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女的爱语 第四章

推荐阅读:我和反派相依为命[快穿] 清和 悍妃当道:皇上,来侍寝! 另类报复 异世界的美食家 腹黑老公契约妻 遵命,女鬼大人 圣殿中的情网:威廉·福克纳 一代枭雄 美人戾气重
  「小声点。」耳膜再次饱受高分贝音量蹂躏,奇迹似的,这回敖天赫非但无丝毫不悦,性感薄唇边反勾著道迷人的轻浅弧度。

  大概也只有这个单纯的丫头,发现自己袒胸露背而尖叫时,会一古脑的扑身抱住他。难以否认的,她身上含带著青涩味道的淡雅幽香,煞是好闻。

  「什么啊,全都被你看光了,还要我小声。」搂著他的颈项,艾水灵满脸羞红的回驳。

  真是笨呀!她在心里补骂自己一句。忘记自己衣服褪下来半边就算,居然反应脱线的抱住他遮掩春光外泄的身子,好丢脸。

  「我可不担无谓的罪名,我只瞧见一部份,再说我都不怕长针眼,你有什么好抱怨的。」不讨厌她偎在怀里的馨香感觉,他不急著推开她,反正她的伤他已帮她上好药。

  哦,这个人的嘴巴真坏,眼睛吃了冰淇淋反倒嫌起她的身材。可是……

  「好嘛,我不抱怨,你能不能先闭上眼睛。」

  「干么?想吻我?」他依稀记得她的唇瓣异常柔软。

  霎时,她连耳根都红透。「敖天赫!你明知道不是那样。」他不闭眼,她如何起身穿好衣服。

  他当然明了她别扭的心思,不过,做啥那么麻烦。

  意随心动,他始终君子轻搁两旁、没搂碰她形同半裸娇躯的双手,徐柔的拉过她身後衣服,不由分说的轻抓起她左臂为她穿上,再脱下自个的西装外套披在她肩上。

  「这样不就好了。」

  一气呵成的动作,自然得令艾水灵来不及推拒反抗,待他完成为她添衣的举动,她方又慢半拍的惊觉自己的身体又教他看去大半。

  「我可以自己穿。」揪紧衣襟,她缩坐至沙发角落,脸上娇红依旧深烙。

  「我怀疑笨手笨脚的你穿得好。」若非如此,他岂会不假思索的替她代劳?

  她抗议,「我哪有笨手笨脚?」

  「是谁骑机车跌倒的?」一提,降退的怒焰有复燃的趋势。

  「那是不小、心……」

  「这种不小心半点都不该有。」稍一不慎会要去她小命的她明不明白。

  他又生气了。之前她就是有预感若告诉他自己骑机车出意外,他会发火,才想隐瞒事实,哪知非但瞒不住,还让他毁损自己一件衣服,现在火气又这么大。

  「下次再出事绝对不告诉你。」她喃声嘀咕。

  「你说什么?」别以为音量小他就听不见!「你敢再有下次试试看。」

  吉凶难测的车祸有谁希望一遇再遇,这妮子怎就是有本事惹他动恕!

  「好、好,我以後穿钢盔铁甲出门行了吧。」

  「艾水灵!」

  「你得找件衣服给我换,总不能要我穿这样出去。」见他紧绷俊脸朝她欺近,她蓦然记起他曾撂下吻昏她的威胁,心脏狂跳的赶紧岔开话,不敢再跟他顶嘴。

  其实她很想问他,帅哥的脾气都像他这样一触即发吗?

  「这年头流行裸奔你不晓得。」

  没好气的用力揪捏她小巧鼻头,敖天赫就是狠不下心不理她,起身到办公桌前按下内线电话,要服务部送件最小Size的员工制服上衣过来。

  抚著被捏疼的鼻子,艾水灵不服的微噘小嘴斜瞄他。这个老是摆著张冷脸的大帅哥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耶,初吻莫名其妙被夺的是她,大半身子被看光的也是她,她都没发火了他还一迳吼她,又捏她鼻子。

  说他温柔却又火爆,讲他火爆,外表又一身冷肃淡漠,这个男人有些复杂……

  「呃!」复杂的男人看向她这边了,她的心卜通的撞跳好大一声。

  「你属狗的?」敖天赫好气也好笑,当他一挂上电话转过身,就见她偏著小脑袋,像只困惑的小狗狗般瞄睇他,模样滑稽又可爱。

  「什么属狗的?」这莫名进话的男人果真不大好懂。

  「笨蛋。」上前揉乱她一头俏丽短发,他弯身收拾桌上的急救箱,「有话就说,做啥用瞄的。」

  「这又跟笨蛋扯上哪点关系。」她拨著被弄乱的头发嗔问,好端端的她又变成笨蛋了?

  一阵敲门声传来,敖天赫扬声喊道:「进来。」待见著来人,他追加一句,「怎么是你?」

  沈冠奕扬扬手上封装的衣服,「我刚好要找你,碰见见服务部欲衣服送过来,就顺道带上来。」

  「沈总经理。」艾水灵由沙发起身,礼貌的点头行礼,先前在一楼接待大厅,她听敖天赫向法国旅客介绍过他。

  沈冠奕不意外会在好友办公室瞧见他的远房亲戚,她肩上披揪的亚曼尼黑色外套,以及他不经意瞥见地上散落三、四颗的钮扣,却令他微眯起眼,当下的景况著实有些——暧昧。

  「少在那里胡乱遐想。」犀利的眼眸完全看穿他不良的心思,敖天赫指向桌上的急救箱道:「她骑机车跌倒,背部受伤又固执的不上药,挣扎问我一扯,她不牢靠的衣扣就掉了。」

  「哪是扣子不牢靠,你那吓死人的手劲,衣服没被你撕成抹布是侥幸。」艾水灵率直的为自己的衬衫上诉,如果她没记错,他根本没说要替她擦药,一进办公室就动手解她衣扣,她哪里固执来著。

  「话这么多,一点女孩子样都没有。到里面换衣服去,等会儿我送你回去。」拿过衣服塞给她,他向她比指他的休息室所在。

  她不动反问:「我要代班耶,你干么送我回去?」

  「有伤在身的人代什么班,回去给我好好养伤。」

  「可是……」

  「没有可是!不想惹我生气就别跟我争,赶快进去换衣服。」眉峰蹙凝的揽过她,他直接押她进休息室,一并将房门关上。

  「专制的霸君。」门扉阖上之际,他听见她偷偷的嘟哝。

  「这丫头,为她的身体著想她还这么不领情。」他不以为然的低啐,一回身,就迎上一对兴味盎然的眸子。

  「我头一次看见不怕你的冷漠,有胆量跟你回嘴的女孩。」

  「你要是见过她在马路上搏小命的样子,就知道她的胆子有多大。」他将急救箱放回柜子。

  「什么意思?」

  「她很教人火大的意思。」她为一块钱奋不顾身这令他回想起来情绪又忍不住起波涛的蠢事,他不想提。

  沈冠奕有趣的摩挲下颊,「真是难得,除了上回送你性病防治手册和保险套那位卫生教育宣传人员,艾水灵好像是第二个能让你气得火气染上眉间的人。」

  艾水灵的名字是邱领班告诉他的。

  该死的性病防治手册和保险套!「她就是那个天才宣传人员。」

  他呆愣两秒,原来艾水灵就是那个让冷静自持的天赫,失控驾车狂飙的性病防治宣传人员!

  喀啦一声,休息室的门应声而开,艾水灵缓步而出。

  「唔,那个,我换好了。」察觉屋内冷空气低回,她悄悄抬眼觑向俊颜比她进休息室前更显冷凝的那个人。

  发生什么事?难道她在里头换衣服也惹他不高兴了?

  「换好就过来,回家了。」深吸口气,敖天赫勉强压下前半刻在胸口翻腾的烈焰,这颗火种,还是早早送走的好。

  「噢。」碍於他眉间凝聚著她不知情的愠意,艾水灵没再跟他争辩要留下来代班,抱著换下的衬衫与他的外套,走向已迈向门边的他。

  「外套穿上,外头冷……」

  这是沈冠奕听见的最後语句,贵气的办公大门接著在他眼前关上。

  他傻怔的盯著人去影空的大门,天赫居然就这样将他晾在一边!虽然法国旅客那头已安顿好,他不过是来找他探问艾水灵是他哪里的远房亲戚,没啥公事,可那个酷哥总裁也不该问都没问他的来意,只顾著送艾水灵回家吧!

  他得打电话问问天-,看艾水灵究竟是与敖家交情多好的远房亲戚,让天赫气得半死,却又舍不得她受寒。

  愈跟敖天赫相处,艾水灵愈清楚,他是以霸道执行好意的男人。

  如同此刻,细雨已停,灯火清亮,她可以自己回家,他仍执意送她。

  「我有车,真的不必你送。」犹豫下,她再次表态,不想麻烦事务繁忙的他花时间送她。

  「再有意见,我会找人将你那辆中古小绵羊拆了。」他毫不退让的回堵她。呆子都知道铁包肉的轿车比肉包铁的机车安全,今晚才出意外的她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它花了我好几万买的耶,你怎么可以拆。」杏目圆睁的伸指比向停在华丽饭店旁的不起眼摩托车。

  「你的命只值那区区几万?」寒声说完,他猛然思及这个在马路上飞身捡钱的家伙,根本当她的命只值一元。

  他真想现在就拆了她的骨头!

  「我……」她词穷。

  今天是她运气好,只落得擦破皮的小伤,万一是脚断身残的下场,确非区区几万就能了事,老爸也会伤心逾恒。

  她不再坚持的妥协,「我让你送就是了,可是今天我没能代完班的事,你别将帐算在王妈妈女儿的头上,不能以旷职处分她。」

  「笨蛋,就只晓得担心别人。」粗气的环住她腰肢,他将她带往极品饭店所属的轿车专用停车场。

  唇畔噙笑,艾水灵明了他不会为难王妈妈的女儿了。

  当夜风送来他阳刚惑人的好闻味道时,她的心不由一悸,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在茫茫人海中与他相遇,能这样近距离的与他并肩而行……

  「你的法语在哪儿学的?」

  醇浓的问语忽起,她吓一跳,有种不良遐思被逮到的心虚感,直绞弄双手道:「买录音带学的。我觉得各国的语言都很有趣,有空便会看电视或买些录音带来听,久了倒也学到皮毛,法语、日语、韩语都能说上一些。今天恰巧派上用场,幸好那些法国旅客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你说得很标准,他们当然听得懂。」可见冠奕多差劲,花钱请专人教他说法语,舌头仍会打结。

  芳心因他的称赞一喜,她正欲夸他法语才说得顶尖,一句唤喊陡然抛来——

  「水灵!」

  脚步略顿,敖天赫循声望见一辆黄色计程车停在两人斜前方,一位年轻男子由车内跨出。

  「阿骞?!」艾水灵惊喜高喊,雀跃的奔上前,与他来个结实的拥抱。

  见状,敖天赫犀冷的深眸倏眯,对她当街与男人相拥,无由的感觉刺眼。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稍微退开他,艾水灵改挽著顾骞的手臂间。他向公司请特休假,跑到瑞士去玩了一个礼拜。

  「刚下飞机,想不到会在路边瞄到你。一个礼拜不见,怎么你还是没长高。」他不客气的压她头顶,取笑她不到一百六十的身高。

  粉拳没跟他客套的槌上他肩膀,「欠扁,就会对我做人身攻击。」

  「毁了,连嗓门都仍旧这么吓人。」两指像捏面团捏上她微鼓的脸颊。老实说,逗她很好玩。

  「臭顾骞,我要跟文馨姊告状你一回来就欺负我。」从以前到现在,这个青梅竹马的玩伴老是喜欢捉弄她。微踮脚尖,她抡起拳头就想敲他脑门。

  顾骞轻易抓住她想偷袭的手,爽朗大笑的继续戏弄她,「人太矮,打不到。」

  艾水灵直瞠眼猛瞪他,哇啦大叫。

  这头,敖天赫眸心一凛,脚跟滑动,不发一语的走回极品饭店。她与情人打情骂俏,他没兴趣观赏,既然她的男朋友出现,自会送她回去,毋需他鸡婆瞎操心。奇怪的是情人、男朋友这词儿,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令人反感!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街上?」顾骞终於记起这问题,刚才匆匆一瞥,他似乎瞧见她身旁有位高大男子……「今年流行你身上这种直盖大腿的宽大外套吗?」

  与她重逢的欣喜退去,注意力这会儿总算拉到她身上穿的大衣上,它很明显是件男人的西装外衣。

  「糟糕!」本来要以她来代班回答他第一个问题的艾水灵,在听闻他紧接著而起的第二道疑问後,乍然惊呼。

  敖天赫……他走回饭店了。她只来得及眺见他没入饭店镂空雕花的拱门内。

  顾骞亦瞄见那道顽长俊磊的背影,「他好像是之前走在你身边的男子,你认识他?」他不是路人甲?

  「他是那家五星级国际饭店的总裁,我今天就是来这里代班,因为背部受了点伤,他要我先回去。」

  她的视线仍旧停在挺拔身影消失的拱门前,一颗心有著难言的失落。看见回国的阿骞她一时太开心,只顾和他讲话,竟把敖天赫忘在一旁,他大概很不高兴,好心要送她回家却遭她冷落。

  「你受了什么伤?」顾骞关心的问,他虽爱寻她开心,但跟她可是好哥儿们。

  她连忙转头提醒他,「只是不小心跌倒磨破皮,你可别在我爸面前多话,我不想他担心。」

  「如果只是小伤,我当然不会跟艾爸多嘴。不过听你这么说起来,刚刚那位总裁似乎不错,对员工相当体恤,非但要你先回去休息还借你外套御寒。」

  「嗯,他是个好人。」面冷心热,纵使总对她生气,依然是个好人。

  「先生,你们还要聊多久?」计程车司机忽探出窗外问顾骞,计程表是仍在跳啦,但这里不能停车停太久。

  「马上来。」回答著,顾骞转问她,「一起搭车回去吗?」

  清灵水眸眺向她的机车停放处,再仰首望向高耸的饭店,她低道:「搭你叫的便车回去,可是我不付钱哦。」

  她答应过敖天赫今晚不骑机车回去,他现在想必也很忙,她就不再上去找他道别了……

  夜深人静。

  敖天赫正在极品饭店的私人休息室床上,审阅饭店上季的营业财报,桌上电话骤然响起,他随手接应。

  晓得这支电话的只有与他亲近的几个人,他猜是母亲远从义大利的来电。

  「艾水灵是我们家多远的远房亲戚?」话筒里的男声劈头便来上这么一问。

  圈画营业报表数字的红笔一顿,眉峰跟著兜拢,「冠奕那个大嘴巴。」

  他之所以胡诌艾水灵是他的远房亲戚,无非是想杜绝好友烦人的追探他与她相识的种种,岂料他会去电问天-她与敖家的关系。看来那小子太闲了!

  敖天-咧唇而笑,「冠奕有自知之明,要我等到他下班再打电话给你。」免得挨他冷面大哥的拳头。

  「你就这么没个性,随他起舞。」

  嘿,骂人不带脏字的高手。「起舞无罪,好奇心人皆有之。」

  「艾水灵是我们已逝姑婆哥哥的妹妹的表姨的堂弟的女儿的外甥女,你说她是我们多远房的亲戚?」

  突落的一大串像绕口令的关系叙述,教敖天障傻眼,「你在念什么?」

  「回答你的问题。」

  「再念一逼。」他才搞得清楚艾水灵究竟是谁的谁。

  「罗唆,没听过一表三千里。」开什么玩笑,他才不信自己信口胡编的长串称谓关系,再说一遍会一样,到时不穿帮才怪。

  「好吧,反正艾水灵就是我们家很远房的远房亲戚就对了。」否则也不致妈也想不起来他们和姓艾的人家有亲戚关系。「听说她很可爱。」

  「可爱?」那张带点纯真、带点傻气,又隐含固执的巴掌小脸?

  「你好像很不以为然。」两道眉毛挑著富饶兴味,记忆中他这位冷面大哥好似不曾对他人的外貌有意见,尤其是女人,他总是淡然视之,几时出现如同此刻电话里的不认同语调。

  「她只会让人生气,哪里可爱了。」

  未作多想的回答,敖天赫的视线落在床边方柜上的四颗白色衣扣,那是艾水灵被他扯落的扣子,他原欲扔掉,也不知怎么地,就是直觉她会向他讨要回去,於是遂捡起来搁著。

  连自个身上有伤都得他以蛮力逼迫,才肯乖乖擦药,那小女人有哪半点可爱来著?

  「哇,看来冠奕说的全是真的,你的冰块脸万般难得的出现蓬勃的生气。」敖天-惊奇的扬声嚷嚷。

  怎么说呢?他亲亲不可爱的孪生大哥,是属於感情极度内敛的不动明王型,愈生气愈冷漠,让人往往教他足以冷冻人心的凛锐瞠视吓得噤若寒蝉,哪有机会见到他火气外露的模样。然而沈冠奕却说他被艾水灵气得火冒三丈、情绪失控,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大事,他岂能不加以求证。

  万万料不到,他会亲耳听见双生大哥满含愠意的评论,他当然惊诧。

  「你跟艾水灵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压紧耳旁电话,他兴致高昂的抢问,「冠奕说他一提说,你火气就满大的。」

  「你想知道?」低问冷若玄冰。

  「想。」非常想。

  「你马上从义大利飞回台北,我就告诉你。」

  哇塞,好一记威力十足的回马枪!他一回去,立刻就得投身翘楚抖技的繁琐事务,哪儿也无法逍遥,他才不干。

  「老大你能者多劳,小的要负责陪爸妈游山玩水。不扰你清梦,拜啦!」

  语毕,他毫不犹豫的切断电话。好奇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他就等逍遥够回台湾,再亲自会会那个不怕他酷大哥、有本事惹得他反常大动肝火的可爱远亲。

  「这小子,就只晓得玩。」

  当年八成是这小子狡猾的将他先踢出母亲肚子当老大的。挂回电话,敖天赫不禁在心底犯著嘀咕。

  不经意的眸光再次触及电话旁的扣子,他眉心皱痕暗现,忆起她与男朋友相拥调情的一幕。

  该死,为何她悠哉和情人相处的夜,他却必须在这儿因为她而受天-质问。

  丢开手中末浏览完的报表,关掉大灯,他不甚畅快的钻入被窝中。与其想那与他犯冲的小不点雷公女致使脾火上扬,不如净空脑子,梦周公去。

  同一时刻,夜的另一端,艾水灵正怀抱枕头,无眠的躺卧床上,脑里全是敖天赫的影像。

  没道理呀,睡觉时间为何她净想著他?且每想一回心跳频率便怦快一些。

  为什么?

  即使他确实有帅得令人心跳加速的本钱,但她可不是见著帅哥就昏头转向的花痴女,绝非是对他出众的皮相心头小鹿乱撞。问题是她好像不曾为了一个人如此辗转难眠,心情有点害羞、有点甜蜜、有些欣喜,也有些扭捏,更有著期望见到他的渴望……

  侧躺的身子猛地由床上弹坐而起,两颊发热的盯视教她小心吊挂衣架上的高级西装外套。

  怎么她的心情这么像喜欢上一个人的心情?莫非她对敖天赫的思念,全因为她喜欢他?!

  心口宛如击鼓般撞击著震撼节拍,她冷不防将小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不、不可能,我才认识他几天,哪可能这么快喜欢上他。」

  倾心一个人岂是如此容易。现在可是万籁俱寂的深夜,不是作白日梦的时候。自己虽没谈过恋爱,但她想感情应该不至於来得这样突然吓人才是,何况敖天赫若知道她在夜里胡乱想他,甚至误以为自己喜欢他,说不定又要发火。

  「对,一定是我反应过度了。」喃喃自语的这么告诉自己,她缓缓躺回枕中。

  就好好睡一觉,等明早醒来她将会发现,她之所以一而再的想起敖天赫,只是因为……因为他的外套未归还,她惦挂在心,放心不下罢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雷公女的爱语:https://www.sobenshu.com/leigongnvdeaiyu/
新书推荐:风云十七剑 娇不可攀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 地师后裔 异种骑士团 纨绔仙医 活人禁忌 鸡肋异能小组 八零之穿成男配怀孕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