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戏 第五章 傀儡

推荐阅读:娇妻有毒:老公,你放松点 网游之月恒传说 我家君王是石头 雌性的草地 有一点动心[娱乐圈] 缘嫁首长老公 天降鬼夫太磨人 民国小娇妻 飞燕惊龙 豪门权宠之隐婚暖妻
  眨眼,就到了初五。

  陈家村的村民美美地在家过了个年。明天,就又要出门,离乡背井地奔波了。今天便是他们最喜庆的日子,因为戏堂又开了。

  各家的高手全都在喜庆里上台了,生、旦、北、杂各显其能,戏堂里传来声声彩声,直把门外的冰雪也融化了些。

  这一声彩更大!因为陈玉琴终于上台了。

  陈玉琴坐在椅上,由两个兄弟抬上戏台,在如潮的掌声里红了脸,可是两只眼却兴奋得发亮。他的手腕,十指,手肘上都有提线缠绕,甚至连嘴里都含了一个拉环。这些提线均是草叶粗细,十分罕见,更难得在并不垂下,反而根根直刺房顶。看上去他本人倒像一个傀儡,被无形的手牵扯住了。戏堂新架了两根房椽,难道他的傀儡在上边?

  有人在台下起哄。陈玉琴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左手手指不经意地弹动。只见台下阴影里有一人站起身来,分开人群,来到台侧。他左右看了一看,再一步一步地走上侧梯。

  来人身量很高,走得很稳,就这样突然未经许可地来到台上,人人都是一愣。却见这人回过身来,一张国字脸,两道剑眉,一双虎目,颔下微有短髯。奇怪的是,他的身上也有十几根细绳,向上伸向屋顶。

  他是傀儡!有人大叫。这一提醒,人们才纷纷发觉,这人的面色略与常人有异,稍显细亮,是漆出来的。

  这一来可炸了锅,这么大的傀儡已属罕见,它能瞒过诸多行家里手就更是难能,偏偏还让所有人都看不出,说是陈玉琴在操纵,可陈玉琴与它同在台上,相距三步,这是怎么弄成的?

  陈玉琴眼望众人又惊又羡的目光,心中更是得意。他殚精竭虑做出这偶人来,又专门做了一部傀儡车,架在梁上可凭一线而进退自如,更利用车上滚轴,练成人在地上便可操控傀儡的绝技,要的就是让大家木立当场。

  他正在得意,忽听一人骂道:小畜生!谁让你行如此胆大包天之事!一人噔噔噔噔踏上台来,一记耳光劈面打到,正是延福翁。

  陈玉琴吃了这一记耳光,被打傻了,喃喃道:不不是您同意我做的么?延福翁骂道:我让你把英雄树做成傀儡,谁让你做人了?女娲娘娘捏土做人,那是神仙的事,咱们做傀儡的哪有这种福泽?玩傀儡就已经是损阴功的了。祖宗传下的规矩,傀儡必须小于真人。当年陈平老祖宗为救汉高祖,做了真人傀儡,祸延三代,封国获罪而灭,你不知道么?如今又做了这么大一个傀儡,你想害死我们啊!

  陈玉琴捧住脸,一时呆了。陈氏一门确然有此规矩,只是他得了英雄树,想到如此奇招,一时已顾不上许多,再加上他一直闭门造偶,别人未尝得见,自然也无从提醒。此刻延福翁突然提起,他这才想到。

  便在此时,门外有人笑了:做了就做了,谁又管得着?女娲?神仙?他们又算什么!自己的命,就在自己手里。自己没本事,什么话也别再多说。

  来人说话语调高亢、字字铿锵,所出之语更是大犯天命,众人悚然动容。回头看,只见戏堂大门一开,有五人鱼贯而入。后边四人一色黑衣打扮,脚步轻盈,面上死气沉沉,没一点表情。当先一人身材高大,长发披肩,额上一抹紫带箍头,身披一件五色英雄氅,锦缎织就、光彩夺目。往脸上看,两道剑眉一双虎目,唇边冷笑自带威风,不是别人,正是久已不见的公羊海。

  陈玉琴一见大喜,唤一声:大哥!公羊海已飘身上了戏台,他身后的四个黑衣人若有意、若无意,分别把住了门窗入口。

  陈玉琴想念公羊海已久,此刻突然重逢,本欲立时上前见过,可是公羊海只往台边遥遥一站:兄弟,恭喜你三桩愿望一齐达成。

  因为提线牵引,陈玉琴也不好太往前走,便道:大哥,好久不见了。一边说,一边操纵那偶人向公羊海抱拳行礼。

  公羊海看着那傀儡,目中精光一闪:很像我。陈玉琴笑道:不错,我正是以大哥的样子来做的。

  公羊海又道:却不知戏是哪一出呢?陈玉琴低下头:还没想好公羊海冷笑道:只要不是英雄树那场便好。陈玉琴愕然抬头道:大哥说的哪里话

  公羊海手一扬,打断他:若是不知该演什么,我倒是可以给你出好戏。陈玉琴又是气恼,又是好奇:大哥请说。

  公羊海把手一负:这出戏,便叫做公羊海剑杀沈公子。他把冷冰冰的目光向台下一扫,顿时阻住了几个人的不满,继续道,话说一代大侠公羊海被陈家村扫地出门以后,下苦功修习剑法,不久剑法大成。他想起自己家破人亡之痛,顿悟到自己所以遭此大难,全因太过软弱。若是当日剑法高明,沈公子也未必敢来挑战,来战也未必能赢,不赢也就不会有人胆敢把自己作为练习的靶子,害了一家人的性命。现在他的剑法已有大成,那自然谁都不怕。于是他三个月内连挑七大剑派,又南寻快剑沈公子。两人二次动手,虽以沈公子之能,也不能在公羊海剑下走上三招。沈公子苦苦跪地哀求,终于还是被公羊大侠刺杀在福建丹霞山顶。此后,公羊海大侠凭一己之力,踏平天下剑宗,终于建起天下第一的神剑联盟怎么样,这出戏文如何?

  公羊海侃侃而谈,自大、疯狂、冷酷尽现脸上,台下诸人已忍无可忍地聒噪起来。陈玉琴颤声道:大哥,你糊涂了

  公羊海道:没有,我没糊涂。兄弟,我能报大仇,能有今天的成就我知道,全是靠你。若不是你给了我那本秘籍,我断断练不成观人术天命剑。兄弟,我今天来,是为了三件事:第一,跟你说声谢谢;第二,把秘籍还你。说着,公羊海伸手入怀,掏出那本薄册。那册子想是被公羊海时时翻阅,虽然尚算平整,但已变软发黑。

  陈玉琴接过册子,强笑道:这东西值什么,你还专程送回来。公羊海道:这东西对你来说无关紧要,对我,却是身家性命之所在。是以,我来的第三件事,便是毁了它!话音未落,公羊海一剑刺出。

  陈玉琴刚拿到册子,猛见公羊海剑到,手一震,整本册子砰地一声炸开,碎片如灰蝶般四散飞舞。

  陈玉琴惊道:大哥,你做什么?公羊海道:你莫怪我,实是大哥不愿再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了。现在我的剑法已经天下无敌,只是沈公子临死前的话让我放心不下。

  陈玉琴道:他说了什么。公羊海森然道:他说:这剑法不是人间该有的,洞透天命,必遭天谴。你今日以此剑杀我,他日必有人用此剑杀你。我听他说得在理,这就回来问问你。我的好兄弟,你有没有将教我的再教给别人。陈玉琴怒道:没有!

  公羊海笑道:你急什么?说话间他立起三指,高高举起,我问你三遍。第一遍,你有没有将教我的再教给别人?陈玉琴正色道:没有!大哥问几遍也是一样!公羊海一笑,将一指收回。

  惨叫声顿起。公羊海带来的四名剑手突然拔剑,剑剑往堂中村民要害刺去。陈家村诸人本就不懂武艺,又事起突然,全然没有还手之力。但见剑剑飞血,一眨眼,地上已横尸数十。剩下的村民,全都挤在屋子正中,瑟瑟发抖。

  陈玉琴被这巨变惊得目瞪口呆,眼见自己的玩伴、叔伯、甥侄血溅当场,不由一股热血直冲顶梁。

  公羊海再扬手,笑问:仔细想想,有没有?这是第二遍。陈玉琴怒吼道:我说过没有了!公羊海再收回一指,剑光又起。

  陈玉琴急得对黑衣人大叫:住手,住手!公羊海微笑看着:他们听不到的,他们都是聋子,不然我怎么放心带来。

  现在堂中站着的,已不及二十人,公羊海又扬起手。

  陈玉琴哭道:你别问了,我真的没教过别人!我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有如此大用求你别再问了,放过我们吧

  公羊海正要答话,台下却有人道:小琴,你求他干吗?这人已经疯了,跟他讲什么道理!从他砍断英雄树之日起,咱们不就知道事无善了么。每天都做傀儡戏,你难道不明白,这线一拴上,想跑都跑不了。让他杀!他也没个好结果的!说话的正是延福翁。公羊海笑道:老头儿,你的话还真多啊。

  陈玉琴突然想起一事,哭道:二爷爷,是不是我做了真人傀儡,老天爷降罪了?延福翁道:呸,管那么多做什么!现在是他要杀咱们,关老天什么事?小琴,真人傀儡做了就做了,这家伙和傀儡车一现世,咱们几辈子的傀儡戏就都算没白做。

  突然之间,黑衣人又拔剑冲上,二十几人稍稍一乱,已尽数伏尸地上。陈玉琴惊道:你还没问我呢!公羊海一笑道:还问什么,兄弟你的话,我还信不过么?既然你说没教过别人,自然是没有。陈玉琴哭道:那你还杀人?公羊海道:你虽然没教过别人,焉知他们之中,日后没人能领悟到今日你所悟出的?为绝后患,还是杀了的好。

  陈玉琴恨道:那你也该杀我了?虽然我现在未教别人,但将来一定会公羊海打断他的话,笑道:兄弟提醒的是。但你于我曾有救命之恩,我怎能下手?这样吧,你自行了断吧。言毕一抬手,手中长剑呛啷一声,跌在陈玉琴脚下。

  陈玉琴定定看着公羊海,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再低头看那剑,剑在地上亮如秋水。猛抬头,他的眼已如死水般平静下来。方才他本已卸下指上、口中的提线线环,现在却又慢慢、一丝不苟地一一套好。然后他颤动手指,一直站在台后的傀儡一步步走来,来到他椅前,弯腰将地上的长剑拾起。

  公羊海赞道:兄弟,真有你的,傀儡做到如此灵活!也好,你这样的人,死在自己的傀儡剑下,也算死得其所了。

  却见那傀儡转过身来,站在陈玉琴身边,收剑当胸,凝然不动。陈玉琴道:将死在我傀儡剑下的,是你!公羊海与这和自己一般模样的傀儡打个照面,心里一阵恍惚,突而清醒过来,怒道:你说什么!

  陈玉琴咬牙道:我要杀了你,给大家报仇!公羊海仰面笑道:就凭你?一个没脚的废人?陈玉琴道:可它有脚。

  公羊海一呆,后退一步,把手一挥,怒道:那我就成全你!台下的四名黑衣人见了手势,同时拔地而起,四柄长剑分由前后左右四边,一齐刺到,陈玉琴与那傀儡瞬间被罩住不见了。

  突然蓬蓬几响,四个黑衣人撒剑跌倒,个个喉头一点血痕。露出来的陈玉琴,胸前一片血渍慢慢扩大,那傀儡也已断了一臂。只听陈玉琴冷笑道:现下如何?你别忘了是谁教你的。在我看来,他们的剑法又慢又傻!

  公羊海脸色铁青,杀机渐盛。他从地上捡起一柄黑衣人的长剑,哼声道:那又怎样?你我都学了观人术,可是我身负功夫,你没有。只要咱俩的剑一相碰,你就完了,或者我把这木头人身上的连线划断,你也就死定了!陈玉琴点头道:好呀,来吧!

  两人往一齐一凑,剑光如梅花映雪,点点生寒。俄尔公羊海往后一退,胸前腹上衣衫尽破,血肉模糊。

  陈玉琴笑道:来呀来呀!你不是会观人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瞧这傀儡的眼睛!我刺剑只需动动手指,你能快得过我?公羊海鬓边冷汗直淌,骂道:小兔崽子,如此奸滑。

  陈玉琴操纵傀儡往前逼近,瞪目道:我就要你立时偿命!公羊海突然狞笑道:你想得倒美!猛地长剑一扳一放,一点剑气破空,直点陈玉琴心口。陈玉琴不明所以,突遭一击,疼得脸都白了。公羊海道:老子离你远远的,看你个废物能奈我何!

  点点剑气不绝打到,陈玉琴用傀儡挡了两下。只是那傀儡本就是空心,胸前挨了两下,登时被打穿了。陈玉琴面上又挨了一下,哎呀一声,连人带椅往后仰倒,可有傀儡拉着,倒下时两手高高举起,咯咯两声,已有指头被拉断,而那傀儡也重重倒下。公羊海见已得胜,这才松了一口气。

  忽见那两脚悬空的偶人越升越高。公羊海吃了一惊,走近细看。只见陈玉琴一时未死,正竭力把傀儡提线往手臂上绕,想借着傀儡的份量拉自己起来。可是眼见那傀儡重量远低过他,越是拉,越升得高了,最后几近房顶,他却仍只能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公羊海哈哈大笑,一剑刺入陈玉琴咽喉。陈玉琴身子一震,两眼努出,可是手臂还是竭力想去缠绕提线。公羊海得意忘形,一剑横扫,将十几根提线一齐斩断,笑道:这回看你

  突然,他的额上一凉,啪的一声,那傀儡在他眼前摔得粉碎。他额上的紫巾慢慢飞开,一道血如红虫般飞快地爬过他的面颊。公羊海以手抚额,这才想起,那傀儡还拿着剑从那么高落下来对着自己

  果然是死在这种剑法之下了。公羊海仰天大笑,笑声未绝,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傀儡戏:https://www.sobenshu.com/kuileixi/
新书推荐:大明权后 高手战天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薄暮晨光 一线巨星 修罗武神 皇后总想抛弃朕 立道庭 人间鬼事 灵武弑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