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是谁划过的泪 第四章 肆意的爱恋

  “住手,住手,不要打了,凌夜圣,你住手!”不记得是第几次了,眼睁睁地看着凌夜圣在校园里和一群混混起冲突,爱惜忍无可忍地冲了上去,凛然地站在了凌夜圣的身前,仿佛是要保护小鸡的母鸡一般。明明害怕得发抖,却勇敢地站在凌夜圣的身前,阻挡着混混们的拳脚。

  自从她知道了凌夜圣和星辰的故事,知道了凌夜圣和她一样喜欢着星空,她就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狂潮,发誓将会用尽所有的努力,将他的心挽救过来,让他重新再活一次。

  她要努力地将他从地狱里拉回来,从一个濒临死亡的世界里拉回来,不让他继续放纵自己,消耗生命。

  所以,她开始刻意寻找凌夜圣的踪影,小心翼翼地跟着他,在他故意挑衅或者和小混混们打斗的时候不要命地冲出去保护他。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每次,她都被凌夜圣推开。除了连累他,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而凌夜圣也从来都不肯多看她一眼,仿佛她从来都不存在似的。

  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每天都跟着他。整整一个月,她几乎忘了楚行云的存在,每天每天,她的心和人,都跟着凌夜圣在转。

  今天,爱惜和楚行云相约一起去星空协会。她已经拒绝了楚行云好几次的邀约,因为自己最近的心情忐忑起伏,面对着楚行云那双清澈明亮得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她觉得自己的秘密会完全被楚行云知晓。

  这次,爱惜也不想接受楚行云的邀约,可是,她说不出口,她没有办法告诉楚行云自己对他的感觉,还有对凌夜圣的感觉。楚行云的眼里有着太多的感情,深得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她知道自己还在眷恋着他的关怀。

  所以,当楚行云再次邀约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可是,仿佛是上天故意捉弄一般,两人刚刚走出教学楼就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凌夜圣,竟然又是他!

  他的左眼青了一块,嘴角也挂了伤,正在不停流血,衣服早就已经乱得不成样子,显然经过了一场恶斗。而一群凶神恶煞的小混混正围着他,随时准备扑上来。凌夜圣的眼里透着冷冷的光芒,狂傲不屑却又冷静得吓人。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伸手揩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勉强地站在那里,瞪着那些小混混。

  爱惜心惊胆战地看着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凌夜圣,心不由得慌乱起来,脑海一片空白。她张了张嘴,想高声大喊让他们住手,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用自己单薄弱小的身子护住那个让她心疼的人。

  可是,手臂被楚行云紧紧地握住。爱惜被楚行云捂住嘴,拉到了一边。楚行云压低了声音凑近爱惜的耳朵,严肃地开口:“爱惜,你疯了吗?这种时候靠上去,你会受伤的。”他皱着眉头说。

  “可是凌夜圣他受伤了啊,他……”他根本不打算再还手呀。爱惜焦急万分,想推开楚行云,她眼里只有受伤的凌夜圣,她没有办法看着他受伤,自己却躲在安全的地方,她知道自己也许帮不上什么忙,可是,她就是不想看着凌夜圣这样下去。

  她想走进他的世界,她想靠近他,仿佛是扑火的飞蛾一般,不顾一切。

  “你去了能做什么?他会自己解决的。爱惜,你要学会相信他。”楚行云蹙眉看着战局,声音压得低低的,心情却很复杂。

  可是,楚行云的话根本无法安抚爱惜躁动不安的心。不,不可以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不然凌夜圣的心就越来越被黑暗所笼罩,也许就再也无法拉回来了。

  摇了摇头,爱惜出其不意地推开了楚行云,拔腿就跑了出去。冲开小混混们形成的包围圈,颤抖着却勇敢地站到了凌夜圣的身前,努力地去守护她的信念。

  不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她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包括她的生命在内。

  此时此刻,爱惜仿佛是战斗的女神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不可侵犯的气息。

  楚行云的表情变得苍白起来,他眼睁睁地看着爱惜在自己身边跑掉,甚至来不及握紧她的手,就已经失去了。

  楚行云有种感觉,他觉得爱惜在离开他,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远。而他呢,却永远都抓不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远去……

  “你来干什么?滚!”看着冲进来的爱惜,凌夜圣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有了微微的波澜。又是她,又是这个女孩,一次次不断出现,给他冷若冰霜的心头一次次带来暗涌的潮。尽管他不承认,可是他却不能欺骗自己的心。

  “我来保护你。”明明声音都在颤抖,手脚都在打颤,可是爱惜依然说得坚定不移。她要保护他,真心的想要保护他,让他远离伤害,哪怕,为此付出的是自己也在所不惜。

  心,因爱惜的话而猛烈跳动了一下,但凌夜圣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保护我?就凭你?你以为你是谁?”不屑的语气,吊儿郎当的模样,仿佛是在嘲笑爱惜的不堪一击。明明心早就已经动了,却依然还要装出一副如此不屑的样子,仿佛非要这样,才能够保护自己。

  爱惜的唇被她咬得发白,但是她并没有动,她强迫自己不去在意凌夜圣的嘲讽和那些小混混们猥亵的眼神,固执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就算他无视她的存在,就算在他心里她什么都不是,她也要保护他。

  凌夜圣以为爱惜会被自己气走的,但是爱惜的固执却出乎他的意料,凌夜圣暗暗地蹙了蹙眉。面对这样意外的状况,有一瞬间失去了冷静。这个女孩,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如此固执呢?她就不怕吗?

  他的心里隐隐地在意起来,但当他看到站在外面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的楚行云时,他的心再次变得冷漠起来,嘴角的笑容越来越讽刺。

  “女人,如果你够聪明,还不想死,就离我远一点,回到你该去的人身边,不然,我可不会保护你。”凌夜圣在爱惜的耳边冷冷地说。说完,他朝楚行云看去,眼神很复杂。

  爱惜的身子动了动,顺着凌夜圣的目光看过去,在看到楚行云不安焦急的面孔时,心里有刹那的歉意,但是随即她抿紧了嘴,低下头,依然固执地守在凌夜圣的身边。

  这个女人,她到底要做什么?

  原本以为爱惜会飞快地逃离自己,回到楚行云的身边去,但爱惜没有任何的动作。凌夜圣有些烦躁地皱起了眉头,随即,他看了眼爱惜,再看了眼楚行云,冷冷地一笑,然后,他一把推开了爱惜,在爱惜和那帮混混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脱开了重围,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冷酷的话:“既然你这么喜欢站在这里,那就继续待下去吧。”说完,他跨上了摩托车,疾驰而去,临行前,给了楚行云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

  爱惜呆在那里,不敢相信地看着扬长而去甚至头都不回的凌夜圣,脑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流星是谁划过的泪:https://www.sobenshu.com/liuxingshishuihuaguodel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