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眼睛黑头发 第五节

推荐阅读:先婚厚爱:误惹天价首席 吃货小娘子 [综]打击罪犯的一百种方法 如意缘 重生之王者时代 因为风就在那里 亿万歌后乖乖就擒 陷入纯情:权少的私宠 自爆已婚后,粉丝迷上了我老婆 简妃传
  这时她别无他求,只要他到平潮的性器上来。她分开双腿,以便让他身处双腿的凹陷处。

  他身处分开的双腿的凹陷处。

  他的头抵在守护体内那东西的微开的器官上方。

  他的脸冲着这件珍品,已经进入了湿润处,呼吸声中,几乎触到了她的唇。他在一种让人潸然泪下的顺从的状态下,双眼紧闭,在那平坦、令人厌恶的性器官上呆了很久。就在这时她对他说她真正的情人就是他,因为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她。他从来没有欲望,他的嘴凑得那么近,这难以忍受,但他还得干,用他的嘴去爱,像她那样去爱,她喜欢使她快活的人,她大声说她爱他,她爱这样做,他是谁对她来说无关紧要,就像她是谁对他也无关紧要一样。

  她不再叫喊。

  他躲到靠门的墙边。他说:“随我去吧,一切都不管用,我绝对不行。”

  她脸朝地俯卧着。她愤怒地叫喊着,竭力克制着自己的动作。接着她不再叫喊,她哭了起来。随后她睡着了。他走到她身边。他叫醒她,要她说说她的想法。她觉得他们若要分手为时已晚。

  她转过头去。他回到墙边。她说:“也许爱情会在这样一种可怕的方式下存在。”

  她蒙着黑丝巾,一直睡到天大亮。

  第二天她走到墙边。她又睡了整整一夜。他没叫醒她。他没和她说话。她在天亮时走了。被单已经叠好。灯亮着。他睡了,他没有听见她离开。

  他留在房间里。恐惧突然消失了。

  狂风暴雨。他呆在那里,他没有关灯,他滞留在灯光里。

  这天晚上她没来。已经过了她平时来的时刻。他没睡。他等着杀死她,他要亲手杀死她。

  她一直到深夜才来,已经接近黎明了。她说是由于暴风雨的缘故才晚到的。她走向靠海的墙边,始终是那个位置。她相信他肯定没睡着。她像往常一样肥衣服扔在地上,急于进入梦乡。她盖上被单,转身对着墙壁。睡意顿时袭来,她睡了。

  在她人睡的当口,他开口了。他对她说,她将在预定的逗留时间结束之前被撵走。她似乎没听见他说话,她什么都没听见。

  他哭了。

  只有当她在这里,在这个只属于他却被她问人的地方,他才哭。只有在这时,即他希望她只有在他要求时才来这里而她却不请自来时,他才哭。很快,这哭泣变得毫无缘由,一如倦意袭来。他哭泣是因为她,她睡了。有时,她在夜晚暗暗哭泣,悄无声息。

  当她裹在被单里睡着时,他一定很想享用这个女人,看看流在体腔里的热血,从中享受到反常的、可鄙的快感。但是这只有在她死去时才办得到,而他已经忘了要杀死她。

  他对她说,她在解释晚到的理由时撒了谎。他嘴里老是冒出同一个词:撒谎。证据就是她睡了。他可以尽兴地说,因为她睡了。她像别的女人们一样撒谎,因为她睡了。

  他嚷道:明天她将永远离开这个房间。他想清静一点。他还有让警察上门之外的事要干。他要紧闭房门,她再也不能进来。

  他要关掉电灯,让她以为里面没人。他要对她说:没有必要再来,不要再来。

  他闭上眼睛。他想听,想看:房间里漆黑黑的。下面的门缝里不透一丝光线。她敲JI,他没应,于是她大叫开门。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她请求他开门。是我,开门。他可以想象出她在城里独自一身,或置身于过路的人群之中。当她在天黑时分到来时,他已经在想象,他已经这样想象过她。但是他不能想象她站在关闭的门前。她立刻就会明白。她会立刻明白,紧闭的房门是个骗局。也许她一看到没有灯光就会明白。

  他在欺骗自己。他重新开始说:不,她不会叫喊,她将不敲门就离去,不再回来。杀人,一去不返,永远消失,如果这一切发生,那便是她的所为。看着她睡觉,他忽然明白了这一点:她不会回来,因为她相信别人告诉她的一切。同样,她睡了,她相信他。

  他睡了很长时间。当他醒来时,已经是晌午了。阳光灿烂。无情的日光亮晃晃地透过门缝钻进房间。

  她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一阵奇特、异常且伴着恶心的眩晕突然涌上他的脑门。是不幸,却又是他咎由自取。他熟知其中的成份和内容。

  他关上了散射出黄光的灯,躺在房间的地板上,几番入睡几番梦醒,他不去大门紧闭的厨房用餐。他没有开门,他呆在房间里。他守着房间,还有孤独。

  她到达的时间迫近时,他断定她将自行离去,她应该自觉地意识到,他决不会对她发号施令。

  他很想找个人说话。可是什么人也没有,她没在那里与他说话。这痛苦是显而易见的,就在房间里,使脑子和双手都丧失了活动的力量。痛苦平缓了孤独,令他想到他也许会死去。

  墙边,是她折叠好的被单。她像受到邀请的客人一样,把被单仔细地堆放在地上。他走向叠齐的被单,打开后把自己裹在里面:突如其来的寒冷。

  晚上,她敲着洞开的房门。

  我们无法知道,男演员说,故事的主角是什么人或者为什么是这些人。

  有时,为了能正视他们,就听凭他们长久地处于沉寂之中:在他们周围,是定格不动、悄无声息的演员们;而灯光下的他们,则对这种沉寂惊讶不已。

  她经常睡着。而他则注视着她。

  有时,在睡意蒙盼中,他们的手碰到了一起,但立刻就缩了回去。

  他们被灯光照得目眩眼花,他们一丝不挂,裸露着性器,成为没有目光的,赫然醒目的造物。

  接连几个夜晚,除了睡眠以外,什么也没有发生。夏日发生的事件几乎被人遗忘。

  偶尔,由于心不在焉,他们的身体互相靠近,互相接触,于是有了几分清醒,但旋即又被睡意带走。他们的身体一但贴住,便不再动弹。直到两人中的一个转身离去。说不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始终不看一眼。没有片言只语。

  有时他们也交谈。他们的话题与房间里发生的事毫无关联,涉及房间里的事他们一点儿都不谈。

  有时她转过脸去,抵挡着某种外来的威胁,动物的叫喊、刮向房门的风、还有他那矫饰的嘴和温柔的目光。她总是在一次次地昏昏人睡。有时,黎明将近时,她会睡得比任何时候都熟。只感觉得到隐隐约约的呼吸。他有时不免会想象身边是一头沉睡的牲畜。

  早晨,他听见她出去了。不过这也是隐隐约约的感觉。他没有动弹。几乎让人相信他在早晨同样睡得很沉。而她就当他真的睡着了那样自行其事。

  有时,简直可以说除了这种假象,什么都没发生。

  一到晚上,她按时出现在这里,裸露的身子躺在白被单上,在灯光下暴露无遗。

  她装出死去的样子,脸上蒙着黑丝巾。这正是他在心情很坏的日子里所想象的。

  显然依旧是夜晚。室外没有一丝光线。他绕着白被单走动,转身。

  大海逼近了房间。早晨想必不远了。紧临墙围的正是永无倦意的大海。正是它那迟缓、外露的喧哗带来了死亡。

  她睁开了双眼。

  他们没有对视。

  如此持续了好几个夜晚。

  没有任何外在的定义可以说明他们正活着。没有任何方法可以避免痛苦。

  她在睡。

  他在哭。

  他为夏夜遥远的印象哭泣。他需要她,他需要她在房间里为蓝眼睛黑头发的外国小伙子哭泣。

  房间里没有她,印象就会贫枯乏味;她榨枯了他的心、他的欲望。

  他看不见那身体。只因为它套上了白衣服,一件白衬衫。

  苍白,他很苍白。他来自北方,那神秘的国度。

  身材高大。嗓音,他不知道。

  他不再动弹。他重又从旅馆的花园走到大厅的窗前。

  他闭目谛听。他听见了喊声,始终弄不懂其中的含义。等他睁开眼睛时已经太晚了:蓝眼睛的人悄然走向敞开的窗户。

  在她面前,他没有谈及他。他没想到要这么做。他不谈他的生活。他从未想过可以这样做。他不知该使用什么字眼或句子。对他们来说,他们发生的事不外乎是沉默或笑声,有时会和她们一起哭泣。

  她看着他。他不在时她就是这样注视他的,正如他在场时一样。充满无声的形象,痛苦不堪,急于找寻一件失落的东西,并且购得其中一件他还没有的东西——一下子变成生存原因的那套服装、那块表、那位情人、那辆车。无论他在哪里,也不管他干什么,灾难唯独和他难舍难分。

  她可以接连几夜久久地注视他。他发现她的眼睛睁着。他朝她莞然一笑,好像他终于摘下面具,尴尬不已,没完没了地为活着,为要活下去而抱歉。

  她为了让他高兴才说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蓝眼睛黑头发:https://www.sobenshu.com/lanyanjingheitoufa/
新书推荐:你若盛开 一睡钟情 冥中注定 丑女夺夫记 囚奴公主:调皮蛊妃 我心朝阳 南王妃 都市透视狂医 庶福良缘 南俞无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