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 第四章

推荐阅读:一品御厨 豪门贵妇守则 金砖农家女(下) 二少富甲四方[穿书] 福晋凶猛 久爱识人心 千年不哭(上) 弃妇有情天 步步惊婚:总裁老公请投降 船王的下堂妻
  欲望强烈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的怀里坐了一团火,生动,凶猛,热力四射,流动的火。

  丝般的火舌在他的双唇之间辗转烧灼,带着惊人的热度,他张唇想吸吮它,它却烧往下一个目标。

  原仰发出一个含着好笑与挫败的噪音,任由那团如丝的火在他的脸上四处游移。

  唇,眼,鼻,颊,而他也毫不犹豫舔吻每一寸从他唇旁画过的肌肤。

  夹住他腰侧的双腿强而有力,霸道得像老虎钳。她的手固执地捧住他的脸,恣意放肆。

  从头到尾,他们的唇除了短暂的啄碰过,都不曾真正的胶着,于是他夺过主导权,一手固定住她的后脑,唇强硬地摆开四处乱溜的唇瓣。

  她尝起来和她的味道一样的好,滚烫烧热,跟火焰一样一旦烧起来便毫不保留。这不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女人,却是第一次被迫这样全神投入,完全不容许他有一丝的保留。

  他的舌饥渴地冲进她的唇关,勾引她与他一起翻舞。等习惯了他的韵律后,她的舌迫不及待地冲进他唇内。

  “哼!嗯!”坏脾气的几声咕哝响起,他的手又被拍开。

  方茜希小姐显然非常不喜欢她开始的戏,却由别人接手当导演。她的手再度捧住他的头脸,饥渴热情地吻他。

  直到最后,两个人都迫切地需要空气,紧锁的四片唇终于松开,一缕银白细丝连接两人下唇,最后在她退后的距离中断落。

  两人的胸口都剧烈起伏,他的深眸中不再是那掌控得宜的自制力,而是和她一样的灼热亮光。

  坐在他的大腿上其实不算舒服,尤其……

  “嗯?”茜希觉得屁股底下不太平,忍不住挪动一下。

  “停!”他近乎呻吟地握住她的腰,坚定地将她固定在原位!他还不愿意让她退开,但敏感的某个地方又无法忍受她的磨蹭,所以定在原位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茜希马上明白那个戳着她的“不太平坦的东西”是什么。

  原仰差点大笑出来,因为她眼神中流露出来的绝对不是羞赧害躁——方茜希的骨子里绝对没有“害羞”、“退缩”这种东西——而是想再多磨蹭几下的跃跃欲试。

  他成了她的玩具。这是他第一次成为某个女人的性玩其,而他竟然不太排斥这个主意。

  “别动。”他的手懒懒地拍她的臀部一下,然后便流留在原处。

  她发出舒服的哼嚷,跟他一样满意他大手的抚碰。

  茜希仔仔细细端详了他的脸,突然眼神一悟。

  “你不是台湾人!”

  “我当然是。”他有台湾护照可供证明。

  “不是纯种的。”她坚持。

  他眼睛的颜色比一般人还浅,是一种浓郁的巧克力色,发色也是,他的皮肤虽然晒成健康的褐色,但是在一些比较少晒到太阳的部分,露出的原色比她更白一些。

  “我的外公是英国人,外婆是日本人,我父亲是台湾人,”他终于承认。“所以我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一半的台湾血统,加起来我亚裔的血统依然多过白人的。”

  她撩起一绍他的头发把玩,发现发尾自动缠住她的手指。

  他是个卷毛仔,她乐不可支地想。

  难怪他的发型总是梳理得很整齐的样子,他可能不喜欢放任头发自行乱翘,减损了他“有权有势白领精英”的形象。

  “不、行!”原仰这回一手一只,扣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下一步动作。

  茜希有点惊讶,不明白他怎么看出她想狂揉一顿他头发的冲动,她当然不晓得她眼中那份淘气的光芒,已经先透露了自己的意图。

  现在该怎么办?原仰开始思索。

  和她有任何身体上的纠擅——即使只是一个吻——都不在他预期之中,但己经发生的事,再去懊恼于事无补,而且……坦白说,他也没有任何懊悔的感觉。

  他开口想说些什么,突然间,他身上的女人低咒一声,跳了起来,飞快往地下室冲向。

  “……”

  原仰盯着自己依然亢奋的身体。

  这可以正式称之为被人“用完就丢”吗?

  地下室传来一阵滴滴的声音,似乎是某种定时器。他叹了口气,站起来稍事整理一下,慢慢地走下楼梯。

  这是他第一次参观她真正工作的地方。

  空气中有一个稳定而巨大的轰轰声,显然是某种通风系统。尽管如此,他依然在踏下楼梯的最后一阶,感受到惊人的温度。原仰自动将刚才扣回去的衬衫钮扣又解了三颗。

  地下室的面积竟然比公寓的平地区积更大。研究了一下地理环境之后,他便明白,这栋公寓外体是依着坡地而建,后面是一整片山坡,而这间地下室事实上是更深入山坡的地底,因此才会比一楼的平地面积大。

  而在深入坡地底端的部分,做成一大间储藏室,原仰猜测那里面的湿气和温度应该很适合她储放所需的原料。

  看到阳光从左手边的窗户透进来,他便微笑了。原来这就是她的窑可以设在地下室的原因。

  窑有两座,一座电气窑长得像超级巨大的冰箱,顶天立地,又深又广,应该是烧制陶器用的。另一座由防火砖堆成的窑就迷你一起了应该是吹制玻璃用的,一堆吹管散落在窑口前的空地上。

  窑的旁边有一座徐冷炉。由于融化的玻璃原料的温度将近摄氏一千度,所以刚吹制完成的玻璃作品相当烫,不能直接放置在室温下,强烈的温差会让它破裂,此时便需要放进徐冷炉里,依照不同的时间阶段慢慢降温,直到它接近安全温度为止。至于这个时间长短,会依作品的体积而有不同。

  此时她正在烧陶的那座电窑前,细细看着感温棒的温度,似乎已经忘了他的存在。

  最后,她点点头,把窑门打开,一股强烈的热气扑面而来。

  原仰连站在地下室中央都感觉得到那阵蜂涌而来的热气,更难想象就站在窑口前的她如何忍受那样的高温。

  一看到新出窑的几样作品他就明白为何她如此紧张,连原仰自己的心跳也不禁加快,大踏步到窑前。

  “让开!”她闷吼。飞快将出窑的作品推到徐冷炉前,放了进去,然后设定好温度,关上门。

  原仰瞪着关上的炉门,心头极端炫惑。

  “你把陶士和玻璃两种材质结合了……”他喃喃地道。

  “嗯。”她吹开额前的刘海,简单地应。

  玻璃和陶土烧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太罕见的事,但因为某种物理性的差异——原仰不是学这一行的,不很确定是什么原因——总之,大部分的玻璃加陶士的作品,都是一种堆迭的形式,例如陶土的部分当基底,上头设计玻璃的花朵或物体之类的。

  但是他刚才匆匆瞄到的那一眼,她的作品却是完整连结的。例如其中一只作品,造型像一个拉高拉长的花瓶,材质是陶土和琉璃互相交错,陶土原色的质地,与色彩斑烂的琉璃互相扭绞纠缠,犹如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不断的紧抱住彼此又推开彼此,再抱住再推开,强烈的对此和情感近乎赤裸裸的。原仰只觉得手臂都浮起了一阵兴奋的鸡皮疙瘩。

  拜托!这件作品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他一定要将它放在她的个人展上。

  “陶士的收缩力比玻璃大很多,所以玻璃与陶土混在一起的话,在冷却的过程中,玻璃会因为陶士的收缩力过大而被拉扯得破裂或变形。”可能是他惊奇的神情让她非常受用,茜希很难得的解说,“所以过去半年多,我一直在实验一个配方,让玻璃能尽量抵抗陶土的收缩力,同时又不失去玻璃的特性,让这两者可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你不能减少陶士的量,增加坡璃的量,让陶土无法将它扯破吗?”他不晓得自己是不是问了一个很笨的问题。

  茜希只用三个字就肯定他的疑问。

  “那、很、丑。”她重重地说。

  “是。”他对她的口气微笑。

  “而且玻璃倘若要以窑烧的方式处理,所需的温度大约八、九百度即可,但陶土需要一千一百度的高温,所以为了让玻璃可以耐受窑里的高温——”她开始滔滔不绝地替他上了一课陶土与玻璃的物理特性。

  原仰只觉得,眼中闪着热情光彩的她迷人极了。

  “……咦,我跟你讲这么多干嘛?”她终于收了声,用力用甩头,“希望这一批会是成功的一批。走吧!上去!”

  原仰在徐冷炉前流连了片刻。

  每当他发现一个潜力无穷的新兴艺术家时,就会有这种舍不得离开这些艺术品的情绪。

  他要她!

  无论是在情欲上,在事业上,他都想要方茜希!

  而且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得到她——这一点,先针对事业的部分就好。

  原仰一回到楼上,某样东西凌空飞来,他下意识反手一接,是一罐冰凉的可乐。

  茜希从小厨房里走出来,拉开可乐拉环,畅快地灌了两口。

  文雅细致绝对不是她的风格,但在她身上又是如此的自然,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不喜欢。

  “说吧,你又来干嘛?”稍微解了渴,她放下可乐罐,锐利地盯着他。

  原仰把可乐拉环拉开,和她一样喝了一口,动作优雅得像拿的是酒杯,喝的是香槟。

  “代理权。”他摇摇头。“你老是忘记重要的事,提醒我帮你买一台平板电脑,你可以随时手写记录下来当备忘。”

  茜希对他后半段的评论嗤之以鼻。

  “让你代理对我有什么好处?”

  “我相信『原艺廊』的规模你一定听过。我们在全球主要城市都有艺廊,我可以将你推上国际舞台。”

  她又喝了几口可乐,神情思索。

  “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情,有没有成名不重要。”

  “但是成名带来的利益就很重要了。”他平滑如丝地道。“那些设备花了你不少钱吧?玻璃原料和陶土也不便宜吧?尤其实验过程不断的耗损,却没有相应的作品出现,这些成本应该挖了你的银行存款很大的一个洞吧?”

  “你是在建议我,为了钱把自己卖掉啰?”茜希的眼神和口气都出现明显火气。

  “所有自我实现的梦想都免不了这一关:钱。有钱才有梦想。”他指出。

  从她的神情,原仰相信自己正中目标。

  她搔搔乱发,咕哝两声,在屋子里踱步。

  “为什么是我?”她突兀地问。

  她知道自己很好,但是他一定有更多选择。为什么是她?

  “你的理财能力一定不好。”

  “为什么?”她瞪了瞪眼。

  “理财的基本原则就是投资在还未上涨的股票,而不是去追已经涨很高的标的物。”他平稳地道。“我的理财能力很好,我的眼光也很好,这都反应在我成功的事业上。”

  茜希不确定她喜欢自己被人家看成一支股票。

  虽然,在艺术市场上,这真的就是一种投资关系没错。许多艺术家会觉得自己被人家这么论斤秤两的对待,是极大的侮辱,因为艺术崇高、艺术无价、巴拉巴拉……但她跟着师父看多了,在这个市场也穿梭过,她知道现实就是如此。

  “说吧!你要抽多少?”

  她屈服得如此之快倒是让他有些惊讶,原本他以为自己的说法会激怒她。

  原仰揉揉下巴,发现方茜希小姐经常会让他惊讶。

  通常他会提出一个很高的比例,让对方讨价还价,而最后确定的那个成数会完全符合他原本的底限。但原仰不知为什么,不想跟她玩这种游戏。

  所以,他只是直接说出自己的底价:“三成。”

  他的背心肌肉微紧,等着她暴跳如雷,开始对他大吼大叫,然后他再捧着性子为她解说新艺卫家的风险成本的问题,说服她答应。

  但茜希只是看他一眼,眸光依然锐利,半呐突然一点头。

  “好。现在还没有知名度,三成算合理,但合约只签三年,三年后等知名度打开了,你们抽二成五。”她粗率地说。

  那种理所当然肯定自己三年后一定会出名的自信让他不禁微笑。

  不过原仰也发现了另一件事,她对于合约并不陌生。

  尽管方茜希还没有经纪人,但她的态度相当冷静,没有提出任何不合行情的抗议。

  “你确定你不讨价还价一下?”他忍不住逗她。

  她哼了一声。“我问过我师父了,他找人打听过『原艺廊』的名声和行事风格,觉得你们还可以。”

  她那个师父,脾气坏归坏,当初收她这个徒儿也不见得有多情愿,但一旦师徒名分定了之后,这个师父对她是真的不坏的。

  能得她师父一句“还可以”,就表示他真的还不错。

  她有师父?

  “请问尊师是?”原仰开始在脑中过滤一遍台湾有名的玻璃或陶土艺术家。

  “要你管!你是代理我还是代理他?”她凶巴巴地道。

  果然还是他知道的小暴君啊!原仰露齿一笑。

  那排闪闪的白牙让她的胃内一阵烧灼。不到一个小时前,他们两个还在地上滚成一团呢!

  茜希用力把那个火辣辣的画面压下去。

  冷静,冷静,绝对不能在这种关键时机示弱。

  幸好他好像全神在和她生意谈判,没有想到刚才偶发的热情事件。

  “我会把合约拟好,寄过来给你签。”他把没喝完的可乐往楼梯扶手一放,松开的扣子慢慢扣回去。“目前迫在眉睫的是半年后……更正,五个多月以后的『玻璃迷宫』展览,我希望届时展出的大型作品最好有二十五件,小东西随意,但总件数希望不低于四十五件。”

  “我可不会全部做琉璃,你自己先想清楚。”她撇撇嘴。

  答应让他代理,不表示让他决定她的作品走向。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你的实验成功,我相信你的新作足以引起足够的知名度。”他安抚道:“不过就算来不及也无所谓,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东西,不过,既然它是琉璃艺术展,如果你能有一半以上的作品和琉璃有关,我会万分感激。”

  她咕哝了两声,没有太大的反对。

  “那,就这样了。”他环顾四下。“我们五个月后,在拉斯维加斯见。”

  茜希耸了耸肩,没有意见。

  他的外表已经整理完毕,又是那个翩翩绅士的模样。

  她走到门口的旧柜台,轻轻一跳坐上台面。

  原仰走到她面前,突然停住脚步,两手搭在柜台边缘,将她锁在自己的胸怀间。

  她比他略高了半颗头,两人的目光胶着。

  他记得。

  所有的火热,欲望,浓烈,失控,他都记得。他变深的眼眸如此告诉她。

  她的嘴角扬起一抹隐约的笑意。

  他的麝香味中也带了点汗气,她吸了口气,喜欢这个味道。他的鼻翼翕张,似乎也在吸取她的气息。

  他们的身体没有任何直接的触碰,只是近距离,呼吸着彼此,感受彼此的体温。

  他的右手伸起来,贴近她的脸颊,似乎想抚碰她,茜希觉得自己的右颊细细的刺痛和麻痒。他不需要直接碰到她,就已经带给她如此的影响。

  最后,似乎不相信自己碰了她之后能停下来,他的右手又慢慢收回去,挺起身,盯着她红润微湿的唇。

  “我要走了。”他的嗓音低沉。

  “嗯。”她的噪音也比以往沙哑。

  “要接电话。”他补了一句。

  茜希不禁露齿一笑。

  那个笑让他胸口一抽。

  “你从不接电话,到底是怎么和客户联系的?”他无奈地问。

  “有网路啊!”茜希惊奇地看他一眼。

  那一神情好像被一个山顶洞人笑落伍一样,原仰同时有大笑和指死她的冲动。她总是在他体内掀起互相租触的两种情绪。

  最后,原仰逼着她把e-mail告诉他,茜希终于不情不愿地吐出自己的MSN帐号。

  “再见。”

  最终,还是别离的过程。

  高大的人影慢慢退开她身前,走离她的领域。

  茜希望着他走向停车之处,犹如流水一般优雅地滑入车内。汽车引擎发动,渐渐驶出她的视线。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从后照镜里看着她,但她的眼神从头到尾都不曾移开。

  五个月啊……

  她忽尔发现,自己会想念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窥:https://www.sobenshu.com/kui/
新书推荐:刺客魔传 我要你过来 御宠狂妃:王爷有种单挑 爱情帖 G小调进行曲1:这该死的混血王子 霸宠一神秘娇妻 奋斗在盛唐 来自深海 阎王殿 重生后我嫁给了佞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