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郎掳秋 第五章

推荐阅读:独占他的宠爱 [综]这个阴阳师有点欧 近身战兵 银幕时代 重生迷醉香江 重生九零:第一农女 嫡女傻妃 民国反派大小姐[穿书] 重生之闺门毒后 我的外国女友
  真不敢相信,她又回到白家堡。

  上回是用两脚走进来,这次则是丢尽了脸,由人横抱入内,一路行来尽是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羞得她不敢抬头见人。

  为何会是她?

  「你睡著了吗?」

  白震天的取笑声让藏在颈窝的娇容怒哼一声,她宁可处於昏迷状况,也不要面对眼前的窘境。

  她从来没想到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下上八王爷府掳人,而且脸上毫无愧疚之色,似乎理所当然地来去,无视当事人的意愿。

  他果然有做商人的奸诈,亏本的生意绝对不碰,专挑利字头来拦截。

  「秋儿娘子,你就别害躁了,要我直接送你入洞房吗?」他是挺乐意的。

  「下地狱比较快,一路顺风。」辛秋橙闷声的说道,双脚一蹬要求下地。

  「我不想伤害你,安分一点。」他收紧手臂,轻拍她的玉背以示警告。

  该死的家伙。「这句话奉送你才是,狂肆之徒你当之无愧。」

  「好一句赞美词,深得吾心。」哈,狂徒,多符合他此刻的举动。

  一向深藏不露的情绪难得外放,冷绝的白震天心思细密地勾起唇角。

  喜欢她是意料之外的一件事,二十八年来,他从未对任何一位女子动过心,唯独她的倔强和理智深印心底。

  身为白家後人,白家堡的当家主人,有不少觊觎堡主夫人位置的女人使尽心机,巴不得成为他的妻或妾,甚至不惜自荐枕畔地贪求与他一夕之欢。

  他的身边从不缺莺莺燕燕,但却无一人能留住他的视线,再美的艳姝也只得短暂宠幸,撼动不了他的冰颜石心。

  秋儿的嫣然一笑陡地勾勒他的呼吸,以傲霜之姿睨视芸芸众生,不卑不亢,不伎不求,清冷如雪却暗藏波涛,智取滚石掩大水,一片华月照碧波。

  她是他生命中的奇宝,点化出他的遗缺,暖和了孤寂的岁月。

  人生在世难觅一知心人,他何其有幸能在茫茫人海中与她相逢,谱上一段属於两人的传说,在一场赌局的助益下成形。

  为此,他得感谢古珩的「诈赌」,为他赢了一位美娇娘。

  「晓风居?!我以为应该是迎月楼。」客人当居客室。有一丝不安的辛秋橙瞪著横匾发呆。

  「你是我的娘子,自然要与我同居一室。」这麽一想,他倒是得意地咧开嘴。

  他真是吃定她无力反驳?!「大话别说得太顺,咬到舌可是疼得很。」

  「你在索吻吗?」他轻佻地扬高左眉。

  「一时半刻不犯色戒会折骨吗?你的行为狂妄得令人怀疑。」无法无天。

  「你太叫人心动了,我无法克制要你的决心。」他低头一啄粉嫩玉腮。

  「白震天,你确定不占山为王吗?你有土匪的本质。」抢、夺、掳、掠,盗匪行径,无一不具备。

  「叫我震天或是夫君,由你的小口轻唤。」他爱听她轻柔的江南口音。

  她淡然一视。「你我既无媒妁之言,又非父母之命,未拜高堂、喜烛不燃、交酒缺、凤冠欠,你当真欺我无亲无势,人人皆可狎玩的下贱丫鬟?」

  此言一出,原本满布悦色的俊脸当下一沉,轻缓地放她下地,半晌不开口。

  须臾,他像只焦躁的熊般来回巡视她,一股热气堆积在胸口,她的话太伤人,一时之间他竟觉得自己龌龊,卑劣得让人瞧不起。

  可他是真心喜爱她,绝无半点亵渎意味,只是想留下她。

  「成亲的事我可以安排……」为了得到她的心甘情愿,白震天提出成亲一事。

  「不。」她眉头一皱。

  「不?!」他寒栗的凝神。「你总不会天真地认为我在同你商量吧!」

  敏锐的辛秋橙走退一步,「你不能强迫我嫁人,这是不对的事。」

  「不是你嫁,是我娶。」他还有心思幽她一默,长腿一跨就立在她面前。

  无形的压力逼迫著她,她强撑著一股意志与之对抗。

  「不要玩弄文字的游戏,我不过是八王爷府里的小小丫鬟,实在不敢妄想高攀白堡主你,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子吧!」

  「你说完了?」

  她点了点头,「嗯!」

  「换我来提醒你,第一、你不是小小丫鬟,不用自欺欺人;第二、我的身分是男人,和你站在同等地位;第三、高贵如你绝对匹配得上我,我不过是个铜臭商人,而你是名门之後。」

  他吐了一口气,邪气的一勾唇。

  「再者,你是我兄弟赢来的赌汪,我能放你走吗?秋儿娘子。」

  轻雾蒙上了辛秋橙的眼,一抹酸涩湿了心事,她垂下头,不叫人瞧见她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忍著不让轻咽逸出口。

  当年父母将她留在八王爷府的一幕浮在眼前,她同样的孤单害怕,不知未来该有什麽结果,稚幼的心受到极大创伤。

  她不说不代表释怀,只是将那份辛酸压在心底最深处,不堪回首地企图遗忘。N弈芪力的感觉像是可怕的兽侵袭著,表面佯欢是不想以此乞得同情,没有亲人的照料,她要活得更有尊严,不让环境击败她的脆弱?

  可是此刻她真的有股委屈感,压抑了十年终将爆发。

  她的一生,永远操纵在别人的手掌心。

  傀儡,是她摆脱不掉的宿命?

  不,她绝不屈服。

  「你,哭了。」白震天的声音中有一丝慌张,那滴下的清泪宛如刀刃刨著他的心。

  她抽抽鼻息,逞强的说:「你看错了,是屋梁掉落的灰屑。」

  「是我说错话惹你伤心,我不该故意提起那件叫你挂怀的浑事。」他心疼极了地拥住她。

  「婢子的命本就低贱,随主子任意叫卖……」她不想哭的,可眼泪却不听话地成行而下。

  「不要再说了,有我疼你,把那该死的赵缨丢到沟渠生蛆,我不会允许她来轻贱你。」他的珍宝呵!

  她的泪花好似一朵朵穿肠菇,化在地上流进他的心,啃食爱她的……

  爱?!

  是呀!他怎麽这麽迟顿,直到现在才领悟,原来那小小的祈望是爱的根苗,长满了他的心窝,溢盖住了理智才会看不清。

  瞬间,他的表情变柔和了。

  爱意赤裸裸地反应在深邃的瞳孔中,白震天轻轻地拥著她,细吻著她飘香的发丝。

  他是她的依靠,一生一世。

  「好吧!想哭就哭,彻底的哭他一回,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哭出来,我就在你身边。」

  我就在你身边?!

  心口一阵抽痛,不知名的暖流悄然占据,辛秋橙紧紧地抓住他的背,呜咽的哭声不再隐藏,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恣情放肆。

  情字来得离奇,她竟不想放开这个男人。

  一向都是别人在依赖她,没想到有人呵护的温暖是这麽窝心,在这不设防的一刻,她是爱著他的,虽然理智不允许她放纵。

  人的一生何其短暂,就让她沉溺一会,泪乾了,总有清澄时。

  「你连哭泣都美得叫人起邪念,我不能不吻你。」他俯下身,温柔地吮去她眼角的泪珠。

  「登徒子。」她轻呻中微带娇媚。

  他微笑,「是下流,我心里想做的事更邪恶。」

  想要她。

  真真切切地占有她,膜拜她无瑕的白玉胴体,彻底地怜爱她。

  藤生树死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

  「你……」她噗哧一笑,微红的星眸更见璀璨。

  「人云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我终於见识到美人的杀伤力。」那一瞬间,她的美彷佛发著七彩光亮。

  她娇嗔的一嗔,「别为自己的好色找藉口,人家哭得丑死了。」辛秋橙倏地在意起哭泣时的容貌。

  「谁敢批评我心爱的女子!美人珠泪半盈眸,最是动人心弦处,简直挑拨男人的自制力。」她无一不美。

  「心爱的……女子?」她抽噎的止住泪,一双水洗过的清眸魅人心魂。

  「要命,你这折磨人的小妖精。」他未多加解释,仅张口吞吮她红润香唇。

  他并非柳下惠,美人当前岂能坐怀不乱。

  白震天邪肆的一面冒出头,将她按压在檀木桌上,一手环抱著她的背上下揉搓,一手挑起她的下颚抚弄柔腻颈项,探入口中的舌嚣张无度。

  身下是他的女人呵!

  桃腮微酡,杏瞳迷散,浅浅的呼吸有著处子的馨香,贝齿甘醇。

  盘扣难解,令他像出柙猛虎般挥出利爪拉扯,随即酥肩袒露,一副小女儿姿态地引人遐思。

  沿著颈骨往下舔吮,朵朵紫红瘀上了她细白的肌肤,宛如他的私人印记。

  「天哪!你好美。」原来她真正的美丽是藏在绸衣之下。

  明知这是不对的事,可是她却无法推开他,身体有自主性的缠上他。

  是放浪吗?

  她已分不清对与错,只知身子在他唇舌的抚弄下非常舒坦,让她既害怕又兴奋。

  将衣物一件件丢向床底,古铜色的身躯覆在雪白娇胴上,竟是如此契合。

  「好秋儿,你忍一下,不会很疼的。」

  「什麽……啊8212;8212;」

  她的疑问立即得到答案,原来床第间的事就是这麽……痛。

  在这一方面,男人占了极大的便宜,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女人初次交欢的痛苦有多剧烈,只是一味的索取和冲刺,然後瘫软。

  辛秋橙动了一下,下体的疼痛让她锁了眉。「下辈子我要投胎当男人。」

  「不成,我当女人能看吗?你一定会一脚踢开我。」他的自嘲逗笑了她。

  「我流血了?!」她惊觉腿际一片腥红。

  正当白震天欲下床唤人端盆清水时,虚掩的门顿时被一道莽撞的倩影推开。

  「大哥,大嫂怎麽不在迎月楼……喔哦!我惨了。」这下不只要写一百遍女诫了。

  千道歉,万道歉,就怕止不住那张气黑的脸发大火,现在逃难还来得及吧!

  她又不是存心要人难堪,白家堡里哪一道门闯不得,她一向直来直往习惯了,他们自个儿不锁门怎能怪她,她还是未出嫁的黄花大闺女,伤风败俗的事可不敢瞧得太仔细。

  「大嫂,你知道我不是故意……呃,那个,可不可以求大哥别再瞪我了。」她胆子小,不禁吓。

  「叫我秋儿姊吧!我不是你大嫂。」瞪什麽瞪,都是他这个急色鬼惹的祸,害她没立场生气。

  白震天一瞟。「都抓奸在床了,你想吃乾抹净不认帐呀!」

  「你……狂言莫吐,我不想与粗鄙之人交谈。」说得真难听,谁才是理亏的一方。

  「都成了我的人还倔强,绿蝶不是外人,她会守口如瓶。」可他眼底传达的讯息正好相反,要她广为渲染。

  「对对对,大嫂大可安心,我绝对不多嘴。」她两指交叉放在唇上。

  两兄妹难得灵犀相通的一点即明,但她嘴角泄漏的笑意正落入辛秋橙眼中。

  「我发现你和震天很相像。」她淡然地直视傻呼呼的白绿蝶。

  「会吗?我们像各自的娘。」意思是不像爹,所以不可能相似。

  「本质。」

  「本质?!」

  「她的语义是指你滑溜,像个商贾。」白震天代替心上人一说。

  她当是赞美词地高高兴兴一蹦一跳,「大嫂最好了,我要像你看齐。」当个运筹帷帐的女商人。

  「我说过别叫我大嫂。」这对兄妹都太自以为是,完全听不进旁人的话。

  白绿蝶看了大哥一眼。「大嫂是怕大哥始乱终弃吗?我向你担保他绝对不会红杏出墙。」

  喷地!

  正在喝茶的白震天吐了一口茶,两眼峻冷的一横。瞧她说的荒唐话,不知情的人还当是白家少了教养,有个糊涂千金。

  「男人不会红杏出墙。」

  「大哥,人家在替你说好话,你不要随便插嘴啦!」她手一擦,忘了尊卑。

  「嗯哼!你在教训我?」好大的胆子,他还没处罚她擅闯之责。

  「呃!」她当场气短的求救。「大嫂,你一定舍不得绿蝶挨打。」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与我无关。」是非皆由强出头,明哲安能保身。

  「哦!大哥,你是不是偷打大嫂,所以她死不承认和你的关系?」好严重呐,脖子都瘀血了,好大的一片。

  「小孩子不懂事,出去。」他得好好和娘子沟通沟通,糟糠夫不可弃。

  「人家都十五,及竿了,你前些日子还想把我嫁掉呢!」她不想被人看小。

  有好玩事不轧一脚怎麽成,堡里日子太沉闷了。

  「绿蝶,你敢不听话?」他端起一堡之主的威严,冷冷一喝。

  「我……」她找著靠山贴近辛秋橙。「我要保护大嫂免遭你毒手。」

  「白、绿、蝶8212;8212;我会先掐死你。」他哪会伤小娘子的一丝一毫。

  因为绿蝶她娘的缘故,他和相差十来岁的胞妹向来不亲,两人一见面必针锋相对,脾气同样不驯得很。

  若在心上人和亲妹之中择一人牺牲,他会毫不考虑地推绿蝶上前,因为秋儿对他而言太重要了,他不能冒著失去她的危险。

  「大嫂,快救我呀!大哥要谋财害命。」她赶紧往後一躲。

  他快吐血了,她有财好谋吗?「秋儿,把她交给我,我要亲手扭断她的颈子。」

  「不要呀!大嫂,像我这麽天真可爱的小姑世间难寻,你绝对不能向暴徒妥协。」白震天此刻还真像凶神恶煞。

  「我像暴徒?!」白震天冷笑的咬著牙。「很好,你死定了。」

  「不8212;8212;救……救命呀!大嫂……」

  抖如风中叶的白绿蝶紧紧抓住辛秋橙的後背,畏惧中含著一丝得意,直瞅著气得牙痒痒的白震天,顿时形成三方拉锯状,各不退让。

  倏地,轻笑声化开了僵局。

  「你们兄妹俩闹够了没?我像是隔开江和海的屏障吗?」他们相处的情景让她想起八王爷府里四位爱捣蛋的小姐。

  喜多於忧,乐多於愁,尽管她们贪鲜、好玩,惹出一个又一个的纰漏,但是关怀之心未曾停顿,哪家的兄弟姊妹不是在吵闹中成长。

  三小姐之所以好赌也是她纵容下的成果。

  消灾解厄,息事宁人,四季丫鬟的能干造成小姐们无法无天,反正天缺了一角有人去补,地陷了一洼拿上来填,何必忧虑突来之难。

  有人是该学著放手的时候,将肩上的担子交付予人,留给她的夫君去操心,也让她把自己给赌掉之事负起责任。

  「秋儿,过来,不许理会那丫头。」占有欲强的白震天以蛮横手段将人抢人臂弯歇著。

  眼前一空的小美人儿气得直跺脚。「不公平,你胜之不武。」

  「自个儿找伴去,娘子是我的,你少来烦她。」早该把她送出阁,嫁为人妇。

  「没拜堂就不算数,谁晓得你外面还有多少女人。」最好别跟我抢。白绿蝶嚣张的仰起鼻翼。

  噫!她的话提醒了辛秋橙,眉头打了无数个结,心口微涩,她毕竟不是唯一。

  三妻四妾是男子的权利,尤其是他的身分显赫,若没有几位红粉相伴才是稀奇,要她与人共夫是难如登天,她不该对他松了心房。

  好在一切还来得及挽回,失身不代表一辈子得跟著这个男人,以王爷的仁慈定会收留失贞的她。

  「白绿蝶,你少挑拨。」冷面商首一低首变得多情。「秋儿,昔日的风流帐我会做个了断,不许你放在心上多想。」

  她星眸生辉地灼灼一眨,「哪个猫儿不贪腥,少了爪子还是猫吗?」

  「你敢不相信我的真心?」他可不是说著玩,心驻一人已嫌拥挤,哪有空位再置其他。

  「商人多诡诈,话中半真假,傻女人不好当,请别为难人。」她把娇色收回,恢复一贯的冷静。

  白震天不高兴她刹那间的转变。「你把绿蝶的话当真了?」

  「自古以来,女人的处境皆处於劣势,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该知足了。」她说得冷淡。

  「我的好秋儿,你见过不贪的商人吗?」他不怒反笑的撩戏她肩头乌丝。

  她心口一惊。「做人厚道些才能永保子孙安乐,你要衡量一二。」

  「商场局势变化多端,你以为广开善堂就能获取利润吗?」他一字一字说得分明。

  「你在威胁我?」江河不分家,井海两相隔,她有不好的预感。

  「非也,非也,我的好娘子,赚钱的生意人人想做,没人想亏本吧!」他笑得奸佞。

  可恶,她不会一直处於下风。「好,我会暂时留在白家堡作客。」

  「别太拘束喔!我不认为你舍得离开。」因为他绝对不允许。

  「自负的人容易受挫折,劝你一句,学著谦卑。」她厌恶他话中的笃定,好像她这辈子逃不出他的掌控,注定「葬身」於此。

  「娘子的金科玉律,为夫一定谨记在心,不敢或忘。」他含笑的语气中带著宠溺,让白绿蝶好生羡慕。

  好事要多磨。

  「大哥,你还没娶人家入门呢!这一句娘子未免喊得心酸。」她要大嫂成为她名副其实的大嫂。

  闲懒一笑的白震天抚触著秋儿的唇瓣,「娘子,我是不是该上八王爷府提亲?」

  「地狱离你较近,何不直接跳下去!」她不悦的扭头一偏。

  「有你相伴,何处不是乐土呢!」他会携她同往,一起沉沦。

  「你……无赖。」她微恼的一啐。

  「若能赖到你这位蟾宫仙子,未尝不是为夫的福气。」他有得是手段使她屈服。

  不过,刚易折,柔水断金,他会慢慢地磨,水洗她的锐角,一步步渗入那道土墙,夺取那颗散发金芒的心。

  适时的退让总该有糖吃。「我要出堡一趟。」

  「出堡?!」白震天惑然一睨。

  「别忘了我还有数间赌场得打理,无所事事是闲人的权利。」至少可以暂时避开他。

  赌场?!

  闻言的白绿蝶双瞳蓦地发亮,小脑袋儿转著不难理解的小心思。

  「我赋予你当闲人的权利,那地方龙蛇杂处不适合女子……」

  一只葱白的柔手爬上他的胸膛,止住了大男人自私的话尾。

  「震天,难道你要看我不快乐吗?」微启檀口,辛秋橙用撒娇的目光要求著。

  美人计,千古不衰的绝妙好计。

  英雄折腰。

  「我不想看你太辛苦……」实则不愿别的男人瞧见她的美。

  她主动拉下他的头轻吻薄唇。「让我看见你的真心。」

  微酡的粉颊,媚人的秋波,他醉在刻意营造的美景中,满涨的喜悦吞下饵。

  倏地,她脸色一变的拍拍他大梦初醒的双颊。

  「白堡主,多谢你的恩准。」

  女人是有毒的花儿,轻沾不得。

  「你诳了我。」有些懊恼的白震天捞回她深深一吻,无奈地吻个够本。

  商人嘛!有得有失,他会扳回一城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酷郎掳秋:https://www.sobenshu.com/kulangluqiu/
新书推荐:大侠爱多管闲事 盛世帝女 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 丧家之犬(重生) 瓷爷,狠会撩! 美人风华血成沙 女神 君惜何兮 最璀璨的你 红尘花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