得也是,最近脚都不能走远,更何况是爬山呢!”想起自己的脚,云立也是万分无奈。

  “所以-!还是我自己去,您就在家多歇息,我一定会早点回来的。”她对父亲笑了笑,然后提着竹蓝匆匆离开。

  走了一段路后,彩儿才暗自吐了口气,她心想,好险爹爹没有再追究,否则她还真怕自己撑不下去、露了馅呢!

  望望天色,她发现时间不早了,便赶紧加快脚步往山里走去。

  半个时辰后,彩儿终于来到崖谷下,并且发现卫亚汉已经在附近走动了。

  所幸白碧山的地形崎岖,而这里又是山陬海-一带,非常隐密,非山中人是很难在其中行走穿-,否则像他这么四处走动,还真是危险。

  “喂!你怎么起来乱走了呢?”彩儿赶紧走向他,扶住他的肩膀。

  “我已经好多了,可以练习走走了。”他回头对她一笑,如今身子骨已经好多了的卫亚汉看起来更是绝俊非凡。

  “我知道你好多了,可我是大夫,你应该听我的!”

  在彩儿的执意下,卫亚汉只好跟着她坐回在树荫下临时搭的布棚子。

  “来,我帮你带早膳来了…………这些呢是午餐,我有放了酸腌梅,不容易发臭的。”她从竹篮内一样样将小碟子端出来。

  “你连午缮也带来了,意思是…………要在这里陪我吃饭-?”卫亚汉眯起眸子,眼底闪过一道星芒。

  “嗯!今天我陪你吃。其实我刚才不让你走太多的路,是因为等一下得让你走回以前的山洞。”她微笑地说。

  “以前的山洞?”他挑起一眉,露出不解的模样。

  “呃!我忘了你——”彩儿倏地捂住嘴,顿觉尴尬地垂下脑袋。

  “是不是我丧失记忆以前的事?”他扬起一抹魅惑的笑容,“放心,我会努力想起来的。”

  “别逞强,这样对你并不好,还是顺其自然吧!”她对他摇摇头,拿起早膳交到他手上,“快吃吧!”

  卫亚汉咬了一口馒头,随即闭上眼睛,享受着入口即化的软绵滋味。

  见他如此,彩儿不禁紧张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吃?这馒头可是我昨晚做了整夜的……”

  “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你这么得出来你这么用心就是为了我,我想……如困你能做我的妻子,那我就天天都有这么棒的馒头可以吃了。”他边说边伸出手,粗粝的大掌覆上她的柔荑,醇柔的嗓音缓缓逸出。

  “呃……”彩儿红着脸儿抽回手,害臊地支吾着,“你爱说笑……我只是凑巧救了你,过一阵子你好了,也该走了。”

  说是这么说,可彩儿心底难色涌上苦涩的滋味。

  已经习惯每天为他送膳食,为他疗伤换药,有个人陪她说说话,如果他真的走了,未来的日子她又该怎么过呢?

  可她看得出来他拥有一身好功夫,更有着一抹不容忽视的泱泱好气度,甚至还暗藏着一股矜贵之气,如此的他,出身背景必然不同于一般人。

  既是如此,她又怎能强迫人家留下来陪半她,再说……成天睡在这种荒郊野外也着实危险呀!

  “我不知道自己的过去,该回哪儿去呢?”他扬起眉睫,状似深情地瞅视着她。

  “这……你不会永远想不起来的,等脑子的伤好些时,我相信假以时日你定能……”

  “好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别提。”卫亚汉感觉得出她的惆怅,因此更进一步的欺近她,抵着她的额头,轻言软语地说:“即便是当真到了那一天,我也不想离开你。”

  “你的意思是,这辈子我赖定你了。”他深知自己的魅惑吸引力女人有多么大,自然得慢慢的一步步引诱她。

  她害羞的赶紧别开脸,“你别乱说了!”

  “乱说?你凭什么认为我乱说?”卫亚汉蹙眉眉,两眼似因为忧急而焚得火红,“是什么原因让你这样说?你告诉我啊!”

  “现在是因为你忘了过去,才这么对我说,要是……要是你想起来了,或许你有妻子……或许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子,到时候我就变成多余的…………”

  “妻子?你真是爱说笑,这是不可能的!”他犀利的眯起眸子,断然地说。

  “假设你有呢?”

  彩儿睁亮一双眼,淡淡的逸出这句话,却无意的击中了卫亚汉心底的要害。

  没错,他乃黑-国的帝王,后宫女人成群,然而这些事实他是绝对不会跟她说的。

  “我不能忍受你有别的女人的事实,除非你归你、我归我,这样我就无权利干涉了。”她转开脸,忍住满腹的酸涩。

  “傻瓜,你想想,如果我真有妻室,这场战役我身上多少带着一份属于她的东西,但你看看我,除了这身衣服和这副臭皮囊之外一无所有,连想要弄清楚自己啥都没办法。你认为,像我这么一个落拓浪子会有妻室吗?”他一双锐利的眸子轻闪过几许幽光,真对住她的娇容。

  “对不起,我无意引起你的伤心事,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根本都还太早,你也还没恢复复记忆,就连伤都还没痊愈呢!所以,今天就别谈这些了,赶紧吃东西吧!”

  引起这样的话题,彩儿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所以有意逃避。然而她是当真不舍……不舍得他离开啊!

  “好,不提就不提,但我会以行动证明给你看!”

  刹那间,彩儿似乎被他那火热的眼神与浓重的男性气息融化了一般,顿觉心口微微发酸。

  “别说了别再说了……你这样说,弄得我的心好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急急捂着耳朵,可心底已经有着不该有的期待,期待他会真如他所言永远不离开她。

  “你明明已经动心了,却又不敢承认,这是为什么?”将手中的碗一搁,卫亚汉急急托住她的下颚,望住她水灿般灵活的眼里。

  然而此刻,彩儿的眼中却多了层对未来不确定的茫然。

  “你……”她缓缓落下一滴泪,“我其甚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要我怎么托付自己的心?”

  “傻瓜,只要你是爱我的就行了,又何必顾忌这么多?只要心想着你爱着我,我也爱着你,即便我永远也想不起来过往,我也无悔。”

  他以极其魅惑的软语呢喃着,渐进地融化了彩儿心底某个无助的角落,使她首次不顾忌男女有别地依偎在他胸口。

  望着怀中的小人儿,卫亚汉隐约地挑起眉宇,两簇邪恶的人苗正在他眼中跳动。

  “放心,永不负你便是永不负你,今生今世,我就你一个女人。”轻轻推开她,他暧昧且神秘的微微扬起嘴角,在她恍神之间覆上她的唇,攫住她娇嫩的菱口。

  彩儿身子一紧,眸子突地圆瞠,被他这一吻弄得不知所措、紧张万分。

  老天!这可是她初吻啊!他怎么可以……

  卫亚汉的大手紧紧压住她的后脑勺,根本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就趁她杏目圆瞠之际,长舌强悍地滑进她口中,恣意舔舐那柔软的内壁,双眸也直凝视着她销魂半合的眼,激动的心跳让血液迅速流窜。

  他的唇舌霸道地做着攻占的手段,将青涩无知的彩儿弄得神魂颠倒,就快要窒息了!

  “唔……”卫亚汉的舌尖轻舔着她的贝齿,一颗接着一颗,她早己忍不住地软化在他怀里。

  “老天!你真香!”

  他轻轻的喟叹一声,立刻勾回了彩儿的理智,她蓦然张开眸子,吃惊地推开他!

  她呼吸急促,胸口真跃动着一股说不出的惊该,无助地凝睇着他。

  “不能……我不能这样……”她急喘的道,灿眸已经蒙上了浓浓的愁。

  怎么办?她怎么可以跟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事?俏若让爹爹知道了,她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你怎么了?”卫亚汉蹙起眉,盯着她惊慌失措的模样。

  “不能……我不能这样下去…………这是错的!”她捂着嘴,慌得站起身。

  “什么是错的?难道我爱你也有错?”他的目光蓦然一冷,忍着身上的伤困难地站起身,缓步走近她。“怎么?接受我的爱这么痛苦吗?”他的嘴角挂着阴冷的笑意,笑得别有玄机。

  然而,背对着他的彩儿并没有瞧见他笑容下的心机,她只是紧揪着衣襟,极力想抚平心口的战。

  “你只要告诉我你的我的感觉如何?”他轻媛地转过她的身子,脸上的阴邪也转为诚挚的热情,眼神火热的凝视着她。

  看着他那烁利的眼,彩儿不停地思考着自己的心意。

  对他……她终究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虽然才短短数天,她竟发觉自己的整个心思都布他身上,甘愿对他掏心挖肺,只求得他的一丝软语慰藉、一丝温柔。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他了……爱上了这个不知名的陌生人。

  “嗯?扪心自问,你爱我吗?”

  卫亚汉火辣的眼神正燃烧着彩儿的灵魂,他更以其惯有的冷静锐利一步步催化着青涩的她。他相信,只要他愿意,定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令她为他倾心,让她对他为之倾心难抑。

  “我……我爱你……”她垂下眼睑,缓缓地逸出声。

  卫亚汉眯起眼,暗地里扯开嘴角,随即伸出手将她揽向自己,“真好,我终于听到你的真心话了。”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爹不知道有你的存在,而我每天偷偷摸摸的来见你,总觉得良心不安,今天……我甚至还瞒骗他,说我在山里救了一只小鹿…………”她抽抽噎噎地说,满腹都是对父亲的愧疚。

  “什么?你当我是只小鹿?”

  “我……”她猛抬眼想道歉,却凝入了一双调笑的眼底。

  “可以,毕竟我现在负伤在身,想凶猛也凶猛不起来,你就暂时把我当成一只小鹿吧!”卫亚汉嘴边带笑,心底却有着邪恶的想法。总有一天她就会知道他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野狠。

  望着他的俊美脸庞,彩儿心中一悸,随即对他嫣然一笑,“我真的好爱你……好爱…………”说着,她眼中泛起泪光,再也忍不住地扑进他怀里。

  他揉抚着她的双肩,嘴角带着肆笑,“傻瓜,不只你爱我,我也爱你啊!”

  此刻卫亚汉的瞳仁底带着一抹灰影,还透露出微微的琥珀色,丝毫没有一丝人类应该有的感情。

  “你当真也爱我?”她抬起满是喜悦的小脸。

  “那是当然,我不会让你独自深陷在这个漩涡中,若要深陷,我会与你一同的。”捧起她的小脸,他再次迷惑着她的灵魂。

  “你……我该喊你什么呢?”她真想唤一次他的名字。

  “就叫我御吧!隐约中,我对这个字的感觉特别强烈。”他笑道。

  “御”这个字在黑-国是妃嫔们对帝王的匿称,而他正好利用此时此刻拐她这么喊他。

  “御?”她垂颜一想,才想:“这个字真的很适合你,瞧你……即使是身受重伤,当真有一股统御着的气势。”

  “哦!我怎么不觉得?或许这真是我的名字呢!”他扬起右肩,恣意一笑。

  “那就最好了。”她漾出一抹动人微笑,随即又倚进他怀里,“那我以后就喊你御,不管你真名叫什么,我都喊你御。”

  “那你也记着,永永远远我都是你的御。”他托起她的小脸,一步步依他的计画诱惑着她的心。

  “嗯!那快点把这些东西收一收,咱们回到崖上面的山洞去。”说完,她害羞地推开他,开始收拾东西。

  “为什么一定要去山洞,这布棚子也不错啊!”他不明所以地问道。

  “因为晚一点儿会有豪雨。”她边笑便将四周给清理干净。

  “豪雨?怎么可能?”看着此刻万里无云的长空,卫亚汉简真不敢相信,“你该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刻意想激励我上去吧?”

  “我才没这么无聊呢!”她掩嘴一笑,“看你好像对我的话质疑喔?没关系,晚点儿你就知道了。”

  他眯起一双锐目,看着她的绝美笑靥,说道:“好!那我就等着瞧了。”

  彩儿收拾好一切,便对他笑道:“可以了,我扶你上去吧!”

  勾住他的一只臂膀,她缓缓的扶着他一步步朝石径走去,然而地面极为不平,她怕他会伤着腿,于是万分小心地搀扶着他。

  所幸他非常坚强,每一步也走得非常坚定,虽然辛苦,也流了满身汗,可终究还是到达了崖上头的山洞。

  彩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油灯,燃亮之后说道:“山洞里暗,我早在昨天就把油灯带了来。”

  “彩儿,你真是细心,”卫亚汉扬唇一笑,眼神魅惑的直瞅着她瞧,“将来娶了你,真是我的好福气。”

  “你又胡说了!”我脑袋一垂,赶紧从随身背挂的衣袋中翻出采好的药草,“来,我替你把药换上,等等将这里再收拾一下,我就得回去了。”

  “你不是留下来陪我用午膳吗?”趁她包扎伤口时,他用力抓住她的小手。

  “可我发觉只要我在,你总是不好你吃东西。”她轻抿菱唇,抬睫偷-着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蛋。

  “因为我想把握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刻!”大手紧握住她的,根本不给她动作的机会。

  “你放开我……”她微微的挣扎着,“御,让我帮你包扎伤口好吗?”

  “你不答应留下来,我就不放!”他的眼中充满了阒沉的狎光,直销住她已经呈现酡红的脸蛋。

  “呃……”彩儿着迷地望着他闪着璀璨奇光的双瞳,“好,我不走……我留下来陪你用午膳,但你得专心吃喔!”

  “嗯!我一定把它们全都解决!”

  听她这縻说,卫亚汉这才扬唇笑了,也乖乖的让她为他换药、包扎伤口。

  自始至终,他的眼神总能灼射在她眼底,其中还有着明颢的占有欲。

  唉!无奈疗伤的这段日子里太过寂寥,能有个这么样一位天真小女人来玩玩,倒也不失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等他的伤势痊愈,也就是她成为他囊中物的时候。

  就看他卫亚汉如何将她这朵含苞待放的花儿给折下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狂恋阎帝:https://www.sobenshu.com/kuanglianyandi/
新书推荐:溺宠逃妻:老婆,别求饶 婚痒,我的顾先生 怎敌她千娇百媚 一夜爆红[娱乐圈] 风云五剑 重回八零好种田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一场江山豪赌:纨绔世子妃 纯情萌妹爱上我 食人魔的美食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