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休想明知故犯 第五章

  还好的是,事情有了转机。

  没隔几天,孟苹就被辜佑轩半途拦截!

  他一如往常运用恶势力,让孟苹的老板命令她跟他外出办事。

  为了保住饭碗,孟苹只能乖乖跟他离开公司,可一踏出办公大楼,她立刻对着辜佑轩开炮,“这位我未来姐夫的朋友,”她连唤他名字都不肯,“请问您有何贵干?”

  还故意在最后一个字上加重音,以示心头的不爽。

  若在平时,辜佑轩一定会拿出翩翩贵公子的痞样,跟她五四三的哈啦一番;可今天很反常,他凛着一张俊颜,口气严正的说:“你姐姐需要你。”

  “我姐……”莫名的,一股不祥的预感自她的心头漫升而起,“她怎么了?!”

  因为姐妹俩一直是相依为命,所以此刻孟苹的心好慌乱,“你快说--”

  甚至抓住辜佑轩的手摇晃起来,“我姐她……”

  而这也是她第一次主动碰触他!

  辜佑轩也不懂为何,当孟苹主动与他产生肢体接触之际,他的心霎时悸动了一下,手上似有一股触电的麻刺感,让他惊诧的瞅了她一眼。

  莫非……她真能影响他那受创甚深的心?

  可摇摇头,他知道现下不是谈论他的情事的好时机,“你姐受了点刺激,”他尽量言简意赅的说:“目前很需要你陪在她身边,所以我得带你去。”

  “哦--”慌乱中的孟苹没注意到,她的手已在无意间被辜佑轩给牵着,一路往他停车的方向走去。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原来……就算真的谈情说爱,也不能保证这份爱恋能长长久久。

  原来,就算真的坠入爱河,也有可能瞬间由天堂掉进地狱!

  那为何要婚姻?

  当婚姻跟事业、前途有抵触时,只要其中一方不想再继续下去,另一方就只能哭着同意……

  那……为什么要有正常的婚姻?

  霎时,孟苹忆起她姐一而再、再而三的唾弃婚姻的论调;她也同时想起那个与她还没开始,便已结束的李成家……

  心里的想法百转千回,可她没时间与她姐讨论自己的感想,现在的她只能不停的安慰悲伤过度的姐姐。

  当她看着冷酷的闵翊宽时,孟苹的心情简直down到谷底。

  她不懂的是,明明先前她姐告诉她,已跟闵翊宽陷入热恋,她姐那时所表现的根本就是个恋爱中的女人--全无理智,做什么事都是盲目的。

  她不信热恋这种事会只是单方面的。

  绝对是闵翊宽有某些表示,才会让她姐误以为那就是爱情。

  所以,既然相爱,为何会在瞬间天地变色?

  刚才听她姐细说从头,并没有说到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啊!

  虽说是意外怀孕,但生孩子本来就是闵翊宽所想要的,她不懂为何在她姐一有孩子后,他就翻脸不认人!

  会这么做唯一的原因该是:他从没爱过她姐吧!

  换句话说,就算是热恋中的男女,若其中一方突然不想爱了,那就算之前感情再好,也是无济于事吗?

  那还要爱做什么?

  这世间莫非真如以前她姐告诉她的:根本没有真爱!

  像她爸,曾经那么爱她妈、爱她们姐妹,却在她妈过世后,整个人就变了……

  所以,闵翊宽一定也是一样的,在瞬间改变心意,不再爱她姐!

  那……爱算什么?

  有爱无爱……又有什么差异?!

  就算她要的只是一段很平凡的恋爱,但有谁能保证,平凡的爱情就能一直维持下去?

  她跟还来不及开始的小李之间……不就是最好的明证?

  那就……别爱吧!

  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这世上没有真爱!不会有的……”

  因为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即使辜佑轩提醒她可以先离开,她依然无法找回过去平静的心境。

  甚至连辜佑轩将她给送回家,她都没发现。

  “所以,还是不要爱比较好吧!”回到家的孟苹,仍深陷沉重的思绪中,几经思索,她终于做出这样的决定。

  “从今以后,我要更努力的赚钱,以备有朝一日姐回来,我能养她。”想想她姐曾那么护着她,现在该是她回报的时候。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立誓,“我一定要加油!”

  这么想后,孟苹才觉得心情好些,然后她才讶异的发现,“咦?什么时候到家的?”是那个讨厌鬼送她回来的吧!

  因为看到她姐的伤心模样,以致她也跟着难过,居然连辜佑轩到底帮她做了什么,她都没注意。“他其实……还算体贴吧!”

  没趁着她心情恶劣,还对她落井下石。

  或许……“真要结有条件的婚,找他也可以。”

  第一次,孟苹对辜佑轩的感觉似乎稍微好转,也认真思考起他的提议……

  .xiting.org.xiting.org.xiting.org

  直到将彷如行尸走肉的孟苹送回家,将她安置在椅子上,看着她冷凝的面色稍微和缓后,辜佑轩才敢离开。

  开着车往公司的方向行驶,一路上他不停的深思。

  他回想着当时自己冷眼看着孟氏姐妹,再看到好友闵翊宽,忍不住在心底告诫自己:就算他也与阿宽一样,将来不会对自己的婚姻投入多少心力,但他也绝不会在婚前就把气氛弄得这么僵!

  刚才那样的场面……

  他非常不能接受,就算非强逼女方签下不平等条约不可,他也会努力维系婚前的友善关系,绝不会犯下阿宽所犯的错误。

  那么做根本是百害而无一利好吗?

  真要翻脸,当然也得先把女方娶回家,让她认命并臣服于他后,再拿出庐山真面目来吓唬她;而到时,就算女方想逃离,也因碍于婚前协定而无法离开,他还能沙盘推演下一步该如何做!

  因为,若对方值得,他当然得挽留--毕竟能找到跟他想法相同,只做名义上的夫妻的女人,在这世上应该不多;而若对方不值得他留,他绝对毫不留恋!

  但不管怎样,阿宽的做法都属太笨!

  他怎么都不会明知故犯,

  一这么想后,他便将车停靠在路边,取出那份婚前协定认真浏览,不解的自问自答,“有这么不合情理吗?应该还好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老公休想明知故犯:https://www.sobenshu.com/laogongxiuxiangmingzhiguf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