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老大的凤冤家 第四章

  把手上的节目卖给他?退出这个圈子?放弃自己多年的梦想?-下自己想要成为像他一样顶尖制作人的目标?那么……

  我以后要做什么才好?

  我还剩下了什么?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是为了磨练成为更好的制作人而努力,现在要她说放手就放手,那么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努力至今?

  不要!我还不想认输,我还不想绝望,一定还有我可以重新爬起来的地方!

  可是……彩钰轻咬着下唇。现在的她该从哪里爬起来呢?现在公司里有经验的编剧、企划都离职得差不多了,还待着的,多半是摄影、剪辑这类技术工程人员。光靠她一个人,要如何带领这瘸了脚的团队继续向前冲?

  固然重新找人、重新栽培人才是一个选项,可是迫在眉睫的是「命运天知道」的录像存盘已经所剩不多了,自己哪来的美国时间一边栽培人、一边应付繁重的脚本撰写与拟定企划呢?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现在的她也不敢再启用任何有经验、老资格的企划人才了,深怕又会被那些人讥嘲、看扁,像大毛他们一样,私底下对她这种新手制作人玩两面策略。

  不,老实说,她现在也不晓得该怎么带老资格的员工了……毛国华句句指摘的缺点,就像是无情的棒槌,敲打掉了她原本极有自信、踩踏在上头,觉得理所当然的「基盘」。

  她深信不疑地以为自己所提出的领导方针都是没错的,结果私底下却被他们评得一文不值。

  「梦想性大过现实」、「眼睛长在头顶上」、「欠缺实务,以为自己在美国学的那一、两年,就能取代在工作上的历练」、「动不动就更改企划」、「心性根本还是没长大的孩子」、「要不是有我们帮-补破网,-以为那些企划行得通吗?」、「当两年的小制作助理,便一步登天地开公司对别人发号施令,以为别人都是傻瓜呆子!」等等等。

  彩钰知道自己从没把大毛他们当「傻瓜」、「呆子」,可是他们却产生了那种念头,那么,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沟通方式出了问题?自己所学到的、所自恃甚高的本科系正统出身的尊严,在这次的事件中,并不能帮助她处理任何的危机,只是让她看清楚一个残酷的事实--

  ……我自身的实力还不够,所以无法让手下的人信服于我。他们不服气我的领导,自然会离开我。

  想让自己的话在别人心中有分量,首先得锻炼自己成为说话有分量的人。

  「周制作,就请你买下我的制作公司吧!」

  下定决心,彩钰黑瞳坚定地望着男人。

  「是吗?-打算因为一次的失败,便逃离这个圈子,早日金盆洗手,结婚嫁人,不再妄想当什么制作人了吗?」他语气嘲讽,眼中不无失望。

  彩钰摇头。「然后,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金龙挑高一眉,等她继续往下说。

  「请你也一并买下我,让我在你的制作公司内累积更多经验。我想在你的身边学习一段日子,可以吗?」

  「哈啊!」他呵呵笑出声。「-是说,-想为我工作吗?-不等于是在要求我,去训练一名将来也许会威胁到我的新手?明知我训练完-,-也不可能留在我的手底下,-真相信我会严格认真地训练-,让-有机会冒出头来吗?」

  「我知道自己的要求非常厚脸皮,可是我觉得周制作会答应我的。」

  「何以见得?我可不是什么善类,有机会可以打击同业的事,我干么放着不去做?可以拿到-的节目当然不错,可是要我接收-……-这年纪的小孩,都像-这么天真啊?」

  「我不是毫无根据这么说的。以前,你也曾经帮助XXX和○○○,让他们拥有自立门户的机会。你培养过不少杰出的编剧、企划人才,这些你不会否认吧?所以,我觉得只要您肯接纳我,就不可能把我放生,置我的死活于不顾。你若是那种会袖手旁观、趁火打劫的人,刚刚也不会用那番激将法来刺激我了。」

  金龙沉默了下来,笑容隐去,一脸严肃的表情。

  「最后,让我这么有信心,相信您会严格认真训练我的理由,是你自身的性格让我如此坚信。从过去的观察可以知道,你是个乐于接受挑战的人,我觉得没有什么挑战比这个更具吸引力了……想一想,现在的我根本无法给你带来什么刺激吧?在你眼中,我根本算不上对手。可是把我拉拔成足以刺激你的新人,你不觉得这样子竞争起来更有高难度和挑战性吗?」

  彩钰不放过任何能打动他的「可能」,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每个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但这很抽象,没有具体的模样。要是你按照自己的理想来塑造我、锻炼我,也许我会成为你最有力的敌人,时时刻刻敦促你、砥砺你要不断地往上爬,对不对?现在的您所在的顶端是那么的寒冷,你一个人待在上头,已经冻僵了也不一定。最近您的节目显现出的疲态,也许就是缺乏刺激造成的?」

  彩钰最后奋力一击。「我还想东山再起!我一定会不负所望,努力变成能向你挑战的人。拜托你了,周制作!」

  再次深深地一磕头。

  半晌,周金龙终于开口说:「……我确实没见过脸皮比-更厚的人了,但这未尝不可。我就试试看-到底是『人才』或是块『废材』吧!如果-不能达成自己口中所说的理想,如果-敢抱怨一言或半句;如果-以为自己年轻又是女孩子,我就会对-手下留情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小游。」

  她缓缓地睁大不敢置信的眼。

  「我对旗下的新人要求极严,很多人都撑不过三个月就挂了,主动落跑。要是-连三个月都撑不下去,我是连一毛薪资也不会付给-的,这样-愿意接受吗?」

  这么说……他答应了?欣喜若狂地,彩钰扑上前去,抱住周金龙的肩膀。「谢谢你,周制作,不、不对,应该是『老板大人』!我一定会努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龙老大的凤冤家:https://www.sobenshu.com/longlaodadefengyuan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