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的方程式 第四章 锦符初雪

推荐阅读:我是医院一保安 冬天的爱情宣言 骗个娘子 九天神王(中) 状元养成攻略(农女养夫记) 梦中缘 我得逃个婚 贵人求婚事 镜子之家 大唐帝国:隋乱唐盛三百年
  一旦那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重要起来,就会慢慢失去自我吗?

  1.

  西餐厅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在旗原的脑海中回放,每次画面都久久地停在七重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瞬间。她一脸愕然的表情让他体会到了正在逐渐失去的痛,告诉他所有的事情再也无法回去了。

  旗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接受Anne,同样无法弄清楚那眼神的含义。它的答案就像谁在初春时节从泥土里挖出的旧年的隆冬雪藏,可除了一抹轻尘外,只是空空的坛腹。让他揣测着的,是始终无法得到确认的情感,是永远不愿就此打住的情感,是谁也干预不了的情感。他想到Anne,想到自己应该为了她而离开她,结束之前的一切。

  可就在刚刚,那个站在西餐厅外面固执地逗留,让一旁的Anne生气的自己,却眼看着七重和对面的男子轻松交谈,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她泰然自若的表情,竟然惹来了他没有缘由的怒火。

  到了家门口,Anne依然还因为旗原一路上的沉默与反常而闷闷不乐。

  "原……"

  看她走向院门口,旗原准备转身离开,却听到身后的Anne叫他。

  "嗯?"

  "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你进去吧,我走了。再见。"

  "再见……我等会儿给你打电话。"

  旗原没有说什么,便离开了通往Anne家大门口的那条石路,一个人在深夜的街上走着。

  对你说过没有你也没关系

  从此没有爱情

  可没有你的时间和夜晚是两枚深深的苦果

  在第一次为你流下眼泪的时候

  已有太多回忆无法忘记

  对你难以舍弃

  如此痛的经历

  你却像往常一样对我微笑

  一次次说明我们之间从未有任何意义

  不再爱你若我也可以

  在昨天结束之前开始恨你

  今天以后让我知道

  没有我在身边的你会更加快乐

  ……

  歌声里的情绪和他此刻的心情是一样的吧,全部是她,也只有她在他心里。被音乐的游丝牵离的情绪在天马行空地回忆关于七重的一切,对于自己的人生而言,她是唯一完美的补充。

  "这里离理番路很近呢,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先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七重,帮旗原从车里出来,一边说着,一边让他在楼下的石凳上先坐好,然后再绕到出租车后取出住院这段时间用的两大包东西。

  ……

  "这个,是上次获奖的庆祝礼物。"

  七重将包好的礼物从袋子里拿出来,递到旗原眼前。

  "呃?礼物?"

  "是啊,只是自己单方面觉得它好,以为你也会喜欢,所以就买了。需要的时候……可以看一下吧,但愿它能够帮到你。"七重说完最后一句,情不自禁地将拳头握紧,对眼前的旗原做出"心力"的动作。

  "谢谢老师。"平时很酷很洒脱的旗原,脸上不仅浮现出难得的温和神情,而且还像个害羞的孩子一样脸红起来。

  "不用谢,下次做我的向导就可以了。"

  "向导?"

  "在我念高中的时候,就听别人说世界上仅有的两座水晶磨镜灯塔一座在伦敦,另一座就在这里啊。"

  "你说的灯塔就在附近的硇洲岛上。"

  "你去过那里?"

  ……

  这些,全都被旗原的记忆牢牢地抓住了,像即刻显现画面的相片纸那样,在空气中慢慢呈现各自的轮廓。

  路过一个电话亭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倚着亭子愉悦交谈的人。旗原正想象着此刻在电话线的另一端会是什么人时,他的手机响起了前两天才更换过来的音乐。心里依然抱有幻想的旗原满怀期待地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可当他看到Anne的名字时,心里还是沉沉地叹息了一下。

  "Anne。"

  "你到家了吗?"

  "还没有。"

  "怎么这么慢?你到哪里了?"

  "在桥上。"

  "还在桥上?已经30分……"

  "Anne,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什么,我只是问你到家没有……"

  "我等会儿就到家了,你先休息吧,晚安。"

  "原……"

  "什么?"

  "没什么,到家给我打电话啊。"

  "手机快没电了,你休息吧,明天见。"

  "那好吧,明天见。"

  将手机放进口袋,旗原觉得有些自责,因为这样对Anne是不公平的。她在那么认真地付出,在努力用他喜欢的方式来配合他,可现在自己的这颗心连千万分之一都不属于她。

  现在,应该跟Anne说清楚自己不爱她的事实,他不想让她在他这里浪费时间。

  旗原将手机拿出来,在Anne名字的位置按拨出键,屏幕上却因电量不足而显示出"限制拨号"的字样。

  细小如絮的某种东西飞舞到旗原的脸上,他伸手拂了拂额角,抬头便看见了那白色飞舞的小东西——雪。

  雪来了,是真正的冬天来了。他的脑海里马上闪现出与七重有关的画面——

  "从来都不下雪的城市。在这里生活,恐怕很难分辨什么时候是冬天吧?"

  "嗯。不过,也有人见过下雪的。"

  "会下吗?"

  "会的。"

  "那下雪的时候,就由你来做向导。"

  "那要是这几年不下雪呢?"

  "等下雪的时候我们一起去啊。"

  "老师,你真能等啊。不过,下雪的时候观星还真没经历过啊。"

  "那就约好一起去雪地看星星。"

  星星,雪,和七重之间的约定。

  旗原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随即拦下了路边的蓝色出租车。

  "请问到哪里?"

  "硇洲岛。"

  "硇洲岛?"

  "是的。"

  "现在上岛的话,回来的时候可能就没船了啊。"

  "渡口什么时候关啊?"

  "难说,天气好就关得迟,不好的话可能七八点就关。"

  "谢谢您,师傅。"

  "不用谢,那还去吗?"

  "去。"

  雪花飞舞着撞到出租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随即化成了一个个小小的水点。

  一整个晚上,他像突然蒸发似的短暂消失,在小岛上寻找着自己内心的那一点希望。果真,离开硇洲岛的渡船很早就没有了。

  旗原离开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坐在车上,他总是时不时地将手伸进上衣口袋里,忍不住重复的动作让他始终无法轻松下来。他就这样反复着,回到了理番路附近。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隔壁的秦阿姨叫住了他:"旗原。"

  "秦阿姨,早。"

  "昨天晚上有个女孩在你家外面坐了好长时间,应该是找你的。"

  "哦,好的,谢谢阿姨。"

  旗原想到Anne,自己一直没有给她电话。

  "是不是外地的亲戚来了,事先没有约好吗?后来我出来准备叫她上我们家待会儿,却又不见人了。"

  "谢谢你,秦阿姨,那个女孩应该是我同学。"

  "哦,今天不要上课吗?"

  糟了,数学课!

  完全沉浸在另一种心境里的旗原,因为秦阿姨的提醒,才记起自己错过了数学课的时间。

  "秦阿姨再见!"

  他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将近第三节课的时间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还与下课回教研室的数学老师撞了个正着,于是,被抓到的旗原被直接带进了教师办公室。

  "旗原,最近你是怎么回事?可以跟我说说吗?"班级主任松平老师仍然保持他的温和态度,一字一句地问旗原。

  "没什么。"

  旗原说着,目光越过松平老师,停留在他身后的一大叠教参数据上。

  "那为什么成绩和以前相比有这么大的变化呢?我想听你的解释。"

  "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我会好好调整的,请老师……"

  旗原说着,突然看到了从门口进来的七重,语速明显慢了下来。两个人站在那里,四目相对,沉默的10秒整个房间里都没有人再说话。

  "旗原!还没说完呢,集中注意力。"

  松平老师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尴尬而暧昧的气氛。

  "请老师相信我……"

  可是,旗原与松平老师对视的目光已经无法集中。他的目光停留在七重的座位上,充满期待地想得到哪怕是0.1秒的响应。

  但是没有,七重像是在做处理教案材料之类的事情,始终低着头。

  旗原忍不住将手再次伸进上衣口袋,那里面是他准备送给七重的一样东西。在今天早晨之前,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将它给她,但是现在,他想告诉她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请老师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一定不耽误考试。"

  "嗯,好,去吧。"

  "谢谢,老师再见。"

  "再见。"

  旗原转身,却没有朝门口走去,而是直接去往七重的座位。

  "请问,赫七重老师在吗?"

  就在旗原快要抵达七重坐着的地方的时候,门口响起的一个声音吸引了七重的注意力。

  她抬头朝门口看去,随即应了一声:"是我。"

  "麻烦收快递。"

  "哦……谢谢。"

  七重正疑惑着,一大捧蓝色花束已经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看到它,首先受到刺激的是晃芝老师,因为这是她一直期待能收到的礼物。所以,她第一个跑到快递员跟前,从他手中接过花后,以受赠主人的身份发表了当时的感想:"看看,人家机场工程师的品位就是不一样吧。我们怎么费劲也跳不出这个-落迭迭-(方言中-某个圈圈-的意思)。他一定是怕你被这里的-土梧桐树-拐跑了,所以都追来了呢……"

  "不是的。"

  望着已经走到自己座位跟前的旗原,七重想要辩解,却因为内心的急切而让所有的话语堵在了喉间。她看看一边的晃芝老师手中那捧不知名的花,又回头看看已经离开她的视线走向门口的旗原,极其委屈地坐回座位,望着眼前的教案,一时无言。

  "赫老师,你的花插起来吧。"

  晃芝老师兴致勃勃地将蓝色花束放到七重眼前,还关心地问她是不是需要将食盐和葡萄糖之类的东西加入瓶子里……

  "谢谢你,晃芝老师,不用那些了。"

  望着旗原冷漠倔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七重能想到他此刻的表情。她瞄了一眼旁边生机盎然的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委屈。

  2.

  回到住所的七重,呆呆地坐在阳台上,隔着透明玻璃望向城市中旗原家的方向。

  她转过头,看见那束大到有些夸张的蓝色花束,又生起气来。她慢慢地走过去,将它从桌上拿起,正准备扔进墙角的垃圾桶时,一张别致的小卡片从里面掉了出来。

  我总是不在意你的感受,对不起。从现在开始,我想让你重新认识我。

  隆

  这些字句,若是早出现100天,结果就会完全不一样吧。

  七重突然觉得,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什么是最恒久的?日月星宿?科学家们不是也有说宇宙会毁灭吗?血浓于水的亲情?可那么多人都在说世事无常态。

  七重因为这些而想到和隆之间的一切。他有原则,细心、认真、谨慎、善良,所学的专业优秀,有不少女孩子都喜欢他,甚至有人还想通过她结识他。如果没有那次公车上的偶遇,七重会一直认为男女之间的爱情就是自己和隆之间的样子:在一起学习,在一起吃饭,她和他说课堂上说到的DNA谱系,他也会跟她解释什么是BGA……可是,在平静的水面之下,还是透明的水体,没有屏障,没有解释,没有内容,也没有波浪。在他决定离开自己远走他乡的时候,她第一次体会到分离的痛苦,那也是因为那个一直习惯看到的人的远离而产生的伤感。遇见旗原之后呢?现在呢?

  七重没有再往下想。她拿着手里的卡片重新回到阳台的位置上坐下来。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七重,是我,休息了吗?"

  "还没。"

  听到隆的声音,她没有感到欣喜,相反,与他刚离开的时候相比,现在她的内心只有那份单纯的和善与亲切。

  "今天收到花了吗?"

  "收到了。"

  "喜欢吗?"

  "谢谢你,隆。"

  "傻瓜,说谢谢做什么?你开心就好。你以前总是希望收到花,以后,我想替你完成这样的心愿。"

  "谢谢你,可是……"

  "七重,别说-可是-,我想要弥补和找回以前,我想让你理解我,而我,可以一直等。"

  "隆……"

  "嗯?"

  "以后……还是别把花送去办公室吧。"

  "那就送家里?"

  "不要……"

  "七重?"

  "对不起,隆,这段时间我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

  "好吧,那你先休息吧。"

  "再见。"

  "再见。"

  放下手机,她想起的却是旗原。

  "我可以爱你吗?哪怕是做你心里随时被替换掉的那个人……"

  旗原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回响,一种复杂的情绪迅速在七重的心里蔓延开来。在没有正视他的表白之前,一切才是完美的吧。她担心自己的身份,不允许自己接受这样的情感,也担心如果自己接受的话,他真的会属于自己吗?那种期待得到他强烈而完美的爱的自信心正随着她内心的患得患失而一点点失去。

  一旦那个人在你心里的位置重要起来,就会慢慢失去自我吗?

  七重怀着这样的担忧,不安地靠在墙上。

  不知道这样坐到什么时候,突然惊醒时,七重发现自己正蜷缩在地板铺着的羊毛毡子上,怀里的趴趴熊已经掉到了一边。

  七重迈着有些沉的步子,回到里间的床上。在依然模糊却又异常清醒的意识中,她想到了储藏室的那些奇特液体。

  刚刚才翻越过回忆的沧海,七重又踏进了满是风雨的梦里。

  在隆和旗原之间,她必须抉择的现实最终还是来临了。只是,这个抉择换了一个她未能料及的场所——临去地狱前的刑场。

  曾经,也有人这样问过你吧?在你自己、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必须同时受到惩戒时,如果上天允许你使用一次特权来保全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现在,同时受惩戒的人就是她自己、隆和旗原,他们同样痛苦,所受的惩戒也是一样的。

  内心的痛真的是实实在在的,那种分崩离析的毁灭带来的结局就让她去承受吧。

  "想好了吗?"

  "嗯。"

  "你怎么使用你的特权?"

  她将自己的心愿写在了纸上,仔细地想着。过了一会儿,她便听到了一阵大似雷声的声音,然后场景便完全置换了……

  她只知道自己在不停地流眼泪,胸口还有痛感。

  七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躺在里间的床上,湿了的床单上面,透出底下的朴素花朵来。

  走到梳洗室,她看到镜子里的人神情倦怠,面容疲累,这是昨天晚上过量摄入酒精导致的结果。即使精心穿戴整齐,勉强扯出笑容后的面容,还是无法掩饰住一整个晚上的颓落。

  她的心里还是充满了自责,尤其是在要面对学生的时候。七重找了一副分不清楚是哪个季节戴的墨镜,戴上后在镜子前照了照,出了门。

  她的宝蓝色长裤上面是一件装饰着同样颜色珠钻的白色小洋装外套,看上去十分精神利落。可是,与那副眼镜配在一起,总觉得有些奇怪。况且,冬天戴墨镜本来就很奇怪。

  有人在交头接耳,有人趴着看课外书,有人的耳朵上还塞着耳机,也有人端正坐着望着七重。将课本和教案放好后,她的目光便很快掠过每一个人。

  旗原正在写手机短信或者别的什么,并没有注意讲台上的人。

  她深深地舒了口气,稍微放松下来。

  隔着深色眼镜片,注视他的目光可以停留得更久一些。这样的念头在她心里闪现的时候,她的确自责起来。

  或许,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旗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节课已经过去将近40分钟了,他都不曾抬头看黑板。

  因为觉得有种被敷衍的感觉,她做了一件孩子气的事情。

  "旗原。"

  合上书本,她叫了他的名字。

  "是的,老师。"

  "你阐述一下DNA中心法则各部分的适用对象分别有哪些?"

  "具有细胞结构的生物,在正常情况下,都有DNA复制,再由DNA转录得到mRNA……某些以DNA为遗传物质的病毒,侵染宿主后,它的DNA……"

  旗原流利地说完后,站在那里,注视着她的脸。

  "好的,坐下吧。"

  坐下后,旗原手里的手机又开始振动了,是Anne。因为生日那天的安排,短信息已经塞满了他的收件箱。他低下头,开始逐条阅读并删除。

  即使是埋着头,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着讲台上的人,想着那双躲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是怎样的。这样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他想到那天在教师办公室见到的巨大花束,又不得不在心里很讽刺地问自己:那双眼睛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像遭受责备的孩子一样,旗原将心里的所谓勇气矛盾地抛向一边,然后离开课堂,离开她可能出现的每一个地方。如果能做到这样,心也就能轻松了吧。旗原这样想着。

  结束了下午的课程后,晚餐前还有一点点可自由支配的时间,旗原抱着一直放在抽屉的法文词典到图书馆去还。

  "快闭馆了,还要进去吗?"

  "是的,进去一下,很快就会出来。"

  "只有20分钟了,稍微快一点。"

  "好的,谢谢了。"

  整个外借处好像都没有人了,给人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旗原爬上架子,从上面取下那本最厚重的建筑学词典,然后回到地面。将架子放好后,他听到从综合A区传来的嘈杂的声音。循着声音,他看到墙角倚靠着一个人,好像昏倒了,几个管理员正围在那人身边不知所措。

  "别围着她,大家散开一点!"

  旗原一边说着,一边跑了过去。待看清墙角的人时,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他扔掉手里的词典,用力扯开依然围观的人,搂抱住地上的七重。他一边往外面跑,一边在心里念着: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七重……

  保健室的医生正准备关门去食堂,看见抱着一个人正大步跑过来的旗原,连忙将关好的门又打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

  "图书馆……她在图书馆昏倒了!"

  "让她平躺着,去,把窗户都打开。"

  旗原按照医生说的,将保健室的窗户全都打开了。

  "你在外面待一下,我帮她检查一下。"

  白色的帘幔被拉得合拢起来,旗原死死地盯着那层将她和自己隔开的白布,他在想,不能眨眼,如果她趁自己眨眼的那一刻突然消失掉该怎么办?

  于是,他就这样看着,真的没有眨一下眼睛。

  "没什么事,等会儿她就会醒来的。"

  "她怎么会昏倒?"

  "可能是这段时间没休息好,再加上感染了风寒……对了,她体质不好,最好别让她喝酒。"

  "酒?"

  "是的,她喝的还是很烈性的。好了,我先去食堂,你在这里陪她一会儿吧。"

  "好的,谢谢医生。"

  医生离开了保健室,小小的保健室里此刻只有他和她两个人。

  旗原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望着昏睡着的她的脸,心里是那么担心。等她醒来,他有很多话都想要问她。

  傻瓜,你为什么要喝酒?还是很烈性的……

  他伸手将七重身上的被子往上面拉了拉,又用手摸了摸床垫,看是不是够厚。揣测着七重这样睡着会不会冷的旗原,仔细认真地做着这些事情的旗原,俨然是一副家长照料孩子的样子,又好似一个兄长在呵护着家中的妹妹。

  他忍不住用手先摸了摸她的额头,又用同一只手摸摸自己的额头,确定没有异常后,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他站起来,将凳子搬到她躺着的床跟前,好让她整个人都能随时在他的视线里。就这样,他坐在她躺着的床前,注视着她的脸,她的头发。

  突然,旗原注意到她耳后的一枚发针正斜斜地插在头发里。想到这样会有不小心扎到七重的可能,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准备动手将那枚发针取下来。

  就在他的手要离开七重的发际的时候,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久久地,谁也没有办法离开谁。

  对旗原来说,她的眼神就像一个深深的旋涡,他愿意就这样丢失自己。望着自己这样执拗地爱着的七重,旗原极力忍住想要去亲吻她的念头。

  对于旗原的举动,七重并没有表现出排斥的意思,她望着旗原,脸突然红了起来。感觉到旗原一定意识到了自己这样的变化,七重连忙将头侧向一旁,躲开了他灼热的目光。

  帘幔外传来脚步声,应该是保健室的医生从食堂回来了。

  "醒来了,没事了吧?"

  医生将头探进来看了一眼后,又缩了回去。

  "好了,回去吧,以后要注意点。你们两个还没吃饭吧,再不去食堂就要关门了啊。"

  "谢谢医生。"

  说完,旗原拿起七重的包,挽着她走出保健室。

  刚出保健室,旗原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我在保健室。"

  ……

  "不是我,我没事。"

  ……

  "你先去吧,我没关系。"

  ……

  "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可以了。"

  ……

  "是的。你自己去吧。"

  旗原将电话放回口袋里,再回头看七重的时候,她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他追上去,问她:"医生说你喝酒了,为什么喝酒?"

  "这是大人的事情,你别问。"

  "七重!"

  "我是你的老师,老师!"

  旗原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Anne。

  他望着屏幕,正准备按拒绝键时,七重从他的手中夺过包,一个人朝学校门口跑去。他无法立即追过去,哪怕此刻自己的心早已跟随她一起奔跑着离开了。

  3.

  Anne还是缠住旗原一起去买了生日宴会上要穿的衣服,她这样只是想让自己和旗原站在一起的时候,如天造地设一般。

  穿衣镜前面的旗原,穿着浅灰色长裤,白色细纹的洋红衬衣外面,是件收身的白色单扣小西装。

  Anne则穿着与旗原的衬衣同色的公主裙,别致的黑色缎带作为腰饰,上面还嵌着价值不菲的珠宝。

  衣着效果如同Anne所设想的那样完美。

  镜子里的她,慢慢走到旗原身边,乖巧地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店内的人忍不住为这样完美的一幕鼓起掌来。

  "原,你总是和我意见不一致,现在呢?"

  Anne注视着镜子里的旗原,一脸顽皮地笑着。

  "差不多了吗?我们走吧。"

  "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了?!"Anne转身望着身后的中年人,高兴地说,"七叔,他同意了!"

  "走吧。"

  "这些全都包好。七叔,你拿着它们先回去吧。"

  她不管七叔在后面叫着她的名字追上来,拽着旗原的胳膊便一溜烟跑开了。

  Anne的生日是在许多人的期待中来临的。

  学校里的每一位老师都收到了宴会的贵宾帖,校长表示他会率全体老师一起来参加秦雪妮同学的生日宴会。

  最激动的应该是晃芝老师,因为这件事情,就她应该穿成什么样的风格出席宴会,早在宴会的半个月前她就开始向七重询问意见了。

  "赫老师,你今天下班有事吗?"

  "回家,备课。"

  "要不,我请你吃晚饭吧!"

  "晃芝老师,你一定有什么事情吧?说吧,什么事?"

  望着晃芝老师的眼神,七重知道这是她一直以来的风格,在长长的话语铺垫过后再提出要求。

  "还不是因为Anne的生日宴会,我……买了两套衣服,但是不知道明天晚上到底穿哪一套好,所以……你就帮忙决定一下,嗯?"

  晃芝老师那期待的眼神,认真的表情,让七重想到为什么身边的人会这么严肃地对待一个普通学生的生日宴会,还全体出动。她对着晃芝老师认真的表情同样认真地点点头。

  "你答应了?!那我们去仙台居?要不……还是你说了算?"

  "卤味饭就可以了。吃完好快点去你家啊。"

  七重笑笑,从座位上拿起包先站了起来。

  晃芝老师跟在她后面,两个人说笑着一起走出了教学楼。

  夕阳的余晖从遥远的天边泼洒下来,均匀地投射在晃芝老师的身上,逆着光望着她的七重,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位女同伴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柔美与和谐。七重微笑着,听晃芝老师一路上叽叽嘎嘎地将她周围琐碎的生活小事一件件叙述着,突然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卤味饭似乎比往常的味道更好。两个人享用完后,便直奔晃芝老师的家里。

  晃芝老师的家位于这个城市中地段优越的一幢单身公寓里,从舒适的电梯就可以看出大概的房价。

  "赫老师没有来我们学校前一定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吧?"

  "是啊,晃芝老师怎么知道?"

  "一看你就知道是从小依靠着父母的人。"

  "哦?这个也可以看出来的吗?"

  "其实女人应该经济独立,这样思想才能独立,人格才会独立。"

  晃芝老师说着,掏出钥匙将门打开,一个别致的个人空间展现在七重面前。她回头朝身边的晃芝老师看了看,不禁在心里对她产生了完全不同于之前的看法。

  这是一个很懂得生活,也是十分懂得照顾自己内心状态的女人。

  "赫老师,你随便坐。喝水?还是咖啡?或者别的?"

  "你这里可是什么都有啊!"

  "哪里什么都有啊,最重要的没有。"

  "什么啊?"

  七重说着望向晃芝老师,晃芝老师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哦,明白了。"七重笑了起来。

  "哪像赫老师这么好,有个当机场工程师的男朋友,还有那么多随时成为候补的追求者……"

  "晃芝老师,这些都是谁说的啊,我怎么都不知道?"

  "反正差不多啦。那么多的竞争者,谁是真命天子还不一定,管他是做什么的呢,对吧?"

  "晃芝老师,我觉得……"

  "好了,不说那些题外话了。看看我这两套衣服,我都想了半个月到底穿哪一套了,所以,你来帮我决定吧。"

  那张近两米宽的大床上,摆放了两套风格完全不一样的宴会小礼服,一套是桃红色中袖直裙款,一套是稍微成熟一点的真丝夹层裙装,宝蓝色,还配有别致的发饰。

  "这件可能更适合明天的宴会。"

  七重拿起宝蓝色的那条裙子,放到晃芝老师手中。

  "这件我很喜欢,可又担心……"

  "担心和别人撞衫对吧?因为这是今年很流行的色系,明天肯定会有很多人穿这个色系的衣服,除非款式质量十分突出,要不然的话就……"

  听七重这么一说,晃芝老师便拿着宝蓝色裙装进了里间,出来的时候,已焕然一新。

  "看上去年纪很大吧?"

  晃芝老师有些担心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问身后的七重。

  "你是她的老师,成熟一些也是应该的,何况,你看上去……很漂亮!"

  七重笑着给她打气,一边将精致的发饰别上她的鬓角。

  "这两件……价值不菲吧?"

  "我一个月的工资,全部花在它们身上啦。"

  "只是去吃饭,为什么这么认真啊?"

  "看来你还不知道秦雪妮同学的爸爸是什么人吧?他们家的宴会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

  "啊?"

  "明天晚上你就知道了,穿漂亮一点,说不准会有意外的收获。"

  对于晃芝老师神秘的表情,七重只是笑笑。她将桌上玻璃杯中的水送到嘴边,望着依然在镜子前摆弄身姿的人,更加疑惑了。

  秦家女儿的18岁成人礼,生日宴会的地点在门禁森严的卧龙山庄。它拥有全亚洲最大的水晶吊灯,悬挂在大厅正中央的庞大晶体群投射的美丽冷光经过反复折射,营造出梦幻般的光束与光带,氤氲在这个专为18岁少女而准备的宴会上。

  白色低领棉衫外面,是抵挡寒意的蓝灰羊毛针织小坎肩,配了同质同色系的薄线围巾,下面同样是款式简单的羊毛绒浅色长裤,加上颜色亮丽的提包。微微卷曲的头发被整齐地束在后面,显得整个人精神焕发。这是日常打扮的赫七重。尽管这样,她身上依然散发出一种知性的、优雅的美,吸引着周围的人的目光。

  她慢慢走进大厅的时候,正在和别人说话的晃芝老师第一个看见了她,马上向她招了招手。

  "你怎么没换衣服啊?"

  "换了。"

  "我是说礼服。"

  晃芝老师压低声音在她的身边咬着耳朵。

  "没事,晚餐过后我就走了。"

  "你没看到别人全都是有备而来的吗?"

  七重没有说什么,只是从服务生那里接过一小杯类似苹果酒之类的饮料,对晃芝老师轻松地笑笑后,两个人在专门为学校老师准备的贵宾席坐了下来。

  弦乐队的演奏安静下来后,有人走到舞台中间要说话,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随之转移到舞台上。Anne和她的父亲、母亲还有其他人等一字排开,逐一进行着自我介绍。七重坐着的地方,可以直接看到舞台及舞台周围的人。这时,有个人的背影吸引了她的目光。

  浅灰色长裤,剪裁合身的白色小西装,宽宽的肩,短且利落的黑发,从这个站着的背影,她甚至可以知道这个人此刻的心情。

  好像预感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样,穿小西装的人突然转过头来,七重连忙移开自己的目光。但他还是看到了她。在他的目光的注视下,七重感觉到了自己内心那种忐忑不安的情绪。在这个喧闹的地方,她的这种情绪细微到连她自己都可以完全忽略,可是,远在舞台边的旗原却感觉到了。他不肯挪开自己的目光,于是离开了舞台边的位置,径直朝七重走了过来。

  因为无法承受他走过来的压力,在旗原还没有到达她面前的时候,七重连忙起身离开了席位。

  "你去哪里?宴会马上就开始了。"

  晃芝老师见七重离席,虽然急切地问她,但眼睛依然注视着舞台。

  "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七重连忙解释。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哦,不用,谢谢。"

  将晃芝老师留在座位上独自离开的七重,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令人压抑和郁闷。她径直走向出口处,将那扇沉沉的弹力木门推开后,钻进了外面的安全通道通风口。

  一阵凉风猛地灌进她的脖子里,顿时她觉得全身冰冷。

  她紧紧地裹了裹坎肩的前襟,倚墙站着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靠在了墙上。她的脑海里闪现出旗原朝自己走过来的样子,他的脸上是那种不屑的咄咄逼人的神情。想到这里,七重忍不住叹息着,因为自己越来越无法平静地去面对他了。

  大厅里传来说话的声音,先是成熟男人的声音,然后是好听的女孩子的声音。他呢?在做什么?他走过来是要做什么?接下来,该轮到公主的好朋友、准王子第一号说话了吧?

  但是久久都没有声音再传过来。

  站在没有暖气的通道内,七重觉得有些冷,却又不愿意现在回到大厅里。

  正在犹豫着的时候,从通往楼上的楼梯口下来的人,让七重傻傻地怔在了原地。

  "你待在这里做什么?这么冷。"

  旗原带着责问的语气里更多的是担心。

  她不说话,而是用力推通道口的弹力木门,一心想从他的面前消失,可那张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反了,是拉的。"

  旗原走过去,用力一拉,门便开了。她像一尾带电的银鱼一样,从通道口进去,融进大厅里的喧嚣之中。旗原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她的身影早已不在的空空的走廊,却像被那余下的电波击中了一般,重重地跌坐在门前的红色地毯上。

  "原,怎么了?为什么坐在这里?"

  旗原抬头,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跟前的Anne,正用诧异的眼神望着自己。

  "没什么,有点头晕。"

  "是不是因为里面太闷了?可是……爸爸在找你呢……"

  "好的,你先去,我去一下洗手间,就过来。"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先进去。"

  Anne担心地望着旗原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跑回大厅,来到爸爸身边。

  "他去哪里了?"

  坐在沙发内的中年人,一边低头看文件,一边问Anne。

  "他说有些头晕,一直坐在走廊上呢。"

  "没事吧?"

  "他去一下洗手间,马上进来。"

  "他来了带他过来。"

  "是的,爸爸。"

  "好,去吧。"

  即使将全世界的水龙头内的凉水全部扑洒在脸上也无法让自己清醒过来的情感与牵挂,已经将镜子里的这个少年死死地抓住了。他已经挣扎过了,甚至想过抛弃自己来摆脱这份恶毒而又诱人的爱情。就是这个漫长而坎坷的过程,让他在灵魂与精神上早已成为一个经历丰富的成熟男人。她是属于我的,这是宿命,不能逃开。

  他在镜子里看见了出现在男洗手间门口的Anne,深深吸了口气,默默地将刚才的紊乱全部吞咽到心里,然后转身跟着Anne回到了大厅里,出现在Anne爸爸跟前。

  "听说你爸爸生前是有名的建筑家,说来,我们彼此好像还有过几次照面。"

  "他一般深居简出,在交际与人脉上,可不及叔叔您。"

  "你们家的事情我很早就听Anne提起过,的确难为你了。"

  "谢谢叔叔关心。"

  "你们俩真的是从小就认识?"

  "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

  "以后,欢迎你常到我们家里来吃饭。"

  "谢谢叔叔。"

  "你也知道,今天是妮妮18岁的生日,过了今天她就是一个大姑娘了。"

  "爸爸……"

  "可别害羞,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一味地害羞,后果是很严重的。"

  "爸爸,别在这里说啊!"

  "不在这里说?那今天大家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都是做什么来了?就是要来看他的态度啊。"

  一旁的妈妈、七叔和其他人都笑了起来。Anne站在旗原的身边,偷偷地转头去看他,脸早已红了。

  "不用紧张,今天也不是什么仪式,我们只是想听听你的想法,这丫头平时在家可没少说你啊。"

  "爸爸……"

  "别打岔,爸爸替你听听就知道了。"

  大家都望向旗原。

  "对不起,伯父,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和Anne一直是同学、好朋友,除此之外,我没什么可说的。"

  说完后,还没等对方有什么反应,旗原便转身朝大厅的出口处走去。

  Anne的爸爸坐着的地方突然传来议论声,七重望过去,看见Anne正伏在她妈妈的肩膀上哭。她扭头看见消失在大厅门口的旗原的身影,连忙追了出去。

  "旗原……"

  七重这样用力叫他的名字,他才停下脚步。

  "你对Anne说什么了?"

  "你现在也来关心这些事情了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过分吗?今天是她的生日!"

  "对不起,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周到。"

  "我真是看错你了!"

  七重说完,转身又跑向大厅。

  回过头来的旗原看见的,依然是她离开自己的背影。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是被她抛弃的少年了,便一个人出了酒店,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正准备走进大厅的七重忽然听到从通道口那边传来的声音——

  "那小子好像在往燕希酒店那边走……带他去江边……给他点颜色就好了……不要让老爷子知道。还有,把小姐给他买的衣服脱下来……就这么做!"

  她在门边只听到几句,心里疑惑着,一边在想他们在电话里说的是谁,一边走进大厅。

  晃芝老师第一个跑过来告诉她:"你到哪里去了?出事了,看秦老爷子的脸色就知道……"

  "晃芝老师,我们可不能乱说的。"

  "赫老师,你不知道我们学校的旗原和老爷子的千金谈恋爱的事情吗?一定与这个有关。"

  七重觉得晃芝老师的话像一块块沉重的石头,不分青红皂白地一股脑全部倾倒在了她身上。已经无法再去理会晃芝老师的话语,七重走出大厅,抱着想让他自己回来好好处理问题的目的,用手机拨打了旗原的电话。

  "旗原……"

  电话通了,但那边很吵,还传过来奇怪的声音。

  "旗原……"

  再喊他的名字时,电话好像被人故意掐断似的,只有"嘟……嘟……嘟……"的忙音。正觉得疑惑的七重,突然想起了刚才听到的那些话……

  天啊!江边!

  她跑到电梯口,电梯还停在34层,于是她便直接从安全通道跑到一楼,然后出了酒店大厅,拦下出租车直奔江边。

  江边的风好大。因为天气的缘故,几乎看不到散步的行人。七重抱着包,沿着长长的江岸走着,生怕自己看不到他,错过他。

  微弱的路灯灯光照不了多远,那些步行带附近的草丛,还有一团团黑糊糊的树影,时不时会让七重心里打鼓。她平时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样的地方来的,那种阴森的环境,会让她毛骨悚然。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因为旗原,因为要找到他,因为自己一定要确认他的安全,那种恐惧的心理便消失了。

  她拿出电话,一边寻找,一边一遍遍拨打旗原的号码。

  铃声好像是从一处草丛里发出来的。七重将自己的手机从耳边拿开,四下环顾着寻找那铃声的出处。

  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没有了声音。七重连忙重新拨打了一次号码。

  这次,铃声很清晰地在附近响起,七重循着声音找去,在一个步行带边上的垃圾筒里找到了旗原的手机。

  紧紧握住这只手机的七重,什么都不敢想,只是疯了似的在周围的每一处草丛里翻找,一边找一边喊着"旗原……旗原……原……原……",声泪俱下。

  在离堤岸不远的地方,七重看见了今天晚宴上旗原穿的那件白色小西装。她一把将它抓起来,沿着河道朝前奔走起来。

  直到跑到桥墩底下,七重也没有找到旗原。她站在桥下,望着湍急的江水,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

  从桥墩底下发出的微弱声音,传到七重的耳边。她转身朝身后看去,一团白色的小东西蜷缩在桥墩下的河滩上。

  她跑了过去。

  整个上身裸露在外面的旗原已经全身冰凉了。她跪了下来,将自己的坎肩脱下来替他披上,但那小小的面积对于这个庞大的身躯而言根本无济于事。触碰到他冰凉身体的七重,再一次毫无顾忌地哭了起来。

  "你……还真爱哭啊。"

  "为什么会这样?"

  "在追你的时候,被动物们袭击了。"

  "都这样了,你还开玩笑!"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来……了,你哭……是因为担心我吗?咳咳……咳咳……咳……"

  无法连贯说出句子的旗原突然咳嗽得很厉害,七重连忙扶他起来,一边在他背后轻轻捶拍一边问:"现在能动吗?我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

  "为什么呀?你都这样子了。"

  "去医院,别人就会知道他们的……是我不对,我从来没喜欢过她……却还跟她交往……带我……回家吧。"

  "傻瓜……"

  七重说着,心疼地将怀里的旗原轻轻拥着,好让自己的体温能够在这一刻传达一点给这个冰冷的身体。没想到旗原却将她推开,吃力地说:"我会弄脏……你的衣服……你一定不知道……即使没有穿裙子……你……也比任何人都好看……"

  七重忍不住笑了笑,嘴角还带着刚刚流下的眼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泪的方程式:https://www.sobenshu.com/leidefangchengshi/
新书推荐:宠入豪门 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 朕甚惶恐 王爷夫君缺心眼 神级美食主播 契约婚姻,娶一赠一 重生九零:第一农女 国公女 悠闲嫡妻 冥中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