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鹰攫情 第四章

推荐阅读:全世界都怕我背诗词[英美] 官翔 恶霸难当[快穿]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 十娘画骨香 王妃,王爷有喜了 富豪的呆妻 豪门隐婚之闪来的娇妻 神级反派 男神总是好感负(重生)
  曹正邦和魏凝雪坐在车子后座,他的左手横过魏凝雪的肩,右手则摆在她的大腿上;他不顾前座还有两个手下,而那两个手下也习以为常的头不回、话不说。

  魏凝雪这点羞耻心还有,她拿开曹正邦的手说:“不要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

  “这里都是自己人,不要害羞;”说完,他冷不防的覆上她的唇,来个霸王硬上弓。

  这样的经验,曹正邦太丰富了!刚开始,再大方的女人也会尴尬;不消几次,再羞涩的女人也会习惯在众人面前与他亲热。

  魏凝雪有气无力的推着他,欲拒还迎。她当然期待曹正邦如此对她,那表示他受她吸引,表示她的魅力并不输给姊姊。

  曹正邦极尽所能的挑逗着魏凝雪,他根本不把魏凝霜和魏凝雪的姊妹关系放在眼里。他本就没什么道德观念,一箭双雕让他感到刺激。曹正邦的手伸进魏凝雪的内衣里,这让魏凝雪起了戒心;她有过一、两个男朋友,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她引诱曹正邦,足想证明自己的覆力并不输姊姊。如果曹正邦真想跟他们家联烟,她也可藉此钓个金龟婿,但她绝不会笨到没得到他的任何承诺就献身……魏凝雪奋力推开曹正邦,吸了一口气后问:“你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只要稍具姿色的女人,他都喜欢。

  “我姊姊并不想嫁你,如果你喜欢我,不妨考虑选择我。”她直截了当的说。

  曹正邦被她的话惊愣住。这女人够直接!偏偏他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当老婆,玩玩倒是可以。

  “我已经对外宣布你姊姊是我要娶的人了。”魏凝雪的表现,让他对魏凝需那种得之不易的女人更感兴趣。

  “没关系,等你碰了钉子再来找我吧!”她话一说完,车子刚好到她家门口,她便头也不回的下车去了。

  看见一切,却由于魏凝雪和曹正邦两人面朝车头,让他无法解读唇语。

  他将看到的一切透过无线电传给其他四人。

  只要是在一件任务执行的期间,他们的无线电皆须二十四小时保持通话,除非五人都在休息状态,才会转由电脑暂时监控。

  “我是鹄。你们绝对想不到,魏凝霜的妹妹魏凝雪竟然和曹正邦在车里亲热,Over。”鹄的声音传到其他四人的耳里。

  鹰接收到鹄的无线电时,正与魏凝霜下车走进茶艺馆,这更加深他急于想知道真相的渴望。

  “这里真的是山明水秀,夜景更漂亮。”魏凝霜靠在茶艺馆的栏杆上,深深吸人一口沁凉的空气,任冬夜寒风吹拂。

  “你会着凉。”鹰站到她旁边,

  “没关系。”她好兴奋,能与鹰一起欣赏夜景,她怎能不高兴?

  “先吃东西吧!我饿了,你今天晚上在餐厅吃得很少,应该也饿了。”他们全家和曹正邦在餐厅时,坐的是靠窗的位置:魏凝霜坐的位置刚好面对他,他和鹄全看见了。

  “你怎么知道?莫非……原来你跟踪我!”魏凝霜还以为这是一场邂逅,她怎么忘了他的身分是终极特务。

  鹰拉着她坐下,拿出麦当劳的食物送给她,“我知道你有困难,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要收钱吗?我没有钱,爸爸的一些积蓄也全部花在请你们救我上头了。”她听父亲说过,他们的组织索价相当高。

  “不收你的钱,就算我拿走你的相片补偿你的。”只要她愿意说出来,不要说不收钱,就算冒再大的险,他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魏凝霜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真的吗?”他拿走相片的事,她已经不觉得生气了,只因为他那一句“记得盖被子”。

  “真的。”鹰咬了一日汉堡,掉了满桌的莴苣,沾了满嘴的沙拉。

  魏凝霜一看,噗哧地笑了出声。她拿过他手中的汉堡,帮他重新包好,再拿张面纸,帮他擦去嘴边的沙拉。

  鹰看傻了眼!原来,她笑起来这么好看,嘴边两个梨窝随着嘴角的牵动隐忽视;原来,她是这么的温柔贴心,他之前见过的女人,只会把温柔用在床上。

  “你好像没吃过汉堡?”魏凝霜被鹰那受宠若惊的目光瞧得低下了头。

  “我是没吃过这玩意儿,今天头一次。”鹰说的是实话。

  “那你平常都吃什么?”魏凝霜好奇的问。

  “什么都吃,只是我对汉堡不感兴趣。”鹰没想到自己的实话实说,会让魏凝霜面有愧色,因为是她帮他点了汉堡的。鹰知道自己无意中伤了她,急忙补充道“我没想到汉堡原来这么好吃!”

  “喔!你喜欢就好。”魏凝霜吁了一口气。

  又见魏凝霜的梨窝隐现,鹰再咬了一口汉堡。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魏凝霜将一根薯条送进嘴里。

  “我说过,我知道你有困难。你为什么要拍裸照?”

  这个问题,鹰已经逼问她好几次了。

  魏凝霜只得把父亲因不愿与同事同流合污而倍受威胁的情况告诉他,魏凝霜并没有将拍照的过程告诉鹰,因为她觉得她的手法跟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在关公面前要大刀。至于有关曹正邦的一切,她全巧妙的避而不谈;她怕鹰会因为她有婚约而不再找她,她怕再也见不到他。

  鹰知道魏凝霜有所隐瞒,不过依她所讲的,再配合他目前手边所知道的资料,他大概已能推断出魏凝霜拍裸照是想反制那些道她结婚的人。

  至于魏凝霜有没有牺牲自己去拍照,依然是个谜。她为何不将事情对他全盘托出?他该问她拒婚的原因吗?他是想问,又怕她会说她已有意中人,他竟然不想听到那样的答案!

  “这个东西你带着,这是追踪器,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只要按一下,我会尽快赶到。”鹰把一条项链式样的追踪器挂到魏凝霜的脖子上。

  “那可不可以用这个追踪器找你去麦当劳?”魏凝雪虽是开玩笑的口吻,却是认真的问。

  “要去麦当劳!可不可以去别的地方?”鹰也是认真的。

  “当然可以。”

  “那我也没问题。”

  “鹰,谢谢你!”

  “不客气!凝霜。”

  鹰尝试着叫她的名字,令魏凝霜觉得温馨无比。

  “你自己看看,你昨天在曹正邦面前表现得好像足个花痴一样,真不知道我魏士豪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魏士豪对着魏凝雪大声咆哮。

  “爸爸,你自己呢?你不是要把婚事推掉的吗?怎么昨天在曹正邦面前也说不出来?”魏凝雪反唇相稽。

  “你知不知道,那混蛋居然拿白粉栽赃给我!你以为我喜欢你姊姊嫁给那种混蛋?”魏士豪对自己拿曹正邦无可奈何已经够生气了,魏凝雪的行为无疑是火上加油。

  “爸,那怎么办?”在一旁的魏凝霜焦急的问。

  “执法人员加法犯法,罪加一等,局里高层全是曹正邦的人,他们大可以指鹿为马、说白是黑,我根本是孤掌难鸣。”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魏凝霜不死心的问。

  除非拿回他们栽脏的所有证物,然后我提早办退休,离开警界。只是,要拿回那些东西,恐怕只有终极特务才办得到,我既不贪污也不收受贿赂,再也没有多余的钱请他们办事。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不是你嫁,就是我等着坐牢了。”魏士豪也不禁气馁。

  “如果他们愿意做,而且不用给钱,是不是就可以解决?”魏凝霜想起鹰对她说过的话。

  “姊,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如果他们愿意做而真的不用给钱,依我看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们不会尽力,而另一个是他们要你拿身体去换。”魏凝雪自认为了解男人。

  “凝雪,你去哪里学这些的?”魏士豪再次咆哮出声。

  “我说的是事实,爸,你办了这么多案子,看过这么多的世面,也明白这是交易的一种。”魏凝雪说得理直气壮。

  魏士豪默认的叹了一口气,再看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儿。一个单纯如莲花出污泥而不染,一个则如玫瑰般美丽多刺。

  魏凝霜因魏凝雪的话所受到的震惊不小,她不禁自问:鹰是这样想的吗?也许是吧?不然,他为何要帮自己?

  她握着胸前的追踪器,在心里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今年寒流来得特别密集,一波大陆冷气团刚走,另一波又紧接而来;气温就像溜滑梯一样,早上还见太阳微露,下午就已乌云密布。

  魏凝霜早上出门忘了带外套,她两手紧抱在胸前走出校门。

  鹰脱下自己的外套让她披上,带她上了跟昨天不一样的车。

  魏凝霜在放学时按了追踪器,没想到才十分钟,鹰就到校门口了。

  “看来,你不仅不喜欢盖棉被,还不喜欢穿外套。”鹰打开车里的暖气。

  “早上不冷,我就忘了。”她解释。

  “想吃麦当劳?”鹰问道。

  魏凝霜摇了摇头,“我有事找你,可不可以到你住的地方去?”听了魏凝雪的话,魏凝霜打算用身体跟鹰交易。她不能让父亲坐牢,更不想嫁给曹正邦,而自己爱鹰,献身给他她并不后悔,这样应该算得上是一举两得吧!

  鹰发动车子开了出去,“很重要的事吗?”他请她可能是要跟他讲有关曹正邦的事。

  “嗯!很重要。”魏凝霜觉得好惭愧,她不知该如何跟鹰开口。

  鹰看出魏凝霜似有口难言,他便不再多问。

  车子上了山,鹰的住处和其他四位馆伴比邻而居。

  组织在山上买了块地,请建设公司盖了五栋别墅,别墅里的设备全是他们工作需要的;连他们在国外的房子也一样。

  而盖房子的费用,组织则从他们的酬佣里扣,算得可清楚了。这几年,他们名下的现金存款不输一个大企业家,而他们也才不过二十八、九岁。

  进入别墅区,从外墙到内部全部由电脑监控,房子的门口各矗立着由石雕刻成的鸟,分别是他们的代号——鹰、鹄、鸠、鹏、雕。

  鹰将车子开进车库,车库里停着鹰昨天开的跑车,那辆跑车里的设备,也是请厂商另外加工的;他们每人至少有两辆车,那有利于他们身分的伪装。

  “这个地方从没有外人进来过,你是第一个;那辆车,你也是第一个坐。”下了车后,鹰指着昨天魏凝霜坐的跑车说。他们休假只要有女人陪,都住在饭店里,国内外都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竟将自己的身分与秘密、一点一滴的在魏凝霜面前揭霹;组织条例里虽可容许妻子知悉其身分,但魏凝霜并不是他的妻子。

  “我不会透露半分的,请相信我。”魏凝霜语带诚恳。

  “我也不怕你说出去。”这地方仅来过一次的人,是绝对找不到的。

  进了屋内,超科技的装潢让魏凝霜又开了一次眼界。

  “你想什么?”鹰走进厨房。

  “随便。”魏凝霜跟在他后面。

  “你想跟我说的事,现在可以说了。”鹰递给她一杯果汁。

  魏凝霜了一口果汁,润了润喉后说:”有一个人,他叫曹正邦,他……”

  “我知道他的一切,包括他要跟你结婚,而你拒绝他了,然后呢?”鹰不敢问她拒绝的原因,现在却不得不面对。

  魏凝霜愣了一下,原来,鹰知道的并不少。“他将白粉栽赃给我父亲,用此要拉我嫁给他。我不想嫁给他,所以,想请你帮我拿回他们所制造的伪证。”

  “没问题。”鹰连考虑都没考虑便答应。

  “鹰,我知道你们要价并不低,而我并没有钱,我……”

  “我跟你说过,我不收你的钱。”

  “我知道你不收我的钱,但总不能让你白白冒险。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用身体抵债。”她的头低得不能再低,话越说越小声。

  鹰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的眼眸霎时蒙上一层灰雾,心中一阵揪紧。原来,她习惯用自己的身体达到目的。

  他到底是为一个怎样的女人着魔?他在乎的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他抬起她的脸,她的粉额泛满红潮,眼光闪烁。“看着我!”鹰怒喊。

  等她看着他后,鹰眼神锐利的说:“你以为我帮你足要你的身体?还是你习惯靠你的身体达到目的?你也是靠身体才拍到裸照的,是不是?”

  “我没有!是我妹妹跟我说……”她说不出口。

  “你妹妹说什么?”她不提她妹妹还好,一提让鹰更生气。她妹妹跟要娶她姊姊的男人亲热,也不是什么好女孩。

  “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她将“尽力”二字往肚子里吞,她怕他会更生气,因而不愿意帮她。

  “会,我会帮你。不过,既然你要陪我上床,我何乐而不为?你就好好取悦我吧!让我知道你是如何勾引男人的。”他将她手中的茶杯往水槽丢去,然后一把抱起她走上二楼。

  魏凝霜惊觉到自己说错话时,鹰已经在气头上了。鹰根本不是凝雪讲的那种会要女人拿身体交易的男人,她真后悔听凝雪的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冷鹰攫情:https://www.sobenshu.com/lingyingjueqing/
新书推荐:赌场杀人事件 重生之嫡女白莲 霸海心香 驭房有术 阴间到底是什么 圈养小萌妻:老公,要够了没 蓝眼泪与荧光海 越战的血 爱你,在被爱之前 云的抗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