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冤家 第五章

  一夜绮梦,终有醒的时候。

  云诺风因刺眼的光亮而感觉自己仿如在半梦半醒之间。

  他昨夜该是醉了,醉得无法多想,醉得忘了身在何处,甚至醉得不知怀中这副柔软娇躯究竟是他的哪个女人?

  他只觉得这副柔软娇躯既陌生又让他欲罢不能,这一夜让他彻底销魂,身心皆醉。

  即使现在酒意稍退,他仍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谁?倒是清楚地记得昨夜梦里和诸葛璨玄的缠绵。

  他和诸葛璨玄……那梦,实在真实得不像话。他不会是把这女人当成诸葛璨玄了吧?

  而诸葛璨玄也在光亮中悠悠转醒,脑筋一摆脱酒精的纠缠便开始运转,她立刻记起昨夜的梦。

  天啊!她竟然梦见自己和云诺风在温柔缠绵。简直是太离谱了!而这梦在酒精的催化下竟近乎真实。

  管他的,反正是做梦,自己发春不会有人知道。

  只是,未解人事的她仿佛真尝到了乘风驾云、直上九霄的快感,她未曾在梦里拒绝过他,还大胆得令她想到就脸红。

  可恶的云诺风,她怎么会梦见跟他……

  连这棉被抱起来的感觉都像抱着他,温暖的感觉像真的在他的怀抱里,她全身漾着不曾有过的异样感觉,她当真是发春了?

  他肯定把她当成是可以一次消费,无限量吃到饱的那种餐饮,虽然是做梦,他也不用如此折磨她吧!

  淡淡的体香诱惑着云诺风更加搂紧怀中的软玉温香,这一夜他虽耗尽体力,但他仍想再要她一回。

  这香味真的有那么一点熟悉,好像……好像真的是诸葛璨玄!但,那是不可能的,他随即推翻自己的想法,手开始放肆地抚触这副柔软娇躯。

  诸葛璨玄觉得这梦太不可思议了,她身体接触的明明就是一个真的人,那只手是温柔的,温柔得使她心荡神驰,但她无论如何还是得睁开沉重的眼皮瞧瞧。

  “啊!”诸葛璨玄一声无法控制的惊叫划破满苑寂静。

  紧接着的是一阵鬼吼鬼叫:“啊!怎么会……真的是你!”她看着赤裸的云诺风,语无伦次。

  原来梦是真的!

  云诺风因她的惊叫声,魂全回来了,才想起自己是在T市,而昨夜在母亲的寿宴上他喝醉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他也开始语无伦次。

  这么说,昨夜不是梦了,抑或是梦与现实结合?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占我便宜,你……”她发现自己也赤身裸体。

  “我占你便宜?你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天啊!他肯定是真的占了人家便宜了,这下子怎么收拾?

  “这是我的房间,你才该看清楚!”毁了,她的清白全毁了!她怎么会把它当成是做梦!

  云诺风环顾房间一周,确定地说道:“这明明是我的房间。”

  这点很重要,可以证明他不是故意占她便宜,而是她上了他的床,非他一人之错,两人都有责任。

  诸葛璨玄也仔细地看了房间一眼,她还曾一度以为自己进错了房、上错了床,现在她也肯定地吼道:“这真的是我的房间!”

  两人正在僵持不下时,敲门声响起。

  两人立即迅速地、慌乱地下床着衣,云诺风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被他们两人的鬼吼鬼叫引来的方佩佩、云诺天和诸葛紫玄,昨夜寿宴结束得晚,他们还穿着睡衣,一脸睡眼惺忪。

  “大姐!”诸葛璨玄哭着冲到诸葛紫玄身边,满腹委屈。

  “怎么哭了?怎么回事?”诸葛紫玄轻搂着诸葛璨玄问道,对眼前的一切尚在揣测中。

  “诺风、璨玄,这、这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人怎么会……会在同一个房间?”见诸葛璨玄哭,云诺天问得支支吾吾,深感大事不妙。

  怎么回事?男女主角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事情真的严重了!

  “妈、大哥、嫂嫂,你们说这房间是谁的?”云诺风认为首要之务,就是理清责任归属,他可不想占这个便宜。

  虽然那感觉是如此销魂。

  “是你的。”

  诸葛璨玄一听,大哭了起来,她气愤地问道:“大姐、姐夫、亲家妈妈,你们说这房间是谁的?”

  她可不想被占了便宜还被认为是自愿的。

  “是你的。”

  云诺风一听脸色惨绿,“你们告诉我,房间究竟是谁的?”他睡了二十几年,难道会不认得自己的房间?

  “诺风、璨玄,这房间是你们的。”见儿子脸色难看、璨玄哭丧着脸,方佩佩急忙解释道。

  结果是愈描愈黑,男女主角现在全盯着她瞧。

  云诺天赶紧附加说明:“是这样的,诺风,你出国这几年房间没人睡,现在是璨玄在睡。”

  “对、对、对,就是这样。诺风,你们两个……没怎么样吧?我忘了你们两个都回来……”万一有怎么样的话……方佩佩努力思考着该如何处理。

  而最典型的方式,不就是男的负责,然后把女的娶回家,一切圆满,正中她下怀。

  云诺风和诸葛璨玄被这一问皆沉默不语,因为他们已经怎么样了。

  “你们是不是……”……

  三人怀疑地看看男、女主角,再看看零乱的床铺,然后他们全看到床上他们有怎么样的证据——一小片红色血迹。

  顿时风云变色,人人脸色难看。

  商场上意气风发的云氏两兄弟、拥有超异能的诸葛氏姐妹,及活了刚好一甲子的方佩佩,一下子全手足无措起来。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也只有云诺风和诸葛璨玄最清楚。

  酒醒后,两人清醒许多,他们不敢再指责对方,只有默默以对,并在追悔莫及中,偷偷怀念着对方的温柔。

  昨夜,诸葛璨玄不甘愿自己被云诺风在杨琼茹面前给利用了,新仇旧恨,她便不计一切地将那杯特制的洋酒给了云诺风,而云诺风也将手中的洋酒给了诸葛璨玄,两人豪气干云,一干而尽。

  干了一杯或许还不至于铸成大错,偏她想整他报仇的心思,他了然于胸,也整了回去,又干了第二杯。

  干了第二杯或许还有机会回头,不至于醉到把梦和现实搞混,偏偏两人又干了第三杯。

  第三杯下肚,没多久酒性发作,两人虽各自回房,却又回到了同一间房,接着便在漫漫长夜里,酒后乱了性。

  酒后乱性该怪谁呢?

  一怪他们自己,不该把梦中的恩怨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落跑冤家:https://www.sobenshu.com/luopaoyuan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