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冤家 第五章

推荐阅读:傲剑天穹 我家金主 媚爱如蜜(快穿) 文豪少女的二次元时代 司汤达中短篇小说选 这段爱情有点冷 春风也曾笑我 最强重生:慕少的妖娆千金 被你独占的爱 朕的大秦要亡了!
  一夜绮梦,终有醒的时候。

  云诺风因刺眼的光亮而感觉自己仿如在半梦半醒之间。

  他昨夜该是醉了,醉得无法多想,醉得忘了身在何处,甚至醉得不知怀中这副柔软娇躯究竟是他的哪个女人?

  他只觉得这副柔软娇躯既陌生又让他欲罢不能,这一夜让他彻底销魂,身心皆醉。

  即使现在酒意稍退,他仍不知道这女人究竟是谁?倒是清楚地记得昨夜梦里和诸葛璨玄的缠绵。

  他和诸葛璨玄……那梦,实在真实得不像话。他不会是把这女人当成诸葛璨玄了吧?

  而诸葛璨玄也在光亮中悠悠转醒,脑筋一摆脱酒精的纠缠便开始运转,她立刻记起昨夜的梦。

  天啊!她竟然梦见自己和云诺风在温柔缠绵。简直是太离谱了!而这梦在酒精的催化下竟近乎真实。

  管他的,反正是做梦,自己发春不会有人知道。

  只是,未解人事的她仿佛真尝到了乘风驾云、直上九霄的快感,她未曾在梦里拒绝过他,还大胆得令她想到就脸红。

  可恶的云诺风,她怎么会梦见跟他……

  连这棉被抱起来的感觉都像抱着他,温暖的感觉像真的在他的怀抱里,她全身漾着不曾有过的异样感觉,她当真是发春了?

  他肯定把她当成是可以一次消费,无限量吃到饱的那种餐饮,虽然是做梦,他也不用如此折磨她吧!

  淡淡的体香诱惑着云诺风更加搂紧怀中的软玉温香,这一夜他虽耗尽体力,但他仍想再要她一回。

  这香味真的有那么一点熟悉,好像……好像真的是诸葛璨玄!但,那是不可能的,他随即推翻自己的想法,手开始放肆地抚触这副柔软娇躯。

  诸葛璨玄觉得这梦太不可思议了,她身体接触的明明就是一个真的人,那只手是温柔的,温柔得使她心荡神驰,但她无论如何还是得睁开沉重的眼皮瞧瞧。

  “啊!”诸葛璨玄一声无法控制的惊叫划破满苑寂静。

  紧接着的是一阵鬼吼鬼叫:“啊!怎么会……真的是你!”她看着赤裸的云诺风,语无伦次。

  原来梦是真的!

  云诺风因她的惊叫声,魂全回来了,才想起自己是在T市,而昨夜在母亲的寿宴上他喝醉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他也开始语无伦次。

  这么说,昨夜不是梦了,抑或是梦与现实结合?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占我便宜,你……”她发现自己也赤身裸体。

  “我占你便宜?你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天啊!他肯定是真的占了人家便宜了,这下子怎么收拾?

  “这是我的房间,你才该看清楚!”毁了,她的清白全毁了!她怎么会把它当成是做梦!

  云诺风环顾房间一周,确定地说道:“这明明是我的房间。”

  这点很重要,可以证明他不是故意占她便宜,而是她上了他的床,非他一人之错,两人都有责任。

  诸葛璨玄也仔细地看了房间一眼,她还曾一度以为自己进错了房、上错了床,现在她也肯定地吼道:“这真的是我的房间!”

  两人正在僵持不下时,敲门声响起。

  两人立即迅速地、慌乱地下床着衣,云诺风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被他们两人的鬼吼鬼叫引来的方佩佩、云诺天和诸葛紫玄,昨夜寿宴结束得晚,他们还穿着睡衣,一脸睡眼惺忪。

  “大姐!”诸葛璨玄哭着冲到诸葛紫玄身边,满腹委屈。

  “怎么哭了?怎么回事?”诸葛紫玄轻搂着诸葛璨玄问道,对眼前的一切尚在揣测中。

  “诺风、璨玄,这、这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人怎么会……会在同一个房间?”见诸葛璨玄哭,云诺天问得支支吾吾,深感大事不妙。

  怎么回事?男女主角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事情真的严重了!

  “妈、大哥、嫂嫂,你们说这房间是谁的?”云诺风认为首要之务,就是理清责任归属,他可不想占这个便宜。

  虽然那感觉是如此销魂。

  “是你的。”

  诸葛璨玄一听,大哭了起来,她气愤地问道:“大姐、姐夫、亲家妈妈,你们说这房间是谁的?”

  她可不想被占了便宜还被认为是自愿的。

  “是你的。”

  云诺风一听脸色惨绿,“你们告诉我,房间究竟是谁的?”他睡了二十几年,难道会不认得自己的房间?

  “诺风、璨玄,这房间是你们的。”见儿子脸色难看、璨玄哭丧着脸,方佩佩急忙解释道。

  结果是愈描愈黑,男女主角现在全盯着她瞧。

  云诺天赶紧附加说明:“是这样的,诺风,你出国这几年房间没人睡,现在是璨玄在睡。”

  “对、对、对,就是这样。诺风,你们两个……没怎么样吧?我忘了你们两个都回来……”万一有怎么样的话……方佩佩努力思考着该如何处理。

  而最典型的方式,不就是男的负责,然后把女的娶回家,一切圆满,正中她下怀。

  云诺风和诸葛璨玄被这一问皆沉默不语,因为他们已经怎么样了。

  “你们是不是……”……

  三人怀疑地看看男、女主角,再看看零乱的床铺,然后他们全看到床上他们有怎么样的证据——一小片红色血迹。

  顿时风云变色,人人脸色难看。

  商场上意气风发的云氏两兄弟、拥有超异能的诸葛氏姐妹,及活了刚好一甲子的方佩佩,一下子全手足无措起来。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也只有云诺风和诸葛璨玄最清楚。

  酒醒后,两人清醒许多,他们不敢再指责对方,只有默默以对,并在追悔莫及中,偷偷怀念着对方的温柔。

  昨夜,诸葛璨玄不甘愿自己被云诺风在杨琼茹面前给利用了,新仇旧恨,她便不计一切地将那杯特制的洋酒给了云诺风,而云诺风也将手中的洋酒给了诸葛璨玄,两人豪气干云,一干而尽。

  干了一杯或许还不至于铸成大错,偏她想整他报仇的心思,他了然于胸,也整了回去,又干了第二杯。

  干了第二杯或许还有机会回头,不至于醉到把梦和现实搞混,偏偏两人又干了第三杯。

  第三杯下肚,没多久酒性发作,两人虽各自回房,却又回到了同一间房,接着便在漫漫长夜里,酒后乱了性。

  酒后乱性该怪谁呢?

  一怪他们自己,不该把梦中的恩怨带到现实世界中相互灌酒;二怪人类原始的生理机能;三怪诸葛璨玄身上的香味不该媚惑了云诺风;四怪云诺风的魅力让诸葛璨玄无从拒绝。

  现在手足无措的五个人坐在客厅里,思索着该如何处理这种挽回不了,对男女主角来说,却曾是甜蜜的错。

  “老公,打电话让费雷和蓝玄送事后避孕药过来。”诸葛紫玄想到了一个让事情可以不要那么严重的法子。

  云诺天还真拨了电话,向费雷说清楚前因后果后,费雷告诉他因为已超过二十四小时,所以无法挽回,只能听天由命。

  “老公,费雷怎么说?”诸葛紫玄急急地问道。

  “费雷说已超过二十四小时,所以无法挽回,只能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云诺风和诸葛璨玄相视一眼,又随即挪开视线,继续保持沉默。

  睡了一整夜,少说也有十几个小时,再加上一群人手足无措地白白浪费掉十几个小时,当然已超过二十四小时。

  而这件事诸葛蓝玄自然也知道了,他们估计,不到一个小时,所有诸葛家姐妹会在云苑集合。

  听天由命好,方佩佩可不希望诸葛璨玄吃什么事后避孕药,更希望儿子的种够健康,精子与卵子已结合了。

  “诺风、璨玄,其实这事也不难处理,你们两人结婚不就好了。”事情演变至此,最高兴的就是方佩佩。

  两人目光交会半响,直至渚葛璨玄因想起昨夜两人的亲密接触,而脸红地别过脸去。

  她那模样确实迷人,云诺风也不禁想起昨夜那销魂的感觉。

  “妈,严格说来,他们认识还不到四十八小时,就叫他们结婚,是不是太草率了?”云诺天怀疑是他母亲刻意忘了两个人都要回来,才没叫佣人另外准备房间,想故意撮合他们。

  “不结婚,如果璨玄怀孕了,那可是云家的骨肉,你们不会想把他给杀了吧?”方佩佩不说拿而说杀,就是怕他们年轻人不懂得尊重生命,那可也是她的孙子,云家的子嗣。

  杀?好惨忍的字眼,让云诺风和诸葛璨玄的头更低了。

  “妈,孩子是无辜的,诺风和璨玄都是成年人了,他们不会这么做的。”诸葛紫玄说道

  “那孩子总得有爸爸妈妈,诺风,你不会想要你的孩子没爸爸吧?”方佩佩看着儿子问道。

  云诺风摇摇头,当然不想。

  她接着挪身到诸葛璨玄身边搂着她,疼爱地问道:“璨玄,你不会想要你的孩子没妈妈吧?”

  堵葛璨玄也摇摇头,那是她肚子里的一块肉。

  方佩佩一一突破心防后,以非常郑重的口气宣布道:“既然这样,你们就结婚,感情婚后再培养。”

  “妈,让诺风和璨玄想想吧。”云诺天这下绝对可以肯定,两人会酒后乱性,他妈得负一半的责任。

  这个诺天,她真想把他拉到旁边说他一顿,他弟弟都没出言反对,他在旁边老唱反凋。

  “是啊!妈,让诺风和璨玄再想一想。”诸葛紫玄也如是说着。

  紫玄竟也帮着诺天?还真是夫妻情深。一个为弟弟、一个为妹妹,全没人站在她这边。

  没关系,她自己奋斗,“不用想了,这种事就是这么处理。你们开始准备,紫玄,你找个日子,诺天,你订饭店。”

  “妈,让我和璨玄谈谈。”云诺风被逼急了,终于开口了。

  “我要在这里听,万一你们要杀了我孙子,我才可以适时阻止。”

  “妈,绝对不会。”云诺风快让他妈妈给烦死了,她干吗频频用那犀利的字眼,仿佛他会是个杀人凶手。

  “妈,走了,诺风会顾虑大局的。”

  “好吧,那你们谈,我们先回房。”方佩佩起身,紧接着又交代道,“不管你们怎么谈,不要杀了我孙子,也不可以让我的孙子没有爸爸、妈妈。”

  “我知道。”

  方佩佩不放心,又交代着诸葛璨玄:“璨玄,亲家妈妈很疼你的,你要保护我的孙子。只要你好好保护我的孙子,做我的媳妇,我送你一架飞机,你爱怎么飞,就怎么飞。”

  “亲家妈妈,是真的吗?”诸葛璨玄受不了诱惑,开口问道。

  爱怎么飞,就怎么飞?又不是天上没盖房子就可以乱飞,他们的妈一定疯了!

  云诺天、云诺风、诸葛紫玄异口同声喊道:“妈!”

  云诺天不得不硬拉着方佩佩走,“妈,走了!”

  一上了楼,方佩佩开始叨念起他们夫妻俩:“你们应该要怂恿他们结婚,他们两个很配的……”

  任由方佩佩边走边唠叨,云诺天带着诸葛紫玄迅速消失在她身后,回房继续温存。

  “璨玄,我很抱歉。”云诺风展现风度先开口。

  “不能完全怪你,我也有错。”诸葛璨玄坦诚道。

  “璨玄,你想怎么处理?你有可能怀孕。”他绝对尊重她的意见。

  他知道自己虽醉,却还不至于醉得一塌糊涂,有一半的醉意来自她带给他的美好感觉,他才会失控,否则,他根本不可能会在女人体内留种。

  怪的是,他居然在梦里毫无保留地对她解放自己,难道会梦见她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不,他不能再让女人左右他的心情,他在梦里纯粹只是生理反应,跟情爱沾不上边,他提醒自己。

  “你呢?你想怎么处理?”会大的是她的肚子没错,但他是孩子的爸爸,她得问他的意见。

  “我会负责。”大丈夫敢做敢当。

  “你是真的想负责吗?还是迫于无奈?”毕竟事出突然,两人又不是情人。诸葛璨玄反问。

  “我真的愿意负责。”她不是那些想爬上他的床的女人之一,而且又是完璧之身,所以,他绝对会负这个责。

  “如果……我没怀孕呢?”那是不是又另当别论了?她是不反对他负责,他也该负责的,否则她怎么见人。

  “没怀孕?”他迟疑了一下,那她还会要他负责吗?“如果你也要我负责的话,我一样会负责。”

  竟然迟疑!诸葛璨玄心里头颇不是滋味,好像是她借机缠上他似的,她这个亏可吃大了。

  更气的是,她整人从未失败,但遇上云诺风却总被反整回来,连在梦里也是,那该是她的地盘,却反被掌控在云诺风手里。

  她微愠道:“我要知道你想不想负这个责?”

  她的口气怎么说变就变?但他还是和颜悦色:“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负责,当然,如果你愿意让我负责的话。”

  于情于理他是该负责。“亲家哥哥,我愿意让你负责。只是……”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落跑冤家:https://www.sobenshu.com/luopaoyuanjia/
新书推荐:爱情魔法变变变 以和为贵 暴风雨 书籍供应商 我的农家小生活 如果我们不曾爱 娶你添好运 妾本倾城:厉害了,我的法医娘子 戏子奋斗日常 伯恩的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