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心,海底针 第四章

推荐阅读:终末之城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大明影侯 麻烦 战神年代 护花兵王 千亿盛宠:大叔,吻慢点 福妻好生养 重生之超级女学生 废材王妃风华绝代
  乐眉奔回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哭泣着,“可恶的昝立珩,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彻头彻尾的坏男人!”

  算了,不管他拍不拍广告,今天她要罢工,明天也要罢工,她不要继续做这份工作,她要彻底忘了这一切,忘了他。

  将行李整理好,乐眉便提着皮箱离开,准备直接去机场。

  才走出房间,竟看见昝立珩就站在前方望着她。

  她只看他一眼,绕过他就要离开。

  “你这是干嘛?怎么可以说走就走?”看见她提着行李要离开,昝立珩非常意外。

  “我不做了。”

  “原业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昝立珩的语气很重。

  “随你怎么说,我宁愿去找薪水低一点的工作,也好过待在你身边被你戏弄!”他仍是气愤难平。

  “戏弄?我戏弄你了?”他来到她眼前,直盯着她的眼。

  “你心知肚明。”她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不准走。”他用力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你没有权利限制我,我要回台湾,我要回家。”乐眉用尽力气想抽回自己的手。

  “当初成为我助理时,严叔应该有让你签一张合约吧!”他双臂抱胸,撇起嘴角,“我想你不会忘了。”

  “合约!”她震住,这才想起那纸合约。

  “那份合约我虽然还没看过,但仍惯例少说也有一年期限,你才待了几天就要离开,这怎么行?”既然不能劝她留下,他只好公事公办了。

  “你怎么可以用那张纸威胁我?”乐眉当场傻愣住。/

  “即是合约,目的就是约束彼此,你怎么可以说我要协你呢?”他当然不是有意逼迫她,而是他根本不想让她离开,求她留下的庆他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好找藉口留她了,天!难道她真的没辙了?乐眉紧抿双唇望着他,“好,那我问你,在你心中我算什么?”

  “你是什么意思?”他邪魅一笑,望着她的眼像深不见底的潭水。

  “不要敷衍我,你说呀!”她紧咬下唇。

  “你希望你在我心中是什么?”他扯了抹笑,“否则你不会这么问我。”

  “我并不是希望成为你心中的什么,只是希望你不要利用我。你满足了自己却伤害了别人,这样你也快乐?”说真的,乐眉已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封闭多年的心突然裂了一道缝,被他那似温柔又似戏谑的对待一点一滴的渗透进来,直到发现时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竟利用了她,这让她觉得好心寒……

  “这么说,我那个吻对你而言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他半眯走眸,朝她走近一步。

  “你是吻我吗?”乐眉皱眉又道:“你明明就是把我当成替身,吻着我想的却是她。”

  “替身?”他的呼吸猛地一窒,随即逸出笑,“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天知道他说刀子是他的女友这句话绝不闹着玩的,他的确想疼爱她,同时抚慰彼此受伤的心灵。

  “希望你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否则就算你说我毁约,我也不会再待下去。”

  “那你愿意继续将你的本分做好了?”听她这么说,他安心了些。

  “对,只是为了尽本分。”一说完,乐眉便拉着行李回房间放好,可发现他居然跟着进来。

  “你怎么不赶快过去,大家一定在等着你。”

  “我当然要去,不过人得先过去。”他要求道,以防她的悔。

  “你真奇怪。”算了,她先去也好,省得这段路还要与他同行。

  她率先走开。

  昝立珩双手抱胸,看着好离去的身影,眸心不禁眯起。

  江乐眉,看见你的泪,你忧伤的表情节,我的心会抽疼的厉害,你一定不知道吧?偏偏我又拉不下脸说这些,免得你又说我胡说。

  至于燕柔,他当真对她已没有任何感情,只是她不知从哪儿弄来他的和机号码,这两三个月天天打电话烦他;而他之所以答应接拍这支广告,就是为了乘机和她说清楚,要让她对他彻底死心。

  没错,他是利用了乐眉。

  只是他的利用却含带真心。

  当昝立珩回到现场时,导演刘扬已经到了,而燕柔就站在他身后,直望着昝立珩和乐眉。

  乐眉被刀子盯得浑身不自在,回头看了昝立珩一眼,发现他的现现倒是非常坦然,泰然自若。

  “果真是演员,表现得就跟没事人一样。”乐眉不禁小声说着。

  不一会儿第一段拍摄结束,化妆师立刻上前拭去昝立珩脸上的汗水,而乐眉则递上冰开水,又找来一把扇子轻轻为他扇风。

  突地,他抬头对她一笑,“你满尽职的。”

  “什么意思?”她不懂。

  “我以前请过几位助理,虽然做事很灵活,却不及你的细心,有时你真的挺温柔的。”他这番话让她双腮染起一片红。

  “少灌迷汤了。”乐眉睨了他一眼,“如果不是拿你的薪水,我会帮你扇风吗?别作梦了。”

  “为什么你就不能对我和颜悦色些?”他眉一挑。

  “和颜悦色?我又不是欢场女子,不喜欢这样。”她现在还在气头上,可以这么平心静气做分内的事已经很了不起了,“你能不能安静点,再说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是,我不说就是。”他撇嘴笑笑。

  看着他的笑容,她立刻转开脸,假装没看见,但她知道其实她的埋怨是来自自已内心的酸涩,她……她竟然会吃醋!

  只要想起他为了齐燕柔而吻她,她就心酸的想哭!

  休息片刻,又开拍了,乐眉在一旁等待着。

  虽然是几十秒的广告,拍摄时间却很长,等了约半个多小时后,好正想回房间喝杯茶,却看见燕柔朝她走来。

  她眼神锐利地望着乐眉,“你为何要和他交往?难道不知道他是谁吗?”

  乐眉眉心一皱,“我怎么会不知道他是谁。”

  “知道的话,你就该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有多配不上他。”燕柔的语调带着协迫。

  “天!”我眉摇头一笑,“你还真是……”

  “我怎么了?”

  “我觉得你和他真的很像,喜欢他为何不尽力去追,他迟早会是你的,跑来跟我说这些话有用吗?”乐眉气不过的回道。

  “你是他的女朋友,我当然要来找你。”

  “是想跟我打一架还是吵一架?”

  又是个傻女人,为了男人忘了分寸,唉!

  “你说什么?怎么这么粗鲁呢?“燕柔瞪着她。

  “是你不对吧!难道我去求他接受你,他就会答应吗?”乐眉吐了口气,“你怎么会不知道他真正爱的女人是谁呢?他不接受你,只是因为你还没离婚吧?”她非常理性的说。

  “我……”燕柔低下头,有点无奈地说:“我老公不知道我还喜欢着昝立珩,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什么?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离开他呢?”乐眉疑问道。

  “应该说鬼迷心窍吧!那时候他已经很红了,我害怕他会因为工作而没时间陪我,我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只要想起以后他的时间会被分割掉,我就害怕……那时候正好认识我老公,所以……”燕柔本来是要来理论的,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把心事告诉她。

  乐眉看着她,安慰道:“其实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也相信他心里有你,只是心里还有埋怨,所以无法诚实表白自己的心。”

  “真是这样吗?”燕柔笑开嘴。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乐眉揪着心说。

  “那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燕柔双眸发亮的问。

  “你说。”

  “等一下助理的工作交给我行吗?”她急切道:“求求你,我好好把握的。”

  呃……你老公也在现场,你还是先去跟他解决了再说吧!”乐眉虽然气男人,但也不喜欢女人劈腿或搞外遇。

  “我老公等一下就会离开,由副导负责,我会告诉他我和立珩是旧识,我只是帮个忙而已。”她已想好理由,“我一定会和我老公把事情解决的,今晚就会和他说清楚。”

  “这样……好吧!就交给你了。”她就做一次好人,成全她,或许这么做之后,她的心理可以不再有他。

  “谢谢你。”

  看着她的笑容,乐眉已说不出任何一个字,只道:“那我先回房去了。”

  说完,她便旋身朝客房的方向移步,原以为这样她可以不再对他,内心也可以轻松些,但为何一颗心却好沉重……

  忍不住又回头望着正在拍广告的昝立珩一眼,再看看站在他身边的燕柔,她扬起一丝苦笑,摇摇头快步离去。

  因为心情纷乱,乐眉并没有回房,而是来到沙滩前看海,突然,她兴起玩水的冲动。

  买了件保守的泳衣换上后,她立刻跳入海里,恣意玩着水。

  闭上奶,她开心的游着仰式,享受阳光的洗礼,突然,有人喊也也,“乐眉……”

  职震与小渊站在远处向她招手,也立刻回到岸边。

  “发生什么了事了?是不是昝哥生气了?”她紧张地问。

  “呃……”两人的止光直凝注她胸前傲人的双峰,几乎忘了呼吸。

  “到底怎么了?”乐眉真怕回去后会被剥层皮。

  “我们……”阿震话还没说出口,乐眉的手已经被赶来的昝立珩给抓住,接着身上多了条浴巾围住。

  她低头一看,这浴巾不是他刚刚穿泳衣拍广告时披在肩上的那条?

  “你在干嘛?穿成这样在这海滩上招蜂引蝶吗?还有你们两个,不怕长针眼?还不快走。”昝立珩说完就将也拉到一旁,锐利的眼神直盯着她。

  “我哪有招蜂引蝶?”她好冤枉,“这件泳衣明明很保守,什么都没露出来。”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紧紧拉住身上的浴汕。

  “是呀!都没露出来,但是却紧得跟什么似的。”他看着也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这样比全都露出还要引人遐思。

  “哪有人泳衣不紧的。”他为什么凡事都可以找她的碴?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阻止你游泳了?”他眯起了一对狭眸,凝睇着她毫无愧色的表情。

  这丫头就这样把她丢给别人,自己跑来海滩玩,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真有她的。

  “这是我的自由。”

  “真是你的自由时间吗?”他这句问话,让也蓦然想起自己的工作,脸色也随之一变。

  “对,呃,也不对……”她深吸口气,“反正人有伺候你就好了,你大爷不是只要饭来张口、茶来伸手就好了?”

  “原来这真是你的工作态度?”昝立珩双手环胸,“你一而再的犯规,我真的很失望。”

  闻言,她强撑的笑容一垮,“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只是她一直拜托我,而我也清楚你仍喜欢她,就当做件好事而已。”

  “你这个外人懂什么?”他直瞅着她。

  “外人!”她眉头轻锁,“对,我只是外人,我是不懂,更介入不了你和她之间,所以我想成全你们,难道这样也错了?”她被激得豁出去了。

  “什么?”他炯黑的眸一瞠。

  “不要再问了,求你离开,不要让我更难受,你……你就赶紧回去和她重修旧好,两人愉快的过日子不是很好?”她痛苦的吸吸鼻子,嗓音嘶哑地说:“到时候我就不需要利用我来逼出她的爱,我也可以离开了。”

  “乐眉!”她的反应让他大感意外。

  “我说了,你快回去。”捂着脸,她已受不了的哭出来。

  昝立珩出其不意的将也拉进怀里,“老实说,你喜欢我对不对?”

  “你……”她愣住,没想到她的心思竟会这么容易的让他看穿。

  “我已经让你动心了,是不是?”他这句话让她心口一弹,突觉喉头干涩,说不出任何话。

  “怎么不回答?”他轻抚她的发,等着她的回答。

  乐眉怔忡了,长年累积对男人的惧意让她说不出口,只能装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吧!你可以继续装傻,跟我来。“昝立珩紧抓住她的和往海里走去。

  “你要拉我去哪儿?”她大喊。

  “你不是要游泳吗?那我们就来游个痛快。”说着,他便将她拉进海里,两人在海面上载浮载沉。

  “你怎么突然想游泳了?”对他现在的表现,她有点手足无措。

  “看你玩的这么快乐,我当然想陪你玩玩了。”这样她就没有逃跑的机会了,他也可以把话说得更清楚些。

  “你想和我比赛游泳吗?”乐眉挑战道。

  “看得出来你的泳技不错,不过我也不弱,那就度蔗共患难!”昝立珩才不愿在她面前认输。

  “嗯,要怎么比呢?”乐眉瞅着他。

  “我们就游到那个浮标,再游回这里,谁先到达谁就赢了。”他对她眨眨眼,“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那开始吧!”不等他准备好,乐眉已迅速往前游去。

  “你怎么可以犯规?真是的。”昝立珩摇头笑笑,朝她追了去。

  就在他游到浮标又回到原位后起身,却四处找不到乐眉的身影,“眉,你在哪儿,你起来了吗?”

  害怕她出来了意外,他紧张的潜入水中四处找寻她,但是却一无所获。

  “她分明是溜了!这女人还真是刁钻呀!”昝立珩气呼呼地说道:“你真以为能逃到哪儿去吗?看我怎么惩罚你。”

  离开海滩后,乐眉迅速回到房间,用力将门关上。

  “老天,他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把我的脑子搞得迷迷糊糊的?”她背抵在大门,呼吸急促,“问我的心……那他的心呢?”

  突然,发上的一滴水落在脚上,她才想起自己还穿着泳衣,立刻进入浴室冲了澡又换了件衣服。

  走出浴室,听见有人按门铃,她的心也跟着揪起。

  “该不会是他来了?我该开门吗?”她的眉头皱起。

  “江乐眉,你这个小人,不也开门吗?”果然是昝立珩!

  一听见他的声间,乐眉就心慌意乱的。

  “你怎么可以乱骂人?我只是突然不想游了。”她咬咬下唇。

  “好,既然不觉理亏,就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谈谈。”他的语气放缓,好让她放松戒心。

  “开门就开门。”她深吸口气,用力将门拉开。

  昝立珩便趁这机会,立刻将她抱个满怀,猛地推她进房里,俐落的将门踢上。

  “你——”她才开口,小嘴已被他给夺了去!

  乐眉挣扎片刻,仍推不开他结实的胸堂,最后在他狂肆的需索下,身子不由放软。

  他的吻似火般炽热,直焚烧着她的灵魂,她的心,让她因受不了这狂肆的对待而微微颤抖着。

  “何必要对我说假话?”好久好久之后,昝立珩才放开她,看着她那两片被他吻中的唇瓣。

  “我没有。”她捂着唇往后一退,“为什么要这样?我说过你不能再吻我,你怎么忘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答应过这种事。”他眯起眸,“你别想再找籍口躲开我,我不会再上当的。”

  “我没有躲你,我甚至不知道你的意图。”这男人为什么非要这么狂妄不可?不是强吻她,就是净说些让她无法承受的话。

  这只是他的戏言吗?

  他半眯起眸,直盯着她逃避的以眼,暗哑着嗓,“你问我有什么意图,难道你还不明白?”

  “我……”乐眉抚着胸,感觉到自己狂乱的心跳。

  不可以,他不会是个好男人,她怎能为他动情呢?

  何况他不是别人,而是家喻户晓,炙手可热的红星,和多少女星传过绯闻,这种男人的话她又怎能相信?

  “你好淡漠,但我吻你时,你的反应却是热情无比。”他扬起眉,直望着她那言不由衷的小脸。

  “你别胡说。“也深吸口气。

  “你可以问问自己的心,我胡说了吗?”他恣意一笑。

  “如果你来只是想探究我的心,那我还是那句老话,我对你没有半点感觉,也不在乎你心里有没有我,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吧?”她指着外面,为了保护自己而说着违心之论。

  “你不相信我?”他冷冷一笑。

  “对。”她染着泪。

  “我说也是,你我认识才多久,在你心中,我应该是既风流又花心的男人,要改变这些应该很难。”

  “你不需要改变什么,我只要你出去。”现在的她脑袋发胀,已经不想再想那些烦人的事。

  “好吧!我给你一点时间,你可以慢慢思考、好好想想。”他朝大门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对她一笑,“不过记得,我的助理只有一个,不要再找别人来替代了。”

  乐眉心口一震,看着他离去的欣长背影,她只能闭上眼,强迫自己忘掉他的笑,他的温柔。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老婆心,海底针:https://www.sobenshu.com/laopoxin_haidizhen/
新书推荐:穿越成暴君他娘 男宿舍里的女同学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霸宠嗜血狂妃 英雄联盟之为了荣誉 四嫁 亿万盛宠只为你 恶男临门 凰图如画:囚爱小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