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闹山岭 第5章

推荐阅读:不想红的靖先生 重生之我要离婚 恶魔总裁强势宠:老婆,吃定你 影视位面抽奖传 学霸有个万能商店 古代小媳妇种田记 婚事大吉 网红难当(飞莱横霍) 喜良缘 重生之娇妻保卫战
  昏迷中风清扬只觉得胸口剧痛,似乎被人抱了奔跑,又似乎有人解开他的衣衫,在他胸口敷上一些物事,顿觉一阵清凉,疼痛也似乎略减.更有人向他口中灌入各种汤水,有甜有咸,有苦有涩……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风清扬终于悠悠醒转.胸口仍是隐隐作痛,头胀欲裂,耳际轰鸣.勉强睁开双目环顾四周,发觉自己在一间陌生的小室里,室内布置简陋,却是清洁异常,除了自己躺着的木床,只有几张木桌木椅,那柄冷泉剑及一些随身物品正放在床头矮几上.风清扬心头一阵迷惑,渐渐清醒过来,记起昏迷之前是在与张廷伍比武,被一掌击在胸口.不知是被谁救到此处?这里又是什么地方?那场比武到底如何收场?师兄赵清雷又在何处?那张廷伍自称是酒仙书生的师兄,指责风赵二人暗害酒仙书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间心中忧急,胸口又是一阵疼痛.风清扬解开胸口伤处,见已敷上薄薄一层黑色药膏,药膏下隐约露出一只红色掌印,不禁心中惊异:“这张廷伍不知是何来历,年纪似也不甚大,掌力却如此厉害!若不是有蚕衣护身,恐怕…,唉,我还怪师傅多事!”想到日前不知天高地厚,真是既惊且愧.忽而又想到,“那酒仙书生若与张廷伍武功相若,我一定也远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又是谁加害於他呢?加害他是否只是为了嫁祸于我华山派?亦或这害酒仙书生之人正是张廷伍?”

  想了一回,正欲起身察看四周情形,只听脚步声响,接着屋门推开,一个青衫女子,手中捧只大海碗,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这女子虽是布衣荆钗,但身材纤细,面目温婉娟秀,望之可亲.她抬头猛然发觉风清扬已起身坐在床沿,似是一惊,几乎把碗打翻,不由轻呼一声.风清扬估量此女定与救治自己之人有关,忙道,“姑娘,让我来.”迎上去正想接过那碗,不想牵动伤处,出手稍偏.姑娘见他来接,不知道是不愿让他受累,又或是害羞怕与他的手相碰,双手急缩,一个不小心,竟失手将碗跌翻在地,砰的一声汤水四溅.这一下她更是羞涩,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怎么啦,娟儿?”话声响处,一老汉急匆匆跑了进来,满面焦急之色.看到室中情形,脸色顿和,一叠声笑道:“哈呀,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小兄弟,你总算醒了.别乱动,快回床上歇歇去.娟儿,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把地上收拾收拾,给这位大哥另盛一碗鸡汤来?”边说边把风清扬拽回床上.风清扬见这老者面目慈和,问道:“老伯贵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吗?”

  “不急不急,慢慢说,你先躺下.这儿是吴家村,我老汉姓田,是个木匠,大伙都叫我田木匠.你兄弟带你来的,托我照顾你养伤.”

  “我兄弟?”风清扬心下疑惑,自己那来的兄弟?莫非是赵师兄?“是呀,年纪和你差不多,脸盘方方的,长得和你倒不太像.他说有要事急着回岳阳去,偏偏你受了伤.所以呀,我就把你留下了.别着急,他说过两天就来接你.唉,年轻人爱打报不平是好事,可也不能太意气用事了.你这伤可着实不轻,一昏就是三天,还好总算醒过来了.”

  风清扬心想,既是年纪相仿,自然不是赵师兄了.此人显然没有恶意,只是不知他编排了怎样的故事,这打报不平云云更是不知从何说起,只好问道:“我在这儿已经三天了么?”

  “可不是!刚来那天你可烧得真可怕!还好你兄弟留下的伤药很灵验.”

  风清扬心下暗忖,这伤药似香非香,但驱毒止瘀,通体舒泰,显然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药材,非自己所知的任何名门正派所有.究竟是谁救我至此,赠以灵药?赵师兄又在何处?他不与我在一起,是否是那张廷伍的缘故?他又是否是张廷武的对手?

  问了一回老汉,也不得要领,看来这老汉也不知道此中原委.要想得知事情的端底,恐怕只有回到比武现场一查.向老汉一问,原来此地离开岳阳城不过百里.风清扬恨不得当即就要动身,但一来伤势仍重,二来也想不如等上两天,万一那自称兄弟之人果然转来,也好一谈.于是白天帮父女俩干些粗活,晚上陪老人闲话家常.田老汉很是健谈,娟儿却甚是腼腆,有时风清扬与她谈笑几句,她总是含羞微笑的多,开口回答的少.风清扬出道多年,会得多是慷慨豪侠之士,这般羞涩腼腆内向的少女还是第一回见到.找些平日江湖中的事讲来,娟儿听得甚是津津有味.这一日风清扬正帮着老汉干活,一旁娟儿忽然低低的“咦”了一声.跑去一看,原来她正在洗衣服,顺便把风清扬的蚕衣也放在一起洗了.这蚕衣入手甚轻,娟儿也没在意,和其他衣服一起放在水里.过一会儿,却见蚕衣已慢慢的却独自漂到一角,把别的衣服都远远推开半尺之外.将蚕衣放了回去,过不多时则又独自漂开,好像有一种拒力在不断向外散发着.从水里拿出来,则滴水不沾,一个个水珠沿着蚕衣滚下来,恰似珠落玉盘.此衣一向由华山气宗执管,这种景象风清扬也是第一次见到,甚感有趣.娟儿更是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好奇.睫毛上挂个水珠来不及擦去,阳光下一闪一闪.转眼四天过去了,那“兄弟”仍然不见踪影.风清扬的伤势已经痊愈,心中挂念赵师兄,于是告别二人,向岳阳城方向走去.虽只四日,三人处得已甚融洽.临别依依,三人均感不舍.风清扬走出很远时,回首仍能望见娟儿纤秀的身影.风清扬展开轻功,正午时分就赶到岳阳城边的那片树林.那几棵被利器削过的丈高老树依然枯立,地下足印纷乱,却是一个人影也无.忽然发现一棵树干上有片暗色血迹,风清扬心下一惊:这并非当日自己呕血的位置!难道另外有人受伤?来回勘探几回,茫然不得要领,于是奔至岳阳城内,希望在街巷中找出线索.烈日当头,街中行人甚是稀少,想来前些时聚於此地的众多好事之徒多已散去.走了许久,不见一个武林人士.风清扬近年来虽然曾经多次行走江湖,但多有师友相伴,此刻孤身一人,且诸事不明,不禁有些茫然.行至湖畔,但见水波浩浩,横无际涯.只觉自己就象一叶扁舟,于万顷一碧中,不知何处而行.举目四望,不远处一座酒楼雕梁画栋,甚是辉煌,楼前招牌黑底金字,正是“醉仙楼”三字.风清扬想起这乃是酒仙书生原先约定比武之处,于是快步走去。

  醉仙楼内只有稀稀少少几桌客人。风清扬选了靠窗口的一张桌子坐下,点了几样小菜和一壶老酒,一边自斟自饮一边观察店中客人.正沉吟间,店门外叽叽喳喳走来一群小童,一声高过一声的吵嚷不休:

  “咦,这儿有家饭馆,咱们进去吃饭吧.”

  “这不是饭馆,是酒馆!招牌上明明写着醉山楼.”

  “酒馆和饭馆还不是一回事,反正都有酒有饭.”

  “那山字旁边还有个人字,这叫做醉仙楼.”

  “有人没人都是山嘛,难道山上走个人就变成海了?”

  “变成海大概不会,不过山可能会被压矮一点.”

  说话间几人已涌进店来.只见他们一共六人,最大的十一二岁,最小的只有七八岁.身材高矮参差不同,六张脸却如同一个模子里塑出来:明明是唇红齿白,五官各自清秀,放在一起却似长错了地方,互相不服,看上去甚是滑稽.更有脸长惊人,足足有脸宽的三倍.一时间店里的客人都停箸侧目,众人微笑之中,都有一种“看这六个小童,其父母之丑可想而知.”的感觉.进得店来六张嘴仍是叽叽喳喳不停.门口一条大汉似是店里的保镖,走过去拦住他们道:“去去去,到外面去,我们醉仙楼不是你们玩的地方!”边说边挥手将六人向门外赶.那六人身形一闪分开,各自出手,不知怎么的,大汉唉呦一声已被掀翻在地.较年长的四个小童按住大汉的四肢,另外两人跳在大汉身上,乱踢乱踏.那大汉徒有一身横肉,却被这六个小儿整得杀猪也似大叫.立时有两个店伙跑来叫道,“使不得!使不得!六位小兄弟快放手吧.六位要吃些什么,我们马上就送来.快放了他吧!”他们见那平时威风十足的保镖也被掀翻在地,毫无还手之力,自是不敢上前动手,只在一旁苦劝.六小儿肚子也着实有些饿了,于是跃到店伙周围,七嘴八舌的点菜.一个问道:“你们这里什么东西最好吃?”一个道:“有没有豆腐?”另一个奇怪道,“总听人说吃豆腐吃豆腐,豆腐到底有什么好吃?”一个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有本事的男人都喜欢吃豆腐.这吃豆腐的滋味好极了!”前一个不服道,“你也没吃过,又怎么知道?我问你应该怎么样吃豆腐?”另一个却问道,“你们有没有酒?”店伙生怕一不小心也被按在地下痛打,只是一叠声的道,“好!好!有!有!我们这儿什么都有!”心中暗叹,也不知他们给不给银子.好容易六人放过了店伙,在店中捡了最大的一张桌子坐下.其中一人又想起进门时的话题:“还是我说得对吧,那个字念仙,不念山.连刚才的店伙也说这里是醉仙楼.”

  另一人道,“第一,怎么见得店伙的话就是对的呢?要比起学问来谁还比得过我桃花童?第二,这醉仙一词,大大讲不通.既是神仙,那就是说喝酒从来不会醉的意思.你怎么可能把神仙灌醉?”

  另一人道,“也不是什么神仙都不会喝醉.酒仙才是喝不醉的意思,但这里的仙字,难道就不能是书仙,花仙?”

  又一人却道,“即使是酒仙,怎么就一定不会醉?前日那酒仙书生手脚乱舞的样子,分明是醉的一塌糊涂.”

  前一人道,“酒仙书生不一定就是酒仙.酒仙怎么会被人绑起来?”

  “把他灌醉了,就绑起来了.”

  “酒仙不会醉,你怎么灌醉他?”

  风清扬初见这六童之时,只是觉得又奇怪又好笑.后来见他们打倒那大汉,分进合击,配合之巧,是很高明的手法,此刻听他们说起酒仙书生,心中一动,顿时留上了神.心想难道这六个小孩竟见过酒仙书生?

  于是风清扬走到六小儿桌边问道,“请问六位小兄弟,你们叫什么名字啊?”六人见到有人与他们说话,都十分高兴,争先恐后的答道,“我叫桃根童,是他们的大哥.”“我叫桃干童.”“我叫桃枝童.”“我叫桃叶童.”“我叫桃实童.”“我叫桃花童.”“我们桃谷六童,出道来未遇敌手,威名远扬,你一定是听说过的.”风清扬听他们有这样好玩的名字,不禁微笑,连声答道,“久仰,久仰.”六人听了都眉花眼笑,高兴异常,把风清扬拉在桌旁,连声道,“来来,喝酒,吃菜!”“这一盘比较好吃!”“你以后跟人提起来,说起和我们桃谷六童一桌喝过酒,别人一定羡慕得不得了!”

  风清扬喝了一口桃枝童递来的美酒,却原来是一盅糖水,想来是店伙见他们年纪太小,就以水作酒了.好在六童也未喝过真酒,兀自吹嘘不停,“你若是觉得这酒太烈,就要少喝一些,千万不可和我们比.我们兄弟酒量惊人,千杯不醉,你们寻常人就不行了.”桃根童说得兴起,更一口灌下糖水,豪气干云的喊道,“伙计,再拿一坛酒来!”

  闹了一会儿,风清扬好容易找个机会问道,“刚才听到六位谈起酒仙书生,想来你们一定认识他了?”桃叶童道,“酒仙书生?我们当然认识.”桃花童道,“我兄弟见闻广博,你问我们算是问对了人.”桃根童道,“我们不但认识他,昨天还见过他.”桃实童忙道,“是我先见到他的!”

  风清扬忙问,“你们昨天见到他了?是在什么地方?”想到一找着酒仙书生,许多疑问就可以迎刃而解,声音也不觉有些激动起来.桃根童道,“是呀,我们昨天还见着他来,就在山那边的一个破屋子后.”桃实童又道,“是我先瞧见他的!”桃叶童道,“我们兄弟在山那边练武,桃实童输了我一招,要赔我两只知了……”桃实童道,“谁说我输给了你?!”桃叶童也不理会,续道,“他输了我之后,就满地找树要抓知了,又见那边有个破房子,就嚷嚷着要去拿一根长杆……”

  桃实童道,“是呀,我想去屋里找一根竹杆,刚翻墙进去,就见后院的树上吊着酒仙书生,被绑了手臂,扭来扭去.”桃根童道,“不对不对,他嘴里堵着东西不能说话,你怎么知道他就是酒仙书生?所以你只看见了一个人被吊在树上,而没有看见酒仙书生被吊在树上.”桃花童忙嚷道,“是我先问他是谁,他在回答我时说他是酒仙书生,所以是我先看见他的!”桃叶童却道,“是我拿出他嘴里的布的,不然他怎么能回答你?”

  风清扬心中焦急,偏偏这六小儿夹缠不清,争来吵去,叽哩呱啦说到此时风清扬方听出了个大概,原来这酒仙书生还真被人擒去绑了起来.忙又问道,“那你们把他解下来了么?他又说些什么?”

  桃花童道,“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叫酒仙书生.”桃干童道,“这可真是奇怪,难道他的酒量比我们兄弟还好么?我就跟他比酒赢了他.”桃花童道,“他叫什么书生,那一定读过不少书了,我问他敢不敢跟我比学问.他肯定是听说过我的大名,比也不敢比就认输了.”桃根童道,“我就问他敢跟我兄弟比什么,他说久仰我们的大名,佩服得五体投地,自知什么都比不上,只求我们赶快放他下来.”

  风清扬想到酒仙书生当时身处奇险,偏偏遇上这么六个顽童纠缠不清,处境之尴尬,不禁莞尔.想那酒仙书生因不愿拖延时间而认输尚为可能,这佩服的五体投地之言就或许掺了水分,那比酒赢了他云云更是不可信.忙又问道,“那你们放他下来了么?”

  桃叶童道,“他既久仰我们兄弟的大名,我们自然要救他了!也好让他亲眼见到我们的侠义之行.”桃花童道,“可我们刚刚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他就一溜烟的跑掉了.”桃根童道,“他一定是急着跑到江湖上去传颂我们桃谷六童的名字.”桃花童却道,“不对,他是怕跟我比学问,赶快跑掉了.”桃干童道,“他是怕跟我比酒量!”桃实童道,“这个人轻功倒还不错,只是比起我们六个来就差的远了!”桃叶童道,“是呀,我们追了一会儿,看他跑得太慢,就由他去了.”桃实童道,“我们根本没有追.”

  风清扬一阵失望,看来这酒仙书生又不知去了哪里,这一线索就又断掉了.再追问桃谷六童当时酒仙书生的言语,却毫无所获,无非是一些如何对他们兄弟六人佩服久仰,甘拜下风,他们如何侠义救人之类.桃叶童忽然想起,对桃实童道,“你还没有赔我的两只知了呢!”

  正不知作何处,忽然脚步声响,门外走进一人.风清扬抬眼一看,正是比武那日曾一路跟随自己和赵师兄的那个少年.面方耳长,满脸笑嘻嘻的,神情散漫.——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哭闹山岭:https://www.sobenshu.com/kunaoshanling/
新书推荐:上位 坐怀谁不乱 重生娱乐圈之巨星再临 春迟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故乡面和花朵 锦言绣年 绝色芳华:鬼妃传 社会欠我一个哥 老公的私密按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