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王子 第四章

推荐阅读:重生野性时代 摸骨师 尤物 卧虎藏龙 超能名帅 医妃无价,本王要盖章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弃女嫁到:腹黑世子来接驾 星光攻略 桃运农民
  唐烨集团难得招考人员,全台湾不论失业者还是想换工作的人,全挤破了头想进入这间有前景、福利佳、薪资优渥、升迁机率高的跨国大企业。

  所以,尽管这次唐烨集团仅要招考业务主任一名及会计人员二名,却收到了上万封的求职信。在一一把不合格的求职者过滤之后,还剩下数百名的求职者,此时唐烨集团台湾分公司的门口,挤满了数百名来参加面试的人。

  因为唐烨集团把应征者分开面试,所以来求职的人员共分成了二排,面试用的办公室也分开来。

  柯吟黛百般无聊的等待面试,她是笃定会进入唐烨集团上班,今天来面试只不过是做做样子,以免让人起疑罢了。

  这可是她第一次跟人家参加面试,原本是认为很有趣,只是截至目前为止,她已经排了二个钟头的队了,竟还轮不到她进去,她的二条腿都快撑不住了。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稍早努力端出的笑容早就不见踪影了。

  她探出头看看排在她前面的人,顺便估计一下,少说也有数十人,老天!再站下去她真的要翻脸了,找个工作真有那么困难吗?她撇着嘴闷忖。

  在她以为要过了一辈子之际,她终于听见她想听的话了,“柯吟黛,轮到你进去面试了。”

  真是谢天谢地,“谢谢。”她急忙走进去面试。

  面试官有三人,恰巧全是男人,他们一看见柯吟黛绝美的五官,三魂立即去了二条。

  柯吟黛环视了他们一眼,内心谨记着她的任务,对他们绽开一朵璀璨如花的美丽笑靥,他们霎时全停住了呼吸。

  “你们好,我是柯吟黛。”

  “你好,你好,请坐。”主面试官傻笑地指着他们面前的一张椅子。柯吟黛微笑地坐下来,“谢谢。”

  “呃,柯小姐,我们看过你寄过来的履历表,你之前是在台湾一家颇负盛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据我们所知,能在那家事务所工作已属难得,你怎会舍得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工作机会而另谋他职呢?”

  她之前在一家颇负盛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柯吟黛脑海里浮起一个超级大问号。

  她有吗?她非常的怀疑。

  因为她连会计是什么玩意儿都不知道了,怎么可能在会计师事务所待过她只负责来这面试,其它全由局长包办了。所以,她根本不晓得履历表写些什么玩意儿,局长不会把牛皮吹太大了吧!要是她露出马脚怎么办?

  “柯小姐?”面试官们是很想就这么看着她的脸蛋就好了,但现实还是不允许他们这么做,他们只好开口打断深思已久的柯吟黛。

  “咦?呃!我……”她脑筋正以惊人的速度运转着,“在事务所工作是不错,实务经验也累积的很多,但毕竟我不曾在企业待过,所以无法真正去了解公司内部的会计作帐程序,欠缺了这个经验就不够完美了,对我而言实在是个遗憾。因此,我毅然的决定辞掉事务所的工作,希望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相信以我的经验,我不会让你们大失所望的。”

  她甜美的笑容、合情合理的说辞、诚恳的态度,立即博得面试官的好感,他们再看看她的履历表,上头注明她已考取会计师执照,因此她也算是他们应征会计人员的最佳对象。

  “嗯!如果你录取后,能在最短的时间来报到吗?”

  “可以。”

  “好,那你先回去等侯通知,三天后我们会再通知你录取与否。”

  “好的,谢谢。”她优雅地站起身,走前还对他们三人抛了个媚眼,三个大男人不约而同地涨红脸。

  当柯吟黛离开面试的办公室后,脸上的笑容消失,全身僵硬的像个机器人似的走出了唐烨集团,直到走到对面的街道上,才像个疯子一样地放声尖叫,引起旁人的侧目。

  “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她不断搓着两只手臂,努力想把上头的鸡皮疙瘩给搓掉,“老天!要我以后每天都和那些人眉来眼去的,简直是要叫我提早和阎罗王报到!”

  她抖了抖身子,大力拍了拍脸颊,这才恢复正常。

  “呼--”她大大地喘了口气,“以后这种任务,我还是少接为妙。”她喃喃自语,丝毫没发觉自己早成为众人的注目焦点。

  “算了,我还是早点回家换下这身别扭的衣服好了。”打定主意,她便朝归途移动,“对了,今天出门前交代了敛苍焱要打扫家里,不晓得他打扫的如何了?”

  ******

  敛苍焱瞪着一屋子的凌乱,不知该从哪里开始着手。

  “那个女人,七早八早把我从床上挖起来,说她回来后要看见一个干净的家里,她有病哪!”他忍不住咒声连连,“没事把一个好好的家弄得那么乱之后,才要别人来帮她整理,真不晓得她脑袋里都装些什么玩意儿。”

  他活到这个年纪,家务事向来有佣人在做,他从未亲自动手做家事的,他甚至怀疑自己洗碗时会不会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连拿都拿不住的直接滑到地上去,然后碎了满地。

  他向来都只做他有把握的事,没把握的他根本不会去碰,做没把握的事只会损害到自己的自信,所以他根本不会自找麻烦。他拿起柯吟黛出门前塞在他手中的清单,上头列着他该做的工作。

  看完之后,他发现脸部的肌肉正不受控制地抽搐着,“该死的。”再一次,他控制不了的狠狠低咒。

  待他发泄完满肚子的怒气后,他才开始动手。首先他把原本就丢在洗衣机内的衣服按下激活键,让机器去帮他解决其中一项工作,洗碗的事他决定放到最后才做,之后他选择的工作是扫地及拖地,不过叫他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拿着一支小小的扫帚和拖把在那挥来挥去,活像是在用毛笔鬼画符似的,模样简直是可笑至极。

  他万万没想到他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此事若让陆易辰知道了,他不笑死才怪。

  他原以为扫地、拖地应该是很简单、很轻松的事,但做了之后他才知道事实与想象不符。每当他以为他把某个地方扫好了,他才又发现其实有很多死角没扫到,本想置之不理,可是这又违背他那做事一向要求完美的个性,所以他只好认命的把家里每个地方全扫得干干净净,简直是一尘不染。

  做完是很有成就感没错,但却把他累得半死,而且他严重怀疑他这么用心打扫有没有意义,因为柯吟黛不用两三下,一定又会把家里给弄乱,届时他不是又要重来一遍,因此,他何苦来哉?

  不过既然都已经做了,现在再来后悔也无济于事,所以他又继续做下一件事--把不要的东西全部丢掉。

  他拿了好几个垃圾袋走进柯吟黛的房间,开始把他认为她不会再用到的东西一古脑儿的往垃圾袋里塞,首先第一个被他丢掉的就是她那几本PLAYGIRL,他绝不容许他的女人盯着别的男人的“那个”猛研究。

  他总共花了一个半小时丢她房间的东西,用掉了七个大型的垃圾袋,可见柯吟黛房内的废物实在多得离谱,他清出来的东西大都是很旧的破损物,他不懂她还留着那些东西做什么,念旧吗?

  念旧固然好,但……念旧也不是这么念法,他实在无法苟同她的思维,她以为她家有多大?能留住多少东西?人一死不就什么都没了,她留那么多东西有什么用处?

  女人,脑袋果然装的都是废物!这是他的结论。

  在他把所有垃圾全从柯吟黛房间清走后,她的房问顿时变得宽敞无比,他不晓得原来她的房间有这么大。

  他扯扯嘴角,完成了一项工作还有其它在等着他,今天做了那么多的事,终于让他发现佣人的辛苦,待他回去后,他一定要给他家的佣人们加薪,慰劳他们平日的辛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敛苍焱也逐渐完成柯吟黛交代的事,过程大致上看来都还算平顺,只是当他进行到最后一项也就是洗碗时,他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笨拙,因为他才洗了三个盘子就已经摔烂了二个,害他实在不晓得该不该再继续洗完其它的。

  “洗个碗而已,怎会难倒我?”他不信邪的再洗了几个,结果还是一样。他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洗碗精会那么滑,他又为什么会一直拿不稳那些碗盘呢?

  “难怪会有人发明免洗餐具以及洗碗机。”他当下决定,不洗了,因为再洗下去那些碗盘肯定会被他摔的稀巴烂,这跟直接把它们全部丢掉有何不同?因此,他把它们全扔了,然后到外头又买了几组新的回来。

  这叫山不转路转,他洗不了碗盘,但他可用其它办法来补足他的缺点,聪明的人不会在一件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上猛钻牛角尖,又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做。他今天之所以会成功就是他这颗脑袋运用的比别人还灵活,或许有人会说他奸诈,但他会很有自信地对那个人说,这就是天才与白痴的差别。

  *****

  盯着家门口堆积如小山的垃圾袋,她纳闷不已,抱着疑惑的心打开家门的一刹那,她还以为她定错地方了。

  “这是我家吗?”她退了出去,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向门口的门牌,确定这是她家,她没走错地方后,才又重新进入屋内。

  “不会吧!这么干净?”记得她出门前屋子乱成一团,可现在在她眼前的却是恍如样品屋般,干净美丽的令她连踏都不敢踏一步,深怕自己会弄脏了这里的干净,尤其是地上的磁砖光可鉴人,她根本舍不得踏上去。

  “天哪!他好厉害!我真是找对房客了。”她崇拜不已,“等一下要好好请他一顿,好回报他的努力。”

  她小心翼翼地走回自己的房间,途中经过敛苍焱的房间时,从他的房内刚好传出手机响的声音,她原本想置之不理,但手机持续响了一会儿仍未被人接起,她这才好奇地打开敛苍焱的房门走进去察看。

  手机在床上响着,而它的主人呢?

  她疑惑地四处张望,后来听见浴室内传来阵阵的水声,她才明了为什么敛苍焱会任由他的手机响了。

  她爬上敛苍焱的床,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喂?”

  女人的声音?陆易辰纳闷地看了话筒一眼,怀疑自己是不是拨错号码了。

  对方没有声音,柯吟黛又“喂”了一声,“请问你找谁?”

  “呃!请问这是敛苍焱的电话吗?”陆易辰不确定地问道。

  “是啊!他在洗澡,你哪位找他?”柯吟黛回答的很顺口,完全不怕别人会想歪。

  “我是他--”陆易辰正要回答,但脑筋一转他改口问道:“你是柯吟黛对不对?”

  他和敛苍焱通过好几次电话,无意中,他都会听到敛苍焱提起攸关她的事,同时他也知道她就是侦办他们公司案子的警官,所以他对她好奇得很,甚至还怀疑敛苍焱是不是爱上她了,因为他不曾看过敛苍焱把一个女人不时挂在嘴边的。

  “你怎么知道?”柯吟黛颇为讶异,“我们认识吗?”

  “不,我只是听苍焱提起过你。”

  “如果是听他提起的,那准没好事。”她撇撇嘴。

  陆易辰低笑,“你们吵架了?”

  “岂止吵架。”她哼了声,“他有多过分你绝对不知道。”

  “让我猜猜,他是不是说一定要得到你?”

  “咦?你连这也知道?!”柯吟黛惊呼,“他不会把这件事到处去宣传吧?”

  “没有,他顶多只告诉我一个人而已,恭喜你了。”

  “见鬼了,什么恭喜,被他看上是会倒霉的你懂不懂!”她嫌恶地撇着嘴。

  陆易辰微微一笑,“我认识他好几年了,第一次看他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这足以证明你对他而言是特别的。”

  “这绝对不是件荣幸的事。”她扯着嘴角。

  “其实苍焱他人很优秀,只是对女人有点误解罢了,他老认为女人会碍他的事,只要你能证明并不是每个女人皆是如此,相信你们就会有好结局。”

  “我和他有好结局?你省省吧!我和他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她索性躺在床上,舒服地和陆易辰谈起天来。

  “话可别说的那么早,我有预感,你们会在一起的。”

  “呸!呸!呸!你少乌鸦嘴了,想咒我下地狱也不是这么咒法。”她大声地抗议,“我和你非亲非故的,你别那么缺德行不行?”

  “我是衷心地期盼你们能步上红毯的另一端。”

  “拜托!你愈说愈离谱了。”她翻了翻白眼,“我这辈子是不打算结婚的。”

  “刚好,苍焱也不打算结婚,你瞧,你们真的很速配。”

  “喂!你够了哦!再扯下去,小心我和你翻脸。”她绷着俏脸警告他。

  “好,好,我不再说了。对了,苍焱是何时进去洗澡的?我们哈拉了这么久,他还没洗好吗?”

  他不提,柯吟黛倒忘了人家本来是要找敛苍焱的,还和他聊了这么久。

  她尴尬的连忙起身,朝浴室的方向探头,想看看敛苍焱究竟是洗好澡了没。岂知,她头才一转,立即发现敛苍焱早已坐在她身边了。

  看到他,她吓了一大跳,“该死的,你不会出个声音吗?想吓死我啊?”她斥道。

  敛苍焱意味深长地睇了她一眼,“谁打来的?”

  “不晓得。”她把电话递给他后就准备溜下床,却被他给拦腰紧紧的抱住,“放开我!”

  他顺势把她朝床上一带,两人亲昵地面对面躺在一块,他一手一脚就完全把她困在他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敛苍焱,我叫你放开我,你耳聋了吗?”她试着扳开他的手却徒劳无功。

  “你连对方是谁都不晓得,还和人家讲了那么久的电话,你是天真还是愚蠢?”他冷酷地讥讽。

  “我……”柯吟黛为之语塞。

  陆易辰在话筒彼端听见了敛苍焱和柯吟黛的对话,克制不住地大笑出声,“苍焱,看来你把她压得很好,将来不怕她会爬到你头顶上作怪了。”

  因为敛苍焱和柯吟黛两人距离很近,几乎是贴在一块,所以柯吟黛当然也听到了手机传出来的声音,她立刻把手机抢过来,抗议地大叫,“你这个混帐东西,叫你别再说了你听不懂吗?要我拿刀去砍了你,你才甘愿?”

  “欢迎至极,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人在美国,如果你真想杀到美国来的话,我是不会反对的。”

  “你在美国?”柯吟黛不禁一愣,“那你现在打的是国际长途电话耶!”

  “那又如何?”

  “很贵的,你还和我讲了那么久,你不会想让我付钱吧?”

  “基本上,这是苍焱的手机,要付也是他付的钱,和你没关系。”

  “对哦!”柯吟黛恍然大悟。

  “请问可以轮到我开口了吗?”敛苍焱冷冷地打断他们的对话,瞧柯吟黛和陆易辰好象聊得很愉快的模样,他感到颇不是滋味。

  陆易辰轻笑,“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打算开口了呢!”

  “废话少说,重点?”他不耐地说道。

  陆易辰听出敛苍焱话中的火药味,他唇边的笑意更浓了,“怎么,吃醋了?我和你的心肝宝贝聊得这么开心,你看不过去,心里头酸酸的是不是?”

  “陆易辰,你嘴巴再贱一次的话,信不信我马上飞回美国去把它给撕烂?”他沉下声音,冷峻无情地威胁道。

  “你恼羞成怒了?”陆易辰还是不怕死地继续调侃着敛苍焱,因为他知道敛苍焱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美国的,计画正进行到一半,他不会让它功亏一篑;再说,他不认为他舍得下柯吟黛。

  “该死的,陆易辰,等我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宰了你!”敛苍焱额暴青筋地对着手机咆哮。

  “那也得等你回来再说了。”陆易辰仍旧皮痒地挑衅着敛苍焱那一向不算好的脾气。

  敛苍焱怒瞪着手机,要不是陆易辰远在美国,他早掐死他了。

  柯吟黛胆颤心惊地盯着敛苍焱想杀人的怒容,为了杜绝敛苍焱会把气出在她身上的可能性,她困难地咽了口口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连动也不敢动,就怕自己成了冤大头、倒霉鬼。

  “不要再让我多说一次,重点!”敛苍焱的声音已经降到了冰点,连远在美国的陆易辰也开始觉得事情不妙。他知道再闹下去,搞不好敛苍焱真会冲回美国,于是他只好乖乖地报上他今天打电话过来的真正目的。

  “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他马上恢复谈正事的严肃口吻,低声说道。

  “说。”敛苍焱的眼睛盯着他面前的柯吟黛,把她想自保的瑟缩举动全瞧在眼里。

  “你昨天有处理台湾分公司的一些文件吗?甚至下了一些决策?”

  “没有。怎么了?”

  “我就知道,我现在手上有三份今早刚传真过来的文件,里头有你的签名,决策日是昨天。”

  闻言,敛苍焱目光一闪,“真有此事?”

  “是的,而且我打电话过去询问,结果你猜我得到了什么答案?”

  敛苍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样。”

  “如果你想的正是有人假冒你身分的话,那我告诉你,你猜对了,现在在台湾分公司的确有一个人正顶着你的名义,行使你的权利。”陆易辰就是担心这个,所以才打电话过来询问。

  “他们果然行动了。”不出他所料,他的失踪果真是让他们露出马脚的最好时机。

  敛苍焱严肃的表情让柯吟黛察觉到,他们在谈论的事似乎有相当的严重性在,不晓得是什么事,他居然会露出这么冷峻的神情。

  “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先查出对方是谁。”他立即下达决定,“然后我们再静待一些时间,看他们还有什么大举动再定下一步。”

  “好的。”

  “如果你有任何新发现,记得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会的,对了,你预估我们的计画什么时候会成功?”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会这么问当然是有原因的,你一不在,我的工作量也加重了,我现在连和我女明友约会的时间都没有了。”说到这,陆易辰也忍不住抱怨起来,他的女朋友一天到晚在他耳边唠叨,说他最近都冷落了她,还恐吓他,说他要是再不抽空陪她,她就要和他分手了。

  “你的女朋友要是跑了,我保证会再帮你找一个更好的,你担心什么。”他冷嗤道。

  “我只爱她一个,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愚昧!”他不屑地低斥。

  “碰到你,我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要是将来吟黛说要和你分手的话,那时候你就能明白我现在的心情了。”

  “闭上你的狗嘴!”

  “是,你们两个八字还没一撇,就同仇敌忾地把矛头指向了我,我是招谁惹谁了。”陆易辰话虽这么说,但脸上的笑意一点也不见减弱,“好啦!如吟黛所言,国际长途电话是很贵的,虽然我是在公司打的,电话费不是由我付,但为了不让自己的良心过意不去,我们今天就谈到这了。吟黛,很高兴今天能和你谈到话,下次再聊了,拜拜。”最后的话,他是用吼的,以免她听不见。

  “拜拜。”柯吟黛咕哝地应了声。

  “你们很热络嘛!”敛苍焱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用着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语气不悦地讽道。

  “有吗?我又不认识他。”她莫名其妙地睇着他。

  “要不是我知道你们互不相识,若换作其它人听了,铁定会认为你们是情侣在对话。”

  “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她轻蹙柳眉。

  “最好是我想太多了。”他低头含住她瑰丽的唇瓣,“你知道你今天有多美吗?”

  “如果我知道当人家女朋友的义务就是要随便给人家吻的话,当初我就不会答应你了。”她没有反抗,只是一径地盯着在她眼前放大的俊容。

  和他相处也好一阵子了,他俊美的五官还是会让她不自觉地怦然心动,这是什么原因?她不是让对他免疫了吗?

  人家不是都说帅哥美女很不耐看?可是为什么她愈看他,愈觉得他帅的没天没良?

  闻言,一道悦耳的低沉沉笑声从他的喉中逸出,他噙着迷人的笑意,轻柔地抚着她的脸蛋。

  “难道你一点想吻我的欲望都没有吗?”

  “是没想过。”她老实的回答。

  “那你太伤我的心了,我可是随时随地都想着要你,而你居然连想要吻我的念头都没有,难道我长得不够俊俏?激不起你一丝一毫的遐想?”

  “因为你帅的太不切实际,所以我才不敢想。”

  “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只是个人,而且就在你面前,你伸手可及之处,我欢迎你对我有任何的念头。”他语带双关地对她眨眨眼,“甚至,我更欢迎你对我做出任何遐想的动作。”

  “遐想的动作?”她不解。

  “就像这个。”他霍地欺身到她的上方,伸手抚摸着她均匀且毫无瑕疵的美腿。

  柯吟黛倒抽口气,忙不迭地要缩回自己的脚,却被他给阻止了。

  “我从不晓得你的腿居然是这么美丽。”他赞叹地道。对于她细嫩的肌肤,他是如此地爱不释手。

  “你干什么?!”她的声音因害怕而破碎。

  “你别怕,难道你不喜欢我这么抚摸你吗?”

  “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她未加思索,立即扬声大喊。

  “那这样呢?”漾着一抹邪魅的笑,在他准备伸手探进柯吟黛的衣内时,柯吟黛早一步洞悉他的企图,她马上伸手压住他的手,制止他恶劣的行为。

  “把你的狼手从我衣服里抽走。”她寒着声警告他。

  “你压着我的手叫我如何抽走?”他颇为无辜地道。

  “我一放手你就会乱来。”真当她是傻子,不晓得他意欲何为啊?

  “那怎么办?我们就维持现状直到永远?”他含笑地睇着她,“你知道我是绝不会反对的。”

  她恼怒地瞪着他,“闭嘴。”

  没关系,此壶不开他有别壶可提,“你似乎还欠我一个解释。”他拥着她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角度后,懒懒地提醒她。

  “解释?什么解释……”她心虚地目光游移着。

  “别想给我打马虎眼。”他埋首在柯吟黛的肩窝,汲取着由她身上自然散发的馨香,并淡淡地打断她的话,“你今天穿的那么漂亮是去哪?见了谁?你全给我老实招了。”

  “我去哪见谁关你什么事?”她奇怪地瞥他一眼。

  “我女朋友难得漂漂亮亮的出门,我当然得仔仔细细的盘问一番,以免你在外面给我另结新欢,莫名其妙的甩了我。”

  “你在鬼扯什么。”她赏了颗大白眼给他。

  “我打电话去警局找你,结果发现你今天没去上班。”

  “哇!你还查勤?!你以为你是谁呀?”她震惊的大呼。

  “你的男朋友。”他理所当然地道。

  “见鬼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太过分了,我有我的自由,我爱上哪就上哪,你管得着吗?”

  “你接了一个卧底的任务?”他故意用猜测的口吻问道。

  “你电视看太多了。”卧底是秘密,她岂能随便让人知道。

  “你准备让时间证实我的猜测是对或错吗?三天后面试通知就会出来,你猜,如果有一天我心血来潮到唐烨逛逛,我们会不会突然“偶遇”?”

  “你怎么知道我--”她美丽的小脸上写满惊讶二字。

  “我今天在整理你的房间时,看到一封通知你去面试的信函,如果我没记错,你曾说你做不了普通上班族,那我猜,你一定是去卧底了。”他这番话的确合情合理,柯吟黛完全没发现破绽。

  “该死的,我居然没注意到那封信,要不是为了提醒自己时间,我早烧了它。”她怎么这么粗心大意。

  “你懂会计吗?”他没头没脑地蹦出这个问题。

  她摇头。

  “那你还敢去应征会计人员,你这不是自寻死路?”深邃的黑眸闪着一丝狡黠的光芒,他挖好了一个陷阱等着她往下跳。

  “我……不会也没办法,这是我的工作。”算了,反正他都知道了,再瞒下去也没有意义,要是他真的突发奇想到唐烨去逛一圈,她在唐烨卧底的事也会被揭穿,与其等到那个时候,不如现在就认了,以免到那时候,他又想出什么花招整她。

  就等她这句话,“我可以帮你。”

  “你?”她狐疑地瞅着他,“你确定你可以?”

  “我可是拥有三个博士学位的。”

  敛苍焱的自信其来有自,绝非空穴来风或仅是打肿脸充胖子,他是绝对的真材实料。从他父亲把唐烨交给他之后,在短时间内就让营业净利比原来的成长了好几倍,而且公司朝着更多元化的方向迈进。

  因为他的眼光够犀利、思绪够缜密,更能看透远景,所以唐烨是日益茁壮,今天会成为屹立不摇的一个跨国大集团,他是功不可没。

  三个博士学位?!柯吟黛讶异地看着他,不敢相信他有那么厉害。

  “你真的有三个博士学位?”

  他点头。

  “如果你那么厉害,你为什么不去工作?以你的学历,应该有很多公司想拉拢你才对。”

  “我有说过我没工作吗?”他含笑地反问。

  闻言,柯吟黛才猛地发现,他似乎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自己没工作,充其量只说他以前是帮家里做事而已,但他说的是以前,可不代表现在也没有继续帮家里做事。他不过是逃婚罢了,而这也是暂时的,她怎么会被误导?

  这个男人,实在奸诈无比。

  “说,你怎会突然这么好心的说要帮我?你又有何企图了?”

  “就算是我在巴结你好了。”

  “巴结?”她不解,“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巴结我?”

  “因为我想要你,先巴结你之后,你自然会对我产生好感,那你答应我的机会也就会上升了不是吗?”

  “你能不能不要满脑子都是色情的东西?很龌龊、下流的,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她不耐烦地斥道。

  “你知道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完全不把她的话听进耳里。

  “该死的,敛苍焱,你实在是……是……”她根本想不出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他。

  他不只差劲还恶劣到了极点,总而言之,他根本是个败类!

  “是什么都不要紧,不过我有件事要警告你,以后不要被我发现你和哪个男人一副很要好的模样,否则我的脾气一来,可没把握会像今天一样轻易地放过你。”他用着最温柔的嗓音在她耳畔吐出最冰冷的话,冻得柯吟黛全身起哆嗦。

  “记住我的话,我不是一个大方的男人,我不会允许我的女人和任何一个男人有暧昧的行为。”

  “我不是你的女人!”

  “还有,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最讨厌一件事让我重复了好几遍,如果你硬要挑战我的耐性,我可以告诉你,我的耐力向来不多,倘若真把我惹火了,你可得负责灭火的工作,至于要怎么做才能灭火,我相信你很清楚。”他冷冷地说着。

  闻言,柯吟黛睁圆了杏眸,怒不敢言。

  “很好,我相信你已经对我这个人有更进一步的了解,还有,我今天忙着打扫屋子花费太多精力,现在我想利用睡眠来补回失去的精神,你就陪着我小憩一会儿。”

  “什么?!我……”本欲抗议的话,在接触到敛苍焱冷肃的黑眸后,全数缩了回去。

  “睡!”一个字就定了大局,柯吟黛完全被敛苍焱给掌控住。

  谁叫她沾惹上了一个不该沾惹的男人,这只能怪她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怨不了任何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落难王子:https://www.sobenshu.com/luonanwangzi/
新书推荐:吃货太子妃 采花记 叹春闺 亿万身家:农家小商女 教主有毒 深夜复活(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 风华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喧哗与骚动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