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茱丽叶 第四章

  普通酒量再好的人,一口气喝下身体无法负担的酒精数量,也无法免除急性酒精中毒的危险。丽夜不懂罗骥何必为她这么逞强,这分明是搏命的赌注,她一点儿也不感激他这么做!

  「可以了,你不要再喝了啦!」动手想把酒瓶抢过来,却又被罗骥一把推开。

  再次把瓶口对准自己的嘴,咕噜噜地灌下。已经解决两瓶,只要这最后一瓶喝完,他们就可脱身了。

  「你打算把自己喝死不成?」她急得眼眶都红了。

  死不了的。罗骥撑着越来越模糊的理智。谁会被这点酒精打倒!

  「我把相机给他们就是了!罗骥,你别再喝下去了!」丽夜转头朝着吕老大吼道:「听到没有?我把相机给你,你该满意了吧?这酒,我们不喝了!」

  男人冷笑。「喂,丫头,-再给我扫兴,原本可以解决的问题,又没办法解决了。听好,乖乖在一旁坐着,让男人们用男人的方式来了结这桩事,不要辜负-的男人这番奋斗的苦心。」

  她一咬牙。「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更没理由让他替我出面了。罗骥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不是我的男人!」

  「噢?-另有别的男人吗?这位小哥有哪点不好?现在这年头,已经找不出几个能为了保护自己的女人而牺牲的男人了。」

  丽夜吼道:「为什么女人非得有男人才可以?」

  「嘿……声音这么大,-还想要再一次惹我生气,是吧?」

  可恶!这个臭光头、肥猪猡!根本是存心要找他们碴嘛!好说歹说的就是不肯放过他们!

  「吕哥,我看你也见好就收吧!」王胖以手帕擦擦额头。「我说要替我兄弟挡一瓶,你不肯,指明要他一个人喝。好,这条件我们接受了,现在我兄弟已经这么努力在喝了,你还在和小丫头斗嘴,这样子下去没完没了的,不喝死我的小老弟才怪!」

  「那又怎样?」-

  成两道细缝的小眼睛一闪,王胖皮笑肉不笑地说:「我兄弟从这儿被扛出去的话,以后『麻烦』就很多了。我记得这条巷子是禁止停车的,『交通的』已经常跟我抱怨,说这一带有很多违规的人呢!」

  吕老大嗤鼻。「王正胖,我这个人是吃软不吃硬的!你们说来就来也就算了,还带了个女的来刺探,已经够让我不爽了。再说,要以这种方式赔罪,也是你手下这位小哥自己选的,我可没逼他,怎么你倒把责任全推给我了?这样说得过去、道理能讲得通吗?欺人太甚的是哪边,嗯?」

  「给人行个方便,以后大家都方便。」王胖拍拍自己西装里藏的配枪,意有所指地说:「三天两头开出搜索票,再小心也会给我们找到一、两支吧?」

  吕老大不甘心地瞪瞪朱丽夜,然后下巴一扬说:「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这丫头了,滚吧!」

  闻言,立刻把罗骥手上喝到一半的酒瓶夺走,丽夜撑起他半边身子说:「我们可以走了,振作点!罗骥!」

  宛如一条绷紧的绳子-那间被割断,罗骥放任自己的意识漂浮在酒精的效力中,对接下来的事也不复记忆。

  ************************

  他知道自己正在作梦,因为真正的他不可能也不会穿著这么可笑的服装。

  低头看着脚上那一双尖尖的、鞋尖翘起的靴子,腿上则是一双恶心的白裤袜,大腿到腰间还套着另一条蓬蓬圆圆的灯笼裤,这种街头卖唱小丑似的打扮,荒谬到令他想高喊「救命」!

  说时迟那时快,四周景物突然大放光明,就像在黑暗中射入一盏水银聚光灯,而且变魔术般地出现一座欧式洋楼,二楼还有座小小的露台。

  这是什么见鬼的玩意儿?

  「噢,罗密欧啊,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呢?」

  谁在唱乞丐诗?还唱得这么离谱难听?企图要杀光所有人的耳神经吗?

  「噢,罗密欧,你来聿?」

  楼上的「女」子伸出上半身,露出真面目──恶,居然是吕老大?!

  「罗密欧,你别跑!」

  开玩笑,谁还待得住这种怪梦?和这种怪物茱丽叶比起来,现实中的「朱丽夜」要好上百倍、千倍咧!

  「罗密欧,你今天一定要把这些酒喝完,不许你逃!」

  一只只巨大的酒瓶像是恐龙的脚,朝他压过来。咚咚咚的声响和媲美强烈地震地摇晃地面,更教他东倒西歪,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现在他知道当爱丽丝被一堆扑克牌追杀时,究竟是什么心情了。

  这场该死的噩梦要持续到何时?醒来、醒来、快点醒来啊──

  「啊──」

  睁开眼,惊吓出一身冷汗的额头都湿淋淋的,好不舒服。罗骥庆幸自己及时脱离梦境的同一刻,脑海里也浮现新的困惑,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不记得自己房间里有贴布莱德彼特的海报啊!

  「……唔……嗯……别再喝……罗……笨蛋……」

  朱丽夜?罗骥又一惊。

  她趴在这边做什么?枕在他的腿上睡觉是什么意思?不解地伸出手去摇摇坐在床边椅子上熟睡的女人,喊道:「喂!朱丽夜,-醒醒!」

  「……唔……※##&……」

  嘟嚷着没有意义的言语,头转了个方向,她继续作她的春秋大梦。

  看来是没办法从她口中得到答案了,罗骥蹙着眉,移动自己的双腿,缓缓地坐起,眺望着这间朴素简单到不带任何私人色彩的房间。干净的小桌上摆着一台计算机,单人床、台灯、衣柜。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放在衣柜前的那只庞大行李箱,看来好象是才从国外回来,还来不及拆开的样子。

  莫非……这是朱丽夜的房间?

  目光再度落在沈浸于梦乡的女人的脸庞上。罗骥发现,自己好象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长时间地观察她。不开口说话的时候,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梁上茱丽叶:https://www.sobenshu.com/liangshangzhuli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