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的方程式 第四章 锦符初雪

  一旦那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重要起来,就会慢慢失去自我吗?

  1.

  西餐厅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在旗原的脑海中回放,每次画面都久久地停在七重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瞬间。她一脸愕然的表情让他体会到了正在逐渐失去的痛,告诉他所有的事情再也无法回去了。

  旗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接受Anne,同样无法弄清楚那眼神的含义。它的答案就像谁在初春时节从泥土里挖出的旧年的隆冬雪藏,可除了一抹轻尘外,只是空空的坛腹。让他揣测着的,是始终无法得到确认的情感,是永远不愿就此打住的情感,是谁也干预不了的情感。他想到Anne,想到自己应该为了她而离开她,结束之前的一切。

  可就在刚刚,那个站在西餐厅外面固执地逗留,让一旁的Anne生气的自己,却眼看着七重和对面的男子轻松交谈,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她泰然自若的表情,竟然惹来了他没有缘由的怒火。

  到了家门口,Anne依然还因为旗原一路上的沉默与反常而闷闷不乐。

  "原……"

  看她走向院门口,旗原准备转身离开,却听到身后的Anne叫他。

  "嗯?"

  "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你进去吧,我走了。再见。"

  "再见……我等会儿给你打电话。"

  旗原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通往Anne家大门口的那条石路,一个人在深夜的街上走着。

  对你说过没有你也没关系

  从此没有爱情

  可没有你的时间和夜晚是两枚深深的苦果

  在第一次为你流下眼泪的时候

  已有太多回忆无法忘记

  对你难以舍弃

  如此痛的经历

  你却像往常一样对我微笑

  一次次说明我们之间从未有任何意义

  不再爱你若我也可以

  在昨天结束之前开始恨你

  今天以后让我知道

  没有我在身边的你会更加快乐

  ……

  歌声里的情绪和他此刻的心情是一样的吧,全部是她,也只有她在他心里。被音乐的游丝牵离的情绪在天马行空地回忆关于七重的一切,对于自己的人生而言,她是唯一完美的补充。

  "这里离理番路很近呢,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先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七重,帮旗原从车里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让他在楼下的石凳上先坐好,然后再绕到出租车后取出住院这段时间用的两大包东西。

  ……

  "这个,是上次获奖的庆祝礼物。"

  七重将包好的礼物从袋子里拿出来,递到旗原眼前。

  "呃?礼物?"

  "是啊,只是自己单方面觉得它好,以为你也会喜欢,所以就买了。需要的时候……可以看一下吧,但愿它能够帮到你。"七重说完最后一句,情不自禁地将拳头握紧,对眼前的旗原做出"心力"的动作。

  "谢谢老师。"平时很酷很洒脱的旗原,脸上不仅浮现出难得的温和神情,而且还像个害羞的孩子一样脸红起来。

  "不用谢,下次做我的向导就可以了。"

  "向导?"

  "在我念高中的时候,就听别人说世界上仅有的两座水晶磨镜灯塔一座在伦敦,另一座就在这里啊。"

  "你说的灯塔就在附近的硇洲岛上。"

  "你去过那里?"

  ……

  这些,全都被旗原的记忆牢牢地抓住了,像即刻显现画面的相片纸那样,在空气中慢慢呈现各自的轮廓。

  路过一个电话亭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倚着亭子愉悦交谈的人。旗原正想象着此刻在电话线的另一端会是什么人时,他的手机响起了前两天才更换过来的音乐。心里依然抱有幻想的旗原满怀期待地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可当他看到Anne的名字时,心里还是沉沉地叹息了一下。

  "Anne。"

  "你到家了吗?"

  "还没有。"

  "怎么这么慢?你到哪里了?"

  "在桥上。"

  "还在桥上?已经30分……"

  "Anne,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什么,我只是问你到家没有……"

  "我等会儿就到家了,你先休息吧,晚安。"

  "原……"

  "什么?"

  "没什么,到家给我打电话啊。"

  "手机快没电了,你休息吧,明天见。"

  "那好吧,明天见。"

  将手机放进口袋,旗原觉得有些自责,因为这样对Anne是不公平的。她在那么认真地付出,在努力用他喜欢的方式来配合他,可现在自己的这颗心连千万分之一都不属于她。

  现在,应该跟Anne说清楚自己不爱她的事实,他不想让她在他这里浪费时间。

  旗原将手机拿出来,在Anne名字的位置按拨出键,屏幕上却因电量不足而显示出"限制拨号"的字样。

  细小如絮的某种东西飞舞到旗原的脸上,他伸手拂了拂额角,抬头便看见了那白色飞舞的小东西——雪。

  雪来了,是真正的冬天来了。他的脑海里马上闪现出与七重有关的画面——

  "从来都不下雪的城市。在这里生活,恐怕很难分辨什么时候是冬天吧?"

  "嗯。不过,也有人见过下雪的。"

  "会下吗?"

  "会的。"

  "那下雪的时候,就由你来做向导。"

  "那要是这几年不下雪呢?"

  "等下雪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啊。"

  "老师,你真能等啊。不过,下雪的时候观星还真没经历过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泪的方程式:https://www.sobenshu.com/leidefangcheng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