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焦糖布丁 第四章

推荐阅读:大宋私生子 变身透视校花 重生之网红军嫂 触不可及(耽美) 巫蛊情纪 天罚战纪 官翔 众神降临 末世大奸商 太古妖尊
  倚着窗,眺望天边闪亮的星星,犹豫了好一会儿,辛梦双决定,还是拨通电话到展傲家去。

  虽然几个小时前他才说要帮忙问俞爷爷找个老伴的事,可是她实在想快些知道结果,所幸上回俞爷爷给的电话号码,她有输入手机里。

  “奶奶,您洗好澡啦?”正想走到书桌去拿手机,便瞥见刚刚去洗澡的奶奶出现在敞开的房门口,她连忙迎上前去。

  陈甜妹含笑点头,并将手上的东西交给她,“记得,这个要好好保管。”

  “嗯?这把钥匙是哪里的?还有这个灰色的袋子……”“别打开,里面是奶奶的存折跟印章,钥匙是用来放重要东西的保险箱钥匙,奶奶怕弄丢,所以拿来放你这。”

  陈甜妹撒了个小谎,其实那袋内装的是她私下帮梦双开的户,并将展傲?给她的两百万转汇进去帐户的存折与私章。不过她暂时不想让孙女知道这一切。

  另外,她也将展傲立的那张同意书托寄放在银行保险箱里,保险箱的钥匙便是那把。这样做,并不是怕展傲将地转卖,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促使她将同意书收受,也许往后用得上。

  “先把东西收好,别弄丢了。”她再次叮嘱。

  “好。”李梦双完全没有怀疑奶奶的奇异举动,只是将东西包在丝绢里,收放在隐密的橱柜中。“我不会跟别人说的,往后奶奶有需要用时就自己来拿。”

  “不怕奶奶顺便偷你重要的东西?”慈祥的语气里带着戏护。

  “奶奶是指我的小内衣还是小内裤?”她淘气地眨眼。

  陈甜妹莞尔轻啐,“你这丫头,没个正经!”

  “谁说?人家我很正经的。”李梦双笑开怀的搂住奶奶,能逗得她老人家开心,是她乐此不疲的事。

  突然,客厅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妈,开门,哪有人这么早睡的?梦双,出来开门!”

  闻言,辛梦双眉头直皱的咕哝,“真没礼貌,每次来都大吼大叫的。”

  “你去洗澡,奶奶出去看看。”心知肚明儿子这趟来准没好事,陈甜妹不想孙女跟着受她叔叔的气,迂回的想支开她,怎奈她坚持挽着她去开门。

  而当辛诚彬进屋后,劈头就没好口气的说:“你们都在嘛?怎么让我等这么久。”

  “哪有多久?从屋里走出来不用时间吗?”辛梦双不驯的回嘴,他到底知不知道奶奶是上了年纪的人,难道要她用飞的吗?

  “你这丫头……”

  “你这么晚来有什么事?”陈甜妹适时打断他的话,并不怪孙女语气直冲,是儿子打从以前就没个做叔叔的样,总是对她颐指气使。

  大剌剌地坐入椅中,他也不拐弯抹角的开口,“妈,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卖地?”

  静立在一旁的辛梦双暗暗吃惊。卖地!这么说,上回她无意中听见叔叔跟奶奶提的事,是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屋前那块地,你会回来得这么勤吗?”陈甜妹平静的说。

  辛诚彬眉头倏凝,“那块地迟早是要处理掉的,现在既然有人愿意出高价买,不趁机赶紧卖掉要等何时?”七千万呐!多诱惑人的数字。

  “意思就是那块地我迟早要过户给你这个儿子,何必拖拖拉拉的,是吧?”

  “难道不是?”他直言不讳。“况且今天要买地的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生意能谈成,我这个小襄理少说也能坐上总经理的位置,还能拿卖得的钱好好孝敬你,就不知道妈在死脑筋些什么?硬是不肯帮忙我这惟一的儿子,赶快答应卖地。”

  “你在说什么呀,叔叔?”辛梦双听不过去的跳出来插嘴。“你又不是不知道屋外那块地是爷爷留下的,奶奶长年在田里头忙,是有感情的,你怎么能要奶奶说卖就卖?”

  “什么感情?再说何必没事找事做,在田地里种些赚不了多少钱的束西,弄得全身脏兮兮地?只要钞票一拿,还怕买不到山珍海味吗?”他一脸金钱至上的势利鄙夷态度。

  辛梦双气得握紧拳头,“别愈说愈过分了,谁不知道你要奶奶卖地全是为了让自己升官发财!什么拿钱好好孝敬奶奶?真要孝敬,怎么连过年过节,都不见你和婶婶回来向奶奶请安?”

  辛诚彬被说得很想给那牙尖嘴利的丫头一巴掌,但碍于母亲在场,他只得忍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那是因为我工作忙,没时间回来。”

  “瞎扯,叔叔和婶婶根本就是怕负担照顾的责任,把奶奶当做烫手山芋、当做累赘!”实在忍不下心底的气,她也没多想就坦白说出悲哀的事实。

  心思被一针见血的道破,他脸上顿时青白交错,暗做个深呼吸稳住心虚,他佯装大度量的道:“懒得跟你这个目无尊长、胡说八道的丫头计较,我还有事,先回去了,卖地的事改天我再找时间来谈。”

  短短几句话,他连自个的母亲都没多看一眼,随即毫不留恋的离去。

  辛梦双突然很希望,自己有胆量踹她这个说走就走的可恶叔叔一脚。

  “自己目无尊长,还敢说我。”嘟嘴低哝两句,她这才发现从刚刚就不发一语的奶奶神情有些黯淡,她恍然惊觉,先前自已不经大脑的话,想必伤了她老人家,她急忙走近她,“奶奶,对不起……”陈甜妹挥手制止她傻气的道歉,“傻丫头,你叔叔的个性奶奶又不是不知道,快去洗澡吧,洗好再来陪奶奶聊天。”

  “噢。”没再说什么,她顺从的往房间走去。这时候,或许让奶奶自己一个人静静比较好。

  怎料洗完澡后,辛梦双却到处找不到陈甜妹。

  没在厅里看见她奶奶,拐进房间也没瞧见,于是屋里、后院、屋前空地,她统统绕找了一圈,仍不见人影。

  “难道跑到邵大哥家跟伯母聊天了?”她马上拨电话到邵家-无奈邵伯母给她的答案是否定的。

  心里的不安顿时像千金重石般压着她,她记起自己去洗澡前,奶奶脸上的黯然。莫非听她说叔叔将她当烫手山芋、当累赘,她老人家伤心得想不开……背脊一凛,她没敢再往下想,拿起电话就想找人帮忙,可一时急得慌了,不知要打给谁。

  突地,一组号码闪过她脑海,她想都没想的便拨下它……“喂——”话筒里传来低沉的嗓音。

  “我是辛梦双,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她现在只想得到他呀!

  电话彼端的展傲一愕,她的语气听来又慌又急,还带了点哽咽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他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奶奶不见了,我找不到她,我……”

  “冷静点,慢慢说。”她愈说愈哽咽,不会是掉泪了吧?

  随手抹掉滑落脸颊的捩,她握紧听筒,要自己放慢说话速度,“之前我叔叔来家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然后我洗澡出来到处都找不到奶奶,想请你骑机车过来帮我找,可以吗?”

  “给我住址。”

  展傲赶紧拿笔抄下地址,没留意到这住址似曾相识,在电话旁留了张字条给在点心室准备甜点材料的外公,他抓过机车钥匙便出门……

  皎洁的明月当空,可辛梦双没有半丝欣赏的心情,只全神贯注地望着小路前方,期待展傲能赶快到来。

  霍地,刺耳的引擎声伴随着夺人心神的身影出现。

  “展傲……蔼-”空气中隐约传来啐地一声。

  “天!你在干什么?”瞧见那直跑向他的娇小身子在喊完他之后,一个不稳跌趴在地上,展傲连忙下车赶到她身边,将她扶起来。“有没有哪里摔疼?”

  辛梦双连连摇首,顾不得手心有点痛,急将捏拿在手里,她与奶奶的合照挪到他眼前,“这个就是我奶奶,拜托你骑车帮我在附近巷子找找。”

  “阿婆?!”展傲讶喊,这照片上的人不正是陈甜妹,他抬头环视四周,赫然发现自己不就在阿婆的田地旁吗?看来他教小不点电话里那慌乱无措的声音一搅和,只顾着往她说的地方赶,什么都没注意了。

  一心惦着找奶奶的辛梦双也没发觉他的惊讶哪里不对,直摇着他的手臂说:“对,我奶奶,你赶快帮我找。”

  “知道了,我这就去。”长脚一跨,他利落的坐上车。

  “我也四处去找找。”

  “你在这里等。”他用车身挡住转身要跑开的她。

  “不,我要……”

  “听话!”他双手微带力道的拍着她双颊,低喝地打断她的话。“乖乖地在这里等,万一阿婆回来你才不会错过,也不会换她担心你。嗯?”

  奇异的,他的话镜定下她慌无头绪的心。“好,我在这里等。”

  展傲稍安下心。“别胡思乱想,也许阿婆马上就会回来。”再轻拍下她头顶,他没再怠慢的驱车找人去。

  让双眼盈着泪,心慌得连步伐都踩不稳的她去找奶奶?他可不想边找人,还要边分神惦挂她肯定会跌得浑身是伤回来。

  略微放慢车速,他仔细地在附近的巷弄核巡陈甜妹的身影。

  绕过两条街,他转往另一侧的街巷,突地瞟见巷口出现一道人影。

  “阿婆?”他放声轻喊,以免吓到她。

  梳着发髻缓步而走的身子闻声回过头,“展傲?”

  他将车停至她身旁。“阿婆怎么跑来这儿?小不点找你找得快疯了。”

  “小不点?”陈甜妹有听没有懂。

  “阿婆的孙女。”他赶忙改口。

  “你是说梦双啊,阿婆现在就是要回家……不对呀,你怎么知道梦双?阿婆没介绍你们认识不是?”而且他刚刚……小不点,是吧?

  “我外公请她吃过焦糖布丁,所以我们认识,我也是直到刚才知道她和阿婆的关系。”在公园那段不值得一提的误会,还是别提的好。

  “还真是巧,没想到请那孩子吃布丁的是你外公。”

  他点点头,“阿婆还是先上车再说,协…梦双还在等您。”那女人不会哭得淅沥哗啦了吧?

  闻言,陈甜妹费了一番力气终于跨上机车。“麻烦你骑快点,我没说一声就出门,梦双一定急坏了。”

  虽然惊诧阿婆比小不点有胆识得多,不过他没敢像平时那样飞驰,只以不会吓昏老人家的车速,将她载回去。

  远远的,他就瞧见那抹小小身影又急乱的向他跑来,实在怕她又跌倒,他只得略略加快车速,并扬声高喊,“别跑,我把阿婆载回来了!”

  话落,车已到她身前,他动作迅速的下车,在她可能激动得扑向阿婆而压倒车子前,先一步将阿婆扶下车,就见她泪眼婆娑的冲上前抱住她奶奶。

  “您跑哪里去?把我急死了。”辛梦双声音哽咽的说。

  “抱歉,奶奶只是到外面走走,结果碰到许久不见的简奶奶,就到她家里坐坐,一聊就忘记时间也忘了打个电话给你。”陈甜味带着歉意哄着孙女。

  “我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真是吓坏她了。

  “喂,阿婆回来就好,你再掉泪只会增加阿婆的内疚。”瞧她像是掉不完的莹透泪珠成串的掉,心里无端一窒,展傲别了扭的用话语提醒她。她个子这样娇小,眼泪怎么如此多?

  一语惊醒梦中人,辛梦双忙放开奶奶,胡乱地用手抹着小脸,“我没事啦奶奶,不过您要记得,下回乱跑时要留张字条或给通电话,我才不会担心。”

  展傲委实不敢恭维,这小女人是将阿婆当成她幼稚园里的小鬼在训话吗?居然敢说自己的奶奶乱跑?

  陈甜妹倒不以为意的笑答,“明白,奶奶会记得。”

  “这才对嘛。”她又抱奶奶一下,终于缓开笑靥。

  见她也总算破涕为笑,展傲此刻才真的放松起来。

  “啊,我忘记跟奶奶介绍,这位是——”“奶奶知道。”陈甜妹轻声接话,侧身望向展傲,“前阵子奶奶就认识这个到这里兜风的年轻人,只是不知道你们也认识。”

  滴溜溜的水亮明眸讶然瞅向他,“你也未免太会兜风了吧?”

  他不认同地伸手往她的小鼻尖捏去,“不会说话就别说,是缘分巧合,懂吗?”他没提到买地的事,因为方才陈甜妹望向他的眼神,似乎有着要他代为保密的讯息。

  “什么?我说的就是那个意思呀!”她摸着被袭击的鼻子咕哝,突然发觉,不知是不是黑夜衬托的关系,他看来又颀长许多,她眉头不觉一皱,“真是的,没事还怎么高干吗?分个十公分给我不是很好吗?”

  她怎么努力长就是长不高,他老兄居然给他长这么高?没天理嘛!

  “你倒是告诉我,身高如何用分的?”他冷不防又捏了下她鼻头。这个小不点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吧,自己长不高,还赖到他头上?

  “别跟梦双计较,这孩子一直希望自己能长高点。”笑睇了眼抚着鼻子还想跟展傲回嘴的孙女,陈甜妹转向他说:“到屋里坐坐吧。”

  “改天吧,我外公还在家里……”

  “那你赶快走。”辛梦双迅速动手推他。

  该死!澳阍诟先税。俊彼微微皱眉,心里冒着莫名的气焰。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他回去?

  “对呀,你不赶快回去,俞爷爷会等得心急,说不定就像我等奶奶这样。”辛梦双此时想到的,全是俞松涛对他会有的牵挂。

  闻言,他原本在胸中听见她的对呀时,差点爆开的怒气,霎时全消失无踪。算她赶人有理。“阿婆,那我先走了。”

  跨上机车,他随即发动引擎,俊帅的脸上不见该有的遮蔽物,李梦双这才发现的追问:“等一下,你的安全帽呢?”

  “在家里。”接到她电话时他只顾着赶来,哪还记得要戴安全帽?

  天!没戴安全帽,他就这样用他那吓死人的车速一路团来这里?她险些腿软的抓住车把,“那你回去骑慢点,骑……四十就好。”这应该是安全的速度吧?

  “四十?!你要我几点回到家啊?”那是用来载阿婆的速度好吗?

  “可是现在是晚上,视线不明,你又没戴安全帽……”难不成他还想飞回去?

  见她愈说柳眉愈蹙紧,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他才投降的低叹,“知道、知道,四十是吧?”真是败给她,骑车技术好得可以媲美职业赛车手的他都不怕出意外了,这小女人在怕什么?

  紧抓着车把的小手总算安心的放开。“谢谢你今晚的帮忙。拜拜。”

  她笑意点漾的灵眸柔唇,在银白月光下更显清纯甜美,一个不小心,展傲看傻了眼,直到陈甜妹出声要他慢走,他才回过神告辞离去,心底却直嘀咕着,又不是没见她笑过,他在胡乱闪神什么?

  再瞥一眼明显减速远离的黑点,辛梦双总算放心的挽着奶奶回家。今晚多亏有展傲,不然她真不晓得怎么办。

  将车弯出小路的展傲,不期然望见一道迎面而来的身影,他浓眉暗蹙,大脑还没下达停车指令前,已经将车挡住他的去路。

  邵青骏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得倒退一步,这个俊朗出众,浑身带着逼人气魄的男人,不会是时下常有所闻,见人就砍的飞车族吧?

  “你刚才在哪儿?”展傲的语调含着不容忽视的气势。

  邵青骏只能下意识的回答,“我刚和朋友聚会完回来。请问你是?”

  没回答他的问题,展傲两道粗浓剑眉凝蹙,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你这个邻家大哥是怎么当的?人家心急如焚的找奶奶,你居然逍遥的跟朋友聚会?!”

  呃?邻家大哥?奶奶?他困难的拼凑着这没头没脑的指责。“你说的……是梦双吗?”

  “你要是个男人,下次她有麻烦时,就别让她找不到人!”没好气的楼下话,他随即催紧油门扬长而去。这个姓邵的不是小不点心仪的对象吗?竟在她急得落泪时不见人影,实在是丢男人的脸!难道,那个小不点就不能有眼光点,挑个好一点的男人来喜欢吗?实在是很教人生气!

  弧度炫眼的车身像在黑夜疾行的黑豹,眨眼间消失他的眼前,邵青骏呆愣地站在原地,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何时得罪过这个十足狂狷的男人?

  “辛奶奶回来就好,我妈说你打电话过去的语气有些急,所以叫我过来看看。”接过辛梦双递来的茶水,邵青骏含笑的说。

  辛梦双一脸尴尬,“是我自己太紧张,奶奶只是跟简奶奶聊得忘记时间了。不好意思,还让邵大哥特地赶来,不过刚才我已经让奶奶上床休息,明天再跟她说你来过,好吗?”奶奶一向早起,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她向来也要她早睡。

  “当然。我可不是专程来吵辛奶奶的。”打趣的说完,他记起有个问题要问:“你认识一个车骑得很快的帅哥骑士吗?”

  “飙车……天!邵大哥是在哪里见到他车骑得很快?”直觉联想到展傲,她提高嗓音问。

  “在巷口那里,他离开的速度少说也有一百。”

  一百?!头皮瞬间发麻,二话不说,辛梦双颤抖着手拿起电话就拨。

  一会儿,当电话里传来她绝不会听错的厚实嗓音——“老天,你到家了?!”她愕然惊问。

  “小不点!”展傲回以惊喊。

  他才进门,都还没跟从房间走出来的外公打招呼,就接到她打来的电话。

  “你当真从巷口就用飙的?”

  他敏感的拢起眉心,她会知道,那不就表示……“那个姓邵的跟你说的?”

  “天啊!邵大哥说的真的是你!你没事吧?”她无法想象他的车速有多少,一径追问。

  展傲却因她口里的“邵大哥”升起无由的不悦,冲口就应,“摔断腿了!”

  闻言,她浑身一震,耳里嗡然作响。他受伤了!

  邵青骏从头到尾满头雾水,梦双和那个黑衣骑士有什么关系?她现在这怔愣住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另一边的俞松涛,纳闷着展傲怎会说些奇怪的话,就见他满脸不安地抓抓头发,小声咒了声,该死。

  “喂、喂!你还在吗?”展傲焦急的对着话筒喊,当他赌气说完话时,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促急的抽气声,接着是一片寂静无声,他猛然记起她以为阿婆出事时的慌张脆弱,以及怕他细车回来的愁眉表情。

  该死!思想单纯的她一定会以为他真的出意外了!

  “听着,我没事,完好无伤,刚刚是胡说的,听见没?”

  “该死,听见就说句话呀!辛梦双!”他一声大过一声的吼,她不会被他吓得昏了过去吧?

  辛梦双被吓傻的神智总算被吼回来。“可恶!你什么意思?没事竟然这样骗我?”她用力吼回去。

  闻声,邵青骏刚喝入口中的茶差点喷出来。梦双怎么突然吼这么大声?

  “我随便说的,谁知道你这个小呆瓜会信?我要真有事,怎么可能在家里接你的电话?”居然吼得他左耳发麻,不得不将听筒换边听?她知不知道前半刻被她的无声差点吓死的,是他耶!

  厚!她这会儿又变成了小呆瓜?他……

  “唉……”气恼骤地换成低叹,她连双肩都垂垮了下来,“说的也是,我还真像个呆瓜,没动脑想想,就被吓得说不出话。”

  她无力的语调让展傲内疚顿升,不觉放柔了嗓音,“好啦,我跟你道歉,是我说话不算话,但我很平安的到家了,很、平、安,听清楚了吗?”

  “很清楚。”他没事就好。

  “没事的话,早点去睡……嗯,晚安。”挂上电话,他吐了口大气坐入沙发。

  一直站在旁边的俞松涛坐近他身旁,“你这孩子怎么搞的?怎么对梦双吼那么大声?”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低声嘟哝,也不晓得自己这一路回来究竟在气什么?连答应她骑慢点的承诺都忘了。

  没道出可能换来他这把老骨头被吼散的调侃,俞松涛关心的问:“你留字条说去梦双家,是发生了什么事?”

  “噢,她以为她奶奶不见……”

  正当展微向外公述说帮忙找人的事情经过时,辛家这边,邵青骏担忧的看着挂上电话后,连连深呼吸的辛梦双。

  “你不要紧吧?”他问。

  “不要紧,我只是在缓和刚才被吓到的心情。”说着,她又吁出一大口气。

  一晚连着被惊吓两次,这种滋味实在不好受。不过她是不是太过鸡婆了?干吗非要替展傲乱担心?

  当邵青骏好奇想询问之前被她吼的那个“他”是谁时,她缓缓地先开口了,“邵大哥,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恋恋焦糖布丁:https://www.sobenshu.com/lianlianjiaotangbuding/
新书推荐:[古穿今]全能天后 老板,咱俩低调点 倾尽余生爱一场 爱过你,我很幸运 鬼岛轮回 飞音剑 一遇萧少误终身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宠坏官人妻 七十年代神算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