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总裁 第四章

推荐阅读:在遗忘的时光里重逢 我的阴间女友 婚不胜防:兽性总裁别乱来 徐徐图之 阿婉 美食探险队 时光微微甜 寻尸问路 重生镇国长公主 江湖遍地生桃花
  一下了班,凌心影先到超市去买水果,再到花店买了一束花,然后立刻赶往医院,就像是去探望朋友一般。

  卫子驹是看不见花,但是插着美化环境也好;他如果不方便洗水果、削水果,她会请护士帮忙。

  一走进这家老旧的小型综合医院,医药味立刻扑鼻而来,挂号处前的椅子老旧不堪,求诊的病人寥寥无几。

  查到卫子驹的病房号码后,凌心影进了电梯,电梯的速度就像乌龟在爬,开关门的速度比手动还慢。

  堂堂前卫氏集团执行总裁竟会住在这样的医院!

  他那个哥哥怎么会如此待他?她怀疑他会受到良好的照顾。

  到了病房前,她没有敲门,她只是想偷偷的看看他,毕竟事隔十五年,他不见得还记得她。

  轻轻推开门,她先往里面一看,这病房……一片的白,白得阴森、白得恐怖,像是一间已遭废弃不用的病房。

  还好卫子驹看不见,否则他如何忍受得了?

  打了一个哆嗦,深吸一口气,她蹑手蹑脚的走进病房。

  卫子驹躺在病床上,嵌在俊脸上的那对深邃幽眸,直直的盯着天花板,一眨也不眨,完全失去焦距。

  凌心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确定他真的看不见后,才敢大胆的注视着那张比十五年前更刚毅有型的俊容,一股心酸也随之而来。

  他不该出这样的事,他是那么的勇敢。

  将花插进瓶口微裂的花瓶里,再轻轻的将水果摆在旁边,这些动作难免弄出一些细微的声响。

  “是谁?给我滚出去!”卫子驹听到声响后立刻吼道,他的脾气近来变得易怒、暴躁。

  由光明的世界一下坠入黑暗,任谁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更何况他原本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连带着从权势的高处掉落至一无所有的深渊。

  凌心影再看了他一眼,听话的就要走出去。只是,才刚来就要走,她有些不舍的频频回首。

  “不管是谁,全给我滚出去!”卫子驹又喊道,手摸到病床旁桌子上的水果,抓起一颗就往前丢出去。

  “哎呀!”凌心影痛呼一声,一颗进口的富士苹果掉了地,她紧接着头晕目眩,摸着额头蹲了下去。

  “快滚!”卫子驹继续喊道,无视那声痛呼,又抓起一颗,摆出即将丢出去的动作。

  “好痛啊,你不要再丢了,那可是苹果耶,你不要当它成水球好不好?还好我没买榴莲。哦!好痛啊!”看着他手上那颗苹果又要朝自己而来,凌心影不得不出声。

  这不是护士的声音,这里的护士是一个欧巴桑,也仅此一个。卫子驹收回手,“你是谁?”

  “我?我是……走错病房的。”

  走错病房的?

  “这里就我一个病人住院,你怎么可能走错病房?是不是我哥要你来看我死了没有?”

  “不是。”

  “不是?马上给我滚出去。”卫子驹根本不相信她,举起手,再吹将苹果丢出去,把气出在她身上。

  以为他眼睛瞎了,就连判断能力也没有,居然帮他找这种破烂医院,还骗他说是最好的医院。

  自从奶奶死后,为了总裁之位、为了美丽的史丹琪,他们兄弟明争暗斗了好几年,他深知哥哥不会放过这个整垮他的机会。

  凌心影眼睁睁的看着苹果飞过来……砰!她又被打中了!“我……我头好痛、好晕……”

  “快滚,听到了没?否则我再赏你一个。”卫子驹又抓起一颗,然后侧耳倾听是否有离去的脚步声。

  病房内一片寂静。

  哼!溜得挺快的嘛!

  卫子驹摸索着下床,往门的方向而去,他要确定门是否有关上,他不想将自己暴露在他人眼底。

  双手往前摸索着,确定前面没有阻碍物之后,脚步才跟着前进,一步一步缓慢的往门口移动着。

  而手明明没有碰到东西,脚却踢到了,他一个重心不稳,往前摔去,跌在一个软软的物体上。

  一个庞然大物突然没控制力道的压了下来,把刚刚痛晕了的凌心影压醒过来,结果她在闷哼一声后,又晕了过去。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像是刚刚那个女人,她躺在地上做什么?为何一动也不动?

  不会是刚刚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正中目标的打中她了吧?一颗苹果解决一个女人,到底是他厉害,还是她笨?

  应该是她笨,有眼睛可以看,她应该要闪。

  为确定自己的想法,卫子驹一只手直接往她身上探去,就给她一阵乱摸,看看她是不是会马上跳起来。

  对他哥哥派来的人,他不需要太客气。

  他的手先接触到的应该是肩膀,顺着肩膀往上,是触感柔顺的发丝,然后是嫩嫩的脸颊。

  嗯……这皮肤的年龄大概是二十岁,他不客气的捏捏她的脸颊判断着。

  继续往下摸,他的手滑过她光滑的手臂,来到纤细的腰肢,又到了她稍微丰满的翘臀,再一个下坡到修长的脚。

  二十四、三十五,就不知道上围是多少?他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想着。

  而任他怎么手下不留情的捏她脸颊、打她屁股,她还是昏迷着,并未如卫子驹所料的惊跳起来。

  不会真让他打晕了吧?

  卫子驹摇着她的身体,“喂,你醒醒!你再不醒来,不要怪我不客气!”

  被他一摇,凌心影缓缓的清醒了过来,“求求你不要再摇了,我的头好痛、好晕,苹果也是会砸死人的。”

  只是,明明是头痛,脸怎么好像肿了起来?

  “不想死就马上走,回去告诉我哥哥,我没那么快死。”卫子驹又下逐客令。“还有,要他下次买葡萄,我不喜欢吃苹果。”

  她是应该买葡萄,被葡萄砸到,应该不会这么痛。“不是你哥叫我来的,你误会了。”

  “误会?”卫子驹冷哼一声,然后站起身,缓缓摸索回床。

  凌心影见状,立刻起身扶着他。

  “不要碰我!”卫子驹甩掉她的手。

  “卫先生,你让我帮你嘛。”眼见他就要撞上柜子,凌心影赶忙再扶着他说道。

  “不用!”卫子驹偏过身再次甩掉她的手,转身要继续往前走,砰的一声!他硬生生的撞上了柜子。

  该死的女人!让他一下子忘了要先确定前面再移动,还敢没提醒他前面有柜子,他才刚当瞎子,一切还没习惯。他摸着额头低咒着。

  见他真撞上柜子,凌心影赶紧拉着他,在他额头处吹着、揉着。“肿起来了,我去叫医生来帮你看看。”

  “不用了。”这句话没先前的恶声恶气,因为她的手是温柔的。

  “我也肿了一个包,我知道那很痛的,我先扶你到床上躺好,然后去叫医生。”凌心影再度扶住他。

  这次卫子驹不再拒绝。“你不用去叫医生了,这里的医生只有一个,三天见不到一次。”

  “那我去叫护士拿冰块来。”

  “那更不用了,这里的护士也只有一个,得挂号、包药兼做清洁工作,你找她只有挨骂的份。”

  “这些你怎么都知道?”他应该看不到。

  “我眼瞎心不瞎,耳朵更是没聋。”那护士一天到晚抱怨,害他耳根子都不能清静。

  “那我到楼下7-11买冰块。”扶他躺好后,凌心影转身就要下去买冰块。

  “我说不用了!你是谁?”干嘛对他这么好?史丹琪只有在他被救上岸后陪了他一个星期。

  本来以为和她结婚的会是他,他是执行总裁,铁定会在今年股东大会上成为卫氏集团总裁。

  现在他眼睛瞎了,如果在股东大会前没能恢复视力,那他肯定无法成为总裁,也将痛失史丹琪。

  “我叫凌心影。”

  “我问你是谁?不是问你名字。”卫子驹啐道。

  “哈……哈……”卫子驹大声笑着。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我可当你是救命恩人,从来、从来不敢忘。”凌心影的声音天生娇柔甜美。

  卫子驹停止了笑,“你不必太在乎那件事,我当时只当你是我人工呼吸的实验对象而已。”

  “卫先生,你救了我是事实,有恩当报。”

  “有恩当报?你父亲救了史叔叔,要史丹尼娶你作为报答;我救了你,那你该用什么报答我?史叔叔也算有财有势,你有什么?”卫子驹冷讽道。

  “我……”凌心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你千万不要以身相许,你已经许给史丹尼了;况且,我也不想接受。”他心里从来只有史丹琪。

  人家解决掉史丹尼了。凌心影心忖。

  “我才没有要以身相许,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是想、想照顾你,可以吗?算是我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卫子驹斩钉截铁的回道。

  “卫先生,你需要人照顾。”

  卫子驹脸色微微一变。

  “你的意思是,我是个没用的人?”他恨凡事必须假手他人的感觉,她却来制造这种感觉。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是……”他就真的需要人家照顾嘛,可她又不敢直言,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是什么?是我连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连尿个尿都尿不准马桶,连吃饭都分不清是辣椒还是菜,洗澡分不清沐浴乳和洗发乳!”卫子驹气得站起身,双手往前一抓,抓住她往外推,“出去!”

  听完他的委屈,凌心影更不想走了。但她的力量敌不过他,她让他猛力的往前推着,直到撞上墙壁。

  砰的一声!凌心影额头上又多了一个包。

  “好痛!”

  卫子驹住手了,“你有眼睛不会闪啊!”笨女人,难怪只有让人欺负的份!

  “我来不及闪。”凌心影痛得泪都快流出来了。

  “撞到哪里?”他有些抱歉。

  “额头。”

  卫子驹伸手轻触到她的头发,顺着头发往上,再往旁边靠一点,他摸到了她的额头。

  他的手在她额头上来回的摸着。

  “你的额头是月球表面吗?怎么有这么多个山丘?”她一定长得很丑,史丹尼才不要娶她。

  “当然多!拜两颗苹果所赐,再加上刚刚撞上的。”

  “我也帮你吹吹,吹完后你就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的什么报答。”说完,卫子驹的嘴缓缓靠近她的额头吹着。

  他的热气吹拂在她的额头上,凌心影全身似有一股暖流窜过,还有一种被电微微电到的感觉,有些酥麻、有些快感。

  卫子驹吹了几下,气息吐呐之间,他闻到她发间淡淡的清香;那清香不只是洗发精的香味,还混合着少女的幽香。

  “卫先生,我不走,我要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要照顾你。”凌心影以坚定却柔和的声音说道。

  此时,卫子驹才发现她的声音很好听。“你能照顾我多久?如果我瞎一辈子呢?该死!”

  说到瞎,他的心情跟着起伏,冷不防的一拳击在凌心影身后的墙壁上,发出一声结实的声响。

  “卫先生,不要伤害你自己。”凌心影拉住他的手,检查着他的手指头,上面已是瘀青点点。

  她硬扶着他回到床上坐下,到浴室弄来热水帮他热敷。“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你的眼睛会好的。”

  “会好?医生说听天由命,你却肯定会好,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时候会好?”卫子驹冷哼一声,故意质疑她安慰。

  该死的不明失明!他倒宁可自己患上一百种知名的病因,那至少瞎得明白一点,而不要像这样做无限期的期待。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我相信你会好的,你是好人,又那么的勇敢。”上天是公平的。

  她的声音有如天籁,轻轻柔柔的几句话,便抚慰了卫子驹浮躁的心。他平心静气的说:“谢谢你,我真的不需要你。”

  “卫先生,我愿意帮你做任何事,让我照顾你,就算是要照顾一辈子。”凌心影真的愿意照顾他一辈子。

  哪有人这么皮的,怎么赶都赶不走?该让她知难而退,或是就利用她!“你真的愿意帮我做任何事?”

  “我愿意。”凌心影点点头。

  “你听好,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

  “我要你帮我这个瞎子,让我当上卫氏集团的总裁;你手上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要你在股东大会时,结合我的百分之四十阻止卫子轩当上总裁。只要你做到这一点,就当你报了我的救命之恩。”

  “我、我把股权还给史丹尼了。”凌心影嗫嚅地道。

  “你是他的未婚妻,股东大会时由你出面即可。”

  “卫先生,事实上,我退还了聘礼,我跟史丹尼已毫无瓜葛了。”

  “你退还聘礼?史叔叔知道吗?”卫子驹不疾不徐地问。

  “他不知道。”

  “想办法把它要回来。”史清华不知这件事,股权可能会被史丹琪利用,他感觉到史丹琪已看不起他这个瞎子了。

  听她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难倒她了。

  “怎么?办不到?办不到就走。”

  “我……”要回来不就等于要嫁给史丹尼吗?“卫先生,除了这件事,我办得到的一定在所不辞。”

  “除了这件事,我不需要你帮我做任何事。”

  凌心影无言以对。她也明白这件事对他的重要性,可她真的想照顾他,在她知道他这凄惨的情况之后。

  听她又沉默不语,卫子驹躺到床上,闭上眼。

  “我想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我会再来看你。”

  “还来?那件事办好再说。”

  “我……”

  “走吧!”卫子驹毫不留情地下逐客令。

  凌心影咬一咬牙,“好,我去把股权要回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落难总裁:https://www.sobenshu.com/luonanzongcai/
新书推荐:萌宝在上:邪魅王爷追妻忙 气吞寰宇 九天玄女,桃花香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魔妃难宠之误上世子爷 都市透视狂医 傲云情挑 再见,我亲爱的封先生 诡咒凶间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