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是谁划过的泪 第四章 肆意的爱恋

推荐阅读:妻子是女警花 妖颜惑众 还没公开就离婚[娱乐圈] 妖娆医妃世无双 论一个黑粉的自我修养 无限作弊 农家娇女之食香满园 仙缘 男主高攀不起,告辞(穿书) 盛世文豪
  “住手,住手,不要打了,凌夜圣,你住手!”不记得是第几次了,眼睁睁地看着凌夜圣在校园里和一群混混起冲突,爱惜忍无可忍地冲了上去,凛然地站在了凌夜圣的身前,仿佛是要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明明害怕得发抖,却勇敢地站在凌夜圣的身前,阻挡着混混们的拳脚。

  自从她知道了凌夜圣和星辰的故事,知道了凌夜圣和她一样喜欢着星空,她就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狂潮,发誓将会用尽所有的努力,将他的心挽救过来,让他重新再活一次。

  她要努力地将他从地狱里拉回来,从一个濒临死亡的世界里拉回来,不让他继续放纵自己,消耗生命。

  所以,她开始刻意寻找凌夜圣的踪影,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在他故意挑衅或者和小混混们打斗的时候不要命地冲出去保护他。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每次,她都被凌夜圣推开。除了连累他,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而凌夜圣也从来都不肯多看她一眼,仿佛她从来都不存在似的。

  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每天都跟着他。整整一个月,她几乎忘了楚行云的存在,每天每天,她的心和人,都跟着凌夜圣在转。

  今天,爱惜和楚行云相约一起去星空协会。她已经拒绝了楚行云好几次的邀约,因为自己最近的心情忐忑起伏,面对着楚行云那双清澈明亮得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秘密会完全被楚行云知晓。

  这次,爱惜也不想接受楚行云的邀约,可是,她说不出口,她没有办法告诉楚行云自己对他的感觉,还有对凌夜圣的感觉。楚行云的眼里有着太多的感情,深得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她知道自己还在眷恋着他的关怀。

  所以,当楚行云再次邀约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可是,仿佛是上天故意捉弄一般,两人刚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凌夜圣,竟然又是他!

  他的左眼青了一块,嘴角也挂了伤,正在不停流血,衣服早就已经乱得不成样子,显然经过了一场恶斗。而一群凶神恶煞的小混混正围着他,随时准备扑上来。凌夜圣的眼里透着冷冷的光芒,狂傲不屑却又冷静得吓人。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伸手揩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勉强地站在那里,瞪着那些小混混。

  爱惜心惊胆战地看着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凌夜圣,心不由得慌乱起来,脑海一片空白。她张了张嘴,想高声大喊让他们住手,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用自己单薄弱小的身子护住那个让她心疼的人。

  可是,手臂被楚行云紧紧地握住。爱惜被楚行云捂住嘴,拉到了一边。楚行云压低了声音凑近爱惜的耳朵,严肃地开口:“爱惜,你疯了吗?这种时候靠上去,你会受伤的。”他皱着眉头说。

  “可是凌夜圣他受伤了啊,他……”他根本不打算再还手呀。爱惜焦急万分,想推开楚行云,她眼里只有受伤的凌夜圣,她没有办法看着他受伤,自己却躲在安全的地方,她知道自己也许帮不上什么忙,可是,她就是不想看着凌夜圣这样下去。

  她想走进他的世界,她想靠近他,仿佛是扑火的飞蛾一般,不顾一切。

  “你去了能做什么?他会自己解决的。爱惜,你要学会相信他。”楚行云蹙眉看着战局,声音压得低低的,心情却很复杂。

  可是,楚行云的话根本无法安抚爱惜躁动不安的心。不,不可以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不然凌夜圣的心就越来越被黑暗所笼罩,也许就再也无法拉回来了。

  摇了摇头,爱惜出其不意地推开了楚行云,拔腿就跑了出去。冲开小混混们形成的包围圈,颤抖着却勇敢地站到了凌夜圣的身前,努力地去守护她的信念。

  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她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包括她的生命在内。

  此时此刻,爱惜仿佛是战斗的女神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不可侵犯的气息。

  楚行云的表情变得苍白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爱惜在自己身边跑掉,甚至来不及握紧她的手,就已经失去了。

  楚行云有种感觉,他觉得爱惜在离开他,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远。而他呢,却永远都抓不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远去……

  “你来干什么?滚!”看着冲进来的爱惜,凌夜圣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有了微微的波澜。又是她,又是这个女孩,一次次不断出现,给他冷若冰霜的心头一次次带来暗涌的潮。尽管他不承认,可是他却不能欺骗自己的心。

  “我来保护你。”明明声音都在颤抖,手脚都在打颤,可是爱惜依然说得坚定不移。她要保护他,真心的想要保护他,让他远离伤害,哪怕,为此付出的是自己也在所不惜。

  心,因爱惜的话而猛烈跳动了一下,但凌夜圣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保护我?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不屑的语气,吊儿郎当的模样,仿佛是在嘲笑爱惜的不堪一击。明明心早就已经动了,却依然还要装出一副如此不屑的样子,仿佛非要这样,才能够保护自己。

  爱惜的唇被她咬得发白,但是她并没有动,她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凌夜圣的嘲讽和那些小混混们猥亵的眼神,固执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算他无视她的存在,就算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是,她也要保护他。

  凌夜圣以为爱惜会被自己气走的,但是爱惜的固执却出乎他的意料,凌夜圣暗暗地蹙了蹙眉。面对这样意外的状况,有一瞬间失去了冷静。这个女孩,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如此固执呢?她就不怕吗?

  他的心里隐隐地在意起来,但当他看到站在外面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的楚行云时,他的心再次变得冷漠起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讽刺。

  “女人,如果你够聪明,还不想死,就离我远一点,回到你该去的人身边,不然,我可不会保护你。”凌夜圣在爱惜的耳边冷冷地说。说完,他朝楚行云看去,眼神很复杂。

  爱惜的身子动了动,顺着凌夜圣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楚行云不安焦急的面孔时,心里有刹那的歉意,但是随即她抿紧了嘴,低下头,依然固执地守在凌夜圣的身边。

  这个女人,她到底要做什么?

  原本以为爱惜会飞快地逃离自己,回到楚行云的身边去,但爱惜没有任何的动作。凌夜圣有些烦躁地皱起了眉头,随即,他看了眼爱惜,再看了眼楚行云,冷冷地一笑,然后,他一把推开了爱惜,在爱惜和那帮混混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脱开了重围,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冷酷的话:“既然你这么喜欢站在这里,那就继续待下去吧。”说完,他跨上了摩托车,疾驰而去,临行前,给了楚行云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

  爱惜呆在那里,不敢相信地看着扬长而去甚至头都不回的凌夜圣,脑海顿时变得空白起来。他竟然走了?丢下她一个人,就这样离开了?

  可是,震惊过去,爱惜却笑了,一边笑着,泪水一边纷纷坠落下来。心痛,难过,却又奇异的安心,矛盾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让她百感交集。

  走吧,走吧,至少这样,他就不会再受伤了。

  只要他没事了,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愤怒的小混混们的拳脚袭上了她的身子,当痛得失去了神志,当怒不可遏的楚行云红着眼打退了所有的小混混将她死死地拥在怀里,激动不安地发抖时,爱惜依然还在微笑。真好,这一次,她终于保护了他……

  楚行云搂着爱惜,看着她浑身是伤却依然笑得那么快乐的样子,无声地低着头,靠在爱惜身上哭了起来。

  爱惜,真的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而他,却根本无法让她回头……

  心,好痛好痛,可是尽管这么心痛,却还是无法不去爱她啊……

  远远地看着楚行云抱着爱惜离开,凌夜圣却从暗处走了出来。

  原来他根本就没有走。当爱惜固执地守护着他,用那样坚定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的心第一次被她打动了。

  那个样子的爱惜让他想到了星辰。温柔善良的星辰,总是那样守护在他的身边,明明那么娇小的身子,却能散发那么大的勇气,勇敢地保护着他。

  在那瞬间,凌夜圣眼前的爱惜和心中遥远的星辰重合起来,让他没有办法继续保持冷静的心情。

  可是,他知道眼前的女孩子不是星辰,这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女孩。

  他感觉到爱惜对他的感情,可是,他没有办法忍受,更没有办法接受。他没有办法接受星辰之外任何人对他的好,他固执地想要活在对星辰的思念之中。

  可是,爱惜的一举一动却让他发觉,自己正在慢慢地动摇。

  不,不可以,他不可以背叛星辰,更加不能将一个无辜的女孩拖进他自己的世界。

  那个楚行云很好,是个值得托付的人;爱惜,是值得那样的好人去好好呵护的,而不是应该交给他这样的人,来伤害和折磨的。

  是的,除了伤害,他什么也给不了她。和他在一起,她得不到幸福,只能得到痛苦。

  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嘲讽的微笑,凌夜圣转身离开,再不去回忆。

  爱惜醒来的时候,看到楚行云在她的床边睡着了。他睡得很沉,眉头却始终紧皱着,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爱惜的心颤了颤,眼前的这个人,她始终都在伤害他,他却无怨无悔地对待她,保护着她。而她呢,却无法回报他的感情。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吗?这就是爱吗?明知道是痛苦,却也要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吗?

  爱惜苦笑着,却发现自己早就知道了答案,即使如此,她依然丝毫都不后悔。

  她,喜欢凌夜圣,很喜欢很喜欢。

  不管他是谁,他是什么人,他有什么样的过往,他的心里有着谁,他会不会爱上她,这些都无所谓,她只知道,她真的真的没有办法不去想他,不去在乎他。

  爱一个人的感觉,原来就是这样的。

  无法自拔却又乐在其中,明明好痛苦却又觉得很幸福。

  今天,她保护了他呢,爱惜觉得安心了。她忍不住甜甜地一笑,却不小心抽动了嘴角的伤口,好痛!

  她咧了咧嘴,捂着嘴角,偷偷地笑。

  轻微的声音惊动了楚行云,他慢慢睁开了眼睛,抬头,正好看见爱惜绝美的笑靥。他愣在那里,心情苦涩得让他想要流泪。

  好苦的滋味,好酸也好涩,自己,出局了吗?

  楚行云看着爱惜的眼睛有几分蒙眬。他的爱情,还没来得及开始,却已经被迫画上了句号。

  爱惜愣愣地抬头,不经意地对上了楚行云那双正在下雨的眼睛。“对不起……”一声轻轻的喟叹,哽咽的声音,爱惜的心痛了起来。她看着楚行云,满心的歉疚,一千一万个对不起。可是为什么,即使道歉,却还是那么的难受?

  楚行云没有说话,他只是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缓缓地将爱惜拥到了怀里。爱惜没有拒绝,这一刻,他们就这样,安静地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体温。

  很久很久,楚行云轻声问:“我们……永远是朋友?”他的声音很轻很柔,仿佛隔着几万公尺,那么的遥远。

  爱惜含着泪,点了点头,发誓:“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

  楚行云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淡淡地微笑。

  这样,就够了。

  “爱惜,今天你怎么没有和楚行云一起回来呀?说起来最近好多天没有看到他了,你们怎么了?吵架了吗?”连着一个星期,爱惜都没有和楚行云在一起,一向喜欢八卦的方颐终于忍不住了,向爱惜发问。

  爱惜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笑,说:“没事呀,我们很好,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让他每天送我回来。”是呀,只是朋友,并没有那样的义务。虽然心头还是会有些失落,但是爱惜觉得,这样更好。

  她的心已经作出了选择,虽然也许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未来的路会很漫长很痛苦,可是,她已经作出选择了。

  不后悔,也不想后悔,她愿意这样爱下去,如飞蛾扑火,不顾一切。

  “你们不会是吵架了吧?”看着爱惜淡淡的面容,朱晓丽瞪大了眼睛,看着爱惜,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笑话,“喂,爱惜,老实交代,你做了什么让楚行云生气了?”她一把拉住爱惜,逼供起来。

  “为什么是我做了什么?”听朱晓丽这么说,爱惜哭笑不得。虽然的确是她做了什么没错,可是,为什么这么肯定是她不是楚行云呢?

  “废话,楚行云那么好,对你那么在乎,我才想不出他会做什么错事呢。八成是你做错了什么让人家不高兴了。来,跟姐妹们说说,保证给你出个好主意,让你们一天之内快速和好。”朱晓丽拍着胸脯说。

  爱惜苦笑,这一次别说一天,恐怕会很久才能让楚行云重新接受她吧。但是她也真的觉得累了,独自一个人,追求一份看起来没有希望的爱情,真的很寂寞,很想和人分享。

  “我……爱上了一个人,所以……”爱惜低低地开口。爱惜的话让朱晓丽和方颐面面相觑地张大了嘴巴,最后却没有责难。

  “到底怎么了?爱惜,如果觉得不舒服不开心就说出来吧。也许我们帮不上忙,可是好歹可以听你发泄一下。”方颐收起八卦的表情,拍了拍爱惜的肩膀,很真心地说。

  爱惜心头一暖,看着朋友真诚的脸庞,眼圈一红,将这些天来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

  很久很久,谁都没有说话。爱惜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她知道,她一点都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爱惜,我觉得你……真的疯了。”良久,朱晓丽叹了口气,仰面往床上一躺,然后闭上了眼睛说。

  “我不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真的……”低低地啜泣起来,爱惜觉得自己好无助,只是爱一个人,她真的错了吗?

  “爱惜,楚行云那么好,你不要他以后会后悔的。那个凌夜圣,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星辰,而星辰死了,你要怎么跟一个死人去争?难道说你就甘心一辈子活在星辰的阴影里吗?”方颐的每一句话都像一块沉重的石头,狠狠地压在爱惜的心里。

  “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筹码,可是我爱他,真的真的没有办法忘记他。我脑子里、心里想的都是他,不管我怎么抗拒,我都只能想着他。”爱惜很迷茫,声音有些飘忽,“原本,我也以为自己只是同情他,觉得他的眼神太悲伤,想要帮助他,可是现在,我再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说我对他只是同情。哪怕没有一点的机会,我也不想就这样放弃。我想努力试一试,不管结果怎么样都好。不然,我觉得自己会更加后悔。”说完,爱惜抿着嘴,强迫自己勇敢起来。

  方颐和朱晓丽都没有说话,她们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然后一起抱着她,叹息。

  “爱惜,我们没有办法对你说祝福的话,只能说,希望你能够改变他,让他爱上你。”是呀,这样的爱情,太过于沉重,除了希望,似乎,也只能希望了。

  爱惜笑了,笑得很苦,但是却很坚持。

  她知道,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认为她疯了,她也不会放弃的。

  因为,她是真的爱他。

  真爱,无法放手。

  夏天的傍晚,晚霞红得仿佛暗沉的血,沉沉地压在天边,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星神学院校门外面的一条小巷子里,一帮骑着摩托车的不良少年,手持器械站在那里,将整条小巷子围得水泄不通。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狰狞的表情,而站在里面的几个人,表情更是冷酷。

  不经意从旁边路过的行人加快脚步跑了起来,害怕自己不小心惹了这群凶神恶煞的人。

  他们是本市的黑社会组织,而被他们围绕在中心的,是凌夜圣。虽然凌夜圣已经浑身是伤,几乎都站不起来,但是却始终一脸孤傲、桀骜不驯。

  “哟,小子,死到临头还摆一张这样的脸?很拽嘛,不过也很衬你这副死人脸啊。”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戴着墨镜的男人走近凌夜圣,将浑身是血的凌夜圣踩在了脚底下,然后低下头、弯着腰抓着凌夜圣胸口的衣服,嘲弄着。

  凌夜圣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到处都是青肿伤口,脸上都破了,嘴角、手臂到处都是血,染红了他的衣服,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浴血的修罗一般可怕。这帮人并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他们是本市的黑社会组织。之前,凌夜圣曾经不要命地挑衅过全市各大帮派,还把人打成重伤,现在,他们连成一气,来找他报仇。

  这就是黑社会的法则,冤冤相报,血债血偿。

  凌夜圣虚弱地躺在那里,但是高傲的个性却让他不愿意服输。他伤得很重,全身上下都在隐隐作痛,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是高手,可是即使他再厉害,面对一群训练有素而且在刀尖上过日子的高手,他也不可能赢。

  所以这次,他输得惨烈。从摩托车上摔下来后,他没有一点胜算。

  “不说话吗?死小子,这次算是给你点教训,下次不要那么张狂,这里还没轮到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来撑台面。跟我们斗,你还嫩得很。走。”男人似乎是觉得很无趣,毕竟面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还真的是非常无聊。

  放开凌夜圣,男人不过瘾似的咒骂了一声,然后重重地在凌夜圣的胸口踩了两脚,看见他痛苦地皱着眉头咳出两口鲜血,才哼了一声挥手示意众人离去。

  “老大,就这么放过这小子?”

  “打成这样要是还能活,算他命大。走吧。”男人不屑地开口。

  骑着摩托车的混混们呼啸着离开,凌夜圣一个人躺在地上,孤独而又吃力地张开了眼睛,看着渐渐暗沉下来的天空,叹了口气。

  浑身痛,好痛,痛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他,是要死了吗?

  也好,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去和星辰见面了。这样就不用再一个人,孤独地苦苦支撑着活下去。

  星辰,对不起,我还是要来找你了。默默地在心里诉说着,凌夜圣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颓然而又平静地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对他来说,死不可怕,而是一种解脱。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好大好大的雨,狠狠地砸了下来,淋湿了他的衣服,冲洗着他身上的血。

  天,为什么会哭泣呢?

  是在替他哀悼吗?

  不不,他不觉得难过,更加不需要哀悼,他心甘情愿去另一个世界见自己心爱的女孩。

  隐隐地睁开眼睛,凌夜圣在朦胧中勾起了一个平静温和的笑容,那个模样,仿佛回到了之前,那个温柔的校园王子的模样。

  远远的,隐约的,他看见一把伞在朝这里移动,伞下的那个人,熟悉的身影,惊慌失措的脸庞,还有担心的哽咽,是……星辰吗?

  星辰,星辰,你回来了吗?你回来看我了吗?

  凌夜圣忽然满心喜悦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狠狠地一把抱住了他的星辰,然后微笑而又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真好,星辰来见他了呢,他终于见到了他的星辰……

  爱惜流着泪、全身颤抖地看着在自己怀里笑得好满足之后昏迷了过去的凌夜圣。

  他刚才抱着自己叫着“星辰”的名字吧,不知道他怎么老是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把自己认成那个校园公主。星辰,凌夜圣心里的人,对他来说一定好重要,否则他不会伤成这样还能够笑得这么开心,为的只是镜花水月的一瞥。

  爱惜流着泪看着凌夜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身上横七竖八的伤口加起来至少有几十个,浑身都是血,虽然被雨水冲刷过,已经不再那么的显眼,可是那么苍白憔悴的脸庞,那么破碎的身体,让爱惜几乎无法把他和之前那么健康的一个人联系起来。

  纵然,之前的他仍然是任性的,是孤独的,可是至少他不会这样死气沉沉,仿佛随时就会闭上双眼。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整天心神不宁,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静下心来,所以再也无法在教室里坐下来。她跑了出来,却没有想到竟然看见凌夜圣浑身浴血躺在这里,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样了无生气,随时都会撒手人寰。

  那一刻,她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仿佛是个牵线木偶一般,她一步步机械地走到了凌夜圣的身前,然后再也克制不住落下泪来。

  认识凌夜圣的这段时间,她不记得自己到底流过多少次泪,每一次,都是为了眼前这个人。

  总是没有办法不去在乎他,不去心疼他,不去……爱他。

  爱惜抿着唇,顾不得瓢泼大雨将自己淋得湿透,她扶着凌夜圣站了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拖着凌夜圣,一步,一步,艰难地前进着。

  带他回家吧!还好,她的家本来就在这附近,而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的缘故不住在这里,正好可以给凌夜圣养伤。

  这么想着,爱惜咬着牙,努力地拖着凌夜圣支离破碎的身体往前走。

  泪水混着雨水,爱惜已经分不清,这布满全身的,是雨水,还是她的泪。

  凌夜圣,拜托你一定要好起来,一定要张开眼睛,然后好好地活下去,求求你了!爱惜在心里呐喊着,无声地呐喊着。

  不记得过了多久,雨渐渐停了,浑身湿透的爱惜终于将凌夜圣拖进了自家的客厅。她顾不上给自己换身干净的衣服,立刻跑到浴室拿来干净的浴巾还有爸爸的大浴袍,红着脸、咬着牙,颤抖着手脱掉了凌夜圣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擦干净他身上的雨水,然后将爸爸的大浴袍给凌夜圣套上,再费力地把凌夜圣放在了沙发上。完成这些后,爱惜大口地喘着气,累得筋疲力尽。但是她顾不上休息,立刻拿出家里的药箱,开始给凌夜圣的伤口消毒上药。

  好多伤口,到处都是疤痕,到处都是隐隐的血迹……爱惜一边轻手轻脚地在每个伤口涂上药,轻轻地用纱布将伤口包扎好,一边默默地哭泣。

  泪水一滴一滴,掉在了凌夜圣的身上。

  爱惜惊觉,慌忙抹干自己的眼泪。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爱惜全神贯注地将凌夜圣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一一上药、包扎,直到全部包扎完毕,她才松了口气,颓然地坐在地板上。

  安静的夜里,昏黄的灯光,爱惜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在沙发上睡得安静的大男孩。沉睡着的他脸上没有那么多的戾气,也不会显得那般的桀骜不驯、冷酷无情,就仿佛是失落的小天使,无助而又寂寞,怀着深深的脆弱。

  爱惜站了起来,打算给凌夜圣拿一床被子,晚上冷,就这么睡着会着凉的。而她站起来才发现地板上满是水渍,原来直到现在她还没有来得及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身上依然还是那身湿淋淋的衣衫。忍不住苦笑了一下,爱惜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拿出被子,轻手轻脚地给凌夜圣盖上,然后确定他不会马上醒过来,这才转身走进浴室,开始打理自己。

  只要和凌夜圣在一起,她就会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眼里心里只有凌夜圣的存在。

  真的,陷得好深啊,爱惜苦笑着,却没有一点后悔。

  全心全意爱一个人,其实真的很幸福。

  虽然爱上像凌夜圣这样的人会很辛苦,可是,她也甘之如饴。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爱惜轻手轻脚走出浴室,再看了一眼睡得很安静的凌夜圣,走到厨房,淘了点米,煮起稀粥。

  受伤的人不吃东西不行,但是也不能吃太硬的东西,就煮点清粥小菜吧。对了,还得把感冒冲剂拿出来,一会儿等凌夜圣醒了让他喝下去,淋了这么久的雨,还是要预防一下……这么想着,含着一抹浅浅的笑,爱惜在厨房忙碌起来。

  忽然间心里觉得很充实,想着在客厅的凌夜圣,还有厨房里丝丝暖暖的香气,爱惜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那该有多好……

  安静地回到客厅,守在凌夜圣的身边,爱惜静静地看着凌夜圣那张英俊又显得脆弱的脸,深深地叹息着。

  凌夜圣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天堂。

  昏黄的灯光,鼻翼间隐隐的食物香气,身上干净爽洁的触感,还有暖暖的被子……这里,是哪里?

  身上的伤口都被人处理过了,虽然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已经没事。凌夜圣眯着眼睛,蒙眬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她是爱惜?

  那时,在大雨中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人,是她?竟然是她?!

  怀着复杂的心思,凌夜圣不置可否地看着眼前的人,没有说话。

  爱惜看见凌夜圣醒来,心里一喜,但是脸上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她端来冒着热气的稀饭,走到凌夜圣身边,轻声开口:“先吃些东西垫垫胃,然后把药喝了再休息吧。”

  凌夜圣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爱惜的脸,眼神不再像以往那样犀利。他安静地接过爱惜手上的碗,一口一口喝了起来。

  喝完后,爱惜递过来一碗感冒冲剂,凌夜圣皱了皱眉,仍然喝了下去。

  爱惜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按照以往的经验,她以为凌夜圣会毫不在意地拒绝自己,羞辱自己,然后转身离去。

  可是,他没有,他很安静,还用那么深邃的眼睛看着自己,那种眼神让爱惜的身子开始战栗。她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是他最重要的人。

  但是,爱惜没有高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看着伤痕累累的凌夜圣,爱惜的心隐隐作痛,眼眶有些泛红了,大大的眼睛充满了水汽。她抿着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了凌夜圣的肩膀,跪在他的身边,狠狠地吼了起来:“凌夜圣,你这个浑蛋!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真的那么不想活下去吗?没有星辰你就真的脆弱到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吗?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让自己看起来这么可怕……凌夜圣,你到底是在折磨自己还是折磨别人?你真想死直接去死算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如果星辰看见了会多伤心多痛苦……”爱惜狠狠地吼着,仿佛要把心里全部的不安、担心、忧虑都吼出来。她知道凌夜圣不会听她的,可是,她还是克制不住自己。

  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脸因为愤怒而变红,泪水让清亮的眼睛变得迷蒙。

  凌夜圣一动不动地任由爱惜怒吼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任由这个娇弱的女孩吼叫怒喝,明明他该冷酷地甩开她,摆出不屑的面孔扬长而去才对。

  可是此刻,他却发觉自己竟然在眷恋,眷恋这样的关怀—真心诚意的,从对方的眼里心里散发出来的关怀。这让他那颗原本只有冬天的心,终于感觉到了春天的温暖。

  他眼睛眨也不眨,死盯着爱惜,生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激动的她,生气的她,脸红的她,那么担心着他的她……不知不觉,眼前的人儿渐渐和心中那个温柔可爱的精灵重叠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凌夜圣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看谁。是在看眼前这个因为关心他而大着胆子骂他的女孩子,还是在看着她身上隐隐折射出来的和星辰一样的美丽幻影。

  也许,是后者吧,但是幻影也没有关系,替身也无所谓,至少,爱惜让他看到了星辰。

  凌夜圣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得让爱惜震惊的笑容,他是那么开心,那么快乐地看着她,温柔得仿佛是前世的恋人一般。那种目光让她沉醉,让她害怕,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被吞噬了!

  爱惜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凌夜圣反常的举止让她脸红心跳,让她的心立刻不受她控制疯狂地跳动起来。那抹温柔的眼神已经彻底将她的神志勾走,让她的心为了他而跳动。

  不,不能这样下去了,自己会沦陷在他的眼睛里的。

  爱惜猛地推开了凌夜圣,转过身去,娇弱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颤巍巍地抖着。她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强忍着那份激动和热潮。深吸了口气,理智终于战胜了情感,她颤抖着站了起来,不敢回头,害怕自己多看凌夜圣一眼,所有的坚持就会彻底忘记,付之东流。

  “你自己好好地想想吧,就算不为你自己,不为别人,也就当是为了星辰。如果她在天堂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的。”轻轻说出让自己觉得痛苦的话,爱惜的心忽然痛了起来。

  她开始妒忌星辰,妒忌那个占据了凌夜圣心里所有地方的女孩。

  她真的那么好吗?好得可以让凌夜圣为了她变成这样?

  爱惜低下头,悄悄地落下了两滴泪水。凌夜圣在她身后,安静地看着她,却没有说一句话。而她却在忽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勇气,想要落荒而逃。

  擦擦泪水,勉强自己在凌夜圣的面前保持镇定,带着浓浓的鼻音,爱惜丢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就落荒而逃,却不知道,她身后的那个男孩,在用一种怎样的眼神望着她。

  凌夜圣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那个娇小的身影却让他一次次地想到了星辰。

  爱惜的话语,爱惜的关心,爱惜眼里掩饰不去的对他的感情,让凌夜圣知道她是喜欢他的。他原本就是一个敏感的男孩,而爱惜的表现又是那么明显。若是以前,凌夜圣一定会不屑这样的关心和在乎,一定会狠狠地拒绝和撕毁那样的感情。可是这次,他却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渴望那份感情。

  她真的像是一个天使,仿佛是带着他对星辰未完成的愿望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是星辰托付来到他的身边的吗?

  看着爱惜,凌夜圣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温柔而又满足的弧度。真好,他的星辰,原来从来都没有忘记他呀。

  也许,这个女孩的出现,是上天对他的补偿吧。她是他的星辰,是上天送给他的新的星辰,凌夜圣这样想着,然后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星辰想要他好好休息呢,他一定要听话,不然星辰会生气的,闭着眼睛,凌夜圣迷迷糊糊地想。

  看着凌夜圣沉沉地睡去,爱惜终于松了口气,任由自己疯狂的心躁动不安地跳动着。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会那样的激动、那样的不顾一切,对凌夜圣说那些话。一定让他讨厌自己了吧?在他眼里,她怎么配提起星辰呢?爱惜叹了口气,摇摇头。可是没办法呀,看着他伤痕累累的样子,她就是忍不住心疼忍不住难过,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教训他。

  凌夜圣,他真的太不懂得心疼自己了,所以,才要有个人去点醒他,去爱他。只可惜,在他心里,这样的人只能是星辰,永远也不会是自己。

  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依然无怨无悔,为了他,她可以付出一切的代价。

  爱惜又想到了刚才凌夜圣的那个眼神,那么温柔那么诱人,让她不由自主地沉沦在那样的眸光中,无力自拔。

  可是,那个眼神,凌夜圣真的是在看她吗?

  不,不是的,爱惜摇头反驳,这不是在看她,他的目光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所以才会那么温柔那么缱绻。如果是她,不会让他露出那样的眼神的。

  心,隐隐地痛了起来,爱惜心里很明白,那一刻能够让凌夜圣露出那样的眼神的人,是谁。

  除了那个已经死去的星辰,除了那个在凌夜圣心中堪比女神的星辰,没有人有那么大的力量,让他忽然变得那么温柔。

  只是,为什么他会看着她,仿佛看着星辰一般呢?到底那个时候,凌夜圣他在想什么?

  爱惜不解,她想知道,但却知道凌夜圣绝对不会给自己答案。而隐隐约约的,她却又害怕那个答案。

  爱惜心里微微的泛着苦涩,让她想要哭泣大喊,却是什么都喊不出来。怔在那里,爱惜顿了顿,忽然想到了什么。她立刻摇摇头,挥去心头乱七八糟的心思,提着药箱回到了凌夜圣的身边。

  刚才凌夜圣昏迷的时候,他背上的伤没有办法好好处理,现在还得再上一次药,包扎一下才行,不然伤口会发炎的。如果引起并发症,再发高烧的话那就糟糕了。

  只是,走到凌夜圣身边,她却又踌躇起来,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但这时,凌夜圣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慢慢张开了眼睛。深沉的目光,仿佛是没有底的黑洞,在吸引着她坠落。

  “你……我扶你起来一下好吗?背上的伤需要处理一下,然后再休息,不然……会发炎的。”犹豫了一会儿,爱惜说,最终还是担心战胜了焦躁。

  凌夜圣没有说话,却意外配合地让爱惜扶着他坐了起来,然后转身,趴在那里,不动。

  爱惜深吸了口气拉起凌夜圣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拿着药敷了上去。慢慢的,她的心神完全转移到了凌夜圣的伤口上,眼神那么专注,动作那么轻柔,生怕自己一点点大的动作就会让凌夜圣伤上加伤。

  温柔、疼惜,那是凌夜圣感觉到的唯一的东西,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发酵起来。他看着爱惜,痴痴地看着,透过了爱惜看到了那个让他思念不已的容颜。他忽然笑了起来,快乐而又单纯地笑了,然后转身一把握住了爱惜的手,用那么深邃的目光看着爱惜,用温柔的声音对她轻轻地开口:“爱惜,做我的女朋友,好吗?”他望着爱惜,眼里充满了渴望。

  爱惜的手抖了抖,傻傻地睁大眼睛看着凌夜圣,忽然间无法思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流星是谁划过的泪:https://www.sobenshu.com/liuxingshishuihuaguodelei/
新书推荐:归鹿 人人都想攻略我 豪门婚色之老公宠上瘾 尘间百年 重生之反骨 缠上瘾 年度经济热词解读(财经郎眼02) 狂妃天凤 宠你入骨 目标总以为我喜欢他[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