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香赋 第五章

推荐阅读:妖孽霸主 房术 沧海月明珠有泪 网红之一股清流 大明虎贲 芭比甜心 我有一座恐怖屋 学霸恋爱日常 校园全能高手 重生渔家有财女
  汴京

  桀琅、擎天和相思三个人投宿在离「敖府」不远的小客栈里。

  一路上,相思将桀琅和擎天的对话拼拼凑凑起来,才终于知道敖倪和梅丹朱的关系,原来敖倪和梅丹朱自童年便相识了,当敖倪的娘不得已必须带他迁离时,敖倪将随身佩带的金锁环当成定情之物送给了丹朱,誓言会回来娶她,然而经过了十年,敖倪的挛生哥哥敖仲竟陰错阳差出现在丹朱眼前,丹朱不疑有他,应允了敖仲的婚事,敖倪震怒之下,从敖仲迎亲途中掳走了丹朱,两人在无忧谷结为夫妻,从此引发一连串的祸端。

  敖仲设计圈套诱捉敖倪和桀琅,敖倪受了重伤被官府抓入大牢,而桀琅掉落悬崖,丹朱则被敖仲软禁在敖府。

  相思不知道这世间会有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对敖倪和敖仲好奇不已。

  这天,他们发现「敖府」异常混乱,奴仆们纷纷变卖贵重家俬,桀琅和擎天到处打听,才知道敖家准备搬离汴京。

  擎天决定趁乱混入「敖府」,见一见被敖仲软禁的丹朱。

  当擎天将又黑又长的头发缩出一个简单的髻,穿上轻柔的丝绸裙幅时,相思被擎天似男似女的容貌给震慑住了,她想不到擎天扮成女装之后,竟然嗅不出一丝男子气息。

  桀琅左右端详着,笑说:「擎天当个男人真可惜,若是个姑娘,早几年我就被他迷倒了。」

  擎天似有若无地一笑。

  这夜,擎天从「敖府」带回令人惊愕的消息——

  他对桀琅说:「听丹朱说,敖倪身负重伤带着她逃出敖府,不过才二日就被官差追上,敖倪中了一箭,甚至还被灼伤了双眼,被官差弃置在荒山,只把丹朱一个人抓回去。」

  桀琅一听见敖倪可能被人害死在山里的悲惨遭遇,遏不住暴怒填膺。

  「这个敖仲,简直是心狠手辣。」桀琅怒不可抑。

  擎天咬着牙,忧心如焚。「敖倪受了重伤,如何在荒山存活……」

  「想不到,一个算命的话居然应验了。」回想起敖倪对他们说过的宿命,桀琅觉得毛骨悚然。

  擎天看着他,蹙眉轻叹。「龙辰虎日出生的双生子,终其一生都会相争相斗,这种宿命之说实在太离奇。」

  相思听不懂他们的对话,静坐在一旁。

  「上一回,敖仲坑陷敖倪顶替他入狱,这一回为了抢回丹朱,不惜将敖倪碎尸万段而后已,如果他们兄弟一出生就注定要自相残杀,这样的宿命也未免太可怕了。」桀琅顿了顿,很忧心。

  「明天我们就到敖倪失踪的地点寻一寻,不管敖倪是生是死,我们都要找到他,至少给丹朱一个交代,就算要找敖仲报仇也有证据。」擎天说。

  「好,明天就去找敖倪。」桀琅深吸口气。

  「三天后,敖府一家会动身到南方,届时我们就把丹朱劫走。」擎天说。

  桀琅点点头,沉吟着,转过头来对相思说:「相思,这两天我和擎天上山,妳在客栈里等我们回来,好吗?」

  相思默默啜着茶,无可无不可。

  她静静思索着这些明明与自己无关的人,却因为桀琅之故,她必须与敖倪、丹朱和擎天这几个人扯上关系。

  桀琅的出现,改变了她这一生懵懂的岁月,接触的人愈多,愈让她惶惑不安,心中彷佛有着重重迷障,穿越不过。

  另一个陷入迷障中的人是擎天,而令他陷入迷障中的人就是相思。

  擎天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在生死关口初见桀琅的情景,桀琅将奄奄一息的他抱进了无忧谷,那时正是花开的时节,满山遍野的花正开得颠狂。

  自此,擎天便迷恋上了桀琅。

  是桀琅不安定的狂情使他着迷,他特别喜欢看着桀琅吃他做的菜时那种明亮的表情,喜欢看桀琅与姑娘们调情时那种放肆的风流,喜欢桀琅游戏人生的爽气。

  向来,桀琅爱与姑娘们调笑,是为了看女人狂恋他时的面容,从未曾爱上过任何一个女人。

  擎天天真地以为,只要将一切的心事妥善埋藏,便能与桀琅一生相伴,没料到卓相思的出现,让他确知了一件事,他和桀琅的关系,并不是日升月落恒久不渝的,这种关系的转变,让他痛苦不堪,尤其看着桀琅以前所未有的态度苦苦追逐卓相思时,他心碎得几乎要崩溃。

  相思在客栈里静候着桀琅和擎天,当他们带回一名眼睛缠裹着白布的男人,她才终于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敖倪。

  敖倪,另一个不同于桀琅的男人,他的额角上纹着一条淡金色的飞龙,因灼瞎了双眼而蒙上白布,模样修长清俊,文雅斯文,说话的声音柔和温煦,与侠骨柔肠的桀琅那种爽朗潇洒,和擎天令人迷魅的陰柔之气都截然不同。

  当他们顺利将梅丹朱从敖仲手中带走,送到敖倪身边时,相思看到了一段令她动容的爱情。

  见到了梅丹朱,相思发现她也是一个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女子,巧笑倩兮,含情带愁的眼眸,温婉柔顺的笑容,像一朵鲜妍的春花。

  相思从不知道爱情是怎么回事。

  她唯一知道的爱情,是母亲那段历经荆棘坎坷,受尽严酷的打击,最后所谓的爱,仍只是个虚无的幻象,瞬息间灰飞烟灭。

  但是,在敖倪和丹朱的身上,她看到了另一种模样的爱情。

  在永安镇的酒楼里,相思脸色宁静,倾听着每个人讲述突遭意外的经过,那些事件都与她无关,她完全是个局外人,也不懂得如何与一群人相处、谈话,只能淡漠地倾听着,闲闲地响应。

  当她说出自己一辈子都不嫁人时,敖倪和丹朱都有着极大的错愕。

  「是啊——」相思不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冷冷地说。「我娘说了,这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男人对女人总是见异思迁,而女人却得费尽千辛万苦来百般讨好一个男人,结果赔上一生还落得一场空。」

  相思话一说完,就看见丹朱脸色一僵,无措地看着敖倪,而敖倪若无其事的,全然不为所动。

  她忽然看见丹朱微微一笑,娇静地说:「不,敖倪是好男人,敖倪自十二岁起就只爱我一个人,十年来都不曾改变,以后也一定是如此。」

  敖倪虽然看不见,却能精准地抓住丹朱的位置,深情地凝望她。

  相思第一次以认真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人,假若不是亲眼目睹,她绝不可能相信世上竟有敖倪这样专情的男人,能对丹朱的深情十年不变,如此瑰丽缠绵。

  她情不自禁地望了桀琅一眼,发现他正以火热的目光注视着她。

  同样是男人,自己的父亲也做不到敖倪这一点,桀琅又能办得到吗?她不免心存怀疑。

  「不是每个女人都有妳这种好运气。」相思对丹朱说,也是有意无意地想说给桀琅听。「我若是妳,也会嫁给敖倪这样的男人。」

  相思不知道自己的话究竟有多严重,竟惊住了在场的三个人,她看见敖倪表情微愕,丹朱吃惊,而桀琅则是如遭电击般地直跳了起来。

  「妳可千万别喜欢上敖倪!」桀琅气急败坏地嚷。

  「像你这种急躁轻浮的男人是最靠不住的了,喜欢上敖倪总比喜欢上你强。」相思忍不住,还想激他一激。

  桀琅果真急坏了,敖倪识趣地带丹朱回房,留给桀琅去尽情发挥。

  相思掉头回房,桀琅急迫在她身后拚命缠问。

  「相思,妳不是真的喜欢敖倪吧?妳是随口说说的,对不对?」

  相思压抑着笑意,一径不睬他。

  「相思,妳别是太久没出谷了,见一个男人就爱一个。」桀琅紧跟着她,深遂的眼神密不透风地盯住她的眼睛。

  她微嗔。「你胡说,我几时见一个、爱一个?」

  「妳明明心里爱我,现在看见敖倪就变心了。」他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霸道地将她拥入怀里。

  相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被桀琅紧紧拥抱的感觉异常甜蜜,他的气息、他的心跳,都让她整个人轻飘飘的,昏眩不已。

  「你别忘了,我说过这辈子不嫁人的。」她稳住心跳,用力推开他,瞥见他颊畔的金豹纹,心中微微一动。「我只当你是豹儿的替身,没有所谓爱与不爱,更没有所谓的变不变心了。」

  「妳只要告诉我,妳对敖倪并不是真的感兴趣。」桀琅仍不死心地追根究柢。

  相思抿着唇,凝睇着他,轻轻地说:「我羡慕丹朱,如此而已,其它的随你怎么去想。」

  桀琅释然地笑了。「妳不必羡慕丹朱,妳拥有的不比她少。」

  「若我一辈子不嫁人,你也会愿意一辈子陪我?」她幽幽轻问。

  桀琅沉稳地点头。「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我一点也不在乎,这辈子妳可能不放心嫁给我,但是我会一直跟着妳,把我自己深深刻在妳心里,到了下辈子,或许妳就会愿意嫁给我了。」

  相思征征地看着他,心口漫过一股暖流,连思绪都飘渺了。

  是敖倪和丹朱深情缱绻的模样打动了她吗?她竟忽尔渴望起爱情的甜蜜。

  在桀琅和敖倪的商议之下,一行人决定动身前往东北,一来为了让敖倪和丹朱尽可能地远离敖仲;二来则是为了替相思寻找她的舅舅。

  往东北的途中,擎天在一处榆林中捡到了一个几乎饿死的少女,名叫杜若若。

  杜若若年仅十六岁,模样长得玲珑剔透,矫小可爱,因被继父卖进大户人家当侍妾,惊恐得逃出来,一路没有东西可吃,便饿昏在榆林里。

  丹朱极喜欢若若,决定把她带在身边,若若除了在擎天的面前会羞涩仓皇得抬不起头来,平时见了其它的人,总是哥哥、姊姊地喊,娇俏可人至极。

  和一群人相处,桀琅整个人是兴奋愉悦的,但相思却渐感疲累,虽然敖倪和丹朱都对她真诚以待,也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擎天的存在却让她惴惴难安,他眼中刻意的轻视和敌意,都让她喘息困难。

  一路上,相思倾听得愈多,精神就愈耗弱,她彷佛觉得自己不曾在这个世上存活过似的,什么事都不懂。

  她愈来愈安静,放任魂魄游离出身体,彷佛只有如此,她才能少受一点折磨。

  桀琅细心的看出来了,过了十渡,敖倪和擎天决定定居下来,而他则选择陪相思到东北关外探寻她的舅舅。

  相思紧绷的心绪终于释放了,她开始倚靠桀琅,开始希望,这世上能不能就只有她和桀琅两个人就好。

  虽然不信男人。相思却止不住渴爱的心,止不住想要桀琅的欲想,被桀琅痴心追逐时,有种无法言喻的、细微的甜蜜,她愈来愈喜欢这样的感觉,愈来愈喜欢被桀琅全心全意的追逐了。

  入秋了。

  桀琅和相思离开十渡后,沿途每经一处酒楼茶馆,必会探询葛颖飞的消息。

  日落后,他们到了龙泉镇,穿过一道龙津桥,相思看见一幢幢灯火辉煌的酒楼,张灯结彩,旗帜飘扬,看上去美轮美奂。

  「那是什么地方?」相思好奇地问。

  「不适合妳去的地方。」桀琅轻笑着。

  「哦!」相思若然若失地应了一声,惋惜地说。「那幢楼真美,可惜不适合我去,想必又是一个男人玩乐的地方了。」

  「妳倒是提醒了我,既然是男人玩乐的地方,就值得去探问一下,毕竟葛颖飞也是个男人。」桀琅勾起唇角轻笑。

  「我舅舅是个正人君子。」她正色说道。

  桀琅耸耸肩,表情不以为然。「妳别太小看正人君子了,说不定那幢酒楼里全都是正人君子,妳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就回来。」

  相思站在桥边,看着桀琅跑进金碧辉煌的酒楼里,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桀琅出来,忽然间,天空飘下细细的雨丝,她愈等愈感到心慌,又无处避雨,只好走过去一探究竟。

  一走到酒楼门口,相思便觉得目眩神移,眼花撩乱。眼前三层楼高的酒楼内珠帘秀幔,灯烛闪耀,有人浅斟低唱着「渭城三叠」,天井中站着数十个珠翠环绕的艳妆女子,彩衣飘飘,鲜艳夺目,一径软倚在饮酒作乐的男人身上。

  相思局促地站在大门口,浴在雨水中,不安地朝里张望,忽然听见桀琅大声嚷嚷的声音。

  「姑娘们、小美人,小爷有机会再来,你们松一松手……」

  相思看见桀琅懒洋洋地拂开偎靠在他身上那些袅娜多姿的女子,从容不迫地走出来,见相思愣站在大门口,急忙把她拉到一边。

  「在桥上等我就行了,为什么走过来?」他边说边回想着自己刚刚有没有做出放浪的行为。

  「因为下雨了,你感觉不到吗?」她强忍不悦,但咬牙说话的声音仍泄漏了秘密。

  桀琅这才发觉相思的头发已经微湿了,急忙四下打量,拉着袖子替她遮雨。

  「快找地方躲雨,雨好象下大了。」

  「急什么。」她咬了咬唇,轻轻地说。「你叫任何一个姑娘小美人,我都不会在意的。」

  桀琅一听,不自禁在心里咒骂自己嘴贱。

  相思突然瞥见他颊畔的金豹上印着一个胭脂唇印,忍不住有气。

  「把脸擦擦。」她移开视线,藏不住怒意。

  桀琅疑惑地擦了擦脸,擦下一抹红胭脂来,他尴尬地呆了呆,索性哈哈大笑着,自我解嘲。「那些姑娘非但赚不到我的钱,还白白浪费了胭脂,吃亏不小。」

  相思瞅着他率性的笑容,简直生气不起来了。

  「除了赚到胭脂,还赚到了一身香气,收获很大啊!」她瞪着他。

  他有趣地欣赏她嗔怒的表情,神秘地说:「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

  「什么?」

  「听说有个叫葛仲翔的男人夜夜到这酒楼买醉,而葛颖飞曾经到这里替他还过帐,据酒楼的姑娘猜测,葛仲翔应该是葛颖飞的儿子。」

  「买醉?还帐?」相思满脸困惑,对她而言,这是多么陌生的字眼。

  雨愈下愈密了。

  「今晚我们就在这街上投宿,等葛仲翔或是葛颖飞出现,妳说好吗?」他征询她的意见。

  相思被动地点点头,她没有想过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舅舅,也没有想过万一真的找到了舅舅,舅舅愿意收留她吗?而桀琅呢?会回到十渡找敖倪和擎天吗?

  她突然在意起桀琅心中的想法,以前不遗余力地想赶走他,现在,却为了他是否会离开她而忐忑不安。

  他们住进了酒楼对面的宜宁馆。

  桀琅细心地替相思擦干湿濡的发丝,她换下湿衣服时,他便下楼捧来热腾腾的饭菜,陪她一起吃晚饭。

  相思静静瞅着专心吃饭的桀琅,在认识他以前,她甚少为事烦心,认识他以后,她发现自己所要想的事竟多得数不清。

  「找到我舅舅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她吞吞吐吐地问。「会不会回十渡找敖倪和擎天?」

  「不会。」他答得爽快。「除非妳嫁给我,跟我一起回十渡。」

  她很快地低下头,盯着面碗发呆。

  桀琅吃了一惊,相思第一次不再正面拒绝他,第一次没有冷言冷语地驳斥他,这种反应让他惊喜不已。「相思,妳不说话,是决定不再让我等了吗?」

  「我只是随口问问,你不必太认真。」她埋头吃着面。

  桀琅叹口气。「那么我反问妳,找到舅舅以后,妳有什么打算?」

  「打算?」她有些困惑。

  「妳舅舅肯养妳一辈子吗?」

  「我不知道。」她缓缓摇头,想起舅舅曾经对她提过要为她择门亲事的事情,便感到忧心。

  「相思,为什么讨厌我?」桀琅突然问。

  她微愕,轻声辩驳。「我没说过讨厌你。」

  「那为什么不爱我?」他心焦地握住她的手,深深凝视她。

  她被动地回望,面对桀琅烈火般的爱恋,她愈来愈无力招架。

  「我不是不爱你,我是不爱任何人,我谁都不爱。」她试着冷静应付。

  「这是为什么?」他急促地逼问。

  「因为我娘……」她冲口而出,愕然顿住,她咬住嘴唇,咽住了想要说的话,起身避开他的追问。

  「妳娘怎么样?告诉我。」他走近她。

  相思的脸上掠过一抹痛楚,嘴唇微微战栗着,她一直害怕想起娘死去的那种恐惧,于是把自己封锁在千年寒冰里,设法让所有的思绪、感觉都冰封起来,但是在桀琅如火般炙热凶猛的情感烧融下,她几乎就要破冰而出了,然而心中深沉的恐惧也逐渐攀升到了顶点。

  桀琅愈靠近她,她愈往后退,直到背抵住墙壁,无路可退为止。

  「花婵娟,不长妍;月婵娟,不长圆。」相思颤着声音低吟,她怞口气,狂笑了两声,然后痛苦地闭上眼睛。「我娘疯了五、六年,在发疯的那段日子里,她只会吟唱这首歌,什么话都不和我说,都是卓颠淮害死了我娘,他骗了我娘的感情,骗了我娘的身体,让守寡的娘怀了我,从此万劫不复,而卓颠淮竟背誓另娶,逼疯了我娘。」

  桀琅浑身掠过一阵寒颤,一颗心直往下沉,相思恨卓颖淮,恨她的父亲,也把全天下所有的男人一并恨了进去。

  「虽然这样的遗憾不胜枚举,但是一辈子深情不渝的男人同样很多,妳看见的敖倪不就是最好的一例吗?」他加重语气道。「相思,妳要拋开上一代的遗憾,妳该相信妳自己的直觉,妳要相信,我对妳的爱是真的,就如同敖倪对丹朱的爱,一生都不会改变一样。」

  相思浑身经颤,觉得就要溺死在他深情的目光中了。

  她轻叹着。「爱情那么虚无飘渺,转眼便如云烟,也许你现在的意念是真的爱,但谁能知道这样的意念会不会瞬间转变,男人多半容易改变最初的钟情,再深刻的爱,转瞬间便可能化为乌有,教我如何相信?」

  「妳可以不信,但是不要逃避。」他握紧她的手,移到唇边,细细亲吻她的指尖,轻轻将她柔嫩的掌心偎在自己的脸庞上。「不要逃避我,如果妳的心喜欢我,妳就顺其自然,放任它来喜欢我,如果妳的心是爱我的,便放任它来爱我,不要企图阻止,好吗?」

  相思泪眼婆娑,目光被他固执的情意紧紧锁抓住,她不动,由他移动着她的掌心,缓缓地平贴在他狂跳的心上,从他胸口传出来的热流贯穿了她的全身,几乎将她引沸,他滚烫的心脏在她的掌心下怦怦跳动着,她觉得全身渐渐发热,彷佛就要化成一摊水了……

  桀琅近前一步,轻柔地托起她的脸,他呼出的气息吹拂过她的眼睫,她回忆起他曾经侵犯过她的吻,身体克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双膝渐渐发软,几乎要承受不住了。

  「相思,试着习惯我,好吗?」他低喃地说着。

  相思抬头,下意识地恬了恬唇,他轻轻一叹,灼热的吻轻轻落在她的眉心,黑眸里激闪过热切的光芒,他的唇攫住她,分开她的唇瓣,探索着她的舌尖。

  他的吻温柔而且细腻,本想轻轻一个啄吻就罢手,试着让她习惯便行,但是他没有想到相思竟然会羞怯的响应,原本试探的吻逐渐变得狂乱、贪婪了起来,他紧紧环住她,如饥似渴地吮吻,情欲高涨到了一个临界点。

  相思嘤咛出声,晕眩的感觉宛如巨浪般地袭上来,她情不自禁地攀住他的颈项,浸溺在他亲昵狂猛的吻里,当他的手指隔着薄薄的衣服缓缓抚着她的背脊,游移至她的纤腰,滑向她饱满柔软的前胸时,相思浑身止不住一阵战栗,不可思议地惊喘出声。

  娇喘的声吟、柔若无骨的身躯、逐渐挺立的侞尖,都将桀琅的情欲催逼到了难以收势的地步,这种反应一点也不像平时冷淡漠然的相思,尽管他已饱受欲火的煎熬,也不敢强行冒犯她。

  「相思,为什么不拒绝我?」他苦苦忍耐,贴在她的耳鬓低喘着。「妳应该要推开我的不是吗?」

  「我想啊……」她虚软地攀附着他,轻喘微微,吐气如兰。「但……为什么使不上力来……」

  相思的话将桀琅的情绪挑逗到了极点,这是拥有相思最好的机会,一旦占有了她,她就完完全全是属于他一个人了。

  他抱起相思,将她轻轻放在卧榻上,她的眼神迷离,双颊潮红,在情欲和意念之间混沌难醒。

  桀琅咬着牙,竭力挽回欲望的狂潮,虽然此刻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相思,但那种感觉是不完整的,他不只要相思的身体,更要相思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付出,他若是借机占了便宜,与相思鄙视的男子又有何异。

  他将棉被拉过来盖在相思身上,柔声说:「睡吧。」他看见相思脸上懵懂不解的神情,不自觉得一笑。「快睡吧,等妳睡着了我再离开。」

  相思迷蒙的眼瞳变得清澈透亮了,她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眼中绽放出奇异动人的光采。

  「妳这样看着我,当心我会后悔。」他低哑地说,美色当前,要一个男人压制欲念是何等的困难。

  「后悔什么?」她两靥生晕,其实心底模糊的知道他所指何事。

  「妳的身躯虽然臣服了我,但是妳的心还没有。」桀琅伸出指尖,轻轻抚触着她滚烫的面颊,咬着牙道。「触动一个男人的情欲是件可怕的事,我希望妳是在心甘情愿之下成了我的人,而不希望是强占妳,让妳觉得我像一头兽,我不会让妳这么名正言顺地恨我。」

  相思呆住,心中的柔情倾刻间如江水泛滥,她突然明白了,自己无力挣脱他,是因为内心深处渴望他的拥抱,那是一种原始而强烈的渴望,她渴望真情挚爱,渴望一个永不松手的拥抱。

  望见桀琅眼中炽烈的情感,她忽然战栗地潮湿了眼眶。

  她幽幽叹息着,合上眼,低微地说道:「我试着相信你,别离开,等我安心睡着了以后再走。」

  桀琅的心跳变得剧烈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驯服了相思对男人的不信任,这场美梦来得太快,让他措手不及。

  他俯身,吻了吻她的眉心,她果真温驯地不动,柔顺承受,这对桀琅而言是多么严苛的考验,软玉温香唾手可得,他却只能看而不能碰。

  对街酒楼传来的莺声燕语、挑逗媚笑,更将他的欲望撩拨得蠢蠢欲动,他紧紧握着拳头,额上布满了细汗。

  若在从前,他早一头钻进莺莺燕燕中放荡去了,但是如今为了相思,他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放浪形骸,既然已找到了决定一生相守的人,他就必须心无旁骛,投入全部的心神来爱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冷香赋:https://www.sobenshu.com/lingxiangfu/
新书推荐:养狐为祸 高冷老公的私宠:撩火小娇妻 十剑啸九天 他的浪漫 我的贴心俏老婆 官道奇才 玄霸九天 北京,北京 山海宠物店 春江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