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灵 第三章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你最好给我说个明白。」

  气急败坏的吼声一起,早早缩到天花板蜷曲成人球的曲淼淼直摇头,十分害怕地表示她不知情,人鬼的界线她比他还胡涂。

  可是看在底下脸色比鬼还难看的绿易水眼中,她的摇头等于是一种挑衅,无视他的怒气坚不吐实,故意装傻挑战他的底线。

  哪有人会突然由实质存在的肉体转为透明的鬼样,大白天只剩下一套衣服在街上飘,整个人融化似地缩成一个光球往他怀里钻。

  要不是他随机应变的一把捉下,趁人眼花撩乱之际往垃圾桶一塞,这会儿不是被人当成疯子便是变态,抱着女人的衣服上街晃,其中还有贴身衣物。

  早说过不与当事人有任何不当的牵扯,一找着人便往国际刑警组织设立于台湾的分部送,谁知半途发生了这件乌龙。

  活生生的人怎么会一下子蒸发为无形,叫他送不出去的暗自咬牙,只好将她带回居住的大楼再作打算。

  是谁摆了他一道?

  是她还是毫无信用可言的方老头?

  「你不要那么凶嘛!我会怕的。」他的眼神好象要吃人,她的魂都快被他吓跑了。

  「怕你的大……」好,他不气愤,和颜悦色的和她沟通。「你先下来。」

  「不要。」上头比较安全。

  下面有老虎。

  「不要?!」压下去的火苗再度复燃,他两眼喷火的瞪视胆敢反抗他的女鬼……女孩。

  曲淼淼将身子藏得更角边,没有下来的意愿。「你会活活的打死我。」

  「你、说、什、么——」他看起来非常暴力吗?

  绿易水不自知的双手握拳,眼露凶光像要将她碎尸万段、锉骨扬灰,毫无平时尔雅的冷静,只因她不慎一起的鬼风扫落他收集的水晶娃娃。

  「我……我是说你在气什么?是人是鬼你比我还清楚,何必费事的来问我。」她很无辜的。

  「你……」

  「是你说我的一魂一魄压在他处不算完整,所以不记得曾发生过的事实属正常,你一直凶我也没用。」她也很想找回遗失的记忆,知道自己是谁。

  如雷灌顶,恍然灵清的绿易水无力的垂下双肩,低咒一句不雅之词将自己往后一抛埋入沙发,神情沮丧的嘲笑自己失了立场。

  的确是他的疏忽,急于将烫手山芋脱手,而没想到她的问题,少魂缺魄的灵体会有部分记忆丧失,他没注意到她茫然的神色里有着迷惘。

  她给他一种「麻烦」的感觉,而他的第六感向来很准,因此他才迫不及待地想将她丢给有关单位去处理,就算领不到酬劳也无所谓,只求她快快消失。

  可是他打了不下十通电话居然没人来接手,连当初委托的方叔也不见人影,总部的回答是出任务,没十天半个月怕难露面。

  也就是说他被绑死了,至少有半个月得负责她的安全,在交差之前他必须保她毫发无伤,以免自砸招牌。

  难怪他要发火了,迁怒于人。

  「呃,先生,你不要生气啦!你要是不高兴,可以把我送回活死人村,我绝无怨言。」和脾气暴烈的人相处宛如走在地雷区,随时都有踩到地雷的可能性。

  「绿易水。」他是非常不高兴她的打扰,可是却无法如她所愿。

  即使他很想那么做。

  「嗄?!」他在说一种饮料名称吗?

  现在的她根本不能喝水,只好婉谢他的好意。

  「我的名宇。」非人非鬼的笨蛋。

  喔!原来是她误解了。「绿先生不生气了吗?」

  她一副小媳妇的口气不敢大声,小心翼翼的神情叫他有气难纾。「别叫我先生。」

  「那叫绿大哥可以吗?」她机伶的见风转舵,先保住一条小命再说。

  「随便。」反正她最多只能待半个月,从此形同陌路再无关联。

  放下戒心的曲淼淼低视横躺在沙发上的男子,发现他真的很好看,五官分明十分立体,有点外悍内精的锐气,上唇薄抿下唇微厚,应该是那种重感情的人。

  可惜性情不算太好,一点小事就容易动怒,她又不是故意弄坏他的东西,是他太凶才会害她吓了一跳,没个控制扫过横柜。

  她不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怎么样,不过环顾四周的摆饰,她不得不说他是个懂得享受的人,满屋子的高级品仿佛样品屋,高雅得一尘不染叫人不敢乱碰,怕留下指纹。

  每天光是整理这屋子得花不少工夫吧!钟点女佣的薪水一定不便宜。

  「你还待在上面干什么,要我指天立誓绝不亏待你才肯下来吗?」微闭着眼,他累得没力气一觑光球大小的长发女孩。

  他猛一出声,以为他睡着的曲渺渺差点吓得由天花板掉下来。

  「我……我没有衣服穿。」赤身露体怪难为情的,虽然她有种常裸睡的感觉。

  「鬼要穿什么衣服……」呃,她不算鬼,但也不是人。

  早说她是个麻烦,果然应验了。

  「好吧!你要我烧几件纸衣才觉得满意?」待会他好上街买。

  瞧!他又赔本了。

  「纸衣穿起来很不舒服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魅灵:https://www.sobenshu.com/meiling/