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道干烧明虾 第四章

推荐阅读:帮你减肥,管瘦 游戏开发巨头 头牌小婢 [综]要养九个孩子我好累 三国猛将集团 网游之荒古时代 神级阅读系统 梦一场,谁为谁荒唐 天价婚约 演艺尖峰
  早晨的阳光,自小窗台照射进来,席蓝晴不觉地翻了个身避开阳光,倒头继续大睡。

  今天是她逃离那个讨厌鬼的第一天,不好好的睡一下就太对不起自己了,顺便补充一下昨天耗掉的体力也不错。

  不过就是有一点不满意的地方。

  翁文的床还真小,他一个大男人睡这么小的一张床,不会很不舒服吗?

  她感到极为不适的转过身,大手往旁边一捞,将一旁的棉被拉到胸前盖住。

  是她感觉错误吗?刚才在拉棉被的时候好像……好像碰到一个人?

  是翁文吗?应该不可能,他的胆子没大到敢跟她同睡一张床,因为他非常清楚下场会有多凄惨。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席蓝晴睁大眼,瞪向睡在她一旁的男子,从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的惊讶,都让她万万想不到那个不怕死的人竟然是他。

  天啊!他怎么又来了?

  “早安。”石烈宇睡眼惺忪的朝她一笑。他发现床太大也未必是件好事,就拿昨晚来说,还真是好眠的一夜。

  他决定放弃将她房间的床换大一点的念头,否则他又怎么可能抱着她睡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席蓝晴肯定他会在这里绝对不是在作梦,但她还是愣了好半晌。“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莫非她还是在家里?

  “这里不错,我为什么不能来?”他故意反问她。

  席蓝晴巡视了下房间,确定这里是翁文的住处。“你……又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他应该不知道她在这里才对,而且……问题是,他又是怎么进来的,翁文呢?

  席蓝晴掀开棉被来到客厅。“翁文,你给我死出来!”那个天杀的王八蛋竟敢出卖她!

  石烈宇也跟着她屁股后面出来,睡眼惺忪的倚着墙,打了个呵欠。“翁文已经把这个地方借给我,现在大概已经躲起来了。”应该是这样,记得昨晚他过来接他的时候,害怕得跟什么似的。

  “他……你……到底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他们俩是什么时候串通好的?可恶!真是气死她了,这个男人到底跟她有什么仇,为什么老是阴魂不散的跟着她不放?

  “没为什么,就是喜欢罗!”石烈宇倒挺老实的。

  “你喜欢,可是我不喜欢。”她讨厌死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了。“拜托你不要一直跟着我行不行?”

  “不行。”他答得倒是十分干脆。

  她一愣,他说得还真直接。“为什么?”席蓝晴的气焰顿时灭了一半,肩膀也垮了下来。

  “喜欢。”两个宇简单说明一切。

  “我不喜欢。”席蓝晴很不满的瞪着他。

  “我喜欢。”回看她,他爱死了。

  “我不喜欢,而且非常讨厌你。”她万分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带他回家,后悔那晚为什么要出门,后悔那时候为什么不直接把他送到医院,更后悔那时候为什么要一个人把他留在客厅,她明明就非常清楚她老爸和老妈的个性,否则也绝不会有今天。

  “我非常喜欢你。”这是他真情的告白。

  闻言,席蓝晴的心漏跳了一拍,石烈宇认真的表情让她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她说出口的话,却明显的和她的心意南辕北辙。“我讨厌你。”她还回他一个嫌恶的嘴脸。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是非常讨厌他的,而且是打从心里的讨厌。

  “这我知道。”他没有半点的不悦,反倒还有所期待似的。

  “不过没关系,感情是可以用时间培养的。”

  席蓝晴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跳动得越来越快的心跳,就连心跳声都清楚的仿佛在耳边般,天啊!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脸红心跳的?

  “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和我培养更深刻的感情吧!”他挑了挑眉,表情暖昧中带点邪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脸皮竟然这么厚,而且还会说出这种活来,但是石烈宇却没有半点后悔的念头,喜欢她的信念反倒愈是坚定。

  席蓝晴又是一愣愣。心中的念头是:他好无赖!不过她却对这个无赖的表白有一点动心,她紊乱的心跳就是最好的明。

  天啊!她到底怎么了?

  她深深的做了个深呼吸,抚平小鹿乱撞的情绪后,硬是在脸上挤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非常的介意。”开什么玩笑,她怎么可能和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培养那种感情嘛!

  石烈宇早猜到她会这么说,并不怎么感到讶异,只是对着她将嘴角微微上扬,转身走回了房间。

  别以为他是打了退堂鼓,打算就此放她一马,其实他只是要回房换件衣服,出门去吃早餐,这样才有体力和她继续应战下去。

  吃早餐的时候,石烈宇的日光不里有意无意的直打量着她的吃相,他发现席蓝晴对吃的挺挑剔的。

  就好比她面前的荷包蛋,她只吃了中间约1分熟蛋黄的部分,蛋白的部分也只吃了一小口,其他的就不碰了。

  又如她点了份蛋饼,她先吃饼皮的部分,再慢慢吃中间包的馅料,眉心不由自主的蹙着,好像在吃什么难吃的东西样。

  而喝饮料的时候也是一样,先啖一小口试试味道,觉得不错的时候才吸一大口,但表情还是一样很难看。

  “你好像对吃很挑剔。”他问。瞧她的脸皱得跟什么似的,好难看。

  “还好。”她放下筷子,似乎不打算将它们吃完。

  “不吃了吗?”他看了下她眼前的东西,她根本没吃多少。

  席蓝晴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我很饱。”她对吃的东西其实非常挑剔,只要她觉得不好吃或不喜欢的东西,她几乎不爱碰。

  “可是你没有吃多少。”才吃这么几口就说饱,分明是不合胃口。

  “我吃不多。”

  石烈宇也没多说什么,低头赶紧将早餐吃完,他想到一个不错的办法,说不定可以让她动心喔!

  在回家的路上,他顺势绕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菜,席蓝晴不禁狐疑的想,他该不会是想下厨吧!

  不过她也没多问,因为在她的观念里,男人是厨艺白痴,会下厨的根本没几个,至于能煮得好吃的,那根本是不可能有的。

  所以,她对于石烈宇煮出来的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更别说抱任何希望。

  但是,事情似乎超出她的预料。

  看他手脚俐落的穿梭在厨房间,厨房也传出阵阵令人垂涎三尺的香味,似乎真有那么一回事,而她的肚子也饿了。

  看起来美味无比的菜一道道上桌,席蓝晴又是吞口水又是抹嘴的,尤其是眼前这道干烧明虾,最、最、最具诱惑。

  她最爱吃虾子罗!

  “肚子饿了吗?”他将最后一道酸菜肚肉汤端上桌。

  席蓝晴点了点头,对着于烧明虾猛擦口水。看起来真的好好吃,不知道它的味道有没有外观看起来那么好吃。

  “快吃吧!”看她对着干烧明虾猛擦口水的模样,八成是饿昏了。

  席蓝晴迫不及待的动起筷,先是试吃个一小口,味道似乎让她很满意,表情也跟着不一样了。她动筷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接着是大口、大口的吃着他煮的菜,心里是赞叹声连连。

  哇!都好好吃。

  想不到他的手艺可以媲美五星级饭店厨师耶!每一道菜都好好吃。

  石烈宇见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心里是高兴得不得了,说不定他的计划会奏效也说不定,先抓住她的胃,再来要抓住她的心就容易多了。

  席蓝晴一直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朝她射来,虽然知道是他,但还是让她的心乱跳一通,而且心里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她说不上来,甚至还有一种……想留住他的感觉?

  天啊!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她该不会被他的厨艺收买了吧!

  过了几天,席蓝晴越来越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开始她对石烈宇是敬而远之,但是却没有任何想赶他走的念头,他们还在同一屋檐下和平共处了好几天,只是她都当他是隐形人般,有看没有到。

  在最近这几天,因为江翁文不知躲到哪里避难去了,席蓝晴也没工作可接,整天闲着没事可做,只能呆愣愣地望着窗外发呆。

  其实,她还挺喜欢这样的生活。

  她每天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石烈宇那张脸,纵使已经在一起好几天了,可就是很不习惯,而且她身上没有半毛钱,那晚赚来的钱也给了江翁文,当作向他租房子的租金,也就是说这些天,吃、穿都得靠石烈宇,这也就是为什么她没有赶他走的原因。

  看来,她是真的被他的手艺收买了。

  不过,她倒是过得挺舒服的,每天吃饱睡、睡饱吃,不用做家事只要负责看电视,不用下厨张罗吃的,只要负责把肚子喂饱就行了。

  这样的日子可说是她梦寐以求的。

  就拿现在来说,席蓝晴垂涎三尺的看着石烈宇早已煮好,放在桌上香喷喷的早饭,迫不及待地想尝尝它的美味。

  这些天,席蓝晴发现石烈宇有很多令她惊讶的地方,就拿他的厨艺来说,比她老妈烧了二十几年菜的手艺好,而且是好太多倍了。每天,他都张罗许多好吃的,而且菜色都没有重复,每一道菜都好好吃。

  这种人间美味,不必花到任何的钱就可以吃到,她实在是太幸福了。

  很快的来到接近中午时间,不知是不是她临时良心发现,竟然有股想下厨的冲动,而她后来也真的有所行动的下厨去了。

  然后她才知道,原来做一份简单的番茄炒蛋,对她来说其实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奇怪了,外面卖的番茄炒蛋颜色是那么漂亮,蛋是炒成金

  黄色,番茄也是炒得又香又软的,看起来就是香甜可口,不过她的蕃茄炒蛋在锅子里已经炒了二十分钟了,为什么还是白白黑黑的,还有一块块黑色的不知名物体,让席蓝晴百思不得其解。

  “你在煮什么?”石烈宇双手抱胸,看着灰头土脸的她。

  “呃……我在做番茄炒蛋。”虽然它看起来不像。

  石烈宇张开嘴正要说什么,突然叫道:“失火了。”

  他手脚俐落的闪过她身边,一边关掉瓦斯,一面在平底锅内倒入一大碗的水,然后他转过身来,怒瞪着她。

  “你在搞什么鬼?”他忍不住提高音量。

  “我在煮饭。”席蓝晴应得理直气壮。

  石烈宇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世界上大概只有她有这等本事,明明就是差点引起火灾的罪魁祸首,却还是能理直气壮,大声的跟他说——她在煮饭。

  “我只是想试试自己的厨艺。”第一次有做错事的感觉,而且还是那种无法用暴力掩饰的事实。

  “试试厨艺?那你现在觉得自己的厨艺如何?”石烈宇瞥了眼她的杰作,很难不摇头。

  “我想……”她瞥了眼锅子,突然哇哇大叫。“看看你做的好事!”席蓝晴激动得指着锅子大叫。

  她精心呵护许久的宝贝现在竟然已经变成这般恐怖状,表面还浮着一块块焦黑吓人的东西。

  石烈宇实在很不想提醒她,他在未解救它之前,它其实已经是这等吓人的模样了。“哪有人炒菜不放油的?”这个厨艺白痴。

  “要放油?”席蓝晴毫不掩饰,惊讶的问。

  石烈宇的嘴角扯动了下。她那是什么表情?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为什么不用锅铲翻炒?”哪有人炒菜像她这样,不放油的算了,只把材料全、丢进去,便像个木头入站在旁边动也不动的。

  “锅铲?那不是菜要起锅时才用得到的吗?”原来锅铲有这样的用途呀!现在她知道了。

  “你以为把东西全丢进锅子里,然后开火,就可以等着吃了?”他以一种看稀有动物的奇怪眼神看着她。

  席蓝晴低下头,默不作声。她是真的这样以为。

  “还有,你哪时候吃过蛋壳?哪有人将整颗蛋丢进去锅里炒的?”这个笨女人,竟然连这种幼稚园小朋友都了解的道理都不知道的。

  “有呀!我只是想说等要吃的时候再剥壳就好啦!”

  “你以为这是水煮蛋呀!”他快被这个厨艺白痴给气死,她竟然连炒蛋跟水煮蛋都分不清楚。

  “还不一样都是蛋。”这两样东西在她的印象中其实也没什么差别,反正最后都是要吞下肚的。

  “还有,你哪时吃的番茄炒蛋的番茄是整颗的?起码也要切一下。”她竟然也将整颗番茄丢下锅,连切都没切。

  “我……我忘了。”席蓝晴随便找个借口。在他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她才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石烈宇显然当她是厨艺白痴兼低能儿,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她。

  他拉高衣袖,高大的身躯在狭小的厨房中穿梭,席蓝晴看他俐落的这边炒炒,那边弄弄的,好像很有两下子的样子,看得她手都跟着痒了。

  “我也要帮忙。”她兴匆匆的大叫。

  石烈宇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眼里写着“别吧!”,接着冷冷的道:“你去外面坐着就行了。”他朝她泼了一大桶冷水。

  “我不……”

  “那中午就不准你吃饭。”他不希望他精湛的厨艺毁在她手上。

  席蓝晴眉头一皱,小嘴一扁,摆明在向他抗议,但她还是乖乖的到外面的餐桌坐下。要不是为了肚皮,她才不可能这样委屈自己哩!

  不过,那也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一餐,之后她便许下宏愿,要努力的、用力的学习,但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自己宝贵的肚皮。

  不过这份努力的时间——不是现在。

  在席蓝晴大喊无聊嫌闷的时候,又到了晚餐时间。

  这也让她不禁怨叹自己像只母猪,吃饱睡、睡饱吃的生活是很惬意没错,但她实在不想让自己过得跟头母猪一样。

  她低头望着自己微凸的小腹,这些日子不知胖了多少,裤子好像也有点紧,不行!她得减肥才行,今天的晚餐就不要吃好了。

  才这么想,一股菜香悄悄地飘进席蓝晴的鼻腔,然后肚子超级不配合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她忍不住深深的用力吸吸鼻子。

  哇!好香。她的脚完全不受她控制的走到饭厅,眼睛像着了魔般盯着满满一桌的菜,不禁狂吞口水、馋相毕露。

  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也不断的提醒她:好饿呀!快饿死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微凸的小腹,她不禁迟疑了起来。不吃好像又很可惜,算丫!就吃一颗卤蛋好了。

  于是,她悄悄地拿了颗卤蛋,正当她心满意足的想要把卤蛋朝嘴里欣时、突地……

  “你怎么可以偷吃。”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这声音对她而言犹如青天霹雳,吓得她整个人跳起来。她作贼心虚的想湮灭证据,迅速将整颗蛋塞进嘴里。

  “谁说……谁说偶……偶偷吃。”她差点被呛着。

  石烈宇在心中叹了口气,双眉也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表情增添几许严肃。这女人嘴里含着颗大卤蛋,讲话都口齿不清了,竟还想耍赖。

  趁这个时候,席蓝晴迅速的转过身,赶紧咀嚼,目光根本不敢看他,以最快的速度毁尸灭迹。

  当她咽到剩最后一口寸,她的目光才敢移到石烈宇的脸上,但她不看还好,一看竟当场傻眼,吞咽的动作也因此停下。

  哇!刮掉落腮胡后,他怎么就变成一个大帅哥啦!

  瘦削但带着几分粗扩气息的脸,坚毅有型的下巴、炯炯有神的黑眸、抿紧的嘴唇及微蹙的浓眉……比她第一次见到他时还帅。

  天啊!她在耍什么花痴?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已经非常的清楚知道他这表情正告诉她,她正处在一个岌岌可危的处境下,她竟然还盯着他瞧。

  她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唔——”

  席蓝晴顿时涨红了脸,一手握着脖子,另一手猛拍自己的胸口,她就快因为一颗蛋而小命不保了。

  石烈宇不疾不徐的倒了杯茶,他不着急是因为想给她一个教训,谁教她要偷吃。

  好不容意咽下一口气,席蓝晴的下一个动作就是怒瞪着他。然后用“孔武有力”的手指猛戳他宽阔的胸膛,一点山不感激他刚才救了她宝贝的生命。

  “你要死了是不是?没事跑去刮什么胡子啊,你以为自己长得俊、长得帅就可以……”可以什么?他好像什么事都没做耶!但是他突然冒出来就是不对。“要不是因为你突然跑出来,也不

  会害我差点被一颗卤蛋噎死。”

  她看见他的目光闪了闪,眼底浮现一抹古怪神色,似乎有些温柔、有些纵容?但最令她不舒服的是他唇边那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很吸引你?”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代表她其实对他有那么一点动心。

  “自大狂。”被说中心事,席蓝晴首先是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但仍死鸭子嘴硬。

  石烈宇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微扬起唇角,饶富兴味的看着她。

  奇怪!他在笑什么?

  在他的注视下,席蓝晴却莫名的不安起来,尤其是他的笑容,感觉邪邪的、坏坏的、好像正在计划什么般,怪恐怖的。但是,每一次当他这样笑的时候,她的心就会无端的乱跳起来,怪怪的。

  “蓝晴,你还好吧?”她怎么突然安静下来?

  “我……我没事。”她赶紧拉回神智,“只是……饿昏了。”她找个借口,赶紧坐下来埋头大吃。

  石烈宇看她狼吞虎咽的模样,一抹极淡的笑意浮现眼底,原本烦乱的心情被她这么一闹,也好了起来。

  下午他打了两通电话,一通打给秘书,另一通则打给一家颇富盛名的保全公司,要他们开始凋查,或许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你干嘛不吃,发什么呆?”她一个人猛吃也挺不好意思的,而且这些菜都是他煮的,还是叫他一下好了。

  石烈宇拉回神智,眼前的状况告诉他,若再不动筷,就要饿肚子了,他也赶紧加入大快朵颐的行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来一道干烧明虾:https://www.sobenshu.com/laiyidaoganshaomingxia/
新书推荐:重生之占你为己有 特工妈咪好V5 我和总统有场恋爱! 隐婚独宠:BOSS的心尖娇妻 微微一笑很倾城 尸魂落魄 田园蜜宠 算不出流年(颜色) 凶神 穿成霸总的佛系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